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望及其年表

 

萱草园主人 初稿时间 2004/01/05
最后修改时间 2004/01/05

《前言》

      在研究清珐琅彩瓷器时,经常会发现海望涉及参与多次珐琅彩瓷器制作,有举足轻重地位,但是有关海望的历史资料各处并不多见,甚至不少人对其了解甚少,这里主要收集其个人历史资料,希望能够弥补这一现状。

一:《海望其人》

海望,乌雅氏,满洲正黄旗人。初授护军校。雍正元年,擢内务府主事。累迁郎中,充崇文门监督。八年,擢总管内务府大臣,兼管户部三库,赐二品顶戴。九年,迁户部侍郎,仍兼管内务府,授内大臣。十一年,命偕直隶总督李卫勘浙江海塘,与议奏在海宁尖、塔两山间建石坝,使海潮外趋,并在仁和、海宁两县境改建大石塘。上命浙江总督程元章相度遵行。又奏请设专官总辖,令驻防将军、副都统协同监修,及议叙在工人员工价以银米兼发,并从之。十三年,振武将军傅尔丹虐兵婪索事发,命海望赴北路军营逮治。寻命办理军机事务。
世宗疾大渐,召同受顾命。是时办理军机事务鄂尔泰、张廷玉、讷亲、班第、索柱、丰盛额、莽鹄立、纳延泰海望凡九人。高宗即位,命尚书徐本入直。旋设总理事务处,命鄂尔泰、廷玉总理,本、讷亲海望协办,班第、纳延泰、索柱差委办事。寻命海望署户部尚书。海望还自军前,奏言:“鄂尔坤发遣罪人种地无实效,且恐生事,当改发他处。”世宗谓:“鄂尔坤方驻兵,当可弹压,海望奏非是。”高宗海望奏下总理事务处议,议上,上谕曰:“海望奏,前奉皇考申饬。朕推皇考之意,盖以发遣罪人,皆身获重罪,今令军前种地,乃所以保全之。其中若有冤抑,自应声明具奏宽释。如但以不善开垦,遂尔改发内地,此曹既获重罪,又不肯急公趋事,转得遂其侥幸之心;且如以兵代之,兵若以不能力田为辞,则将移内地之民耕边塞之地乎?此事之断不可行者。海望心地纯良,但识见平常,所奏岂可尽以为是?议覆观望游移,后当以此为戒。”

    乾隆二年,泰陵工成,授拖沙喇哈番世职。寻罢总理事务处,复设办理军机处,海望仍为办理军机大臣。叙劳,复加拖沙喇哈番世职。四年,加太子少保。初,上命停捐例,廷臣议但留收穀捐监,俾各省积穀备荒。六年,御史赵青藜请并停之,复下廷臣议,请仍其旧。海望奏:“外省收捐繁难,原议各省捐贮穀数三千馀万石,今报部者仅二百五十馀万石,不足十之一。不若停各省捐穀,令在部交银,转拨各省买穀,俟仓贮充盈,请旨停止。”上命在部交银,在外交穀,听士民之便。谕谓:“地方积穀不厌其多,赈恤加恩,亦所时有,正未易言仓贮充盈也。”

   海望久充崇文门监督,御史胡定奏言:“崇文门徵税,有挂锤、顶秤诸名,百斤作百四五十斤。税额虽未增,实已加数倍。杂物自各门入,恣意需索,更数倍於税额。外省各关,如杭州北新关,自南而北十馀里,稽察乃有七处,留难苛索,百倍於物价。盖由官吏务欲税课浮於旧额,吏胥藉得恣睢无忌,请敕严禁。”上曰:“海望领崇文门税务,侭收侭解,尽行入官,因而见其独多。如定所奏,种种苛索,朕信其必无。外省关课,应令督抚严察。”海望旋调礼部尚书。

