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英年表及其时官窑制作历史档案资料 (乾隆元年至乾隆十年)

乾隆元年(五十五岁)——乾隆十年(六十四岁)

萱草园主人 初稿时间 2004/01/07
最后修改时间 2004/01/07

《前言》

......

《正文》

 

乾隆元年 丙辰(1736) 五十五岁

奉命出使淮安关。

乾隆元年,奴才钦奉谕旨停止窑工,管理淮安关务。(乾隆六年唐英摺)

三月:作《瓷务事宜示谕稿序》。

予于雍正六年,奉差督陶江右。陶固细事,但为有生所未经见,而物料火候与五行丹贡同其功,兼之摹古酌今,侈弇崇庳之式,茫然不晓,日唯诺于工匠之意者,惴惴焉,惟辱命误公之是惧。用杜门,谢交游,聚精会神,苦心竭力与工匠同其食息者三年。抵九年辛亥,于物料火候生克变化之理,虽不敢谓全知,颇有得于抽添变通之道。向之唯诺于工匠意旨者,今可出其意旨唯诺夫工匠矣。因于泥土、釉料、坯胎、窑火诸务,研究探讨,往往得心应手。至于赏勤儆怠,矝老恤孤与夫医药棺槥拯灾济患之事,则又仰体皇仁寓赈贷于造作中之圣意,此微末小臣尽力宣劳之职也。更历五寒暑,器不苦窳,人不惮劳。迄雍正十三年,计费帑金数万两,制进圆琢等器,不下三四十万件。其间幸免糜帑误公之咎者,上沐圣明之宽恤,下矢驽骀之心耳。兹于今上龙飞之乾隆元年,承命榷淮陶务告竣,爰将历年来事宜示谕诸稿,除散佚外,检其存者汇缮成帙,以志九载办理之梗概。缘以良工心苦,惨淡经营,并未扑责一人、贻误一事,卒之陶务得以有成者,实非偶然。使后之董是役者,或有所采择,未必不备木头竹屑之用。至于吾之子孙,尤宜什袭藏之,不惟识此胼胝九载之心,且堪备异日奴耕婢织之问,未可知也。

夏日:制御制诗笔筒(台北故宫藏,高:10.2厘米;口径:6.7厘米;底径:6.5厘米)。

九月:唐英卧病疟疾。(《陶人心语》“余生平不善病,近日患疟几死。”)

十二月十八日:七品首领萨木哈来说太监胡世杰毛团白磁七寸盘一件,白磁五寸盘一件。傳旨:著镟木样二件,将七寸盘画吉言供献花样,五寸盘画红花样,呈覧,准时再做。欽此。
于本月二十二日,七品首领萨木哈将镟得画各样花卉木样四件并原样盘二件持进交太监毛团呈覧。奉旨:准造画佛日长明字黄地青番花盘样式做七寸盘,五寸盘,大碗,小碗俱照此花卉样做。欽此。《记事录》

十二月二十二日:七品首领萨木哈来说太监胡世杰毛团酱色磁碗一件,青花白地磁碗一件。傳旨:著照磁碗样式各镟木样一件,呈覧。欽此。
于本月二十八日,七品首领萨木哈二色磁碗二件并镟得木样二件持进,交太监毛团呈进,讫。《镟作》

十二月二十五日:司庫刘山久来说太監毛団胡世杰黄地五彩西番花五寸盘木样一件,黄地五彩西番莲花六寸盘木样一件,黄地五彩西番莲花汤碗木样一件,黄地五彩西番莲花大碗木样一件。傳旨:著将盘样二件交海保照样做托纱漆盘五百件,胎子做厚些。再将碗样二件交唐英照样各烧造五百件,胎子亦烧造厚些。欽此。《记事录》

乾隆二年 丁巳(1737) 五十六岁

奉命复办陶务,以淮安关使并兼领陶务

是年:制“榷陶星使”牙章(原藏郭葆昌处)。

自制仿官釉墨彩行书诗句水丞,上书:
暮春即事 南宋叶季
双双瓦雀行书案,点点杨花入砚池。闲坐小窗读周易,不知春去几多时。
款书:榷陶使者唐英制,下印:榷(白文)陶(朱文)

春:邂逅铁笛翁于淮阴使署。唐英作《赠铁笛翁》。《陶人心语》“铁笛翁(王+仓qiang1)白笛翁,其字号也。...时翁年已七十有五,...”

正月十九日:首领魏福来来说宫殿监正侍谢成,李英交各样磁碗,盘,碟五十九样,每样上贴黄签字样,数目共四万七千一百二十件。伝旨:著交与唐英照数目,样式烧造。欽此。
于本年五月初一日,将唐英送到各式磁器等件俱呈进,讫。《江西烧造磁器处》

二月:奉命入觐。二月初五日归途占七言四载。

二月初一日:催総黙尓森額到厂之後、於二月初一日大開工。(注:乾隆五年秋,催総黙尓森額抱病。不久卒,唐英作〈同事旅榇北归,成哀词二章哭送之。情神惨淡中,不暇计工拙也〉“令尊与予同供奉内廷十余载”《陶人心语续卷四》)

四月十四日:首领吴书来说太監毛団青花白地磁碗一件。伝旨:著做木样呈覧,俟准时交江西烧造瓷器处,将填白釉烧造些,脱胎釉亦烧造些。欽此。
于本月二十日,做得填白釉木样一件,首领吴书交太監毛団胡世杰高玉呈覧。奉旨:照样烧造填白釉,不必脱胎。欽此。
于本月二十日,首领吴书将交出青花白地磁碗一件交太監毛団。收讫。《江西烧造磁器处》

五月十一日:首领吴书来说太監毛団胡世傑傳旨:著做瓶样画些呈覧,准时交与唐英,将填白瓶烧造些来。欽此。
于本月十三日,画得胆瓶纸样一张,双環蒜頭瓶纸样一张,玉環天然口紙錘瓶纸样一张,花觚瓶纸样一张,天盤口梅瓶纸样一张,双鳳耳尊纸样一张,玉環紙錘瓶纸样一张,小胆瓶纸样一张,天盤口紙錘瓶紙様一張,首领吴书持进,交太監毛団胡世杰,高玉呈覧。奉旨:准照样发去烧造。
于本年十月二十二日,照画样烧造得填白胆瓶四件,填白双環蒜頭瓶五件,填白玉環天然紙錘瓶三件,填白双鳳耳尊瓶(台北故宫藏 锦地开光西洋人物母子图凤耳瓶 高:18.9厘米;口径:5.4厘米;足径:6.3厘米 台北故宫藏 锦地开光花鸟图凤耳瓶 高:18.8厘米;口径:5.5厘米;足径:6.5厘米)四件,填白天盤口梅瓶三件,填白小胆瓶二件,填白玉環紙錘瓶三件,填白天盤口梅瓶四件,每样持进一件,七品首领萨木哈交太監毛団胡世杰,高玉呈覧。奉旨:著将直口胆瓶唐英嗣后不必烧造,再嗣后烧造此八样填白釉瓶时,著唐英令窑上人随意画各样画样烧造些,随填白瓶一同送来。欽此。《江西烧造磁器处》

五月二十一日:首领吴书来说太監高玉傳旨:著照红玻璃双管瓶画瓶样一张放大些,双管瓶样一张交与唐英,将填白釉双管瓶焼造些送来。欽此。
于本月二十二日,画得双管瓶纸样二张,首领吴书交太監毛団高玉呈覧。奉旨:准照样将填白釉双管瓶焼造些来。欽此。《江西烧造磁器处》
于本年八月初十日,将唐英送到磁瓶等件俱呈進訖。

接旨烧造尊、瓶、罐、盤、鐘、碗、碟磁器等、按旨意改变器型,画面,并规定统一用篆字款。
十月十三日:司庫劉山久、七品首領薩木哈,催总白世秀来説太監毛団胡世傑高玉霁红靶碗一件,汝釉杏元四方双管瓶一件,青花白地龙凤盒一件,娇黄釉宫碗一件,大观釉收小一号花瓶一件,娇金黄釉茶碗一件,宣窑青龙海水梅瓶一件,嘉窑双管六方瓶一件,黄地绿龙葵瓣四寸碟一件,洋彩黄地洋花宫碗一件。傳旨:以后焼造瓶,罐,碗,盘,盅,碟等物,俱照此霁红靶碗釉水勉力焼造,洋彩黄地洋花宫碗甚好,再焼造些;青花白地龙凤小盒照样焼造些;再照洋彩黄地洋花宫碗上花样将小盒亦焼造些;大观釉收小一号,花瓶嘴子甚粗,再焼造时收细些。再焼造青龍海水梅瓶時、其青花白地不必改焼、青龍改焼釉里紅龍;黄地绿龙葵瓣四寸碟上龙发绿釉水不清楚,碟外画行龙;再唐英所进瓷器内汝釉四方双喜尊,哥窑锦带瓶,汝釉四方双耳太平尊,汝釉收小天禄尊,汝釉双喜纸槌瓶,东青釉双喜纸槌瓶,汝釉收小扁方双耳瓶,东青釉络子尊,厂官釉收小双耳鼓钉花囊,均釉拱如意花瓶,龙泉釉纸槌瓶,此十一样款式不好,不必焼造。窑上若另有旧样,仍随新样焼造。盘,碗,盅,碟倶用篆字,款要周正。再东青釉拱花大汉尊,嘉窑青龙穿枝莲八宝双环大尊,嘉窑青龙穿枝莲天球尊,此三样尊照洋彩黄地洋花宫碗花样焼造些;再将小些宝月瓶,马褂瓶各样釉水焼造。再青花白地大瓶焼造得正好;其嘉窑六方双管瓶口改做直;汝釉四方双管瓶照此样式焼造。(青花白地?有误?)娇黄釉宫碗,釉水淡了,嗣后照##釉茶碗釉水焼造来。再所进元器内留下十三样,其余送圆明园,交园内总管,俟驾幸圆明园时,选看等次。欽此。《江西烧造磁器处》
于十月十六日:司庫劉山久、七品首領薩木哈来説太監毛団胡世傑高玉交篆字款紙様一張、傳旨以後焼造尊、瓶、罐、盤、鐘、碗、碟磁器等、倶照此篆字款式軽重成造。欽此。《江西烧造磁器处》

十月二十二日:司庫劉山久、七品首領薩木哈来説、太監毛団胡世傑高玉傳旨:著将唐英焼造送来填白釉瓶焼琺瑯,趕年節務要全完、欽此。
于本年十二月二十二日,首領吴書将烧造得祝仙捧寿胆瓶一对交太監毛団呈進,訖。《珐琅作》

十一月二十八日:太監高玉持来黄磁宫碗一件。传旨:著唐英照此样式,大小,照先进过洋彩宫碗花样烧造些。欽此。
于本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将唐英烧得送到洋彩宫碗呈進,訖。

乾隆三年 戊午(1738) 五十七岁

榷淮安关并兼领陶务

四月十八日:司庫劉山久、催总白世秀来説、太監胡世傑宣窑青花八吉祥高足壶一件。傳旨:著交唐英照此壶款式,花样多做几件,得几件并原样先送来。欽此。《江西》

五月:海望加太子少保。《清史稿》

五月初六日:司庫劉山久、催总白世秀来説、太監高玉汝釉花斛一件,均窑双喜花瓶一件,厂官釉六孔瓶一件,冬青磁小花插一件,月白釉六孔瓶一件,萱花把莲五寸盘一件,大观釉五岳花插一件,龙泉釉铴锣洗一件。傳旨:著将龙泉釉铴锣洗唐英照此釉水焼造,另改花样,萱花把莲五寸盘将盘心花样放大些,花纹俱各画细致些,照样焼造,颜色不俱。欽此。《江西》

五月初六日:司庫劉山久、催总白世秀来説、太監高玉龙泉釉罐二件,青花白地罐二件,青花白地萱花罐一件。傳旨:著交唐英,俱配磁盖。欽此。《江西》

五月初六日:司庫劉山久、催总白世秀来説、太監高玉五彩盖罐一件,汝釉五寸盘一件,青花白地庆玲靶碗一件,五彩马褂瓶一件,白里霁红茶盅一件,五彩小盖罐一件,白里霁红莲子酒盅一件,炉均釉汝炉大小二件,白里霁青莲子酒盅一件,五彩蟠桃七寸盘一件。傳旨:著交与唐英,照样焼造。欽此。《江西》

