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格及其年表

萱草园主人 初稿时间 2004/01/08
最后修改时间 2004/01/08

《前言》

 老格是唐英的得力助手,自乾隆六年任御厂协造员以来,一直在官窑制瓷的现场,为乾隆官窑制造业付出了毕生精力(......有时间再整理),但是有关老格的历史资料各处并不多见,甚至不少人对其了解甚少,这里主要收集其个人历史资料,希望能够弥补这一现状。

《老格年表》

雍正十一年至乾隆三年

监造《乾隆版大藏经》。

《清藏》又称《乾隆版大藏经》,因其每函首册刻有“皇图巩固,帝道遐昌”的“龙牌”, 故亦称《龙藏》。雍正十一年(公元1733年),清世宗雍正帝敕令雕造汉文大藏经,并设藏经馆于北京贤良寺。由庄亲王允禄、和亲王弘昼总理藏经馆事宜,下设校阅官工布查、邵基、 梁诗正3人,监督赫德、留德等9人,监造九龄老格等64人(以上均为朝廷命官或文人),总率超盛、海宽等4人,带领分析语录超鼎、明鼎、明乾3人,带领校阅藏经源满实修等4人 ,分领校阅祖安、成中等6人和校阅真乾、海阆等38人(以上均为京城及各地有学识的僧人) 共计133人,负责监修校阅工作,历时5年,至乾隆三年(公元1738年)十二月十五日竣工。次年清廷出资印刷一百部颁赐全国各大寺院。乾隆二十七年,又奉旨补印3部,同治年间印1部,民国年间(1936年)陆续订了22部,前后一共印刷约150部左右。湖南图书馆现藏的《清藏 》为乾隆年间朝廷赐南岳寺庙收藏的。(湖南图书馆馆藏《清乾隆版大藏经》述要相关资料)

乾隆六年

任御厂协造员。

十二月:御厂協造員、催総老格、初到厂管理瓷務。毎年用銀一万四千余両、一万一千一百両不等。


乾隆七年

十月二十五日:唐英来厂查核事竣,于本日由景德镇御厂回九江关。

十月二十七日:唐英行至鄱阳界之荻湖滩遇家人,捧御制诗一首接奉谕旨:“将此诗交与唐英焼造在轿瓶上用,用其字并宝玺酌量收小,其安诗地方并花样亦酌量焼造。欽此。”

十月二十九日:唐英复回景德镇御厂,率领副催老格,传集工匠制造。

十一月二十九日:唐英呈《奏请专办陶务折》。

内务府员外郎管理九江关务奴才唐英谨奏:为奏明事。
    窃奴才于今岁十月间在厂料理,按照每年岁例停工,是月之二十七日自厂回关,途次接得奴家中来信,敬录传旨一道,并钦奉御制诗一首:命奴才制造轿瓶。奴才钦遵之下,随复回厂,‘传集工匠敬谨攒造。当得轿瓶六对计一十二件,于十一月十七日谨缮折赍京奏进。因是时天气晴暖,泥釉融和,坯胎易就,且乘奴才在厂,得与监造之催总老格指点研究。随将节次奉发之四团画山水膳碗、青龙六方瓶,以及纸木样杯盘等件,一并造就。今将现得前项各种瓷件并奴才近日在厂拟造之新样各器,敬谨赍京,恭呈御览,仰祈皇上教导指示。奴才于前项瓷器造成之后,业于十一月二十一日回关。
    惟是奴才荷蒙皇上高厚殊恩,管理九江关税,已经四载,今当三季之期,现遵成例,预行报满。奴才伏念榷理关务,惟得循谨之员,即可胜任。若烧造瓷器,工作琐屑,必熟谙泥土、火候之性者,始能通变办理。况造成瓷器上供御用,办理之员尤宜专一。今奴才管理九江关,计距厂三百余里;虽每年可以赴厂两次,并得九江知府暂管关务,奴才每次赴厂,可以多住时日,料理瓷务,但道里往返,一年工作,只得一两月监看,究不能逐件检点,殊非专一敬事之意。奴才为慎重瓷务起见,谨跪请圣慈,俯准奴才所请,另差管关之员,俾奴才得于来年三月关务任满之日,俟新差交代,即前赴窑厂专司烧造,协同现在监造之催总
老格敬谨办理,或于瓷务稍有裨益。倘蒙圣恩俞准,其烧造钱粮,仍于九江关赢余项下,照例每岁拨解,则就近支发,于烧造事务得以便宜料理,而奴才亦得尽其驽骀余力,悉心专办,以期仰报皇上隆恩于万一。
    谨将奴才蚁悃恭折奏闻,伏祈皇上睿鉴施行。谨奏。

