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亲王允祥及年表

 

萱草园主人 初稿时间 2004/01/07
最后修改时间 2004/01/07

《前言》

  怡亲王允祥与雍正帝关系非常亲密,宫中事务无论大小,他都涉及参与,在雍正王朝中有举足轻重地位,但是有关允祥的历史资料各处并不多见,甚至不少人对其了解甚少,这里主要收集其个人历史资料,希望能够弥补这一现状。

《历史档案资料》

一:允祥其人

怡贤亲王允祥,圣祖第十三子。

康熙三十七年,从上谒陵。自是有巡幸,辄从。

六十一年,
世宗即位,封为怡亲王。寻命总理户部三库。

雍正元年,命总理户部。十一月,谕:“怡亲王于皇考时敬谨廉洁,家计空乏,举国皆知。朕御极以来,一心翊戴,克尽臣弟之道。从前兄弟分封,各得钱粮二十三万两,朕援此例赐之,奏辞不已,宣谕再四,仅受十三万;复援裕亲王例,令支官物六年,王又固辞。今不允所请,既不可;允其请,而实心为国之懿亲,转不得与诸弟兄比,朕心不安。”下诸王大臣议。既,仍允王请,命王所兼管佐领俱为王一等一员、二等四员、三等十二员,豹尾枪二、长杆刀二,每佐领增亲军二名?属,加护。二年,允祥请除加色、加平诸弊,并增设三库主事、库大使,从之。

三年二月,三年服满。以王总理事务谨慎忠诚,从优议叙,复加封郡王,任王于诸子?中指封。八月,加俸银万。京畿被水,命往勘。十二月,令总理京畿水利。疏言:“直隶河与汶河合流东下。沧、景以下,春?河、淀河、子牙河、永定河皆汇于天津大直沽入海,河?多浅阻,伏秋暴涨,不免溃溢。请将沧州砖河、青县兴济河故道疏濬,筑减水坝,以泄之涨;并于白塘口入海处开直河,使砖河、兴济河同归白塘出海;又濬东、西二淀,多开引河,使脉络相通,沟澮四达;仍疏赵北、苑家二口以防冲决。子牙河为滹沱及漳水下流,其下有清河、夹河、月河同趋于淀,宜开决分注,缓其奔放之势。永定河故道已湮,应自柳义水所归,应逐年疏濬,使浊水不能为患。?口引之稍北,绕王庆坨东北入淀,至三角淀,为又请于京东灤、蓟、天津,京南文、霸、任丘、新、雄诸州县设营田专官,募农耕种。”

四年二月,疏言直隶兴修水利,请分诸河为四局,下吏、工诸部议,议以南运河与臧家桥以下之子牙河、苑家口以东之淀河为一局,令天津道领之;苑家口以西各淀池及畿南诸河为一局,以大名道改清河道领之;永定河为一局,以永定分司改道领之;北运河为一局,撤分司以通永道领之:分隶专官管辖。寻又命分设京东、京西水利营田使各一。三月,疏陈京东水利诸事。五月,疏陈畿辅西南水利诸事。皆下部议行。七月,赐御书“忠敬诚直勤慎廉明”榜,谕曰:“怡亲王事朕,克殚忠诚,职掌有九,而公尔忘私,视国如家,朕深知王德,觉此八字无一毫过量之词。在朝诸臣,于‘忠勤慎明'尚多有之,若‘敬诚直廉',则未能轻许。期咸砥砺,以副朕望。”