   十年,上以海望精力渐衰,罢办理军机。十四年,复调户部尚书。十七年,以建筑两郊坛宇发帑过多,与侍郎三和等自行奏请严议,当夺官,上宽之。二十年(九月),卒,遣散秩大臣博尔木查奠茶酒,赐祭葬,谥勤恪。

海望墓在北京市朝阳区洼里乡北龙堂村西。现为朝阳区文物古迹。据有关资料记载:

其墓及祖坟墓丘均早已平覆,现尚存螭首龟蚨碑4统,均为南向,由东向西依次排列为:海望上三代墓碑,立于乾隆十一年;海望曾祖父母墓碑,立于康熙三十二年;海望父母墓碑,立于乾隆十一年,碑文为海望亲读。海望墓碑,立于乾隆二十年。因碑石风化,碑文有些字迹罕难辩认。上述4统墓碑均已列为朝阳区文物保护单位。

二:《海望墓》

海望墓在北京市朝阳区洼里乡北龙堂村西。现为朝阳区文物古迹。据有关资料记载:

     其墓及祖坟墓丘均早已平覆,现尚存螭首龟蚨碑4统,均为南向,由东向西依次排列为:海望上三代墓碑,立于乾隆十一年;海望曾祖父母墓碑,立于康熙三十二年;海望父母墓碑,立于乾隆十一年,碑文为海望亲读。海望墓碑,立于乾隆二十年。因碑石风化,碑文有些字迹罕难辩认。上述4统墓碑均已列为朝阳区文物保护单位。

三:《海望年表》

初授护军校。《清史稿 列传七十八》

雍正元年


雍正元年,擢内务府主事。累迁郎中,充崇文门监督。《清史稿 列传七十八》

雍正三年

官职:員外郎

正月十九日:郎中保徳、員外郎海望,交成窰五彩罐一件、黒玻璃用泥銀合澆鼻烟壺一件。伝旨:嗣后焼琺瑯,照五彩罐上花様画玻璃胎、金胎、瓷胎等。欽此。

正月二十日:郎中保徳交定窰甜瓜壷一件,奉怡親王諭:俟我来時再説。遵此。於二十二日,海望将此壷交琺瑯作催総張自成持去,着倣此壷様做木様。記此。

九月十三日:員外郎海望,啓怡親王:八月内做磁器匠人倶送回江西,惟畫磁器人宋三吉,情愿在里辺効力当差,我等着在琺瑯処画琺瑯活計、試手芸甚好。奉王諭:尓等即着宋三吉在琺瑯処行走、以後伺我得閑之時、将宋三吉帯来見我。如其果然手芸精工、行走勤慎、不独此処給他銭糧食用、并行文該地方給他養家銀両。記此。

雍正四年

官职:員外郎,后为郎中

正月初二日:郎中保德,员外郎海望怡親王谕:著员外郎沈瑜管理造办事务。遵此。《记事录》

四月十六日:员外郎海望奉旨:著照九洲清宴陈设的磁插款式烧做珐琅花插几件。欽此。《珐琅作》

八月十九日:据圆明园来贴内称郎中海望奉旨:此時焼的琺瑯活计粗糙,花紋亦甚俗,嗣后尓等務必精細成造。欽此。《记事录》

九月十五日,郎中海望奉旨:‘着做长增寿算盒一件,钦此'。于九月二十九日,做得黄杨木面紫檀木墙金珀寿字象牙长寿嵌玳瑁夔龙捧寿盒一件,内盛黄杨木算盘一件,石片署文房一件,郎中海望呈进讫。

九月二十五日:郎中海望持出琺瑯盤一件。奉旨:此盤外面淡紅地深紅色花様畫得好。嗣後造琺瑯器皿、照此盤套畫顔色,不拘深浅,黄、藍、紅、緑、焼造幾件。欽此。

十一月初一日:郎中海望持出四色琺瑯四块,重一百十六两。奉旨:著配琺瑯用。欽此。《珐琅作》

雍正五年

官职:郎中

三月二十八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本月二十一日,郎中海望黑退光漆画洋金金銭花磁碗一対,紫退光漆画喜相逢洋金蝴蝶磁碗一対呈进。奉旨:此晚款式不好。碗里釉水亦不好,著传给江西烧造磁器处,将无釉水好款式的碗烧造些来,以便漆做。钦此。《珐琅作》