五月初十日:催总白世秀来説太監胡世傑瓷胎琺瑯小玉壺春一件。傳旨:著照此瓶大小尺寸、改款式,多畫样几件呈覧,准时再烧造磁器。欽此。
于本月十五日,司庫劉山久、七品首領薩木哈,催总白世秀将画得各款式瓶子二十八件,纸样一张,各款式水盛,笔洗,盖罐等二十三件,纸样一张交太監毛団胡世傑、高玉呈覧、奉旨:挑选得十一件瓶样著焼造填白釉水,其余不准焼造。再水盛,笔洗,盖罐等件亦酌量焼造花样,釉水。欽此。
于乾隆四年十一月八日,七品首領薩木哈、催総白世秀唐英交出畫様十一張内焼造得:白釉双耳瓶七件、白釉長嘴瓶十二件、白釉双管瓶十四件、白釉葫芦瓶(台北故宫藏 福寿双耳瓶 高:16.5厘米;口径:3.9厘米;足径:4.4厘米)八件、白釉蒜頭瓶二十三件、白釉観音瓶十二件、白釉長圆瓶四件、白釉三級瓶十二件、白釉胆瓶(台北故宫藏,高:20.1厘米;口径:3.8厘米;足径:4.3厘米)二十一件。并遵旨酌量釉水焼造水盛,笔架,笔洗,盖罐等件。今焼造得鱼子纹汝釉双耳太平水盛四件,均釉半壁水盛四件,白泥汝釉莲花水盂二件,东青釉莲花水盂四件,观釉鼓钉小铴锣洗十件,鱼子纹汝釉双耳有盖花插八件,宣窑青花双环三足小笔洗八件,官窑撇口三足小笔洗四件,东青釉菱花六合水盛七件,观釉磬口太平水盛十件,龙泉釉拱夔螭珠口水盂十件,观釉元式收口水盛八件,哥元式收口水盛一件,哥窑撇口合欢水盂八件,白里霁青撇口笔(手+典)四件,龙泉釉拱花撇口笔(手+典)二件,鱼子纹汝釉菊瓣口水盂六件,鱼子纹汝釉笔洗六件,哥窑六方水盛二件,六方水盛二件,哥窑长方水盛一件,汝窑长方水盛一件,黄地洋彩洋花飞脊盖罐一件,大观釉长方水盛六件,东青釉六方水盛二件,东青釉长方水盛二件,大观釉六方水盛五件,于本日持进交八品官高玉,太監毛団胡世傑呈覧。奉旨:将填白釉水瓶倶焼琺瑯,洋彩洋花方罐留用,其余著送往圆明园,交园内总管,俟大运新磁器到时一同挑选等次。欽此。
於本日将填白瓶共一百十二件,水盛,笔洗,等共一百三十八件,交柏唐阿六十送赴圆明园,訖。
於本日催総邓八格填白瓶共一百十二件領去焼造琺瑯用。訖。《江西》

六月二十五日:七品首領薩木哈,催总白世秀来説太監高玉宣窑青花有耳盖碗一件,不要耳;五彩暗八仙撓碗一件、五彩的収小些,亦照样焼造;五彩过墙花五寸碟一件,収小些,照样焼造;宣窑八吉祥撓碗一件,収小些,照样焼造;青花白地直口观音瓶一件、照此样脖子放粗些,嘴要撇口;宣窑青沓草灯台一件,有盖,照样焼好,里改花样;大观釉高四足茶壶一件,四足再放高些洋彩百禄双耳尊一件,去耳;嘉窑青云龙大盘一件,五彩洋花八宝大盘一件,宣窑黄地青花大盘一件,宣窑红龙青云海水大盘一件,宣窑大盘一件,宣窑串花青龙大盘一件,黄地青花串莲大盘一件,五彩云龙七寸盘一件,五彩过墙福寿七寸盘一件,宣窑青蓉桂七寸盘一件,霁红五寸碟一件,宣窑青灵杵八宝高足五寸碟一件,宋釉拱花五寸碟一件,汝釉五寸碟一件,汝釉四寸碟一件,宣窑青花四寸碟一件,嘉窑八卦高足五寸碟一件,宣窑青地把莲五寸碟一件,宣窑青灵杵八宝三寸碟一件,矾红夔螭三寸碟一件,洋黄三寸碟一件,洋黄里外收小三寸碟一件,白定葵瓣暗花小碟一件,宣窑青花八宝靶盘一件,汝窑靶盘一件,冬青拱花靶盘一件,五彩洋花靶盘一件,霁红靶盘一件,霁青靶碗一件,冬青拱花大碗一件,冬青磬口拱花大碗一件,宣窑八吉祥大碗一件,成窑青花八吉祥靶碗一件,成窑红福青海水平足碗一件,成窑青八宝小靶盅一件,嘉窑青菊寿大碗一件,宣窑福寿汤碗一件,宣窑青花黄地高足撓碗一件,五彩蓉桂宫碗一件,洋彩过墙花茶碗一件,五彩并莲茶碗一件,五彩八仙茶盅一件,冬青合欢宫碗一件,洋彩八宝茶盅一件,宣窑青花矾红八吉祥茶盅一件,宣窑青花三果茶碗一件,宣窑青花莲子茶盅一件,哥釉葵瓣茶碗一件,哥釉八方茶碗一件,宣窑青花高足小碟一件,宣窑青花梵书庆玲小靶盅一件,宣窑青花莲子酒盅一件,嘉窑青龙酒盅一件,矾红龙酒盅一件,洋彩矾红洋花磬口酒盅一件,洋彩矾红洋花撇口酒盅一件,宣窑青花梵书庆玲靶盅一件,成窑青云鹤八卦汤碗一件,大观釉撇口大碗一件,宣窑青把莲小碟一件,汝窑三寸碟一件,宣窑青八仙茶盅一件,宣窑青花四喜瓶一件,均釉纸槌瓶一件,汝釉蛮戟花斛一件,宣窑青花白地蒜头瓶一件,大观釉收小双环天禄尊一件,宣窑收小青花双环七玄尊一件,厂官釉四方双环管杏元瓶一件,白定莲座瓶一件,炉均釉双管花瓶一件,哥釉收小八方双管瓶一件,哥釉四喜瓶一件,宣窑青花双管观瓶一件,厂官釉收小环七玄尊一件,汝釉九宫梅瓶一件,龙泉釉收小拱花天禄尊一件,厂官釉太极纸槌瓶一件,哥釉太极纸槌瓶一件,宣窑青花白地蒜头尊一件,大观釉六方尊一件,宣窑放大双管大汉尊一件,哥釉放大天盘口大汉尊一件,宣窑放大天球尊一件,宣窑放大兽面双环大汉尊一件,汝釉放大双管撇口大汉尊一件,大观釉放大直口双管大汉尊一件,冬青拱花宝月瓶一件,哥釉六方双管尊一件,宣窑青花放大马卦瓶一件,宣窑放大双管直口尊一件,五彩放大暗八仙天球尊一件,大观釉拱八卦铜鼓尊一件,宣窑放大铜鼓尊一件,宣窑放大青龙天球尊一件,大观釉放大蒜头尊一件,宣窑放大天禄尊一件,龙泉四方九宫五岳瓶一件,哥釉莲座蒜头瓶一件,宣窑青花洋帽洗一件,宣窑青花钵盂缸一件,冬青拱汉文天球尊一件,冬青拱汉文宝月瓶一件,厂官放大兽面双环大汉尊一件,厂官釉放大腰圆天禄尊一件,厂官釉三阳尊一件,厂官釉太极纸槌瓶一件,汝釉天禄尊一件,宣窑青花梅瓶一件,宣窑青花三果梅瓶一件,宣窑青花蛮戟双耳瓶一件,宣窑青花放大纸槌瓶一件,宣窑青花靶托一件,宣窑青花如意有盖水盛一件,宣窑青花参壶一件,宣窑黄地青花参壶一件,宣窑青花小盒一件,宣窑青花罐一件,宣窑青花八宝高四足茶一件,宣窑青花腰元有盖水盛一件,成窑青云龙有盖小罐一件,成窑五彩有盖小罐一件,大观釉蛋式水盛一件,大观釉小纸槌瓶一件,霁红小玉壶春瓶一件,龙泉釉太平蒜头马卦瓶一件,龙泉釉拱花莲蓬花插一件,龙泉釉拱花小太平尊一件,龙泉釉拱花蛋式水盛一件,龙泉釉长方有盖盒一件,厂官釉小缸一件,汝釉鼓钉花囊一件,哥釉葵瓣笔洗一件,霁青菊茶壶一件,冬青拱花汉尊一件,嘉窑青龙小缸一件,紫定釉小缸一件,宣窑青花观音瓶一件,哥窑腰元罐一件,汝釉九宫瓶一件,白定起线橄榄瓶一件,冬青有盖葫芦罐一件,龙泉拱花太白尊一件。傳旨:交與焼造磁器処唐英,将洋彩百禄双耳尊一件并青花白地盖碗一件,此二件照样焼造,不要耳子。再五彩琺瑯五寸碟一件、五彩琺瑯暗八仙撓碗一件、収小些,照样亦焼造。青花白地八吉祥撓碗一件,収小些,照样焼造,照此样五彩的収小些,亦焼造。再青花白地直口观音瓶一件、照此样脖子放粗些,嘴子要撇口;再宣窑青香草灯台一件,照样焼造,花样改画好,花样再大。观釉高四足茶壶一件足再放高些焼造,其余俱照样焼造送来。焼造完时再将交出原磁器缴回,仍交磁器库。此磁器内有大器皿应画样带去其小磁器皿俱各带。欽此。(注意:景徳鎮焼造琺瑯彩瓷)。《江西》

七月初一日:七品首領薩木哈,催总白世秀来说太監毛団胡世傑高玉大观釉放大腰圆双管瓶一件,宣窑青花釉里红梅瓶一件,宣窑青九龙海水梅瓶一件,炉均釉收小一号玉壶春瓶一件,翡翠洋彩四方太平尊一件,哥窑蓍草瓶一件,月白釉太平有象瓶一件,哥窑收小一号玉壶春瓶一件,冬青釉锦帘瓶一件,哥釉太极纸槌瓶一件,均釉太极纸槌瓶一件,宣窑青花胆瓶一件,嘉窑青夔龙胆瓶一件,回青太平尊一件,嘉窑观音瓶一件,宣窑青夔龙葫芦马挂瓶一件,松绿釉纸槌瓶一件,洋黄合欢瓶一件,抹红合欢瓶一件,翡翠双凤瓶一件,汝釉双喜腰圆洗一件,松绿釉六方双耳瓶一件,洋黄胆瓶一件,青翠八方双管瓶一件。傳旨:洋黄合欢瓶,抹红合欢瓶,此二件釉水不好,或照哥釉,大观釉,或照宣窑汝釉合欢瓶样焼造些。其翡翠双凤耳瓶上,凤耳不必焼造。再松绿釉六方双耳瓶一件,洋黄胆瓶一件,青翠八方双管瓶一件。此三样嗣后不必焼造。再抹红颜色不好,凡磁器上俱不必焼造此颜色。再将瓶罐尊等,俱各配座。欽此。《木作》

八月初八日:七品首領薩木哈来説、太監胡世傑交熊窑笔捵一件。傳旨:照此笔捵尺寸大小,著唐英照样焼造青花白地一件。欽此。《江西》

八月下浣:顾栋高为《陶人心语续选》序。《陶人心语续卷一》

九月八日:作《戊午重阳前一日,雨窗观剧。急管繁弦,颇乱心曲。因正襟凝思,续潘豳老满城风雨之句,默成七截八首,亦动中习静之一法也》《陶人心语续卷二》

秋:作《戊午秋祀天妃后,陪高东轩先生阅工洪泽湖,舟中占二首》《陶人心语卷二》

十月二十九日:司庫劉山久、七品首領薩木哈,催总白世秀来说太監毛団胡世傑高玉傳旨:嗣后蓍草瓶不必焼造均釉,再釉里红梅瓶,红龙颜色不好,往好里焼造。再查斗不甚用,以后少焼造。欽此。《江西》

十月二十九日:司庫劉山久、七品首領薩木哈,催总白世秀来说太監毛団胡世傑高玉傳旨:将唐英所进之磁器俱各送往圆明园,交园内总管,安放在金鱼池。欽此。《江西》
并讯问:今年送来磁器甚少是何原故?著问送瓷器人。
于本年十一月十五日:柏唐阿栓住送往圆明园讫。于本日将磁器皿等件交园内总管收,讫。《江西》

十一月十七日:旨令两淮盐臣三保署理淮关,唐英单管宿迁关税务兼磁器焼造。“奏为恭谢天恩事切照两淮盐臣三保于乾隆三年十一月十七日奉旨署理淮关税务,唐英单管宿迁关税务兼磁器焼造。”《唐英七号奏折》

十二月十九日:三保到淮关任,唐英于二十八日交任卸事。《唐英七号奏折》

十二月二十七日:七品首領薩木哈将淮关唐英送来瓶,罐,盘,碗等共一百五十九件交太監毛団胡世傑高玉呈覧、奉旨:嗣后洋彩五福大小碗青花白地艾叶笔砚,俱不必焼造。欽此。《记事档》