七年六月,命办理西北两路军机。十月,命增仪仗一倍。十一月,王有疾。

八年五月,疾笃,上亲临视,及至,王已薨,上悲恸,辍朝三日。翌日,上亲临奠,谕:“怡亲王薨逝,中心悲恸,饮食无味,寝卧不安。王事朕八年如一日,自古无此公忠体国之贤王,朕待王亦宜在常例之外。今朕素服一月,诸臣常服,宴会俱不必行。”越日,复谕举怡亲王功德,命复其名上一字为“胤”,配享太庙,谥曰贤,并以“忠敬诚直勤慎廉明”八字加于谥上。白家甿等十三村民请建祠,允之。拨官地三十馀顷为祭田,免租赋。命更定园寝之制,视常例有加。又命未殡,月赐祭;小祥及殡,视大祭礼赐祭;三年后,岁赐祭。皆特恩,不为例。乾隆中,祀盛京贤王祠。命王爵世袭。----------------
《清史稿 列传七 诸王六》

允祥 (1686─1729):玄燁第十三子,敬敏皇貴妃烏雅氏所生,努爾哈赤裔孫。弟兄間,惟與雍親王胤禛關係最密。胤禛繼位,即封為和碩怡親王,總理朝政,又出任議政大臣,處理重大政務。胤禛念國儲關繫民生,即位不久,命領戶部,管理三庫事務。他以“國家休養生息,民康物阜”為務,針對前朝財政積弊,清理天下賦稅,稽核出納,量入為出,致府庫充盈,國用日裕。天下浮糧,害民甚劇,在胤禛支持下,竭力剔除,僅江南之蘇、松,浙江之嘉、湖,江西之南昌,通計每年減除60多萬兩,直省正供蠲免多達數百萬兩。

三年(1725),總理京畿水利營田事務,將直隸分作四區,區設專官,負責疏浚河渠,築堤置閘,區分疆畝,經劃溝騰,千里之內,沮洳汙菜,都化作良田。江南水道,多致淺塞,因其倡導興修,數十州縣,河流暢通,幾千頃良田,悉獲灌溉之利。因官吏徵求、苛索,兩淮鹽政一直不振,自總理戶部,便力加整飾,取消一切浮費,由此商力日蘇,鹽務漸見起色。

七年(1729),準噶爾部策妄阿刺布坦、噶爾丹策零父子叛清,朝庭決定對西北兩路用兵,奉命參與帷幄,籌劃建立軍機處,出任首席軍機大臣,全權籌措兵馬糧草以及各類軍需之轉輸。以所領度之儲備充足,調度得宜,而屢博獎諭。

一心濟人利物,為國為民。經其奏准,寬免了雍正三年以前天下“積逋”,恢復了一切“詿誤”。存心忠厚,聽斷公明。曾奉命訊鞫大案,審訊中,不用重刑,堅持以誠感人,以理服人,重證據,不輕信口供,雖涉及人眾,而不株連無辜,使數十件大獄,件件處理平允。

精於騎射,每發必中。詩詞翰墨,皆工敏清新,可惜遺存甚少。臨危不懼,猝變不驚,曾隨祖父圍獵,猛虎突出林間,張牙舞爪,直面撲來,面不改色,從容操刀,一擊而斃,見者無不稱其“神勇”。他如漢侍衛之管理,守衛圓明園八旗禁兵之督領,養心殿用物製作,雍邸事務,諸皇子事務,雍正陵寢,凡宮中府中,事無巨細,皆其一人籌劃料理,而且“無不精詳妥協”,甚合皇上心意。

蒞事八載,精白一心,從不居功,又極謙抑,如此事君,皇上待他也非尋常,死後令享太廟,諡號曰“賢”,以褒眾美,並以“忠敬誠直勤慎廉明”八字,冠於諡法之上,以示寵褒。還特於奉天、直隸、江南、浙江各建祠宇,以昭崇報。------《愛新覺羅家族全書》

二:允祥府址

允祥府址孚王府,有关资料如下记载:

孚王府位于东城区朝阳门内大街137号。是清朝康熙(1662年-1723年)皇帝第十三子允祥,封怡亲王时的府址。

孚王府坐北朝南,府中建筑布局可分为东、中、西三路。中间主要建筑有:正殿(银安殿),殿前左右各有配楼7间,后殿5间,后寝7间,最后是后罩楼7间。后罩楼两侧,各有一座独立的庭院。正院西侧有几个四合院是王府眷属的居住区。东路院原属府库、厨厩及执事侍从的住所。