八月三十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郎中海望為造辧処無写篆字的人、啓怡親王今有写宋字人徐同正会写篆字,人亦老実,欲給徐同正工食食用,今其在造辧処効力行走等語。奉王諭:尓等酌量料理。遵此.本日郎中海望、員外郎沈瑜,同議得毎月給徐同正工食銀五両。記此。

十一月廿七日:郎中海望、員外郎沈瑜、為畫琺瑯人、并南匠告假回南一事、写得漢字啓摺一件。内開:畫琺瑯人張琦、告假六個月為省親搬取家眷来京事。系広東巡撫楊文乾養贍。畫琺瑯人鄺麗南、告假六個月為省親定姻事。系両広総督孔毓珣養贍。

雍正六年

官职:郎中

正月十二日:郎中海望启称:造办处承造活计领取银两等事,关系甚重,祈加派官员画押办事。怡親王谕:著员外郎唐英画押办事。《记事杂录》

二月十七日:郎中海望奉旨照先做的琺瑯畫九寿字托碟様再焼二份、将腰圓的亦焼造二份、彌等近来焼造琺瑯器皿花様粗俗、材料亦不好、再焼造時、務要精心細致、其花様著賀金昆畫。欽此。

二月十八日:太监王太平交来黄磁暗龙奶茶碗一件。传旨:照此碗口面做珐琅碗盖四件。欽此。
于本月二十八日,做得珐琅碗盖四件,并原交来黄磁暗龙奶茶碗一件,郎中
海望交太监王太平讫。《珐琅作》

三月十九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郎中海望怡親王諭:著传催总刘三九领催白老格带好手艺铜匠等,各带小式家伙,画珐琅人谭荣好手艺家内大器匠一名,带铜叶珐琅材料赴圓名園来。遵此。《杂录》

三月二十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正月二十六日,太监王太平交来大号磁茶圆一百八十件,小号磁茶圆一百六十件,大号磁盖圆一百二十件,大号磁酒圆六十件,小号磁酒圆六十件,磁盖圆五十五件,大号磁盖碗八十九件,俱系黑子挂釉,外无挂釉色。传旨:著交海望选好的漆做。欽此。《漆作》

六月二十九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本月二十八日,海望持出黄磁茶圆一件。传旨:此茶圆釉水,颜色甚好,但款式不好,尔造办处有朕交出去的无釉水磁锺,碗,茶圆等件,内有好款式的可照此釉水,颜色烧造珐琅几件。欽此。
于八月初十日照样烧得珐琅酒圆二件,并原样一件,怡親王呈进,讫。
于九月十七日照样烧得珐琅酒圆四件,郎中海望呈进,讫。《珐琅作》

七月十二日:郎中海望怡親王諭:将此料収在造辧処做様,俟焼玻璃時照此様着宋七格到玻璃厂毎様焼三百斤用,再焼琺瑯片時背后倶落記号。聞得西洋人説:琺瑯調色用多尓門油,尓着人到武英殿露房去査,如有,俟畫‘上用′小琺瑯片时用此油.造辧処収貯的料内,月白色、松花色有多少数目?尓等査明回我知道,給年希尭焼瓷用。

七月十五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柏唐阿黒達子持来,画琺瑯人南匠譚榮具呈紅紙摺一件、奉怡親王諭:着照紅紙摺内所開房屋数目査明、向房庫人員説租給譚榮居住。遵此。
於八月十九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郎中海望傳、着西華門外平常人官房一所、行文給南匠譚榮住。記此。《杂录》