乾隆四年 己未(1739) 五十八岁

九江关使,仍兼理陶政。

是年,唐英长子文保奉旨执事,供奉内廷。《厂署珠山文昌阁碑记》

首春:己未首春将去淮阴,过韩侯钓鱼台,漂母祠有作。《陶人心语》

正月:“内务府总管海望议奏,宿迁关税务暂令办理淮关税务三保兼管,焼造磁器务令唐英专司。”“正月十二日,唐英接咨文,即将宿迁关役文卷等于正月二十日移交三保管理。”“二十一日将淮宿海三关一切事务,向三保陆续交代清楚。”唐英七号奏折》

正月十二日:唐英将解淮上色磁器九千三百七十五件有陆路运送进京;尚有次色磁器二万一千余件,篡造册籍,收拾装桶由水路运送进京。

正月二十日:唐英呈《奏请改由九江关动支银两经办陶务折》。

内务府员外郎奴才唐英谨奏:为奏明请旨事。
    窃照江西窑厂烧造瓷器,于淮关赢余内每年留办公银二万两,以为窑工并办差等用。奴才前于乾隆三年十一月内循照往例,奏请乾隆四年分窑工仍在淮关办公银内动支。经内大臣海望议复,每年于淮关留存银内支领一万两,以为烧瓷之用。如有不敷,再行奏请添支等因,奏淮行知在案。
    奴才再加思维,窃以从前动用淮关银两,缘江西所造瓷器,先至淮关署内配成匣座,转运至京,所以动用淮关银两,庶觉便易。但配座解运诸事,年希尧经办数年,得以谙熟。奴才自雍正六年出差窑厂,两三年到淮一次,面与年希尧讲究配座、解运诸事,是以乾隆元、二、三等三年,奴才在淮料理匣座、收拾解运不致有误。今奴才荷蒙天恩,畀令专司窑务,凡烧造之器,配座、装桶、解运;奴才俱在江西一手办理,直送京师,以免由淮绕道,耽延时日。既不在淮配座解运,似不必专需淮关银两。况淮关去江西二千余里,从前淮关解银到厂,俱咨明两江总督臣沿江拨兵护送,夜则寄贮地方官库,未免文案声扬,且恐传造器多,每年一万两不敷所用,奏淮之后,再移淮请领,往返动经数月,匠作人等不能停工以待。且今再用淮关银两,不无远不及济之虞。奴才思江西有九江一关,附近窑厂二百四十里,移
    取甚便,或于九江关赢余内每年动支一万两,如不敷用,再行奏请添支,年满报销。淮安、九江两关均属赢余钱粮,一转移之间,不独于公事有济,且免护送声扬之繁。
    奴才犬马下愚,因公筹画,冒昧渎陈,是否可行,仰恳皇上圣明训示。抑或敕议,请旨钦定,俾知遵守,奴才顶戴鸿慈于靡既矣,奴才无任悚惶之至,谨奏。

    朱批:有旨命汝管九江关税。望汝即照此奏办理可也。

正月二十三日:唐英呈《遵旨赴景德镇窑厂专司陶务折》。

内务府员外郎奴才唐英谨奏:为恭谢天恩事。
    窃照两淮盐臣
三保,于乾隆三年十一月十七日奉旨协办淮关,奴才随将到任日期奏报在案。续于十二月初八日,接户部札付奉上谕:“准泰既不能前柱淮关,准关税务即令三保署理,唐英单管宿迁关税务兼烧造瓷器。钦此。钦遵。移明盐臣三保钦遵。”三保于十二月十九日到淮任。奴才于十二月十八日交印卸事讫。今正月二十日淮署淮安关两淮盐臣三保咨,淮户部札付内开,内务府总管海望议奏:“宿迁关税务,暂令办理淮安关税务三保兼理。烧造瓷器事务,令唐英专司,等因。奉旨:知道了。钦此。钦遵。”奴才恭设香案,望阙叩头谢恩讫。一面即将宿迁关书役文卷等件,于乾隆四年正月二十日移送三保交收管理在案。
    伏案奴才犬马愚贱,荷蒙天恩优渥,巽命叠颁,感激之私,不禁涕零。奴才惟有竭力烧造,悉心办理,以仰报高厚于万一。奴才现将江西解淮上色瓷器九千三百七十五件,业于正月十二日由陆路运送进呈。向有次色瓷器二万一千余件,奴才攒造册籍,收拾装桶,由水路运送进京,奴才俟水运瓷务一竣,星赴江西办理窑务。除到厂日期另折奏报外,所有奴才感激微忱,恭折奏谢天恩,并将淮关、宿关交代日期一并奏闻,伏讫圣鉴,谨奏。

    朱批:知道了。

二月初二日:唐英离淮。
于二十八日抵景德镇御窑厂。旋调九江钞关。在九江关使,仍兼理陶政。每年春秋二次赴景德镇御窑厂经管焼造事,每次在厂半月余,此时九江关由九江知府照管关务。《唐英七号奏折》“奴才自乾隆元年正月内离厂管理淮关迄今三载”。

三月初六日:呈《奏到景德镇窑厂日期折》。

内务府员外郎奴才唐英谨奏:为恭报到厂日期事。
    窃奴才荷蒙皇上隆恩,俯鉴宿关与窑厂相距遥远,制造不能兼顾,恩允奏请,俾得专司窑务。奴才钦遵谕旨,将淮、宿、海三关事务,于正月二十一日与署淮关两淮盐臣
三保陆续交待清楚,并将先造之瓷器,分作水陆两运前后送京。奴才即于二月初二.日自淮起身,至本月二十八日抵江西窑厂,随于三月初一日开工。所有应造各种器皿,现在挨次攒造。但奴才自乾隆元年正月内离厂管理淮关,迄今三载,凡厂中一切事宜,另应悉心料理,容奴才逐一清理,敬谨造办,陆续攒运呈进外,所有到厂日期,谨恭折奏闻,伏祈圣鉴。谨奏。
    朱批:知道了。

六月:接户部来文行令,嗣后每年九江关赢余动支银两一万两,办理窑工之用。

六月二十五日:唐英呈《奏请赴窑厂经理陶务由九江知府照管关务折》。
内务府员外郎管理九江关务奴才
唐英谨奏:为预筹办公事宜,恭请圣裁,以便遵行事。
    窃照窑厂诸务,奴才承办有年,久所熟悉。其最关紧要之时,在春则于二、三月,秋则于八、九等月。盖二、三月间,当开工之始,所有器皿,各样俱须定准。至调停釉水、配搭颜料,皆于此时料理。其八、九月之侯,风日高燥,于坯胎火候均为合宜,正当陶成各器之时。拣选讲究,尤在熟谙之人亲身经理。今奴才管理九江关务,原为就近窑厂,可以及时照看。除今岁三月间,奴才在厂新自办理外,拟于八月内届窑工正盛之时,奴才再行赴厂,以经理其事。惟是关、厂往返,兼之拣选讲究,须在厂数天,计以半月为率。在关务日有标单、收兑、放关诸事,势必需员经管,方免疏虞。奴才伏念关署紧傍府城,若奴才赴厂之日,得委九江府知府就近暂为照管,彼此俱无废事,而于厂务、关务亦均有裨益。
    奴才为公事起见,预筹及此,可否?仰邀圣恩俯准奴才所请,俾嗣后赴厂以例钦奉遵行。奴才不胜悚惶待命之至。谨奏。

    朱批:告之岳濬,照汝所请行。

十月初六日:唐英抵景德镇御窑厂。作《己未小阳月,由浔阳临景德镇阅陶工,未至二十里,抵洪园望阳府山有作》。《陶人心语卷五》
分水洪园路几湾,陶人去作陶人还。一峰突出浑相识,对我十年阳府山。

十月二十五日唐英在京观样并亲自领旨意烧造书乾隆年款釉里红磁瓶

   …… 窃奴才在京时十月二十五日,太监胡世杰奉釉里红挂瓶一件,画样一张,传旨:“看明瓷器釉色,照纸样花纹烧造几件送来,务要花纹清真,并将古瓷样式好者拣选几种,亦烧造釉里红颜色,俱写乾隆年款送来呈览。”钦遵。奴才看明釉色,只领纸样,恭捧到关,即遵旨拣选古瓷画样内好者数种一并发交窑厂协造葆广等敬谨烧结。并谕俱造釉里红颜色,务要花纹清真,釉水肥润,颜色鲜明。俟造得时奴才拣选送京,恭呈御览。……

十一月十八日:七品首領薩木哈,催总白世秀唐英照畫様烧造得填白小瓶一百十二件,照发去盅样烧造得填白盅四件,青花白地盅四件并原样盅二件,酌量釉水烧造得笔洗,水盛等样一百三十九件持进,交八品官高玉,太監毛団、胡世傑呈覧。奉旨:将填白釉水瓶倶焼琺瑯,填白盅二件,青花白地盅二件,原样盅二件,洋漆洋花小方罐一件留用。其余俱送到圆明园内总管,俟大运新磁器到时一同挑选等次。欽此。《琺瑯作》
于十二月初八日,将烧造得鱼子纹汝釉双耳太平水盛四件,哥窑撇口合欢水盂八件,白里霁青撇口笔捵二件,鱼子纹汝釉吉利水盛十件,均釉半壁水盛四件,龙泉釉拱花撇口笔捵二件,白泥汝釉莲花水盛二件,东青釉莲花水盛四件,鱼子纹汝釉笔洗六件,哥窑六方水盛二件,鱼子纹汝釉双耳有盖花插八件,汝釉六方水盛二件,哥釉长方水盛一件,汝窑长方水盛二件,东青釉菱花六合水盛十件,宣窑青花双环三足小笔洗八件,东青釉六方水盛二件,观窑撇口三足小笔洗四件,观釉元式收口水盛八件,大观釉长方水盛六件青花白地盅二件,龙泉釉拱夔螭宝珠口水盂十件,鱼子纹汝釉菊瓣口水盂六件,观釉磬口太平水盛十件,观釉鼓钉小铴锣洗十件,东青釉长方水盛二件,大观釉六方水盛五件,哥窑元式收口水盛一件,填白磁盅二件,以上共一百四十二件(实一百五十三)俱交柏唐阿双住,福保送赴圆明园,訖。《琺瑯作》

十二月十五日:七品首領薩木哈,催总白世秀唐英烧造得大运磁器盘,碗,盅,碟,尊,瓶,罐,共三千七百五十一件连原样在内持进,交八品官高玉,太監毛団胡世杰,呈覧。奉旨:著将黄地洋彩洋花双环尊,黄地洋彩双圆瓶,洋彩墙双鹌瓶,此五件留于内廷用。嗣后烧造双圆双管瓶,其瓶口著烧造天盘口;再嗣后烧造青花白地缸时,再放大些,要成对;其粉定四系起线橄榄瓶,上口与底足俱往粗里放大些;五彩时令酒圆,五彩团花宫碗,白釉七寸盘,此三样不必烧造,即将原呈覧过磁器发回,其余磁器俱各送圆明园总管收放,俟朕驾幸圆明园时,著刘沧州挑选等次。欽此。《江西》
于本月十七日,柏唐阿文保将磁器盘,碗,盅,碟,尊,瓶,罐,共三千七百四十二件持去,送赴圆明园,交园总管收訖。《江西》(此处文保唐英长子。)

乾隆五年 庚申(1740) 五十九岁

作《书怀》。《陶人心语续卷三》

花甲将周矣,天涯旅思深。宦囊膝下子,(髟+丐)发镜中心。
水澹臣门市,雷鸣瓦缶音。君亲惭报称,冯李任浮沉。


二月十五日:呈《榷务期届奏请解任折》。奉旨:九江关税务著唐英再管一年,欽此。

二月十七日:呈《奏请采买补仓船只照章纳税折》。奉朱批:该部议奏,欽此。

三月:到景德镇巡视陶务。《陶人心语.景德视陶工归棹遇雨舟中口占》

四月:顾栋高唐英诗文成书,唐英题名《陶人心语》,作自序。

四月十一日:作《陶人心语自叙》。

八月十八日:三子万宝生于九江署。作《庚申中秋后三日三子生于江州使署,赋以识之》。《陶人心语卷三》

难言育子即宁馨,牛斗悬弧感地灵。天上一年光满月,人间六十客添丁。
啼声敢拟惊温峤,占孕浑同兆梦铃。笑我半生愚且鲁,聪明愿尔愧趋庭。


另《三子万宝以八月十八日生于江州使署,友人贺以诗,因次其韵》。《陶人心语卷三》

月桂飘香子落时,冰衙珠履接丰仪。山林城市知名久,尘吏清流此会奇。
倾盖交情忘雅俗,到门臭味拟兰芝。弄璋不作书成套,白雪红绫惠寄诗。


秋:催総黙尓森額抱病。以致所得瓷器不无粗糙。

九月:到景德镇巡视陶务。作《庚申九秋,景镇阅工,归途山行遇雨》。《陶人心语续卷三》

闰岁残秋雨,山行寒意深。湿云峰(四+奄)尽,新涨水鸣琴。
濯练丹枫色,清湔冷宦襟。何妨泥泞路,久凛履冰心。

九月十五日:为重修《浮梁县志》作序。

十月一日:制唐英款青花缠枝莲纹花斛(上海博物馆所藏,高:64.7厘米;口径:26.7厘米;底径:23.5厘米)