    朱批:仍令照管关务,窑上多住几日亦可。


乾隆八年(1730)

二月二十六日:唐英将关务暂交九江知府施廷翰,赴景德镇御厂与协造催总老格料理开工焼造事。《唐英奏折》

闰四月:唐英与催总老格共同研制自行焼造成新式瓷器:夹层玲珑交泰瓶等九种呈进。《恭进奉发及新拟瓷器折》

闰四月二十一日:唐英呈《恭进奉发及新拟瓷器折》。

内务府员外郎管理九江关务奴才唐英谨奏:为奏闻事。
    窃奴才管理九江关务,于乾隆七年十二月内,因差期将届,预行具折奏报,并另折恭请差员更换,容奴才前赴窑厂专司瓷务,于乾隆八年二月初七日钦奉朱批:“仍令汝管关务,窑厂多住几日亦可。钦此。”钦遵。奴才不胜感激惶悚。除了预行报满折内,奉到朱批“汝再管一年”之谕旨,业经俯状钦遵,恭折谢恩讫。随于二月二十六日,将关务移交江府知府迁翰暂行管理,奴才即前赴厂署,与协造之催总
老格料理开工,将奉发制造各器敬谨办理,渐次入窑成造。
    今自三月初二日开工之后,奴才在厂攒造得奉发各色锦地四团山水膳碗、杯盘并六方青龙花瓶等件,奴才又新拟得夹层玲珑交泰等瓶共九种,谨恭折送亲呈进。其新拟各种系奴才愚昧之见,自行创造,恐未合适,且工料不无过费,故未敢多造,伏祈皇上教导改正,以便钦遵,再行成对烧造。余外尚有新拟瓷器数种。亦系奴才自行拟造,已与催总
老格详细研究,嘱其如式办理,俟得时随后陆续呈进。奴才于四月十四日自厂回关,八月内当再赴窑厂,另容料理新样呈进。所有现在恭进各瓷,谨缮折奏闻,伏祈皇上睿鉴。谨奏。
    朱批:览。

八月二十四日:唐英携带养心殿造办处外来文及恭录御制诗一首,由九江关动身赴景德镇御厂与协造之催总老格敬谨制造,于九月得瓶四对共计八件呈进。《唐英奏折》

九月十七日:唐英呈《恭进御制诗及自拟新样瓷器奏折》。

内务府员外郎管理九江关务奴才唐英谨奏,为奏闻事。
    窃奴才仰蒙恩命,管理九江关务,仍监造磁器。奴才恭折奏明,每岁于春秋二季,将关务暂交九江府知府管理,奴才新赴厂署经理磁务,岁为常例。嗣复于乾隆七年十一月内,奴才具折辞关就厂,钦奉朱批:仍令汝管关务,窑厂多住几日亦可。钦此。奴才随钦遵谕旨,每次到厂,得以多住几日,将磁器逐细从容办理。
    今正当秋赴厂之期,于八月二十四日接养心殿造办处来文,恭录御制诗一首,钦奉谕旨,交奴才照前造挂瓶款式制造数件。妈才钦遵之下,随前赴窑厂,与协造之催总老格敬谨制造。现得挂瓶两件,共计八件,恭贲呈进。所有厂内应造磁器,亦与老格逐件细加讲究,现在制造外,奴才因钦奉前旨,仍得在厂多住时日,料理宽裕,复出蝼蚁臆见,自行画样制坯,又拟造得新样磁件一种,一并进呈,恭请皇上教导指示。
    再,奴才自旧年十月内以及本年三月间,与今在厂节次拟造得之新样,悉系奴才愚昧之见,并非有成式摹仿,恐未能适用上合对意。且烧造钱粮岁有定额,复不敢擅用,以致靡费,故所有新样,皆奴才自出工本,试造进呈,仰祈鉴定。如有适用应行照式制造者,嗣后当与奉发各磁一体钦遵造办。
    谨缮折奏闻,伏祈皇上睿鉴施行。谨奏。