七月二十六日:郎中海望怡親王諭:造办处收贮的白磁有釉无釉锺碗有多少件,再磁器库里收贮的有多少件,俱将数目查明送来。遵此。《记事录》

八月二十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八月十九日,郎中海望启称珐琅处画珐琅人林朝楷因身病告假回广,前六月内已经回明。奉王谕:准其回广在案,今又具呈称林朝楷来时,原系广东总督送来之人,蒙皇上赏赐伊本地安家银两。今若不知会总督,惟恐林朝楷在广难以居住。故此求转启王爷知会等语。奉怡親王諭:王必行文知会,而将总督家人传来,说我的话带信与总督知道。今造办处画珐琅人林朝楷系有用之人,因身病告假回广养病,将伊送回广东。到广之日,将伊本地所食安家银两暂行停止,俟伊病好,照旧著人将伊送上京来时,将伊所食安家银两再行发给。遵此。

八月二十日:郎中海望画得‘太平如意慶長春'瓶花祥一張,随桃式掛瓶様一張,呈覧。奉旨:尓等酌量造辧。欽此。於九月二十七日,做得琺瑯桃式掛瓶一件,随象牙茜色長春花一束。

雍正七年


官职:郎中

二月十九日:怡親王交有釉水磁器四百六十件、系年希尭焼造。郎中海望奉王諭:著収起。遵此。
於本日将磁器四百六十件交柏唐阿宋七格訖。
於七年八月十四日、焼造得畫琺瑯磁碗三対、畫琺瑯磁碟二対、畫琺瑯磁酒圓四対。九月初六日焼造得畫琺瑯磁碗二対...。
于八年四月十四日至十三年十月二十日。共烧造画珐琅碗等五百余件。

三月十三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四月十六日太监刘希文,王太平交来成窑五彩磁罐一件(无盖)。传旨:著做木样呈览。欽此。
于四月二十日,做得画五彩木样一件,郎中海望呈览。奉旨:将此罐交年希尭添一盖,照此样烧造几件,原样花纹不甚好,可说与年希尭往精细里改画。欽此。
于四月二十五日,将成窑五彩罐一件并木样一件,郎中海望年希尭家人郑旺持去,訖。《珐琅作》

三月二十日:郎中海望持出白定磁小瓶一件。奉旨:比此瓶大些的小些的,或官釉,或别样釉水,照此样交怡親王,著年希尭做些。欽此。《记事录》

三月二十日:郎中海望持出白地青龙嘉窑碗一件。奉旨:著查里边磁器,如有此样碗,即不必多烧造,如若无,将此碗交怡親王,著年希尭照此款式烧造些来。其花样不是甚好,著另改花样,碗底不必做腆心。欽此。《记事录》

四月初二日:太监刘希文交来大官窑瓶一件。传旨:著做木样交年希尭照样烧造几件。欽此。
于本月十四日,镟得木样一件,郎中海望年希尭家人郑旺持去,訖。《记事录》

四月初二日:据圓名園来帖:郎中海望持出洋漆万字錦绦結式盒一件。奉旨:照様焼造黒琺瑯盒(台北故宫藏品 高:13.3厘米;口径8.3x3.8厘米)。欽此。
於十月二十八日做得。十七日持出青銅小瓶一件。奉旨:此瓶様式甚好、着照此瓶做木様,焼造琺瑯瓶一件,口線、腰線倶鍍金。欽此。
於八月十九日做得。又持出大些古銅瓶。奉旨:此瓶款式好,尓照此款式焼造琺瑯的几件。欽此。
於八月十四日焼造得一件,進呈。奉旨:此瓶釉水比先虽好,其瓶淡紅地、深紅花、淡緑地、深緑花、太砕太小,不好看。嗣后不必焼此等様。或錦地,或大些枝叶花祥,用心焼造。欽此。
於八年十月三十日,做得琺瑯瓶一対呈進,訖。