“养心殿总监造
钦命督理江西陶政兼管江南淮宿海三关暨江西九江关湖口大孤塘等关税课
内务府庆丰司员外郎兼佐领加五级沈阳
唐英敬制五供全分虔献东直门外壩北长店村四道街东口
天仙圣母殿前永远供奉
大清乾隆五年十月朔日”


另制唐英款青花缠枝莲纹花斛(苏富比1989 330万港元,高:64.1厘米)

“养心殿总监造
钦命督理江西陶政兼管江南淮宿海三关暨江西九江关湖口大孤塘等关税课
内务府庆丰司员外郎兼佐领加五级沈阳
唐英敬制五供全分虔献东直门外壩北长店村二道街西口
地藏王菩萨殿前永远供奉
大清乾隆五年十月朔日”


十一月:催総黙尓森額抱病,卒。作同事旅榇北归,成哀词二章哭送之。情神惨淡中,不暇计工拙也》《陶人心语续卷四》

其一:
孤帆逝水暗江春,薤露歌翻送故人。两世交情趋禁籞,(令尊与予同供奉内廷十余载)三年使节驻渔滨。
酹恩君已无遗恨,旅榇谁能不怆神?五色烟中看仿佛,精诚犹似佐陶甄。

其二:
斯人死矣枉呼天,肠断宫亭湖上船。故国魂归应化鹤,珠山月落怕闻鹃。
君承陶铸方三载,我长疲癃更十年。老泪纷纷无限意,阳关声可达重泉。


唐英奏请派员往景德镇御窑厂监造磁器。《唐英奏折十号》

十一月十四日:到景德镇巡视陶务《陶人心语.冬日昌江道中有作》。

十二月二十一日:司库白世秀,七品首領薩木哈唐英烧造得各种有莲磁花盆二十四件,各种无莲磁花盆四十二件持进,交太監高玉呈覧。奉旨:著将有莲花盆八件,无莲花盆十二件交南花园,其余各种磁花盆俱交圆明园园内总管王进忠栽花用,不必收贮。欽此。《记事录》



乾隆六年 辛酉(1741) 六十岁

春月谷旦(新春吉日):制青花缠枝莲纹花斛(中国历史博物馆所藏)

养心殿总监造
钦差督理江南淮宿海三关兼管江西陶政九江关税务
内务府员外郎仍管佐领加五级沈阳
唐英敬制献东壩天仙圣母案前永远供奉
乾隆六年春月谷旦


二月:唐英接朱批旨意:江西烧造磁器著员外郎六十三去。《唐英奏折十号》

三月初五日:太監高玉传旨:著向江西烧造磁器唐英处将会画磁器,会吹釉水兼会炼料烧造磁器之匠役选一名送进京来应差。欽此。《记事录》
于本年十一月十八日,内大臣海望将江西烧造磁器监督唐英著家人送到会画磁器,会吹釉水兼炼料烧造磁器匠役胡信侯一名,缮写摺片,交太監高玉等转著交与邓八格。欽此。《记事录》
于本年十一月二十日,已知会过琺瑯处,讫。《记事录》

四月十二日:司库白世秀来说太監高玉传旨:唐英烧造上色之磁器甚糙,釉水不好,磁器内亦有破的,著怡親王寄字与唐英欽此。《记事录》

五月二十四日:呈《遵旨敬谨办理陶务折》。

内务府员外郎管理九江关务奴才唐英谨奏:为恭谢天恩,仰祈睿鉴事。
    窃奴才于乾隆六年五月二十日接到怡亲王谕字内开:“乾隆六年四月十二日奉旨:
唐英烧造上色瓷器甚糙,釉不好,瓷器内亦有破的,着怡亲王寄字唐英,钦此。”钦遵。相应传去等因。奴才钦承之下,不胜战栗栗惶。
    伏查上年秋间,正值监造催总
默尔森额抱病之时,奴才又距厂三百余里,不能逐件指点,以致所得瓷器不无粗糙。至远解到京,一路换船前进,几经扛抬搬远,未免动摇磕触,致有破损之件。此皆奴才料理未周,疏忽之咎,实难自逭。蒙皇上隆恩,不加严谴,惟命怡亲王寄字教导,奴才犬马感激之衷与惶惧之念,并刻凛靡宁。今奉差协造之内务府员外郎六十三,从前由药房笔贴式同奴才在厂协办三年,颇为熟谙,昨到九江,奴才又与彼细加讲究,嗣后奴才自当与六十三协尽心力,钦遵恩旨,小心敬谨办理烧造,以仰酬皇上格外隆恩于万一。
    谨望阙叩头,缮折恭谢,伏祈皇上睿鉴施行,谨奏。

    朱批:不但去年,数年以来所烧者,远逊雍正年间所烧者;且汝从未奏销。旨到,可将雍正十,十一、二、三等年所费几何,所得几何,乾隆元年至五年所费几何,所得几何,一一查明,造册奏闻备查,仍缮清单奏闻。

五月十五日:内务府员外郎六十三来至九江关,会见唐英

五月十八日:唐英与内务府员外郎六十三自九江关起程,前赴景德镇御窑厂。

五月二十四日:唐英呈《六十三赴厂办理陶务折》。

内务府员外郎管理九江关务奴才唐英谨奏:为奏闻事。
    窃奴才于乾隆五年十一月内,因江西瓷厂监造乏员,具折奏请前往烧造。钦奉朱批:“向
海望处有旨。钦此。”钦遵在案。嗣于乾隆六年三月初四日,按准广储司来文内开,本年二月初二日,内务府总管海望将员外郎六十三,催总永泰带领引见。奉旨: “江西烧造瓷器,着员外郎六十三去。钦此。”等因。行知到关。今内府员外郎六十三于本年五月十五日来至九江关,奴才将烧造一切事宜与伊细行讲究,随于十八日自九江起程,前赴厂署。
    除嗣后烧造瓷器或有未尽妥协处,奴才再为讲究外,所有该员外郎
六十三业经前赴厂署缘由,理合恭折奏闻,伏祈皇上睿鉴。谨奏。
    朱批:有旨调回矣。

六月十七日:唐英呈《乾隆五年分九江关税课奏销折》。

内务府员外郎管理九江关务奴才唐英谨奏:为奏闻事。
    窃奴才荷蒙皇上隆恩,接管九江关务。自乾隆五年四月二十七日起,连闰扣至乾隆六年三月二十六日止,一年期满,共缴过正、耗等银三十五万二千九百四十四两四钱零。奴才细行查核,较四年分缴收各数实多一千二百余两。今除正额银十七万二千二百八十一两五钱零,按季解部交收外,下存盈余银十五万二千八百二十两二钱八分零,火耗银二万七千八百三十八两九钱零。其盈余银内叠经奏准,每年动支一万两为窑工烧造之用.所有四年分窑工银两,当系淮关三年分盈余项内扣存办公银两拨解以充烧造,故未动九江关盈余之项。嗣因不敷制造厂于九江关四年分盈余项下动支一千十七两七钱零,以为添补之费,业经造册报明内务府在案。今五年分窑工银一万两,悉于九江关五年分盈余项下动支。除俟五年分窑工告竣,另册报销内务府查核外,应存盈余银十四万二千八百二十两二钱八分零。
    ……

    奉朱批:该部核议具奏,钦此。

十月初三日:唐英次子寅保榜发科中。作《辛酉榜发时正奉使浔阳闻寅儿获隽漫成二首示勉》。《陶人心语卷二》

其一:科第寻常事,闻来喜觉深。怜儿今日捷,遂我昔年心。泽幸承先世,文宁博赏音。致身初得步,漫自许华簪。
其二:六龄悲失母,随宦指南天。裘马无余习,诗书有夙缘。棘闱愁禁剧,蕊榜忽名传。转眼春花发,琼林好着鞭。

另,《乾隆十三年戊辰科会试中式八旗旗人题名录》,旗人共八名,列四名,三十三名(寅保,书)。四十一名,五十名,六十八名,九十七名,一百四十七名,一百六十六名。共中式进士二百六十二名。 《陶人心语》

十月初十日:发行景德镇御窑厂视陶。二十一日,返九江。

十一月初七日:唐英呈《遵旨呈报历年动支钱粮及陶务清册折》。

内务府员外郎管理九江关务奴才唐英谨奏:为奏闻事。
    窃奴才前以烧造瓷器粗糙,荷蒙皇上隆恩,命
怡亲王寄字教导,奴才随恭折奏谢,于乾隆六年七月十五日钦奉朱批:“不但去年,数年以来,所烧著远逊雍正年间所烧者,且汝从未奏销。旨到,可将雍正十十一、二、三等年,所费几何,所得几何,乾隆元年至五年所费几何,所得几何,一一查明,造册奏闻备查。仍缮清单奏闻。”钦此。钦遵。
    伏查得奴才自雍正六年出差江西烧造瓷器,至雍正十三年,每年烧造钱,粮,皆系淮安关监督
年希尧自淮关陆续运解来厂。计烧造所费,岁不过八千余两,例于一年工竣,将窑工款项用银细数各清册,汇送年希尧处查处。每年所得瓷器,分别上、次各色,亦陆续运送淮安关,听年希尧装配匡座,解运至京。其解厂烧造及运京各费等项钱粮曾否奏销,奴才实无从查奏。今仅将雍正十年至十三年淮安关解厂烧造银两,并每年造送淮安关瓷器各实数,按年分列,遵旨缮单恭奏。至乾隆元年,奴才钦奉谕旨,停止窑工,管理淮安关,旋于六月内奉发脱胎圆琢瓷样,着令奴才照式烧造,遂差人赴厂料理。维时瓷器之数既属无多,所用钱粮亦甚有限。自乾隆二年催总默尔森额到厂之后,于二月初一日始开大工。其烧造钱粮并解瓷各费,悉于淮关火耗项下动支。嗣因火耗银两不敷各项支用,经奴才奏准,于淮安关赢余项下,每年存留二万两,为窑工、南匠及传办公事等用。如有余存,留作次年充用。仍于每年将用过银两实数,册报内务府核销,久经钦遵办理,‘故未敢擅自奏销。至乾隆四年,奴才虽钦奉恩命管理九江关税,所有四年分窑工,尚属淮关项下留存二万两内剩之银给发,既于四年六月内接到户部来文,行令嗣后每年于九江关赢余银内动支一万两,为办理窑工之用,:故四年分不敷窑凋工银两,并五年分各费,均在九江关项下动支,业于题报五年分关税疏内奏明在案。现在遵旨将乾隆元年至乾隆五年各年分用过烧造及解费银两,逐款分晰,并将每年所得瓷器各数目一并缮造黄册,仍另缮清单,恭呈御览。
    再,查每年解厂烧造银两,系官平足纹,合之瓷务行市平色,每银一百两,即出有平色银八两,此皆烧造内节省之项。奴才即以此为窑厂雇募各行办事人等辛力月工之用,合并汇册奏陈。
    至五年以来所得瓷器,分岁计算,不能画一定数。盖缘瓷器之多寡,由于火候之旺衰;火候之旺衰,视乎岁时之阴晴。且自坯胎以及人窑,破损又非一例,不能按数成器,所有拣选齐全上色,十中难得四五。除破损废弃外,其选落瓷器,俱人次色,估计送京。数年以来,悉照例办理,兹当汇册奏销。
    谨将各年动支钱粮及烧造缘由,据实奏闻,伏乞皇上睿鉴施行。谨奏。

    朱批:怡親王,讷亲,海望核奏并签发。

十二月:御厂協造員、催総老格、初到厂管理瓷務。毎年用銀一万四千余両、一万一千一百両不等。

十二月十三日:唐英自画《苍松鹆图》,《陶人心语.题自画苍松鸜鹆图寄彭乐君方伯》。

乾隆七年 壬戌(1742) 六十一岁

唐英作《书怀》。《陶人心语续卷二》

陶山兼榷水,花甲已逢壬。心为情缘热,家随宦况贫。
无休自外事,有几个中人。矍铄宁志老,生成根未伸。


正月二十三日:司庫白世秀来説太監高玉(系杨)交冬青磁罐盖一件。传旨:著交烧磁器处照样烧做一件,记此。交瑞保。
于本年三月十七日,司庫白世秀,副催总达子将烧磁器处照样烧来冬青磁罐盖一件持进,交太監高玉呈进,讫。《江西》

