康熙六十一年1722)、耶苏教传教士昂特雷科莱(殷弘绪)给奥日神父信件

萱草园主人 最后修改时间2004/04/12

尊敬的神父

为了了解中国工人制作瓷器的方法,我煞费苦心,但还不敢说这封信能把其中的詳情完全说清楚。由于我所进行的新探索给了自己以新的知识,所以足下才能够親自阅读我寄给您的所观察到的新内容。我给您陳述的這些新内容是未经整理的,而只是把在店舖所听到的、親眼看到的以及由从事制瓷业的基督教徒那里打到的种种消息隨时记录下来,照原样写在信中。

然而在第十二期彙编中所登载的本人的信件中已经叙述得比較詳细之,在本信中不擬重复;但有必要把它认真地重读一下,否則可能会出现许多费解之处。我有理由认为。读者已经具备了这方面的基礎知织。

第一.瓷器上的金彩,天长日久会褪色而失去光澤。要使其光澤重新出现,就得先将瓷器在清水中浸泡,后用玛瑙加摩擦。摩擦时注意,要始终保持同一个方向,如从右向左。

第二.瓷器的口缘最容易剝落。为了防止這种缺陷出现,将竹炭捣成粉末,适量掺入瓷釉,用以强化口缘。釉在掺入竹炭粉后呈灰白色。将干坯置于旋轉或轆轤上,用筆将此混合液塗在口缘上;在适当的时候,包括口缘在内对瓷坯全面进行施釉,然后进行烧成。烧成后的瓷器,其口缘呈纯白色。欧洲是不长竹子的,但可以用柳炭或蒴翟炭代替它,它们多少也有与竹子相似子处。

必须注意的是:
一.制备竹炭以前,要削去竹子上的青皮,因为青皮灰会使瓷器窑内发生开裂;
二.工人在操作时要注意,勿用沾有油脂的手去触摸坯体,否则摸处在烧成中必然会爆裂。

第三.在叙述关于施于瓷器上的色釉时,已经提到吹红及其施釉方法,而忘记介绍关于很容易制作成功的吹青。大概在欧洲也能看到這种瓷器。這里的陶工若不惜本钱的话,甚至会在黑地或青地瓷胎上喷吹金和银。也就是说,在這种制品的表面全面而又均匀地喷上金斑和银斑。它是一种新颖的瓷器,因而必受欢迎。〔白〕釉和红料一样,有时亦可喷吹上去。最近在制作非常薄的御用精瓷时,由于极易损坏,不能触摸,因此只能把它摆在棉花上。這种瓷坯也不可能拿在手中进行浸釉,而只能以喷吹方式全面进行施釉。

我注意到,在喷吹青料时,为了不使它从坯体上散落和尽可能达到节约的目的,工人们采取了一种预防措施,這就是在台架上放一件皿器,在台架上舖一张耐用的厚纸。当青料变干时,抖动纸张,用小毛刷把它收集起来。

第四.不久前,人们发现了可用作瓷器成份的新原料,它是称之滑石的石头,也许是白垩的一种。中医用它来配制煎药,它具有行積滞、进食慾和降心火的疗效。取六份滑石和一份甘草,研成粉末,取其半匙倒入一大杯白开水中,供患者服用,能舒筋活血,驱火清热。陶工们想到用這种石头代替高岭土。在不产高岭土的欧洲各地,也许产滑石,所謂“滑”是说,其性滑腻,像肥皂。

用滑石作的瓷器是罕見的,其表面非常细腻,其价格远比瓷器高。从彩绘的角度来看,若将其与普通瓷器相比,尤如牛皮纸之于普通纸。此外,這种瓷器非常轻,拿惯别的瓷器的人端拿它时会感到陡然。但是,它比普通瓷器更容易破损,其准确的燒成温度也不易控制。因此,陶工们不用滑石作坯,而用它来作薄浆,将干坯浸于此浆中使之粘上一层,然后进行彩绘和施釉。這样做稍能增加瓷器的美色。

下面谈谈滑石的处理方法。从矿坑内取出滑石后,首先用河水或雨水将其洗涤。以排除粘在上面的黄土,然后将其碾碎,倒入水缸内使他溶解,其后以处理高岭土的方法处理之。以此法精制的滑石可以不掺以其他物质,而直接用来制作瓷器。但是,据仿制这种瓷器的一个新信徒说,必须往八份滑石中掺入二份白不子,而其他的操作方法则用白不子和高岭土作普通瓷器的方法相同。这种新的瓷器,其高岭土成分已被滑石取代。但是,滑石的价格比高岭土贵的多:一担高岭土不过二十“索尔”(sol)(即为一“法郎”),而一担滑石值一块法国古货币。所以,用这种原料制作的瓷器,其价格比普通瓷器昂贵。是没有什么奇怪的。