孚王府布局严谨规整,是清代王府的典型建筑,也是北京现存较完整的少数王府之一,具有一定的历史价值。

贤良寺塔院,有关资料如下记载:

贤良寺塔院位于虎头山东麓。贤良寺旧在东安门外帅府胡同,雍正十二年(1734)建,寺庙所在地原是雍正的弟弟怡亲王府。怡亲王死后,改建为佛教庙宇。乾隆十二年(1747),迁建贤良寺于冰盏胡同。贤良寺赐地在虎头峰下。塔院原有两处,当地俗称东、西塔院。现存东塔院。东塔院有2塔, 民国元年秋落成。东边一塔高约7米,为吕和尚之塔;西边一塔高约8米,塔刹已失,为明公和尚之塔。二塔坐北朝南,东西排列,均为藏式塔。塔院以东,有座完整的四合院。名曰贤良堂。

三:允祥年表

康熙二十五年(1686)

十月初一日生(阳历11月16日)。“诗文翰墨,皆工敏清新”,“精于骑射,发必命中,驰骤如飞”。

康熙三十七年(1698)

从玄烨谒陵,自此出游皆从。

康熙末年

诸皇子争夺皇位斗争激烈,允祥从不参与其间。 

康熙六十一年(1722)

玄烨去世,胤禛即皇帝位,封其为怡亲王,并命其总理户部三库,自此即全力辅佐风根治理国家,胤禛亦对其十分信任。

十一月:康熙帝不豫,还驻畅春园。命皇四子胤禛恭代祀天。病逝。即夕移入大内发丧。遗诏皇四子胤禛继位,是谓雍正帝。遗诏真伪,引发继位之谜。以贝勒胤禩、皇十三子胤祥,大学士马齐、尚书隆科多为总理事务王大臣。召抚远大将军胤禵回京奔丧。诚亲王允祉上疏,援例陈请将诸皇子名中胤字改为允字。

十二月:封允禩廉亲王,授理藩院尚书,允祥怡亲王允祹履郡王,已废太子允礽之子弘皙理郡王,以隆科多为吏部尚书。宜太妃称病坐四人软榻见雍正帝而受训斥。始授太监官级,定五品总管一人,五品太监三人,六品太监二人。更定历代帝王庙祀典,诏《古今图书集成》一书尚为竣事,宜速举渊通之士编辑成书。

雍正元年 (1723)

赐增护卫,四月命其总理户部事,请减江南赋税浮粮,苏州岁30万两,松江l5万两,又减浙江之嘉兴、湖州、江西之南昌之浮粮,每岁通计减6l万两。 

“設六品庫掌一人、奏准造辧処立庫...増設六品庫掌三人、八品催総九人、筆帖式八人。”和碩怡親王、交理総理事務...“軍務機宜度支出納與修水利督領禁軍凡宮内府中、巨細皆王一人経尽料理。”

正月初九日:怡親王红玻璃烧珐琅油娄式鼻烟壶一件。

二月十三日:怡親王定磁小瓶一件(乌木座),嘉窑小扁磁盒一件,官窑花瓶一件,竹节式磁壶一件,定磁炉一件。王谕:俱著唐英照样画样。遵此。《玉作,牙作》

二月十四日:怡親王假官窑磁瓶一件。王谕:交唐英画样。遵此。《玉作,牙作》

二月二十三日:郎中保德珐琅红磁锺大小十六件,奉怡親王谕:著暂且放著。尊此。《珐琅作》

十一月二十六日:六品官阿蓝泰来说,为慈宁宫画画人等散懒滑随事,启怡親王。奉王谕:著沈瑜,照唐英例,每日稽查伊等,如有不来者即行启我知道。《记事杂录》


雍正二年(1724)