四月十四日:郎中海望持出古铜花囊一件。奉旨:著照样镟木样,将天盘口硬楞做软些,面上开三孔做样呈览后再做。欽此。
于四月二十日,做得木样一件呈览。奉旨:此边口再放圆些,胆开大些,交年希尭各样釉水烧造几件,比此样大些的亦烧造几件,《记事录》

四月十七日:据圓名園来帖:郎中海望持出呆白玻璃半地瓶一件、傳旨:此玻璃瓶顔色甚好,底子不要浮欏、砣平。其身上画琺瑯緑竹,写黒琺瑯字,酌量落款,章法畫様呈覧過焼造。着玻璃厂照此瓶焼些。照此瓶顔色用別様款式的亦焼些,上面或画緑竹,或画紅花、或如何落款之処、酌量配合焼些。欽此。郎中海望、将呆白玻璃半地瓶上畫得緑竹,并字款、図章、呈覧。奉旨:竹子甚好,但竹叶略多些,先照此様焼造几件。欽此。本日交玻璃厂柏唐阿石美玉訖。

四月二十七日:郎中海望奉旨:尔等将各样款式水盛,或腰圆,半壁形,鸡缸形或扁圆形,酌量做木样几件,不必呈览交年希尭或黄釉,或霁红釉,或脱胎,或冬青釉,务要精细每样烧造几件。欽此。

四月三十日:郎中海望持出成窑宝烧红龙白地碗一件,成窑红龙白地酒圆一件。奉上谕:(将)此二件交年希尭照样烧造。欽此。《记事录》
于五月十五日,将成窑原样磁碗,酒圆二件交年希尭家人郑旺持去,訖。《记事录》

閏七月初九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本月初八日怡親王年希尭送来畫琺瑯人周岳呉大琦二名。吹釉煉琺瑯人胡大有一名(并二人籍贯小摺一件),细竹画笔二百枝,土黄料三斤十二两,雪白料三斤四两,大绿一斤,白炼樊红一斤,白炼黑钧料八两(随小摺一件)。郎中海望奉王諭:著将珐琅料收著有用处用,其周岳等三人著在珐琅处行走。遵此。
於本月初十日、将年希尭送来畫琺瑯人三名所食工銀一事,郎中海望怡親王,奉王諭:暫且着年希尭家養着、俟試准時再定。遵此。《珐琅作》

閏七月十六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郎中海望持出鈞窰双管瓜稜瓶一件、奉旨:著将鳅耳乳耳三元炉木样镟做几件,并此瓶俱交年希尭,照此瓶上釉水焼造些来。欽此。《记事录》

八月初七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閏七月三十日郎中海望持出素宜兴壶一件、奉旨:此壶靶子大些,嘴子亦小,著做木样改准,交年希尭焼造。欽此。《记事录》
于八月初五日,将宜兴壶一件郎中海望年希尭家人郑旺持去,訖。《记事录》

八月初七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閏七月三十日郎中海望持出菊花瓣式宜兴壶一件、奉旨:做木样几件交给年希尭,照此款式做均窑,将霁红,霁青釉色焼造些来。欽此。《记事录》
于八月初五日,将原样宜兴壶一件交年希尭家人郑旺持去,訖。《记事录》

八月十七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本月十四日郎中海望持出碎霁红磁盘边五块。奉旨:此釉水甚厚,新烧的甚薄,不知是何原故,尔将此破磁发给年希尭去,著伊照此破磁釉水焼造。欽此。《记事录》

十月初三日:怡親王府総管太監張瑞、交来年希尭処送来匠人摺一件、内開畫畫人湯振基、戴恒、余秀、焦国兪等四名...。《记事录》

十一月二十六日:郎中海望,员外郎满毗传:为陆续烧造珐琅活计,著配珐琅料广白二十斤,月白二十斤,松绿五斤,大绿五斤,水黄十斤。记此。
于十二月二十日,炼得各色珐琅料六十斤,陆续画活计用讫。《珐琅作》