关于滑石再补充几句。它经过精制而被做成与白不子相同的砖形之后,用一定量的水制备很稀的桨,然后将桨沾在笔上,在瓷坯上绘出各种图画。干燥后进行施釉。烧成的瓷器,在其白色的胎面上显出另一种白色的图画来。胎面上的图画宛如一团薄雾。滑石的白色被称为象牙的白色,即象牙白。

第五.石膏也和滑石一样,可以用来绘瓷。它又呈现出另一种的白色。但是,在以精制滑石的方法精制石膏以前,应把它放在炉中煅烧,经过研磨后,以处理滑石的方法处理之。继而把它倒入盛满水的容器中进行搅拌,多次取出浮在上面的乳浊液,这样即可获得其纯质成份。其使用方法与经过精制的滑石相同。石膏不能用来作瓷坯;到目前为止只得知,可以用滑石代替高岭土,滑石使瓷胎坚实。据说,往八份滑石中掺入二份白不子,会使瓷器在窑里溃塌,这是由于强度不够,确切地说,这样成分不能紧密相结合所造成的。

第六.下面谈谈关于紫金釉,即带褐色的金色釉。这种釉与其说是紫金釉,不如说成是青铜色釉、咖啡色釉或是枯叶色釉更为恰当。此釉系新发明。其制作方法如下:取普通的黄土,以处理白不子的方法处理,精制后将其最微细的成份倒入水中,制备成浓度与做白釉的普通釉相同的糊。在紫金釉的浓度与白釉相同的情况下将两者混合。为了测定浓度,将两块白不子分别浸于这两种釉中。如果这两块白不子的吸釉程度相同,这就说明这两种釉的浓度相同,因而也就可以混合了。此外,往紫金釉中还可以掺入以前介绍过的用石灰凤尾草灰制成的釉,但该釉的浓度应与白釉相同。然而,人们还可以根据紫金颜色的深浅来决定着两种釉(灰釉和白釉)在紫金中的用量,这是通过实验来确定的,如往四杯釉两杯紫金液和八杯白釉配制的混合液中调入一杯由石灰和凤尾草配置的釉。

据说,发现在瓷坯上施碎釉,即紫色釉,再描金的秘法是近二十年的事情(在这以前)如同往釉中掺入红色颜料那样,也作过往金箔中调入釉和卵石粉末的实验。该试验虽然没有成功,但却发现,紫金釉比所要做的釉更为优雅,更为光泽。

不久前,在杯子的内面施纯白色的釉,而在外面施紫金釉。最近,在所要施紫金釉的杯坯和壶皮的表面,先贴上一、二张圆形或方形湿纸,施紫金釉后把纸揭去,而后再没有釉的空白处用笔描上青料或红料,干燥后即行吹釉,或以其他方法施釉,有时,在这些空白处全面地涂上青料或黑料,以便在初烧后施金彩,综合地利用這些方法,可以绘出各种各样的装飾圖样。

第七.今年,我初次見识了当今流行的一种称之为龍泉的瓷器。其颜色近似橄榄。我所看到的是在泉瓷中一种称之为青果的瓷器。青果是一种颜色很像橄榄的果实,要制得這种瓷等器,就往七杯紫金釉中调入四杯白釉、约两杯由石灰和鳳尾草灰配制的釉及一杯用卵石作的碎釉。碎釉使瓷器表面出现許多小纹路。仅施有碎釉的瓷器很脆,叩击时无音响。但是如果把碎釉掺入其他釉中使用,那么,所制得的瓷器不但带纹路、有音响,而且并不比普通瓷器脆。

再谈谈最近我所看到的一件事情。施釉前要轻轻拭擦瓷坯表面以消除微疵,为此使用非常纤细的用小羽毛作的毛笔。将笔用水沾湿,轻轻拭擦瓷坯的整个表面。此法主要在制作精细瓷器时采用。