二月二十九日:呈《九江关历年税课不同申明折》。奉朱批:该部核议俱奏,欽此。

四月初八日:内大臣海望奉旨:著照此青云白地釉里红马褂瓶画样,交江西唐英焼造几件送来。欽此。《江西》

五月初二日:司庫白世秀来説太監高玉传旨:将唐英烧造之鹤鹿,嗣后焼造时鹤俱要对面,其鹿脖子要直的。欽此。《江西》

         瓷鹿告成,喜成四绝句 《陶人心语续卷五》
其一:珍重宜春苑,铜牌已勒名。嘉宾诗载咏,头角出陶成。
其二:头角出陶成,春游琼岛春。绣衣随玉辇,鸣已兆秋风。
其三:鸣已兆秋风,青山久养茸。崭新头角异,尧圃豢斑龙。
其四:尧圃豢斑龙,时雍率舞逢。白云泉外侣,应自羡陶熔。

六月:旨令唐英:御厂焼造之脚货磁器,不必送京,即在本处变价处理。《粤海关监督尤拔世奏折》

六月初六日:司庫白世秀,副催总达子来説太監高玉等传旨:将烧磁器处进来之填白磁器三百九十件,著交琺瑯处画琺瑯用。欽此。《琺瑯处》
于本月初七日,司庫白世秀将填白磁器三百九十件,交柏唐阿双柱文保领去,讫。《琺瑯作》

八月十一日:司庫白世秀,副催总达子来説太監高玉等传旨:将唐英焼造得洋漆收小翠地锦上添花冬青玲珑夹萱花瓶等六十九件持进,交太監高玉呈览。奉旨:著照青花白地里外穿枝莲膳碗大小款式,其花样照锦上添花山水汤碗花样焼造。再窑上有好花样亦照膳碗款式焼造,再将五彩笔筒高里收矮一寸,径元酌量收小。御制诗句画山水壮罐甚好,令唐英不独此壮罐款式,别样瓶亦照有诗句,山水,花卉焼造。欽此。《江西》

八月二十九日:司庫白世秀来説太監高玉青花白地双云耳六方方尊一件。传旨:此尊花样款式甚好,著唐英照样焼造几件,但尊肚子坐龙身不正,做时改做周正,其尊耳子不好,著唐英另改好款式耳子。再照此尊款式花样收小些焼造几件,惟尊肚子坐龙不用改,别好花样焼造得时原样一并送来。欽此。《江西》
于本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司庫白世秀唐英照样焼造得青花白地双云耳六方方尊改款式耳子四件并原样一件持进,交太監高玉呈进,讫。《江西》

九月初一日:唐英呈《乾隆六年分九江关税课奏销折》。

内务府员外郎管理九江关务奴才唐英谨奏:为奏闻事。
    窃奴才钦奉朱批,接管九江关务,自乾隆六年三月二十七日至乾隆七年三月二十六日止,一年期满,共征过正、耗等银三十六万七千六百二十六两六钱三分九厘零。奴才细行查核,较五年分征收各数实多银一万四千六百八十六两一钱零。今除正额银一十七万二千二百八十二两三钱零,按季解部交收外,下有盈余银十六万六千八百五十五两三钱零,火耗银二万八千四百九十两零。其盈余银两照例动支六年分窑工银-万两,除俟该年窑工告峻,另册报销,内务府查核,应有盈余银十五万六千八百五十五两三钱零。……

    奉朱批:该部核议,钦此。

九月九日:“壬戌之秋,余侨榷江州...。重阳日,觅菊不得,兴颇萧素。...农民姓者,以菊数丛见赠...。”作《送菊》八首。《陶人心语续卷五》

九月初十日:司庫白世秀,副催总达子来説太監高玉洋彩红地锦上添花四周画山水磁碗一件。传旨:著照此洋彩红地锦上添花四周画山水碗,碗上山水花样做杯盘,其杯做有耳杯,托盘或圆形,或葵瓣形,先做木胎杯盘样呈览,准时再做。欽此。《江西》
于本月二十三日,司庫白世秀,副催总达子将做得木胎画四周山水海棠式杯盘纸样一张,画二围山水双耳杯样一件,画四周山水海棠式杯杯盘纸样一张,持进,交太監高玉呈览。奉旨:此样交唐英照样焼造,其胎骨要薄一些。欽此。《江西》
于十月初四日,司庫白世秀,副催总达子将做得锦上添花杯盘木样一件持进,交太監高玉呈览。奉旨:著交唐英照样焼造,其胎骨要薄些。欽此。《江西》

九月二十日:唐英将关务暂交九江知府施廷翰,赴景德镇御厂查核一年焼造事。《唐英奏折》

九月二十三日:司庫白世秀,副催总达子来説太監高玉交御制诗一首。传旨:将此诗交与唐英焼造在轿瓶上,用其字并宝玺酌量收小,其安诗地方并花样亦酌量焼造。欽此。
于本年十二月十七日,司庫白世秀,副催总达子唐英焼造得御制诗轿瓶十二件持进,交太監高玉呈进,讫。《江西》

九月二十八日:唐英作《和方(榷-木)初度自寿原韵》三首,自注云:“端午日为予诞辰”。

九月二十八日:司庫白世秀唐英焼造得青花白地双喜耳尊八件,诗句壮罐二件,霁红梅花胆瓶一件,洋彩白地胆瓶一对,洋彩蓍草玲珑哥窑瓶一件,汝釉连环洋彩瓶一件,八哥海螺水盛笔架一件,五福海螺水盛一件,洋彩圆笔筒二件,洋彩方笔筒二件,锦上添花四围圆杯盘二副,红地锦上添花葵瓣式杯盘二副,红地锦上添花海棠式杯盘二副,松绿月白釉香橼盘二件,红地锦上添花膳碗二十件持进,交太監高玉等呈览。奉旨:照红地四围锦上添花膳碗黄地锦上添花膳碗焼造些,其红地锦上添花膳碗仍焼造,在红地锦上添花圆杯盘,葵瓣式杯盘,海棠式杯盘亦仍照样焼造。照此三样杯盘,将黄地,天青地锦上添花杯盘各焼造些,青花白地杯盘亦焼造,杯盘俱要成对。再青花白地双喜耳六方尊,照原样放高五寸,放大二寸五分一样,放高三寸,放大一寸五分一样。再著酌量大,小,高矮式样各焼造些,香橼盘下珊瑚枝托嗣后不必焼造。欽此。《记事录》

九月三十日:司庫白世秀,副催总达子来説太監高玉交爵盘木样一件。传旨:著交唐英照样将黄地,天青地,红地锦上添花并青花白地爵盘每样各焼造些,俱要成对。欽此。《记事录》

十月初一日:景德镇御厂循例停工。唐英到厂巡视焼造事。留诗多首。

十月初十日:作《厂署珠山文昌阁碑记》《陶人心语》

雍正六年秋八月,予奉命督陶西江,驻节浮梁县之景德镇。厂署后有珠山,盖胜地也。予于陶务,为有生所未见,惴惴焉,惟废事误公是惧,全家在京师,不遑内顾矣。越二年,内人某氏卒,继以地震,庐舍倾颓,产空人散,租俸所入,又为族之尊属所攘夺。所余二子,茕茕幼稚,艰于存活,不得已遣足往觅老羸仅存之男妇三五辈,携之南来,实就食耳,岂图团聚乎?此九年事也。长文保,时年十五,次寅保,才八龄。瞰其气质举动,未近顽劣。予心一于陶,顾膝下每戚戚焉隳矣。虽然,养而不教,非父职也,于是为之延师,设帐于珠山西北隅老屋三楹中,使之焚膏继晷,不见一人,不预一事,不避寒暑五年于兹。今上御极之初,陶务告竣,命予司榷淮阴。乾隆二年,复举陶务,镇厂虽有专司,予犹遥督总理,以贡于天府。四年淮榷任满,仍回陶署。甫一月,而榷浔之旨又下矣。屈指数年间,栉风沐雨,水陆舟车,二子未尝一刻暌隔,亦未尝令其一刻废学也。是年文保蒙恩特赐执事。供奉内廷。从此报酬有阶,而呫哔无暇矣。独寅保读书,日有进益,其所为文,每为诸先达奖掖许可。予窃喜于望外,实尚疑于分内也。六年辛酉,寅保已年十九矣,以回京扫墓请,且值宾兴之期,欲乘便就试。予笑而颔之。乃未几,竟以捷报。嘻!予自少有志,以选入养心殿,遂未逮。小子何知?一出而滥掇科名,以成父志乃尔耶?窃思科名,本于先德,而灵秀钟乎山川。予家从龙入关,历世五叶,隶旗百载,遗清白而守忠孝。予与子若孙,沐世泽之洪深。而小子饮食于珠山,启蒙肆业,历久成就于珠山。谓非珠山灵秀之气之所濡染乎?谚云:“地能发人,人能兴地”。爰于老屋故址,庀材鸠工建阁,以祀文昌圣象于其上,志地灵也。且备序予教子之颠末,俾后之赋皇华于此地者,勿谓胼胝陶人,所成瓦缶不能雷鸣,则废陶铸琢磨之功也。其功维何?义方之教。义方维何?读书而已矣。

十月二十五日:来厂查核事竣,于本日由景德镇御厂回九江关。

十月二十七日:行至鄱阳界之荻湖滩遇家人,捧御制诗一首接奉谕旨:“将此诗交与唐英焼造在轿瓶上用,用其字并宝玺酌量收小,其安诗地方并花样亦酌量焼造。欽此。”

十月二十九日:复回景德镇御厂,率领副催老格,传集工匠制造。

十一月十七日:呈《遵旨烧磁诗文轿瓶折》。

奴才唐英跪奏:为奏明事。
    奴才荷蒙皇上天恩,管理九江关税,仍兼窑厂烧造事宜。今于九月二十日将关务暂交九江知府臣
施廷翰查管,奴才亲身赴厂查核一年造作,以便循例于十月初一日停工,在厂一月有余,查核事竣,于十月二十五日回关。二十七日行之途中,遇奴才家人钦捧御制诗一首,随于奴才家信中,传奉御旨:“将此交与唐英烧造在轿瓶上,用其字并宝。尔酌量收小其安诗地方,并花样亦酌量烧造,钦此。”奴才跪接之下,于二十九日即复回到窑厂,时各作匠人只留得一二十名在厂,收拾未完之坯胎。重复传唤众多好手,奴才率领催总老格,敬谨监看。仰赖皇上洪福,天气晴暖,人情踊跃坯胎、窑火、设色、书画,种种顺遂。轿瓶之样不一,奴才遵将睿藻敬安瓶上。字分四体,与瓶式配合,以避雷同谨先成六对,进呈御览,伏冀皇上教导改正。谨叩请仍将御制诗笺暂留窑厂收贮,以便奴才于来年春到厂,开工时另
    酌款式,再制轿瓶对看书写。告成,一并恭缴。至节次奉发之四团画山水膳碗,青龙方瓶,以及纸木样杯盘等件,亦现在陆续攒造。奴才随得随差家人星速送京,一定总在岁内恭进。
    为此具折上闻,谨奏。

    朱批:所办甚好,知道了。

另,诗文轿瓶成后,制“御制诗碑”建碑亭于厂署珠山之巅。《陶人心语恭纪御制诗碑后敬赋小诗识事》

十一月二十九日:呈《奏请专办陶务折》。

内务府员外郎管理九江关务奴才唐英谨奏:为奏明事。
    窃奴才于今岁十月间在厂料理,按照每年岁例停工,是月之二十七日自厂回关,途次接得奴家中来信,敬录传旨一道,并钦奉御制诗一首:命奴才制造轿瓶。奴才钦遵之下,随复回厂,‘传集工匠敬谨攒造。当得轿瓶六对计一十二件,于十一月十七日谨缮折赍京奏进。因是时天气晴暖,泥釉融和,坯胎易就,且乘奴才在厂,得与监造之催总老格指点研究。随将节次奉发之四团画山水膳碗、青龙六方瓶,以及纸木样杯盘等件,一并造就。今将现得前项各种瓷件并奴才近日在厂拟造之新样各器,敬谨赍京,恭呈御览,仰祈皇上教导指示。奴才于前项瓷器造成之后,业于十一月二十一日回关。
    惟是奴才荷蒙皇上高厚殊恩,管理九江关税,已经四载,今当三季之期,现遵成例,预行报满。奴才伏念榷理关务,惟得循谨之员,即可胜任。若烧造瓷器,工作琐屑,必熟谙泥土、火候之性者,始能通变办理。况造成瓷器上供御用,办理之员尤宜专一。今奴才管理九江关,计距厂三百余里;虽每年可以赴厂两次,并得九江知府暂管关务,奴才每次赴厂,可以多住时日,料理瓷务,但道里往返,一年工作,只得一两月监看,究不能逐件检点,殊非专一敬事之意。奴才为慎重瓷务起见,谨跪请圣慈,俯准奴才所请,另差管关之员,俾奴才得于来年三月关务任满之日,俟新差交代,即前赴窑厂专司烧造,协同现在监造之催总
老格敬谨办理,或于瓷务稍有裨益。倘蒙圣恩俞准,其烧造钱粮,仍于九江关赢余项下,照例每岁拨解,则就近支发,于烧造事务得以便宜料理,而奴才亦得尽其驽骀余力,悉心专办,以期仰报皇上隆恩于万一。
    谨将奴才蚁悃恭折奏闻,伏祈皇上睿鉴施行。谨奏。