十一月二十九日:内务府总管年希尭家人郑旺送来新烧各色磁器一百八十六件,上交做样磁器十一件。本日内郎中海望持进一百八十二件,并做样磁器十一件,摆在养心殿暖阁内,訖。《记事录》

十二月初九日,郎中海望为做仿洋漆活,修造窨事。

雍正八年


官职:郎中

八年,擢总管内务府大臣,兼管户部三库,赐二品顶戴。《清史稿 列传七十八》

正月十九日:据圓名園来帖称:本月十五日郎中海望奉旨:或黄色,或松石色乳炉做几件。鳅耳炉不用按耳,亦做几件,尔将炉样款式镟样呈览。青金绿苗石如有大些的可以做得炉的,将乳炉亦做一件。欽此。《记事录》
于二十八日,据圓名園来帖称:二月二十四日做得鳅耳炉木样一件,乳炉木样一件。郎中海望呈览。奉旨:乳炉做时耳子做窄些,鳅耳炉做时,做半圆耳。玻璃焼造幾件,再将此木样二件发给年希尭,均窑釉焼造些,不独照此一样尺寸,或大些,或小些亦可。欽此。《记事录》
于十月十八日,将年希尭焼造来的仿均窑磁炉大小十二件,(海望由内務府郎中升为内務府総管)内務府総管海望呈覧。奉旨:此炉焼造得甚好,传与年希尭,焼此様再多焼幾件。欽此。《记事录》
于本日内務府総管海望年希尭家人郑旺持去,訖。《记事录》

正月二十五日:柏唐阿邓八格持来包袱葫芦式瓶样一张。说郎中海望传:著照样做珐琅瓶一件备用。记此。
于十月二十八日,做得包袱葫芦式珐琅瓶一件。内务府总管海望呈进,讫。《珐琅作》

三月初六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郎中海望持進画飛鳴宿食芦雁琺瑯鼻烟壺一対呈進。奉旨:此鼻烟壺畫得甚好、焼造得亦甚好、画此珐琅是何人?焼造是何人?欽此。郎中海望随奏:此鼻烟壺系譚榮畫的,煉琺瑯料是邓八格、還有太監几名、匠役几名幇助办理焼造等语。奏闻,奉旨賞給邓八格銀二十両、譚榮二十両、其余其余匠役人等,尓酌量毎人賞給銀十両。欽此。
本日,用本庫銀賞邓八格二十両、譚榮二十両、首領太監呉書、太監張景貴、喬玉、毎人十両。催総張自成、柏唐阿李六十、毎人十両。胡保住、徐尚英、張進忠、王二格、陳得、鍍金匠王老格,毎人五両。記此。《记事录》

五月:怡亲王允祥逝,雍正帝亲临其丧,谥曰“贤”,配享太庙。诏令怡亲王名仍书原“胤”祥。诚亲王允祉怡亲王允祥之丧,迟到早散,面无戚容,交宗人府议处。议削王爵监禁景山永安亭,得旨削爵拘禁。晋封贝子允禧为亲王,复允祹郡王,封理郡王弘晳为亲王,公弘景为贝子。

五月十四日,太监
张玉柱交来鼻烟一包,传旨:此烟是怡亲王进的,朕常用。刘三九若能配得来即配作些,若配不来俟怡亲王事毕后向府内要配方做,钦此。

十月二十六日:据圓名園来帖称:首領太監薩木哈持来高足紅瑪瑙杯一件,有靶紅瑪瑙杯一件。傳旨:着内務府総管海望照高足杯様、足矮些的、做金胎琺瑯杯一份、亦随蓋随托碟。著郎世寧画好些的花様...。欽此。
於雍正九年十月二十八日做得二份、内大臣海望呈進訖。