    朱批:览。

九月十七日:唐英恭请工价,物价仍循成规办理。呈《遵旨赔补烧造磁器损失等事折》。

内务府员外郎管理九江关务奴才唐英谨奏:为恭谢天闻,仰祈睿鉴事。
    窃奴才于乾隆八年六月内,接到和硕怡亲王、果毅公讷、内大臣海望来文,将奴才报销乾隆元、二两年烧造瓷器钱粮查核。以所造瓷器釉水、,花纹远逊从前,又破损过多,因分条核减,共银二千一百六十四两五钱五分三厘五忽二微,奏令赔补。奉旨:“依议。钦此。”钦遵。行知到关。除敬谨遵照现在将前项银两陆续赍交养心殿造办处查收外,奴才伏念从前管理淮安关税与窑厂迢隔二千余里,不能与协造之员及时见面,细加讲究,致瓷器未尽妥协,实有鞭长莫及之势。但奴才既系经管之人,咎实难辞。今荷蒙皇上隆恩,不严加处发,惟准令核减赔补,奴才感激蚁枕,难以名状。谨望阙叩头谢恩讫。现在奴才不时赴厂,与协造之催总老格谨遵核减各条内指驳之处,一概小心更改,务期较从前之花纹、釉水细致鲜艳。其做坯满窑,亦必敬谨查看,不致破损过多,以仰报皇上隆恩于万一。
    惟是前议赔补各条内,有核减工价、物价两项,伏查立厂之初,一应派累当官旧弊全行革除。凡工价、物价,俱以粗细、高下定为等次,照本地窑民雇二买物之例画一办理,久经著为成规,即阖镇之工匠、铺户,通行相安。今虽核减于元、二两年,若于援此以为定例,恐于制造、民情多有掣时,故不但从前节年以来循照办理,即现嗣后,均有不能更改之处。至次色一项原为火中取物,不能概登上选。今议以照上色之工费加倍核减,亦似难援为常年定例。奴才现将乾隆三年与四年、五年分各瓷册呈送内务府查核,并将此三项未能遵改各情,据实声明内务府在案。
    今将奴才感激蚁忱,恭折奏谢,伏祈皇上睿鉴施行。谨奏。

    朱批:原议之大臣等议奏。

乾隆十年

二月二十五日:唐英呈《奏请老格留厂协造折》。

内务府员外郎管理九江关务奴才唐英谨奏:为请旨事。
    窃奴才于雍正六年奉差江西,监造瓷器,一切烧造事宜,俱系奴才经管。另有笔贴式一员,止司买办物料并钱粮出入之事。维时以奴才常在厂署职司监造,而笔贴式无烧造之责,可不必经久熟练,故例得三年更调。嗣因奴才钦奉恩命管理关务,虽窑厂烧造仍系奴才兼管,但不能常在厂内料理,是以将笔贴式掣回,改换协造之员。是协造之员即有监造之责,必得经久熟练,方知泥土、物料之性、火侯、釉水之宜,始于瓷器有益,而钱粮亦不致靡费。此协造之员似难引笔贴之例三年更换者也。
    今查协造之催总老格,于乾隆六年十二月到厂,初管瓷务,未谙烧造;奴才每岁于春秋二季自九江关赴厂两次,除查看釉水、颜色、出样、定款之外,与彼细加讲究。老格亦留心学习,颇能领会,迄今三年,渐就熟谙,故奴才虽不能常在窑厂,而近年瓷务亦得稍免歧误。今老格已满三年,若引从前笔贴式三年更换之例,再换生手,则火侯物性,工作细事,茫无知觉,又须从头学习,于瓷务难免贻误,奴才伏念瓷器上供御用,理宜敬慎办理。老格在厂三年,为人安静,办事谨饬,不但烧造钱粮经手无误,而于造作事宜亦渐致娴熟,在窑厂实有裨益,况与止司置买钱粮之笔帖式不同。奴才为瓷务起见,仰恳圣恩,可否免其更调,仍留窑厂协造,容奴才再为逐一指点,则于现在之瓷器,不致以生于贻误,而于日后之造作,亦可得一熟谙之员矣。
    谨缮折请旨,伏祈皇上睿鉴施行。谨奏。