因功增亲军。 

二月初四日:怡親王填白酒杯五件、内二件有暗龍、奉旨此盃焼琺瑯、欽此、於二月二十三日焼破二件、総管太監啓知怡親王。奉王諭:其餘三件爾等小心焼造。遵此、於五月十八日做得白瓷琺瑯酒杯三件、怡親王呈進。《珐琅作》

十二月初五日:怡親王磁胎烧金珐琅有靶盖碗六件......。《木作》

雍正三年

因其总理户部事务谨慎忠诚,复加封郡王,任其在诸子中指封,并加俸银万两。是年,京畿被水,十二月命其总理京畿 水利营田事务。 

三年(1725),總理京畿水利營田事務,將直隸分作四區,區設專官,負責疏浚河渠,築堤置閘,區分疆畝,經劃溝騰,千里之內,沮洳汙菜,都化作良田。江南水道,多致淺塞,因其倡導興修,數十州縣,河流暢通,幾千頃良田,悉獲灌溉之利。因官吏徵求、苛索,兩淮鹽政一直不振,自總理戶部,便力加整飾,取消一切浮費,由此商力日蘇,鹽務漸見起色。《愛新覺羅家族全書》

正月二十日:郎中保徳交定窰甜瓜壷一件,奉怡親王諭:俟我来時再説。遵此。於二十二日,海望将此壷交琺瑯作催総張自成持去,着倣此壷様做木様。記此。

九月十三日:員外郎海望,啓怡親王:八月内做磁器匠人倶送回江西,惟畫磁器人宋三吉,情愿在里辺効力当差,我等着在琺瑯処画琺瑯活計、試手芸甚好。奉王諭:尓等即着宋三吉在琺瑯処行走、以後伺我得閑之時、将宋三吉帯来見我。如其果然手芸精工、行走勤慎、不独此処給他銭糧食用、并行文該地方給他養家銀両。記此。


雍正四年(1726)

疏言兴修、疏浚河渠,筑堤置闸,区分疆畮,经画沟塍,分直隶诸河为四局。 

正月初二日:郎中保德,员外郎海望怡親王谕:著员外郎沈瑜管理造办事务。遵此。《记事录》

十一月初三日:怡親王交,,,,。五彩蟠桃宫碗(苏富比1988 口径:14厘米)十四件,,,,,珐琅炉瓶盖合一分,,,,,。奉旨:收拾妥当,赏琉球国。欽此。《记事录》

雍正五年(1727)

特赐御书“忠敬、诚直、勤慎、廉明”扁额。

八月三十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郎中海望為造辧処無写篆字的人、啓怡親王今有写宋字人徐同正会写篆字,人亦老実,欲給徐同正工食食用,今其在造辧処効力行走等語。奉王諭:尓等酌量料理。遵此.本日郎中海望、員外郎沈瑜,同議得毎月給徐同正工食銀五両。記此。

雍正六年(1728)

正月初九日:应招募匠艺人十三名。内务府员外郎沈瑜唐英怡親王,拟定每月所食钱粮银一两,再月米折银一两,每月每人共给银二两,用造办处银两发给。怡親王谕:准行。《记事杂录》

正月十二日:郎中海望启称:造办处承造活计领取银两等事,关系甚重,祈加派官员画押办事。怡親王谕:著员外郎唐英画押办事。《记事杂录》

二月二十二日:栢唐阿宋七格等奉怡親王諭:著焼煉琺瑯、遵此。
於本日員外郎沈瑜唐英:説此系怡親王著試焼琺瑯料所用銭糧物料、叧記一档,以待試煉完時,再行啓明入档。本日送交柏唐阿宋七格

三月十九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郎中海望怡親王諭:著传催总刘三九领催白老格带好手艺铜匠等,各带小式家伙,画珐琅人谭荣好手艺家内大器匠一名,带铜叶珐琅材料赴圓名園来。遵此。《杂录》

七月初九日:怡親王年希尭送来...吹釉煉琺瑯人胡大有一名...。

七月十一日:員外郎唐英怡親王、為郎世寧徒弟林朝楷有癆病、已逓過呈子数次、求回広調養、俟病好時再来京當差、今病漸至沈重。王諭:着他回去吧!