第八.要赋予瓷器以带光彩的黑色或称之为乌金的乌光色,就将瓷坯浸于以经过精制的青料为其成份的混合液中。制作乌金时定要使用优质青料,但其浓度要求稍大些。制作时将青料同白釉与紫金釉混合,并添加少量由石灰与鳳尾草灰配制的釉。例如,往十“盎司”用碾钵捣碎的青料中调入一杯紫金釉、七杯白釉和两杯由石灰和鳳尾草灰配制的釉。由于此混合液巳经含釉,所以无需另外添加釉了。焙燒這种黑瓷时,将其置于窑内的中央部位,切勿置于火力最强的拱顶附近。

第九.以前介绍过,称之为釉里红的红釉是由皂矾质红料制得的,像用来彩釉上红彩时使用。现在对此作如下更正。这种红色釉料是由铜矿粉和一种稍带黄色的石头或卵石配制的。一位基督教徒医生说,这种石头是作医药用的明矾的一种。这种明矾要掺入幼年儿童的尿和白釉,后倒入碾鉢内捣碎。其用量系保密不易探得,故不得而知。仅仅将此混合液塗在瓷坯上,如果是生坯,則不可再塗其他釉〔日文:而不再塗别的釉〕。必须注意,勿使红色颜料在烧成中流淌。据可靠的说法,塗這种红料的瓷坯不是用白不子作的,而是将以精制白不子的方法精制的黄土与高岭土混合后成开的。想必這种红料特别容易着色于这种瓷坯上。

下面谈谈這种铜矿粒的制备方法。众所周知,中国的银币不是铸造的,小块银子虽然一般在交易上通用,但也有許多品位相当低的,因而往往有必要把它提煉成纯银。如缴纳人頭税和类似的税时就这样做。在這种情况下,請这一行的手艺人将银子置于熔炉里烧煉,分离出其中所含的铜和铅,這就能获得铜矿粒。照道理其中不可避免地含有极其微量的银或铅。在液态铜凝固以前,将小帚轻轻沾水,拍打着帚柄使水洒在处于熔融状态的铜上,使其表面产生一层薄片,接着用铁制小镊子把铜片夹出来,放在冷水中,使可获得铜粒,若多重复這一操作,便能获得多量铜粒。我想,用硝酸溶化的铜,更〔日文:不〕适于作這种红料。但中国人不知硝酸和王水的用处,他们的发明都是极其简單的。

第十.今年試制成功了一件历来被認为难以制作成功的瓷器。它是高壶的上面没有盖子,而有高一尺多的角锥体。这种瓷器由三个部份接合而成。這三个部份接合得十分巧妙,完全合为一体,而看不出丝毫的接痕。给我看這把壶的人说,装入窑内的八十把壶中烧成功的仅有八把,而其余的都报废了。這种壶是为了同欧洲人作交易的广東商人而定作的,而中国人自己則对這种高价产品丝毫也不感兴趣。

第十一.有人给我带来了一件称之为窑变、即变化了的瓷器。這种变化是由于窑内欠火、火力过猛或其他难以揣测到的原因而发生的,窑变的获得,出乎陶工们的意料,它是完全在偶然的情况下烧成的,但却奇异地美观,故被人们所珍视。陶工们試烧了許多吹红花瓶,但没有烧成一件,百分之百地报废了,开窑时发现,其中之一件很像玛瑙。如果人们願意冒险,願意承担各种試验费用,那么最终必然地会掌握其制作技术,即使是偶然地制得了該产品。称之为乌金的乌光色瓷器,也是由于类似的结果而誕生的。窑内气氛的复雜变化驱使人们努力鑽研,遂使人们掌握了乌金的制作方法。

第十二.制备使瓷器呈现纯白色的釉时,往十三杯白釉中添加一杯与其浓度相等的鳳尾草灰浆。这种釉很硬,不能用在青花瓷器上。因为,烧成中青色难以透过該釉层现显出来。施有這种硬釉的瓷器,完全能经受住窑内的强火,燒成后呈纯白色;有的不再被加工就保存下来;有的则被绘上金彩或其他种种颜色,再度被烧成。但是,要制作青花瓷器,使其青色在烧成后现显出来,就将由石灰和鳳尾草灰配制的釉同白釉按一杯比七杯的比例加以调剂。

必须注意的是施有鳳尾草含量較多的釉的瓷器。通常,它被置于窑内的温度较低的部位,即前三排的后面,或者被置于离窑底约有一尺至一尺半高的部位进行焙烧。如果置于窑内的高处,灰份因急剧熔融而往下流淌。這种现象在釉里红、吹红和龙泉等瓷器上同样发生,這是由于釉中含有铜矿粒缘故。相反地,仅上有碎釉的瓷器,则被置于窑内的高处进行焙烧。如上所述,這种釉会产生許多纹路,其外表很像是由許多小瓷片巧妙地拼合而成。