    朱批:老格着再留三年,该衙门知道。

乾隆十六年

七月十八日:惠色呈《奏请加衔老格折》。

闻恭恳圣裁事,窃奴才荷蒙皇上降恩,管理九江关税,兼管窑厂事务,于乾隆十五年三月初九日,到任之后,随缮摺奏明,在每年春秋两季开工、止工之候,奴才新自赴厂查办。钦奉俞旨,遵行在案。其分发钱粮,置办物料,监司造作,则有协造之催总老格常年驻厂,以司其事。
    奴才伏查从前瓷厂,除钦差监造之员专司厂务外。另派笔贴式一员在厂协造。其笔贴式例得三年,更调升转。嗣因监造之员外郎唐英奉旨,管理九江关税,仍管窑务,厂内乏人监视,于乾隆六年经内务府总管臣海望,将催总老格保奉引见,派令来厂协造,至乾隆十年,业已三年届满。前监督唐英,以老格为人安静,办事谨饬,且于瓷务渐就熟谙,具奏恭奏请将老格留厂。钦奉朱批:“老格着再造三年,该衙门知道。钦此。”钦遵在案。
    嗣于乾隆十三年又经唐英在京,面奏请旨,将老格仍留窑厂,迄今又复三年。计其在厂办事,前后已经十载。奴才兼管窑务以来,细加留心察看,凡制造御器,老格悉能敬谨办理,于钱粮并无贻误。即在厂工作不一,匠役众多,亦皆驾驭有方,俾各爱戴慑服,实属安静勤慎之员,若令仍在窑厂,于瓷务洵为有益。但从前协造之员,便得三年更调,今老格以七品催总在厂办事,业经十年,若不循例更调,未免阻其上进之阶!惟是御器亦甚关紧要,非生手所能办理,可否仰恳圣恩,念其当差年久,且才具可用,就催总升品级,赏以职衔,以示鼓励,俾仍留窑厂办事,则老格得沐高厚之殊恩,倍深奋勉以图报效,而于瓷务亦收得人之益矣。奴才为瓷务起见,谨缮摺恭奏,伏祈皇上睿鉴施行,谨奏。

    朱批:知道了。

乾隆十七年

三月二十一日:唐英呈《到任九江接管九江关务陶务奏折》。

内务府员外郎管理九江关务奴才唐英谨奏:为恭报接管关务日期,并交待窑厂瓷务缘由,仰祈睿鉴事。
    窃奴才蒙恩命复行调任九江关,将粤海关税务交待清楚,于乾隆十七年正月十七日,自粤起程,业经恭折奏闻在案。兹奴才于三月初三日,已抵九江关新任,遂准前监督惠色将该关税务交奴才接受管理,奴才即于是日接管任事。谨率同儿子寅保,照例秉公征收,悉心经理,以期课裕民安。其窑厂瓷务及动用钱粮数目,必须奴才眼同协造老格,照册逐项交盘收受。现在始得陆续交待清楚,奴才即赴厂料理烧造。合将奴才接管关务日期并交待窑厂
    瓷务缘由,一并恭折奏闻,叩谢天恩。
    伏乞皇上睿鉴。谨奏。

朱批:知道了。

乾隆二十一年

闰九月十五日:尤拔世呈《奏请将养廉办理窑务折》

九江关监督办理窑务奴才拔世谨奏,为奏明恭请圣训事。
    窃奴才荷蒙恩命,管理九江关,兼办窑务,于本年闰九月初一日到任。查得本关并封平余,每两约有三分,每年收税三十六七万两不等,约可出平余一万两有零。又监督养廉,每年例支一万一千两。奴才将经二项,均照风阳关一体办理,据实报销,业经具折奏闻在案。
    今查江西景德镇御器厂烧造瓷器,每年动支九江关赢余银一万两,以为烧造之用。一年工竣,拣选上色瓷器呈进,选落次色瓷器,估计变价,分晰造册报销。如有余剩,即同次色变价银两一并解交内务府查收。
唐英管关任内,兼理窑务,悉系如此办理。奴才伏查窑厂瓷务上系钦工,烧造钱粮攸关国课,虽窑务则例章程久经奏准定案,但得于国课钦工不致糜费贻误,亦不妨量为变通,以归实用。查奴才前在凤阳关,因有道府本任养廉银二千两,是以未将监督养廉支用。今奴才蒙皇上特恩,著管理九江关,办理窑务,谨拟将监督养廉银一万一千两,奴才仍照从前道府任内支用养廉银二千两,其余九千两即移为烧造瓷器之用,每年陆续拨交窑厂协造老格,照例支发。奴才仍按期赴厂稽查监造,俟一年窑工告竣,将所得上色拣选恭进,选落次色亦一并运京,以备皇上赏人之用,并将一年造过上、次各器工价以及例给协造老格养廉银,并一年所出平色,例给在厂办事人等辛金饭食各项用过实数,一并由老格查明造册,奴才复核,恭呈御览。如有余剩,即同平余银两添补办贡及一年公私用度,仍于年终据实报销。至赢余项下每年例支窑工银一万两,仍照数支出,另批解送内务府查收。如此办理,在烧造瓷器既可无庸动支正项,糜费钱粮,而以余剩养廉移为窑厂钦工实用,且次色亦同上色恭进,一切据实办理,按册可查,不必更改章程,而亦可免销算周章矣。
    奴才管见如此,理合奏明,恭请圣训遵行。谨奏。