七月十二日:郎中海望怡親王諭:将此料収在造辧処做様,俟焼玻璃時照此様着宋七格到玻璃厂毎様焼三百斤用,再焼琺瑯片時背后倶落記号。聞得西洋人説:琺瑯調色用多尓門油,尓着人到武英殿露房去査,如有,俟畫‘上用′小琺瑯片时用此油.造辧処収貯的料内,月白色、松花色有多少数目?尓等査明回我知道,給年希尭焼瓷用。

七月十二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本月初十日怡親王交西洋琺瑯料:月白色、白色、黄色、緑色、深亮緑色、浅藍色、松黄色、浅亮緑色、黒色以上共九様。旧西洋琺瑯料:月白色、黄色、緑色、深亮藍色、浅藍色、松黄色、深亮緑色、黒色以上共八様。新煉琺瑯料:月白色、白色、黄色、浅緑色、亮青色、藍色、松緑色、亮緑色、黒色,共九様。新増琺瑯料:軟白色、香色、淡松黄色、藕荷色、浅緑色、醤色、深葡萄色、青銅色、松草色,以上共九様。...給年希尭焼瓷用。

七月十四日:於七月十四日、査得武英殿露房旧存収貯多尓門油十六斤十両二銭。西洋国来使麦徳羅進的多尓門油四半瓶,連瓶浄重十二斤四両。叢蒋家房抄来的多尓門油一瓶,連瓶浄重一斤四両、共三十斤二両二銭。於七月十七日写摺啓知怡親王。奉王諭:着拿一小瓶試看。遵此。

七月十五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柏唐阿黒達子持来,画琺瑯人南匠譚榮具呈紅紙摺一件、奉怡親王諭:着照紅紙摺内所開房屋数目査明、向房庫人員説租給譚榮居住。遵此。
於八月十九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郎中海望傳、着西華門外平常人官房一所、行文給南匠譚榮住。記此。《杂录》

七月二十四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柏唐阿邓八格来说怡親王谕:将造办处收贮的里外素白釉或茶圆或酒圆选薄些的拿四,五件来。遵此。
于二十五日,将珐琅处收贮填白暗寿字茶圆五十一件内选得六件,填白暗龙酒圆四十一件内选得六件,柏唐阿赵老格持赴怡親王花园交柏唐阿宋七格收讫。《珐琅作》

七月二十六日:郎中海望怡親王諭:造办处收贮的白磁有釉无釉锺碗有多少件,再磁器库里收贮的有多少件,俱将数目查明送来。遵此。《记事录》

秋八月:怡親王宣圣命,唐英著内务府员外郎衔,驻景德镇御窑厂,佐理陶务,充驻厂协理官。十月抵景徳鎮。督理淮安板闸关年希尭总理陶务。《陶人心语》 置題幕友畫詩「雨窓題呉尭圃畫山水歌」。

八月二十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八月十九日,郎中海望启称珐琅处画珐琅人林朝楷因身病告假回广,前六月内已经回明。奉王谕:准其回广在案,今又具呈称林朝楷来时,原系广东总督送来之人,蒙皇上赏赐伊本地安家银两。今若不知会总督,惟恐林朝楷在广难以居住。故此求转启王爷知会等语。奉怡親王諭:王必行文知会,而将总督家人传来,说我的话带信与总督知道。今造办处画珐琅人林朝楷系有用之人,因身病告假回广养病,将伊送回广东。到广之日,将伊本地所食安家银两暂行停止,俟伊病好,照旧著人将伊送上京来时,将伊所食安家银两再行发给。遵此。