十月三十日:内務府総管海望奉旨:照年希尭進的波羅漆卓様、将大案坑卓、琴卓画様交年希尭漆做些来。再将賞用瓷瓶亦画様交年希尭焼造来。

十一月二十四日:内務府総管海望持出,黑地琺琅五彩流云画玉兔秋香鼻烟壺(台北故宫藏品)一件。奉旨:玉兔不好,其余照様焼造。欽此。
同日,内務府総管海望持出,桃紅地琺琅画牡丹花卉鼻烟壺一件。奉旨:上下云肩与山子不甚好,其余花様照様焼造。欽此。

雍正九年

九年,迁户部侍郎,仍兼管内务府,授内大臣。《清史稿 列传七十八》

四月十七日:内務府総管海望持出白磁碗一対、奉旨:著将此碗上多半面畫緑竹、少半面著戴臨選詩句題写、地章或本色,或配緑竹、或淡紅色、或何色,酎量配合焼琺瑯。欽此。
於八月十四日畫得有詩句绿竹磁碗(台北故宫藏品;高:6.9厘米;口径:14.7厘米;足径;6.1厘米)一件,司库常保呈进,讫。《珐琅作》

四月十七日:内務府総管海望持出白磁碗一件、傳:着畫梅花、或本色、或紅色地章焼琺瑯。記此。
於八月十四日畫得有詩句红梅花磁碗一对,司库常保呈进,讫。《珐琅作》

四月十九日:内務府総管海望奉上谕:著将有釉,无釉白磁器上画久安长治(台北故宫藏品高:7.5厘米;口径:16厘米;足径;6.6厘米),芦雁等花样,烧珐琅。欽此。《珐琅作》

四月二十六日:内務府総管海望持出无釉白磁碗四件。奉上諭:著将无釉白磁器上做洋漆,半辺或画寸龍,或画梅,或竹,或山水。半辺着戴臨写詩句。欽此。
于五月初五日画得久安长治碗(台北故宫藏品 高:7.5厘米;口径:16厘米;足径;6.6厘米))一件,飛鳴食宿芦雁碗(1989年苏富比拍品,现鸿禧美术馆藏品 高:8.1厘米)一件,緑竹漪漪碗一件,紅梅碗一件呈進訖。《漆作》

四月二十七日:柏唐阿邓八格来説:内務府総管海望傳、著在圓名園造辧処做備用磁器上焼琺瑯各色器皿等件、記此。《记事录》

四月二十七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二十五日柏唐阿馬維祺、為焼琺瑯活計立窰、用高二尺八寸、寛二尺五寸木卓六張,高五尺、発三尺立櫃一件,板登六条,水缸二口、長七尺、寛六尺鉄頂火一份。回過内務府総管海望,‘着用造辧処庫内無用木頭做給'。記此。《记事录》

雍正十年


官职:内大臣

二月二十二日:海望上諭:将霽紅、霽青、黄色、白色高足靶碗毎様焼造些。厚的亦焼造些、以備賞蒙古王用。年希尭家人鄭天賜交景徳鎮御窯厂焼造辧理。

四月二十九日:内大臣海望傳旨...畫水墨畫琺瑯甚好、将畫畫人戴恆、湯振基伊二人著畫琺瑯活計、其所進之畫持出、再唐岱所進之畫亦持出、其餘活計倶好、著留下、欽此。畫畫人戴、湯二人改畫琺瑯。

七月初一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太監滄洲傳旨:百花斗方山水大碗、畫得甚好。欽此。内大臣海望谕:着将畫珐琅百花斗方山水大碗之畫琺瑯人鄒文玉、用本造辧処庫内銀賞伊五両。記此。《记事录》

七月初七日:宮殿監付侍李英交出白地紅龍茶園一件、伝旨:此茶園款式、花様倶好、着焼造瓷器処照様焼造送来、再将翡翠色、黄色茶園倶焼造些。本日内大臣海望谕:俟烧造得时,一并将发去茶圆原样送来。遵此。《记事录》