    朱批:仍令照管关务,窑上多住几日亦可。

除夕前二日:唐英戏写鸲鹆图。作《壬戌除夕前二日,雪窗独坐,适有鸲鹆飞来几案间。鸣跃傞舞,意致闲雅,大似忘机。因戏写其图,并缀以诗》。《陶人心语续卷五》

榷水陶山岁又除,冻云将雪过匡庐。忘机鸲鹆行书案,傞舞衔来纸里鱼。


乾隆八年 癸亥(1743) 六十二岁

一月二日:唐英于烟水亭望春。作《癸亥首春二日烟水亭望春》。《陶人心语续卷五》

岁朝停案牍,烟水问潺湲。雪瘦能仁塔,云烘庐岳山。
湖平双桨滑,人立一亭间。鼓宕阳和意,沙洲浴白鹇。


二月初七日:唐英得朱批谕旨,令唐英再管九江关务一年。《唐英奏折》

二月九日:琵琶亭重修竣工。“琵琶亭,唐白香山遗迹也。在九江榷署之左,相距不里许。历久倾圮……。余司榷江州,数至其地,不忍古迹荒落,因捐俸,新其亭,更创小楼三楹以供登眺。以冬春雨雪,未遽竣工,癸亥(乾隆八年,公元1743年)二月九日,始得明霁,……”《陶人心语》卷三[春游琵琶新亭唱和]

二月二十日:呈《请定次色瓷器变价之例以杜民窑冒滥折》。

内务府员外郎管理九江关务奴才唐英谨奏:为请定次色瓷器变价之例,以杜民窑影造僭越之端,备沥蚁忱,仰祈圣训事。
    窃奴才于雍正六年奉差江西,监造瓷器,自十月内到厂,即查得有次色脚货一项,系选落之件。从前监造之员,以此项瓷器向无解交之例,随散贮厂署,听人匠使用,破损遗失,致烧成之器皿与原造之坯胎,所有数目俱无从查核。奴才伏念厂造瓷器上供御用,理宜敬谨办理,虽所造之器出自窑火之中,不能保其件件全美,每岁每窑均有选落之件,计次色脚货及破损等数,几与全美之件数相等。此项瓷器必须落选,不敢上供御用。但款式制度有非民间所敢使用者。奴才辗转思维,实不便遗存在外,以蹈亵慢不敬之咎,随呈商总管年希尧,将此次色脚货,按年酌估价值,造成黄册,于每年大运之时一并呈进,交贮内府。有可以变价者,即在京变价;有可供赏赐即留备赏用。自奴才到厂之后,于雍正七年为始迄今,总属如此办理。
    今于乾隆七年十二月十二日接到养心殿造办处来文,内有传奉本年六月二十三日谕旨:“嗣后脚货,不必来京,即在本处变价。钦此。”奴才跪读之下,自应钦遵办理。惟是国家分别等威,服物采章,俱有定制。故厂造供御之瓷,则有黄器及锥拱彩绘、五爪龙等件。此等器皿,非奉赏赐,凡在臣下不敢珍藏擅用,以滋违制之戾。至如观、哥、汝、定、宣、成等釉,以及无关定制之款式花样等器,亦有官窑、民窑之别。官窑者,足底有年号字款,民窑则例禁书款,久经奉行查禁。此奴才于始行监造之日,即不敢将此次色脚货存留于外之由也。今若将每年之次色脚货于本地变价,则有力之窑户,皆得借端影造,无从查禁,恐一二年间,不但次色脚货一项其影造之,全美者亦得托名御器以射利。俾伪造之厂器充盈海内,无论官器日就滥觞,而厂内选落之器转致壅滞,而不能变价,则每年之次色约计价值不下二三千两,更恐难按年变交。是官器与钱粮两无裨益。奴才战兢惕栗,不得不鳃鳃计及者也。至于黄器及五爪龙等件,尤为无可假借之器,似未便以次色变价,致本处窑户伪造僭越,以紊定制。奴才愚昧之见,请将此选落之黄器五爪龙等件照旧酌估价值,以备查核,仍附运进京,或备内廷添补副余,或供赏赐之用,似可以尊体制而防亵越。至如余外选落之款釉花样等件,凡属官造,向亦在查禁之列,不许民窑书款仿造,然于国家之制度等威,尚无关涉,似不妨在外变价。奴才请将此项次色脚货,仍按年估计造册,呈明内务府。俟核复到日,听商民人等之便,有愿领销者,许其随处变价,仍不许窑户影射伪造,以杜滥觞壅滞,则此选落之无关定制者既易销售,而黄器五爪龙之选落者亦得所用,不致流布民间,以滋亵越矣。
    奴才为预杜影造僭越起见,冒昧沥陈,是否有当,伏祈皇上训示遵行。谨奏。

    朱批:黄器如所请行。五爪龙者,外边常有,仍照原议行。

二月二十六日:唐英将关务暂交九江知府施廷翰,赴景德镇御厂与协造催总老格料理开工焼造事。《唐英奏折》
作《湖口县行馆题壁》。《陶人心语续卷五》
癸亥仲春之廿六日,余视陶昌南,江行抵湖邑,适风雨雷霆,彻夜飓暴。假寓行馆中,挑灯兀坐,率成志壁。

长途春雨骤,湖口驻双旌。避险船归港,乘风浪打城。
烟迷江岸失,雷鼓石钟鸣。向夜挑灯坐,心清百感生。


三月初二日:景德镇御厂开工。《唐英奏折》

三月初二日:唐英赴窑厂遇雨占五律。《陶人心语》

四月初八日:催总白世秀来説太監胡世傑高玉陶冶图二十张。传旨:著将此图交与唐英,按每张图上所画系做何枝叶,详细写来,话要文些,其每篇字数要均匀,或多十数字,少十数字亦可。其取土之山与夫取料,取水之处皆写明地名,再将此图十二幅按陶冶先后次第编明送来。欽此。《记事录》
于本月十一日,司庫白世秀,将缮写得陶冶图上谕折片一件持进,交太監高玉等转奏。奉旨:将此改正折片与陶冶图俱交唐英。欽此。《记事录》
于本年六月二十一日,将唐英写得对词陶冶图二十张(注:详细内容请参考《浅谈唐英与<陶冶图>》随原折片一件持进,交太監高玉呈进,讫。《记事录》

四月十二日:作《四月十二日,鄱阳道中即事》。《陶人心语续卷五》

皇华陶榷使,踪迹近樵渔。薄醉花村酒,鲜烹柳渡鱼。
风香闻燎麦,雨霁看苫庐。绿笠青簔兴,尘心半欲除。


四月十四日:唐英自景德镇御厂回九江关。《唐英奏折》

闰四月:唐英与催总老格共同研制自行焼造成新式瓷器:夹层玲珑交泰瓶等九种呈进。《恭进奉发及新拟瓷器折》

闰四月二十一日:呈《恭进奉发及新拟瓷器折》。

内务府员外郎管理九江关务奴才唐英谨奏:为奏闻事。
    窃奴才管理九江关务,于乾隆七年十二月内,因差期将届,预行具折奏报,并另折恭请差员更换,容奴才前赴窑厂专司瓷务,于乾隆八年二月初七日钦奉朱批:“仍令汝管关务,窑厂多住几日亦可。钦此。”钦遵。奴才不胜感激惶悚。除了预行报满折内,奉到朱批“汝再管一年”之谕旨,业经俯状钦遵,恭折谢恩讫。随于二月二十六日,将关务移交江府知府迁翰暂行管理,奴才即前赴厂署,与协造之催总老格料理开工,将奉发制造各器敬谨办理,渐次入窑成造。
    今自三月初二日开工之后,奴才在厂攒造得奉发各色锦地四团山水膳碗、杯盘并六方青龙花瓶等件,奴才又新拟得夹层玲珑交泰等瓶共九种,谨恭折送亲呈进。其新拟各种系奴才愚昧之见,自行创造,恐未合适,且工料不无过费,故未敢多造,伏祈皇上教导改正,以便钦遵,再行成对烧造。余外尚有新拟瓷器数种。亦系奴才自行拟造,已与催总老格详细研究,嘱其如式办理,俟得时随后陆续呈进。奴才于四月十四日自厂回关,八月内当再赴窑厂,另容料理新样呈进。所有现在恭进各瓷,谨缮折奏闻,伏祈皇上睿鉴。谨奏。

    朱批:览。

五月初五日:唐英作自寿诗二首。《陶人心语续选.癸亥端阳六十二初度自寿二首》

五月十七日:司庫白世秀,副催总达子唐英焼造得锦上添花三色杯盘十八副,计三十六件,填白夹青碗十件,锦上添花三色膳碗二十六件,玲珑交泰瓶等十件,冬青有座转旋靶碗(台北故宫藏,高:11.0厘米;口径:18.4厘米;足径:8.1厘米)一件,均釉瓶二件持进,交太監高玉呈览。奉旨:俱各留下,其新式玲珑巧工磁器不必照随常磁器一样多烧,嗣后按节进十数件,俱要成对,如不能成对即将各样焼造。欽此。《记事录》

五月二十二日:呈《遵旨编写《陶冶图说》呈览折》。

内务府员外郎管理九江关务奴才唐英谨奏:为钦遵谕旨事。
    窃奴才于乾隆八年闰四月二十二日,接到养心殿造办处移会内开,乾隆八年四月初八日,由内廷交出《陶冶图》二十张,奉旨:“着将此图交与唐英,按每张图上所画系何技业,详细写来,话要文些。其每篇字数要均匀,或多十数字,或少十数字亦可。其取土之山与夫取料、取水之处,皆写明地名。再将此图二十幅,按陶冶先后次第编明送来。钦此。”于四月十一日,
    将缮写得《陶冶图》上谕折片一件持进呈览。奉旨:“将此改正折片与《陶冶图》俱交唐英。钦此。”钦遵。相应移会前去等因。
    奴才接到来文,随钦遵谕旨,敬谨办理。按每幅图同所做技业,并取土取料之山,逐一编明,并将图幅先后次第,另编总幅,恭呈御览。至陶务为琐屑工作,图既未备,编亦不能详列。惟谨就图中所载,遵旨编次,伏祈皇上睿鉴。
    再,奴才近日造得奉发之样件并新拟样瓷,一并呈览,敬请皇上教导改正,以便钦遵烧造,谨奏。

    朱批:览。

六月:唐英接到和硕怡亲王,果毅公讷亲,内大臣海望来文:因乾隆元年,二两年所焼造磁器釉水花纹远逊从前,又破损过多,责令赔补二千一百六十四两五钱三厘三丝五忽三微。《唐英奏折》

六月二十一日,员外郎常保,司庫白世秀,七品首領薩木哈,副催达子唐英焼造得萱花交泰五岳瓶一件,洋彩锦上添花太平花插一件,洋彩玲珑渣斗一件,洋彩冬青釉太平有象瓶一件,汝釉鱼子纹诗意轿瓶二件,洋彩黄地锦上添花诗意杏元轿瓶二件,洋彩翠地锦上添花诗意夔耳轿瓶二件,洋彩黄地洋诗意海棠轿瓶二件,洋彩红地锦上添花诗意三多宝月轿瓶二件,洋彩红地锦上添花诗意衍庆轿瓶二件,洋彩翠地锦上添花诗意双喜轿瓶二件,洋彩黄地锦上添花江山一统爵盘二件,洋彩红地锦上添花江山一统爵盘二件持进,交太監高玉胡世傑呈进,奉旨:照从前进过的锦上添花万年甲子笔筒(台北故宫藏,高:12.4厘米;口径:9.8厘米;足径:9.9厘米)再焼造几件送来。欽此。《江西》
于八月十九日,将唐英焼造笔筒五件持进,交讫。《江西》

八月初四日:广储司库使曹报上带来内大臣海望信贴一件,内开本年七月二十七日太監高玉交御题《衡犀缀箐藻》五言诗一首。传旨:著寄与唐英,照从前焼造过挂瓶式样,将此诗写上,焼造数件送赴来京。欽此。