九月初二日:首領太監呉書来説、奉怡親王諭:今配焼琺瑯用的紅料、将玻璃厂的柏唐阿着呉書挑選二名学配紅料。遵此。

雍正七年(1729)

因准噶尔部窜扰边陲,六月,命其办理西北两路军机。十月,叙协赞功待诏增仪仗一倍。 

七年(1729),準噶爾部策妄阿刺布坦、噶爾丹策零父子叛清,朝庭決定對西北兩路用兵,奉命參與帷幄,籌劃建立軍機處,出任首席軍機大臣,全權籌措兵馬糧草以及各類軍需之轉輸。以所領度之儲備充足,調度得宜,而屢博獎諭。《愛新覺羅家族全書》

二月十九日:怡親王交有釉水磁器四百六十件、系年希尭焼造。郎中海望奉王諭:著収起。遵此。

三月二十日:郎中海望持出白定磁小瓶一件。奉旨:比此瓶大些的小些的,或官釉,或别样釉水,照此样交怡親王,著年希尭做些。欽此。《记事录》

三月二十日:郎中海望持出白地青龙嘉窑碗一件。奉旨:著查里边磁器,如有此样碗,即不必多烧造,如若无,将此碗交怡親王,著年希尭照此款式烧造些来。其花样不是甚好,著另改花样,碗底不必做腆心。欽此。《记事录》


閏七月初九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本月初八日怡親王年希尭送来畫琺瑯人周岳呉大琦二名。吹釉煉琺瑯人胡大有一名(并二人籍贯小摺一件),细竹画笔二百枝,土黄料三斤十二两,雪白料三斤四两,大绿一斤,白炼樊红一斤,白炼黑钧料八两(随小摺一件)。郎中海望奉王諭:著将珐琅料收著有用处用,其周岳等三人著在珐琅处行走。遵此。
於本月初十日、将年希尭送来畫琺瑯人三名所食工銀一事,郎中海望怡親王,奉王諭:暫且着年希尭家養着、俟試准時再定。遵此。《珐琅作》

十月初三日:怡親王府総管太監張瑞、交来年希尭処送来匠人摺一件、内開畫畫人湯振基、戴恒、余秀、焦国兪等四名...。《记事录》

雍正八年(1730)

五月初四日(阳历6月18日)去世,时年45岁。诏复其名为胤祥,配享太庙。六月溢号贤,并命将“忠敬诚直 勤慎廉明”八字冠于贤字上。又命入把京师贤良词。

五月:怡亲王允祥逝,雍正帝亲临其丧,谥曰“贤”,配享太庙。诏令怡亲王名仍书原“胤”祥。诚亲王允祉怡亲王允祥之丧,迟到早散,面无戚容,交宗人府议处。议削王爵监禁景山永安亭,得旨削爵拘禁。

六月:赐怡贤亲王“忠敬诚直勤慎廉明”八字加于谥上。

八月:命怡亲王弘晓袭封亲王弘皎别封郡王,均世袭。建贤良祠,以怡亲王允祥功勋卓著而奉为首位。设立军机处。


乾隆十九年(1754)

九月诏入盛京贤王祠。

乾隆三十九年(1774)

诏以其爵位世袭罔替。 

四:允祥家族

父亲:圣祖 仁皇帝 康熙(顺治十一年三月十八日出生,顺治十八年正月十九日即位,在位年数61年,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去世。) 
母亲:庶妃 章佳氏,即敬敏皇贵妃,与玄烨之十三女、十五女同母。 

子嗣:有子9人,有封爵者5人,即长子弘昌封贝子后晋贝勒。 
三子弘暾初封为世子,早殁,按贝勒例殡葬。 
五子弘皎封宁郡王。 
六子弘昑,早殁,按贝勒例殡葬。 
七子弘晓袭封怡亲王。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信息资料均为萱草园官窑瓷网站(XuanCaoYuan)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

Copyright 2001- www.XuanCaoYu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