雍正十一年

官职:内大臣

十一年,命偕直隶总督李卫勘浙江海塘,与卫议奏在海宁尖、塔两山间建石坝,使海潮外趋,并在仁和、海宁两县境改建大石塘。上命浙江总督程元章相度遵行。又奏请设专官总辖,令驻防将军、副都统协同监修,及议叙在工人员工价以银米兼发,并从之。《清史稿 列传七十八》

雍正十三年

十三年,振武将军傅尔丹虐兵婪索事发,命海望赴北路军营逮治。寻命办理军机事务。《清史稿 列传七十八》

八月二十三日:雍正帝于圆明园病危,诏庄亲王允禄、果亲王允礼,大学士鄂尔泰、张廷玉,领侍卫内大臣丰盛额、讷亲,内大臣户部侍郎海望入内受命,宣旨传位皇四子宝亲王弘历。子刻、雍正帝崩逝于円明園,年五十八。奉大行皇帝遗命,以允禄、允礼、鄂尔泰、张廷玉辅政。以遗命尊奉弘历生母熹贵妃钮祜禄氏为皇太后。奉皇太后懿旨,册立弘历嫡福晋富察氏为皇后。

世宗疾大渐,召同受顾命。是时办理军机事务鄂尔泰、张廷玉、讷亲、班第、索柱、丰盛额、莽鹄立、纳延泰及海望凡九人。《清史稿 列传七十八》

十三年乙卯十月,罢办理军机处,由总理事务处兼理。《清史稿 表十六》

海望以内大臣、户部左侍郎办理军机事务。九月,迁户部尚书。十月甲午,裁办理军机处,命协办总理事务。《清史稿 表十六》

乾隆元年


四月十四日:催総黙参峨為畫琺瑯人不足用、叧欲将畫琺瑯畫人張維奇情商進内當差、照例行取銭糧、毎月工食銀五両、二八月衣服銀十八両、回明内大臣海望、監察御史沈嵛,員外郎三音保准行。欽此。

五月初二日:太監毛団傳旨:着海望寄信与員外郎唐英另将造琺瑯之白磁器焼造些来。欽此。

乾隆二年

乾隆二年,泰陵工成,授拖沙喇哈番世职。寻罢总理事务处,复设办理军机处,海望仍为办理军机大臣。叙劳,复加拖沙喇哈番世职。《清史稿 列传七十八》

乾隆四年

官职:军机大臣、太子少保

四年,(五月)加太子少保。初,上命停捐例,廷臣议但留收穀捐监,俾各省积穀备荒。《清史稿 列传七十八》

乾隆六年


六年,御史赵青藜请并停之,复下廷臣议,请仍其旧。海望奏:“外省收捐繁难,原议各省捐贮穀数三千馀万石,今报部者仅二百五十馀万石,不足十之一。不若停各省捐穀,令在部交银,转拨各省买穀,俟仓贮充盈,请旨停止。”上命在部交银,在外交穀,听士民之便。谕谓:“地方积穀不厌其多,赈恤加恩,亦所时有,正未易言仓贮充盈也。”《清史稿 列传七十八》

乾隆十年

十年,上以海望精力渐衰,罢办理军机。《清史稿 列传七十八》

乾隆十四年


官职:户部尚书

十四年,复调户部尚书。《清史稿 列传七十八》

乾隆十七年


十七年,以建筑两郊坛宇发帑过多,与侍郎三和等自行奏请严议,当夺官,上宽之。《清史稿 列传七十八》

乾隆二十年


二十年(九月),卒,遣散秩大臣博尔木查奠茶酒,赐祭葬,谥勤恪。
《清史稿 列传七十八》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信息资料均为萱草园官窑瓷网站(XuanCaoYuan)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

Copyright 2001- www.XuanCaoYu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