第十三.现在对似前介绍的彩烧瓷器用的彩料的某些问题稍加以訂正。但在詳述之先,为了方便起見先从中国的重量計量谈起。

“斤”,即中国的“磅”一斤等于十六“盎司”;“盎司”被称为“两”(leam)或“Teal”〔一两等于三七·三克〕。

“两”或“Teal”,为中国的一“两”;

“钱”或“Mas”为“两”或“Teal”的十分之一。

“分”为“钱”或“Mas”的十分之一。

“厘”为“分”的十分之一。

“毫”为“厘”十分之一。

如上所述,彩烧瓷器所使用的“矾”红料是用称之为皂矾的“矾”制作们。那末,这种的料是怎样配制的呢?现在谈谈這个问题。

往“两”或一“Teal”铅粉中添加二“钱”红料,将两者过筛后,以干燥状态进行混合,然后掺以带少量牛胶的水。牛胶与鱼胶同样被成块地出售。彩绘时,牛胶使红料附着于胎面上,免于流淌。如果色料塗得过厚胎面颜色就不匀,所以常用水轻地沾湿画笔,把颜色塗匀。

制备白色料时,往一“两”铅粉中调入三“钱”三“分”非常透明卵石末。这种石粉是把卵石破碎后装入瓷钵内,在点窑火以前埋在窑内的砂砾中经过煅烧所得之物。所使用的石粉应该非常微细。将无胶水的普通水与铅粉加以调剂。

制备深绿料时,往一“两”铅粉中添加三“钱”三“分”卵石粉和大约八“分”至一“钱”铜花片。铜花片不外乎是熔矿时获得的铜矿渣而已。最近听说,以铜花片作绿料时,必须将其洗净,仔细地分离出铜花片上的碎粒。如果混有杂质就呈现不出纯绿色,其所使用的部份仅仅是鳞片,即精鍊时从铜分离出来的细片。

要制备黄料,就往一“兩”铅粉中調入三“钱”三“分”卵石粉末一“分”八“厘”不含铅粉的纯质红料。另一陶工对我说,如果調入二“分”半纯质红料,便会获得美丽的黄料。

如果使用一“两”铅粉、三“钱”三“分”卵石粉末和二“厘”青料,可获得近乎紫色的深青色。一个被我提问的陶工谈了自己的想法:要制得這种色料,需要八“厘”青料。

如果将绿料与黄料混合,如将二杯深绿料和一杯黄料混合,就获得“哥绿”(枯绿),它的颜色像稍枯萎树叶。

制备黑料时,用水溶解青料。稍調深其浓度,然后添加少量与石灰掺合烧成的硬度和鱼胶相同的牛胶。将這种黑料绘于瓷器上进行彩烧以前,应在塗黑料之处施一层白料。白料在烧成中熔入黑料,這与普通瓷器上的普通釉同青料熔合的情形一样。

有一种叫做“紫”的色料。它是一种石头或是矿物,很像“罗马的硫酸盐”(Vitriolromain)。我向人了解了這种色料,他们说:这种石似乎是由某种铅矿提煉出来的,其中含有铅的成份,甚至含有不易看到的非常微细的铅颗粒,這种色料并非以铅粉作为助熔剂熔着于瓷器上,而其他各种色料都是从铅粉作为助熔剂着色于所要彩燒的瓷器上的。

浓紫料是用这种“紫”制作的。它产在广东,也有从北京運来的。后者的质量远比前者好,一“Livre”(银子)可購得一“两”八“钱”即九“Livre”。“紫”能熔融。当它熔融或軟化时,金银器工人就把它镶飾景泰蓝那样地镶飾在银器上。例如,用“紫”装飾戒指的整个外缘,镶飾髮针顶头,使之如同镶有宝石一般。這种景泰蓝式的装飾,天长日久会脱落下来,所以人们試着用鱼胶或牛胶作薄底料以加固之。

“紫”正同这里所介绍的其他种种色料一样,只用在所要彩烧的瓷器上。其制备方法如下,它不像青料那样要经过缎燒,而在破碎并制成极微细的粉末之后,倒入盛满水的器物中稍加搅拌,倒出水以使之带走一些麈埃,保留沉在器底的凝块,这种经过水洗的凝块已失去艳丽的色调而稍带灰色。但是,它只要塗在瓷器上烧成,就能恢复其固有的紫色。“紫”能长期保存而不变质。用这种色料装飾瓷器时,只用水把它溶解即可,有时也掺入少量牛胶,但有人说没有便用它的必要。作了试验就会明了。