    乾隆二十一年十月初七日奉朱批:此皆细事,不足较至。汝在凤阳关将部驳普福不应免之项沽誉宽免,且又不预奏请旨,是属何心?汝其明白奏来。钦此。

乾隆二十八年

十月初七日:九江关监督海福呈《奏请老格留厂协造折》。

    内务府郎中兼佐领管理九江关税兼管窑务奴才海福谨奏。
    为奏明窑务情形,并在厂人员分别去留,以专责成事。窃照景德镇窑厂烧造,大运上用瓷器向派协造一员在厂,有经管收发窑工钱粮并约束工匠之责。现在窑厂协造七品库掌
老格,于乾隆六年唐英兼管窑务任内奏请,拣发来厂协理烧造事务,历年久远,办理无误,迨乾隆二十四年舒善兼管窑务任内,将造办处柏唐阿百岁奏准发往窑厂学习窑务,奴才荷蒙恩命出差九江兼管窑务,到任之后,新赴窑厂查勘窑工,并讲究烧造事务,窃见窑务工程其大端,全在讲究泥土、釉料、火候、窑位,并约束工匠细心办理,俾无旷误。老格于一切烧造事宜俱经熟悉,且办事勤焕,约束有方,惟柏唐阿百岁现在患病半年有余,不能当差,奴才查窑厂差事有协造一员,足敷办理。今老格在厂年久,明白熟练,且精力沿未就衰,应请仍留在厂协理烧造事务,以专责成。其柏唐阿百岁既患病,不能当差,应令回京,病痊之日,仍赴造办处当差。奴才未敢擅便,谨此奏明,伏候圣训遵行。再奴才直厂查看本年大运瓷器,现在已得八成,冬底即可造竣。合并陈明谨奏。

乾隆三十三年(六十五岁)

老格染患疯痰病症

十一月二十七日:九江关监督伊龄阿呈奏折。写老格“...于乾隆六年...迄今在厂二十八年,现年六十五岁...但近年以来染患疯痰病症,初时犹能照料公事,近则精神语言俱属恍惚,步履维艰,查该员有经手钱粮,督率工匠恭造御器之责,在厂人役乘其有病,舞弊侵渔...仰乞圣恩简派更换俾老格得以回旗调整...。”朱批:知道了。

乾隆三十四年

二月十六日:伊龄阿呈《清查海福督陶帐目奏》

    伊龄阿跪奏,为奏明事。
    臣承准大学士公
傅恒等抄寄海福任内自发银两成造贡瓷及传办造计,行查协造并厂之人一案,先经臣饬查,据协造老格复称:海福任内自贡瓷并传办活计,俱系另行发银造办,并未开销钱粮,计陆续发过银四千余两是实情。及查其实销款项数目,因经手承办之人提质在省,帐目未能详细。臣当即据实奏明,于本年正月十四日奉到朱批:览。钦此。臣一面专差赴省,俟其案情讯明,复将承办之人提回查办。随据该协造及承办人等将开销工料数目造册,呈臣详加核对。虽有款目,并无活计尺寸,未便遽信。复严加驳饬,令其将尺寸、款目逐一详细查明,不得丝毫捏饰,致干查究去后。
    兹据复称,
海福任内奉旨传办瓷器,俱系按照则例尺寸核定制价。至捐贡瓷器,系海福自行核销,厂中未存尺寸底案,只有原用工料帐目可查,谨按工料核计价值,分晰造册,呈请复核前来。臣复加逐款确核,其传派活计款项、尺寸、银两,均属与例相符。至捐办贡献,委无档案尺寸可稽。就该厂所开件数查核,与海福原供清单亦属相符。其所需银两,既系照前发给,似无遁饰。
    理合据实奏明,并照呈送价值原册缮银清单,同原发清单一并恭呈御览,伏乞圣主睿鉴,敕交原办大臣查核施行。谨奏。

    
朱批:原办大臣查奏。钦此。
    附件一 贡瓷工料价值清单(略)
    附件二 传办活计尺寸价值清单(略)
    附件三 海福任内未销两、自贡磁器并传办活计清单(略)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信息资料均为萱草园官窑瓷网站(XuanCaoYuan)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

Copyright 2001- www.XuanCaoYu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