在瓷器上施金彩或银彩时往二“钱”溶解的薄金片或薄银片中添加二“分”铅粉。紫金釉要是上了银彩,就变得光怪陸离,在同一座小窑内彩烧施有金彩和银彩的两种瓷器时,先将银彩瓷器取出来,否则在即将达到金彩发光的温度下银彩就已消逝。

“***”有指重量和指货币的两种。前者(*)可能指货币;后者(**)可能重量,指重量者,一两等于489.50585克。一译者

第十四.本地有一种瓷器,它比用上面介绍的各种色料装飾的瓷器要便宜得多。下面所谈的一些知识与陶器有关,介绍這些知识,可能对于远遜色于完美的中国瓷器艺术的欧洲陶器艺术来说,有所裨益。制作這种瓷器,无需使用精细原料,只使用在本烧窑内烧成的未上釉的纯白面无光泽的瓷胎即可。如要制作單色瓷器。就把这种瓷胎浸于釉缸内上彩。要制作像“黄绿罐”之类的以黄、绿等数种明晰彩色装飾的瓷器,就用大笔把這些彩色塗在瓷器上。以上所述为这种瓷器的全部施彩方法。只是在燒成后,有时如在某种动物画的咀上点上红色,但是,這种彩料不能过火,一遇窑火便烧失,故不能保持多久。這种瓷器在上其他彩色〔指红色以外的一些彩色〕之后,可以与未经燒成的瓷坯一同置于本燒窑内再度燒成。這时要注意,必须把它放在窑内后的后部或烟囱正下面,這些部位是火力最弱的部位。如果用强火灼烧,一切色彩都会烧失。

适于在這种瓷器上使用的色料是用如下方法制备的。作绿料时,调剂铜花片、硝石和卵石粉末三种原料。這些原料的用量未曾获悉。把這些原料分别制成极微细的粉末后,把它们溶解和加火混合。

要作紫料,就往很普通的青料中添加硝石和卵石粉末。

要作黄料,就往三“盎司”卵石粉末和三“盎司”铅粉中調入三“钱”皂矾红料。

要作白料,就往四“錢”卵石粉末中添加一“两”铅粉。上述原料要用水調稀,以上所述为我所获悉的用在這类瓷器上的颜色的一切制作方法。遗憾的是,新的教徒中没有制作這类瓷器的人。

第十五.以前方介绍烧造釉上彩瓷器用的烤花窑时曾谈到满窑方式:即在窑内把小件瓷器放在大件内堆积成垛。关于這件事现作如下补充,注意勿使瓷器的彩面相互接觸,否则瓷器就会污损。但是,业已上彩的杯子的底心可以支承另一杯子的底足,因为成垛的杯子的底足是不带彩的。切勿使杯子的侧面相互接触,为此,陶工按下述方式垛放难以成垛的瓷器。例如,垛放适于作飲可可用的筒杯之类的瓷器时,先把瓷器擺在窑床上,再用建窑泥土作的盖板或匣缽破片把它们覆盖。在中国這种廢物得到利用。然后,在蓋板上再置放一层瓷器。瓷器就是這样一层一层地被堆积到窑顶的。

第十六.以前讲过,彩瓷或加金彩的瓷器之烧成与否,是根據金色和其他彩色的发色来判断的。但這种说法还不够全面,必须加以訂正。后来我获得了更碓切的知识。彩瓷的各种颜色只有在它冷却后才能看出。何时可从小窑〔烤花窑〕内取出瓷器,要看下述征候:从顶部的观察孔窥视窑内时看到,从上部到窑底的瓷器被火烤得发红;能辨認出所堆积的每件瓷器;彩瓷表面的色料与瓷胎熔合而使凹凸处消失,就如施于青料上的釉因本燒窑内的火候而同青料熔合一样。

再次被装入本烧窑内焙烧的瓷器之完全烧成与否,可从下述征候看出:第一,从窑内冒出的火焰已由红色变成白红色,第二,从观察孔窥视时发现,匣缽已变成火红色;打開最上面的一个匣缽,冷却后看装在里面的瓷器,這时,釉和彩料的颜色都符合要求;第四,从窑顶窥视时发现,窑底的砂砾发出灼热的光泽。工人们是根据這些征候判断瓷器之烧成与否的。

第十七.要想把瓷器全面地罩以青色,就用水解料,即调解。


一七二二年一月廿五日于景德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