衡犀缀青藻,毡室伴清嘉。却喜多风韵,偏宜对月华。
蔘来红艳多,映处绿丛斜。还似文轩侧,微吟倚碧纱。


八月二十四日:唐英携带养心殿造办处外来文及恭录御制诗一首,由九江关动身赴景德镇御厂与协造之催总老格敬谨制造,于九月得瓶四对共计八件呈进。《唐英奏折》

九月初一日:唐英呈《乾隆七年分九江关税课奏销折》。

内务府员外郎管理九江关务奴才唐英谨奏:为奏闻事。
    窃奴才钦奉朱批,接管九江关务,自乾隆七年三月二十七日起,至乾隆八年三月二十六日止,一年期满。所有征收钱粮,除江西拨运物,如备赈米石,其过关料银三千八百三十六两九钱,现俟部议,未经赍交关库外,实在征收过、正、耗银三十五万二千五百十一两三钱一分六厘零二,共计银三十五万六千三百四十八两二钱零,奴才细行查核,较乾隆六年征收各数少一万一千二百七十余两,而较四、五两年实多银三千四百至四千七百余两。其较六年分短少之由,实象为七年分二、三、尾三季之候,江广米贵,商贩稀少,所征料银,不无有减于上年。今年正额一十七万二千二百八十一两三钱零,按季解部交收外,下有实在盈余一十五万三千七百四十八两五钱零,火耗银二万六千四百八十一两四钱零。其盈余内照例动支七年分窑工银一万两,除俟该年窑工告竣,另册报销内务府查核外,应盈余银十四万三千七百四十八两五钱零。惟是九江关一年吏役工饭、部科饭银、添平、解费、心红;等项杂费,以及解交藩库充公,并奴才一年的支用等费,皆取给于火耗银内。所有七年分火耗银三万六千四百八十一两四钱零,不敷各项之用,遵例:于盈余项下动支银一万五千二百四十两四钱零,以为添补各费之用,实净存解部盈余银十二万八千五百八两一钱九厘一毫一丝五忽四微。今奴才现将七年分第四季额银并实存盈余银两,申请抚臣遴委干员管解,并签差吏役赍押;一应册档,前赴户部交收。仍遵例另疏具题外,合将征解数目以及动支缘由,恭折奏闻。
    伏祈皇上睿鉴施行,谨奏。

    奉朱批:该部核议具奏,钦此。

九月初九日:作《癸亥端阳六十二初度自寿二首》。《陶人心语续卷五》

其一:
又逢初度楚吴边,如戟须眉已盘然。恩想赐羹违北闕,身非弃翁逊前贤。
爱看蒲艾时当午,懒系缯丝命信天。解愠南薰从此盛,陶山榷水乐虞年。

其二:
花甲周来又二年,蜗中事业井中天。田文已愧同生诞,王凤还输及户贤。
彩缕悬符时正好,葵榴向日态依然。称觞绕膝浑忘客,槎泛青城绛县边。


九月十七日:唐英呈《恭进御制诗及自拟新样瓷器奏折》。

内务府员外郎管理九江关务奴才唐英谨奏,为奏闻事。
    窃奴才仰蒙恩命,管理九江关务,仍监造磁器。奴才恭折奏明,每岁于春秋二季,将关务暂交九江府知府管理,奴才新赴厂署经理磁务,岁为常例。嗣复于乾隆七年十一月内,奴才具折辞关就厂,钦奉朱批:仍令汝管关务,窑厂多住几日亦可。钦此。奴才随钦遵谕旨,每次到厂,得以多住几日,将磁器逐细从容办理。
    今正当秋赴厂之期,于八月二十四日接养心殿造办处来文,恭录御制诗一首,钦奉谕旨,交奴才照前造挂瓶款式制造数件。妈才钦遵之下,随前赴窑厂,与协造之催总
老格敬谨制造。现得挂瓶两件,共计八件,恭贲呈进。所有厂内应造磁器,亦与老格逐件细加讲究,现在制造外,奴才因钦奉前旨,仍得在厂多住时日,料理宽裕,复出蝼蚁臆见,自行画样制坯,又拟造得新样磁件一种,一并进呈,恭请皇上教导指示。
    再,奴才自旧年十月内以及本年三月间,与今在厂节次拟造得之新样,悉系奴才愚昧之见,并非有成式摹仿,恐未能适用上合对意。且烧造钱粮岁有定额,复不敢擅用,以致靡费,故所有新样,皆奴才自出工本,试造进呈,仰祈鉴定。如有适用应行照式制造者,嗣后当与奉发各磁一体钦遵造办。
    谨缮折奏闻,伏祈皇上睿鉴施行。谨奏。

    朱批:览。

九月十七日:唐英恭请工价,物价仍循成规办理。呈《遵旨赔补烧造磁器损失等事折》。

内务府员外郎管理九江关务奴才唐英谨奏:为恭谢天闻,仰祈睿鉴事。
    窃奴才于乾隆八年六月内,接到和硕怡亲王、果毅公讷、内大臣
海望来文,将奴才报销乾隆元、二两年烧造瓷器钱粮查核。以所造瓷器釉水、,花纹远逊从前,又破损过多,因分条核减,共银二千一百六十四两五钱五分三厘五忽二微,奏令赔补。奉旨:“依议。钦此。”钦遵。行知到关。除敬谨遵照现在将前项银两陆续赍交养心殿造办处查收外,奴才伏念从前管理淮安关税与窑厂迢隔二千余里,不能与协造之员及时见面,细加讲究,致瓷器未尽妥协,实有鞭长莫及之势。但奴才既系经管之人,咎实难辞。今荷蒙皇上隆恩,不严加处发,惟准令核减赔补,奴才感激蚁枕,难以名状。谨望阙叩头谢恩讫。现在奴才不时赴厂,与协造之催总老格谨遵核减各条内指驳之处,一概小心更改,务期较从前之花纹、釉水细致鲜艳。其做坯满窑,亦必敬谨查看,不致破损过多,以仰报皇上隆恩于万一。
    惟是前议赔补各条内,有核减工价、物价两项,伏查立厂之初,一应派累当官旧弊全行革除。凡工价、物价,俱以粗细、高下定为等次,照本地窑民雇二买物之例画一办理,久经著为成规,即阖镇之工匠、铺户,通行相安。今虽核减于元、二两年,若于援此以为定例,恐于制造、民情多有掣时,故不但从前节年以来循照办理,即现嗣后,均有不能更改之处。至次色一项原为火中取物,不能概登上选。今议以照上色之工费加倍核减,亦似难援为常年定例。奴才现将乾隆三年与四年、五年分各瓷册呈送内务府查核,并将此三项未能遵改各情,据实声明内务府在案。
    今将奴才感激蚁忱,恭折奏谢,伏祈皇上睿鉴施行。谨奏。

    朱批:原议之大臣等议奏。

十一月初二日:唐英结束景德镇御器事务回九江关。《唐英奏折》

十一月初五日:七品首領薩木哈唐英焼得大运琢圆磁器共五千四十五件,外随锦上添花洋彩琢圆磁器共一百十七件,俱持进,交太監胡世傑呈览,奉旨:将青云龙钵盂缸二件,龙泉釉暗龙钵盂缸二件并龙泉釉宣花边宝月瓶一件,交造办处配座,其余交圆明园。再青花烛台二对仍交与唐英各配香炉一件,花瓶二件,配成送来。其烛盘中层做好蜡阡样式,香炉,烛台,花瓶焼造几分,比此样放大些亦焼造几分送来。欽此。
于乾隆九年五月初四日,司庫白世秀唐英焼造得放大青花白地五供二分并原交出蜡阡二对配得香炉,花瓶二分交太監胡世傑呈进,讫。《江西》

十一月二十一日:唐英接到内大臣海望寄字,上谕著唐英焼造各款式,各颜色鼻烟壶。接字之日,正值御窑厂岁例停工,各匠俱已回家,窑火亦皆停歇。唐英则差人至各匠家传集九江官署。亲自指点恭拟胚胎数种并画定颜色,花样,于新正斋赴景德镇厂署,在民窑内烧制,并星夜彩绘制得各样鼻烟壶四十件呈进。《唐英奏折》

是月:唐英呈窑变瓷器二十六件,称之为“祥瑞之徵”特以呈献皇上。《唐英奏折》

十二月初一日:呈《恭进万年甲子笔筒折》。

内务府员外郎管理九江关务奴才唐英谨奏:为奏闻事。
    窃奴才于十月内在窑厂办理瓷务,因是时工匠尚皆齐集,复敬谨造得万年甲子笔筒一对,循环如意,辐辏连绵,工匠人等以开春正当甲子万年之始,悉皆欢腾踊跃。更逢天气晴和,坯胎、窑火、设色、书、画各皆顺遂,不日告成。奴才即于十一月初二日回关办事,今专差奴才家人赍捧笔筒恭进,伏祈皇上睿鉴。谨奏。

    朱批:览。

十二月初九日:七品首領薩木哈来说太監胡世傑御用青花膳碗一件。传旨:著交唐英焼造,其碗大小,厚薄,深浅,款式俱照此膳碗,外面俱烧五彩各色地杖,花样各按时令分别吉祥花样,碗内仍照外面花样,俱要青花白地,年节用三羊开泰,上元节用五谷丰登,端阳节用艾叶灵符,七夕用鹊桥仙渡,万寿用万寿无疆,中秋节用丹桂飘香,九月九用重阳菊花之类,寻常赏花用万花献瑞,俱按时令分别花样焼造,五彩要各色地杖,每十件地杖要一色,按节,每样先焼造十件。欽此。
于乾隆九年五月初四日,司庫白世秀唐英焼造得艾叶灵符膳碗十件持进,交太監胡世傑呈进,讫。《江西》

除夕:作《除夕》。《陶人心语续卷二》
花甲还余三度满,须眉又向此宵侵。年来惭愧君亲报,老去凄凉岁序心。
座上寒梅同古瘦,门前流水爱清深。不随儿女藏钩戏,独醉屠苏拥鼻吟。


乾隆九年 甲子(1743) 六十三岁

正月初七日:司庫白世秀来説太監张玉传旨:这一次脚货瓷器内,将酒圆俱各送来,其余脚货仍在本处变价。欽此。
于七月初四日,司庫白世秀唐英烧造得各式脚货酒圆二千二百十件持进,交太監胡世杰呈进,讫。《江西烧造磁器处》

二月初八日:呈《恭进上传及偶得窑变瓷器折》。

内务府员外郎管理九江关务奴才唐英谨奏:为奏闻事。
    窃奴才于乾隆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接到内大臣
海望寄字钦奉上谕:“着唐英照此挂瓶花纹、釉水、颜色,烧造些各款式、各色鼻烟壶,着其中不要大了,亦不要小了。其鼻烟壶盖不必烧来。钦此。”钦遵。寄字到奴才处,着令钦遵办理。
    奴才接字之日,正值泥土凝冻,岁例停工,各匠俱已回家,窑火亦皆停歇。奴才伏念鼻烟壶尚属小件坯胎,可以烘烤制造,亦便于包裹赍送,因差人至各匠家传集九江关署,奴才亲自指点,恭拟坯胎数种,并画定颜色、花样,即于新正赍赴厂署,在民户烧造粗瓷之茅些窑内攒行烧制,并令星夜彩画。今攒造得各款式鼻烟壶四十件,着奴才家人赍京恭进。惟是时届停 工,攒造匆剧,恐釉水、款式未能仰合圣意,故不敢多造,亦未敢擅动烧造钱粮。奴才暂行捐制,恭请香上教导讨正,以便钦遵,俟开工之后,再行动项制造。
    再于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接到养心殿造办处来文内开,乾隆八年十一月初五日,内迁交出青花蜡台二对,奉旨:“仍交与
唐英各配香炉一件,花瓶二件,配成送来。其蜡盘中层,仿好蜡阡样式,香炉、蜡台、花瓶烧造几分。比此样放大此,亦烧造香炉、蜡台、花瓶几分送来。钦此。”饮遵。奴才伏查蜡台、瓶炉各种器件稍大,必俟泥土融和,始不致坯胎坼裂、靡费钱粮。当于三月内开工,奴才新往窑厂办理攒造,再行呈进。恐迟延时日,合先奏闻外,于八年十一月内,奴才在厂制造霁红瓷器,得窑变圆器数种,计共二十六件。虽非霁红正色,其釉水变幻,实数十年来未曾经见,亦非人力可以制造,故窑户偶得一窑变之件,即为祥瑞之征,视同珍玩。至霁红一种,出窑之后,除正色之外,类皆黑暗不堪,从未有另变色泽色生疏鲜艳者。今现得霁红窑变各种,理合一并奏进,伏祈皇上睿鉴。谨奏。
    朱批:览。

二月初九日:太監胡世杰青花白书灯(台北故宫藏,高13.7厘米;上盘径:4.2厘米;中盘径:10.0厘米;底径:9.5厘米)一件,御笔诗一首交唐英照此款式并蜡盘里的字样先烧造几件送来,其字并图书俱按青花白地一色烧造。再照此书灯烧造洋彩书灯(台北故宫藏,高12.3厘米;上盘径:3.7厘米;中盘径:8.5厘米;底径:8.3厘米)几件陆续送来,再放大些,收小些的各烧造几件送来。《记事录》
御笔诗:

谁将大邑瓷, 相竝(并)九華(华)枝。縦(纵)晝(书)明为用,無(无)塵(尘)静与宜。
消闻觅句际,伴影读书时。何必昭阳殿,徒许金玉为。

乾隆甲子二月御题。“乾隆”红方章。

三月:到景德镇御厂巡视陶务。《陶人心语续选.浮梁乡饮宾方怀也六十寿也》

三月十六日:唐英将烧造得洋彩锦上添花各式鼻烟壶四十件,霁红窑变盘,碗,盅,碟等二十六件持进交太監胡世傑呈进。奉旨:嗣后似此窑变瓷器不必送来,其鼻烟壶每年只烧造五十件,不必多烧。欽此。《记事录》

五月初四日:司庫白世秀,副催达子唐英烧造得艾叶灵符膳碗十件持进,各色洋彩鼻烟壶四十件,青花白地书灯(台北故宫藏,高13.7厘米;上盘径:4.2厘米;中盘径:10.0厘米;底径:9.5厘米)二对,青花白地五供四分,内二分蜡阡系原发去配炉花瓶,内二分放大烧做,俱持进交太監胡世傑呈览。奉旨:此五供内花瓶俗气,款式亦不好,再烧造时,另改好款式烧造,其端阳节艾叶灵符膳碗,嗣后不必烧造。欽此。《江西烧造磁器处》

是日,太監赵玉到内务府说,奏事太监王常贵等传旨:九江关唐英,奉天将军额尔图,各赏中分锭子药一分。当日太監赵玉将中分锭子药二分持去。《记事录》

五月十一日:司庫白世秀,副催达子来説太監胡世杰,张玉成窑天字盖罐二件,一件釉水不全。传旨:著将缺釉水的天字罐一件交唐英补釉,如补得补好送来,如补不得不必补,仍旧送来。欽此。《江西烧造磁器处》

六月初三日:司庫白世秀来説太監胡世杰,张玉青花白地香炉,烛台大小二分。传旨:将此香炉,烛台著交与唐英,配合好款式各烧造花瓶一对,配成一堂。欽此。《江西烧造磁器处》

六月初三日:司庫白世秀,副催达子来説太監胡世杰传旨:将发与唐英做样书灯一件,俟到来时交斋宫。欽此。
于本月初十日,副催佛保无字书灯一对送往斋宫交讫。《江西烧造磁器处》

七月十三日:呈《奏办奉发盖罐情形折》。

内务府员外郎管理九江关务奴才唐英谨奏:为钦遵谕旨事。
    乾隆九年六月十九日,由养心殿造办处发到缺釉成窑天字盖罐一件,并传奉谕旨:“着将缺釉的天字盖罐一件,着交唐英补釉。如补得,补好送来;如补不得,不必补,仍旧送来,钦此。”钦遵。奴才伏查发到天字盖罐,系属成窑,迄今年久,火气销退,若将缺釉之处补争,必须入炉复火。恐炉火攻逼,于旧窑质地实不相宜,是以不敢冒昧补釉,谨赍至窑厂,仿照原罐款式大小,造成三对,恭折送京,并奉发原罐一并赍进,伏祈皇上睿鉴。谨奏。

    朱批:览。

秋:唐英家人自京中挟其《三十四岁小照》至,有感,作《自题个中图小照》。《陶人心语.自题个中图小照》

八月二十二日:呈《乾隆八年分九江关税课奏销折》。

内务府员外郎管理九江关务奴才唐英谨奏:为奏闻事。
    窃奴才钦奉朱批,接管九江关务。自乾隆八年三月二十七日起,连闰扣至乾隆九年二月二十六日止,一年期满。计其征收过、正、耗等银三十五万八千八十四两六钱六分五厘零。奴才细行核算,较七年分征收各数,多银五千五百七十余两。今除正额银一十七万二千二百八十一两三钱零,按季解部交收外,下有盈余银一十六万一千六百二十二两九钱零,火耗银二万四千一百七十两三钱六分零。其盈余银内照例动支八年分窑工饭银一万两,除俟该年窑工告竣,另册报销内务府查核外,应有盈余银一十五万一千六百三十三两九钱零,惟是九江关一年吏役工饭、添平、解费、心红等项杂费,以及解交藩库、充公并奴才一年支用等费,皆取给于火耗银内,所有八年分火耗银二万四千一百七十两零,实不敷各项之用,遵例于盈余项下动支银一万六千六百五十六两五钱零,以为各费这用,实净存盈余银一十三万四千九百七十六两四钱一分一厘六丝八忽一微。今奴才现将八年分第四季额银并实存盈余银两,早请抚臣遴员管解,并签吏役赍押一应册档,前赴户部交收。仍遵例另疏具题外,合将征解数目及动支缘由,恭折奉闻。伏祈皇上睿鉴施行,谨奏。

    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九月初十日:作《甲子重阳后一日招友人看菊优饮,翌日有赋诗投谢者,各赋七律一首复答》。《陶人心语》

十月初八日:唐英作《九峰近公传》,以瓷制碑书文赠之。《陶人心语.九峰近公传并序》

十月二十一日:由景德镇御厂署动身返九江。《陶人心语.自回江州始发之日舆中赋》

十月二十三日:唐英接养心殿造办处外来文,传旨:雅满达喇坛仙楼上,原由唐英烧造之青花白地五供三堂,其瓶内配烧磁灵芝花。《记事录》

十月二十六日:司庫白世秀,七品首領薩木哈,副催达子唐英配得花瓶,磁五供二分持进,交太監张玉,胡世杰呈览。奉旨:此瓶嘴子,肚子,足子俱小了,将从前著烧造五供三分之嘴子,肚子,足子放大些。欽此。《江西烧造磁器处》

除夕:作《甲子除夕守岁,造小窗,腊梅盛开,对之有作》。《陶人心语续卷六》
新年旧腊春消息,匹色寒香根冷衙。堆砌尚余连日雪,窥檐又放去年花。
杯浮玳瑁屠苏酒,座袭沉坛馈岁茶。待漏远朝宵不寝,金莲小炬照天涯。


乾隆十年 乙丑(1745) 六十四岁


正月初四日:亥时立春。唐英作《乙丑立春日试笔》。《陶人心语续卷七》
楚尾吴头驻水滨,芒神土牯七经春。浔江活泼源头远,庐阜崔巍面目新。
随境老慵忘甲子,摊书夜代守庚申。半官半野悠然意,陶榷名衔放诞人。


正月初九日:司庫首領薩木哈来说太監胡世杰交无盖青花白地小梅瓶一件,有盖青花白地大梅瓶一件,传旨:照大梅瓶上盖子的样款,按小梅瓶的花样大小,著唐英烧造磁盖一件送来,得时配架座。其大梅瓶将盖子镟下木样发南边,瓶交开其里。欽此。《江西烧造磁器处》

正月二十一日:司庫白世秀来说太監胡世杰铜胎红珐琅盖一件,铜胎蓝珐琅盖一件。传旨:著交唐英照样将霁青,霁红盖各烧一件。欽此。于五月初四日,司庫白世秀将江西做得霁青,霁红盖二件,随原样二件持进,交太監胡世杰呈进,讫。《江西烧造磁器处》

二月初七日:旨令唐英按渣斗木样烧造哥窑瓷瓶一件,仿旧做不要款,如仿得旧更好。《记事录》

二月初十日:司庫白世秀来说太監胡世杰磁胎画珐琅茶盅一件,成化红龙高装杯一件。传旨:照珐琅茶盅的口面,按红龙高装杯的花样并底足字款一样,著江西仿旧烧造高装盅二十件送来。欽此。
于本月十一日,司庫白世秀将镟得高装茶盅木样一件持进,交太監胡世杰呈览。奉旨:照样准做。欽此。
于二月十三日,司庫白世秀来说太監胡世杰传旨:向江西烧造红龙盅二十件不必烧造。欽此。《江西烧造磁器处》

二月二十五日:呈《奏请老格留厂协造折》。

内务府员外郎管理九江关务奴才唐英谨奏:为请旨事。
    窃奴才于雍正六年奉差江西,监造瓷器,一切烧造事宜,俱系奴才经管。另有笔贴式一员,止司买办物料并钱粮出入之事。维时以奴才常在厂署职司监造,而笔贴式无烧造之责,可不必经久熟练,故例得三年更调。嗣因奴才钦奉恩命管理关务,虽窑厂烧造仍系奴才兼管,但不能常在厂内料理,是以将笔贴式掣回,改换协造之员。是协造之员即有监造之责,必得经久熟练,方知泥土、物料之性、火侯、釉水之宜,始于瓷器有益,而钱粮亦不致靡费。此协造之员似难引笔贴之例三年更换者也。
    今查协造之催总
老格,于乾隆六年十二月到厂,初管瓷务,未谙烧造;奴才每岁于春秋二季自九江关赴厂两次,除查看釉水、颜色、出样、定款之外,与彼细加讲究。老格亦留心学习,颇能领会,迄今三年,渐就熟谙,故奴才虽不能常在窑厂,而近年瓷务亦得稍免歧误。今老格已满三年,若引从前笔贴式三年更换之例,再换生手,则火侯物性,工作细事,茫无知觉,又须从头学习,于瓷务难免贻误,奴才伏念瓷器上供御用,理宜敬慎办理。老格在厂三年,为人安静,办事谨饬,不但烧造钱粮经手无误,而于造作事宜亦渐致娴熟,在窑厂实有裨益,况与止司置买钱粮之笔帖式不同。奴才为瓷务起见,仰恳圣恩,可否免其更调,仍留窑厂协造,容奴才再为逐一指点,则于现在之瓷器,不致以生于贻误,而于日后之造作,亦可得一熟谙之员矣。
    谨缮折请旨,伏祈皇上睿鉴施行。谨奏。

    朱批:老格着再留三年,该衙门知道。

三月初十日:唐英谨赉奉发各件,自九江关起身赴景德镇御厂督造。《唐英奏折》

三月十三日:呈《乾隆八年分九江关税课减少申明折》。奉朱批:该部核议具奏,欽此。

三月二十日:司庫白世秀来说太監胡世杰霁红僧帽壶一件(无盖)。传旨:照京内僧帽壶盖木样一件,交江西烧造霁红盖送来,其僧帽壶配座,呈进时声明头等。欽此。
于本月三十日,司庫白世秀将做得僧帽壶盖样一件持进,交太監胡世杰呈览。奉旨:照样准交江西烧造。欽此。
于四月十三日,司庫白世秀霁红僧帽壶配得木座持进,交太監胡世杰呈进,讫。《江西烧造磁器处》

四月:唐英驻景德镇御厂督理烧造事。《陶人心语.立夏日珠山邸署观剧颇佳漫赋》

四月初八日:唐英呈进制得哥窑渣斗一件,又仿配得连座富裕一件,以成一对。以及在厂拟造得新样轿瓶陈设小件数种均进呈鉴定。
同日,唐英呈进青花磁五供并配得磁灵芝。《唐英奏折》

四月初八日:呈《遵旨攒造青花白地磁五供折》。

内务府员外郎管理九江关务奴才唐英谨奏:为奏闻事。
    乾隆九年十月二十三日,奴才接养心殿造办处来文传旨,雅满达赖坛仙楼上,着奴才“制造青花白地瓷五供三堂,其瓶内配烧瓷苓芝花。钦此。”钦遵。
    维时因窑厂止工,天气寒冷,泥釉凝冻,不能攒造。今春开工,始得陆续制成。今造得宣窑青花白地五供三堂,配造得青花五彩瓷苓芝二种,以备采用。
    敬谨差人赍进,伏祈睿鉴。谨奏。

    朱批:览。

又呈《恭进上传及新样磁器折》。

内务府员外郎管理九江关务奴才唐英谨奏:为奏闻事。
    乾隆十年三月初六日,奴才在九江关署接到养心殿造办处来文,并奉发铜胎红珐琅盖一件,蓝珐琅盖一件,传旨着奴才“照样烧造霁红、霁青盖各一件,里子烧白的。”又奉发青花白地无盖小梅瓶一件,旋成瓶盖木样一件,传旨着奴才“按小梅瓶花样大小烧造瓷盖一件。钦此。”钦遵。
    奴才正当春季查看窑工之候,随于三月初十谨赍奉发各件,自九江关起身赴厂,亲自督催,遵照木盖样制造得瓶盖一件。但恐照造之瓶盖火气未退,与奉发之青花白地梅瓶究有新旧之别,奴才又按照原瓶花样大小,配造得有盖梅瓶一样,以成一对。其奉到之铜胎珐琅盖,亦照得霁红、霁青盖各一件外,于二月初七日,先奉到渣斗木样一件、象牙座一件,传旨着交奴才“按牙座大小照样烧造哥窑瓶一件,仿旧做,不要款,如仿得旧更好。钦此。”钦遵。今制造得哥窑渣斗一件,又仿配得连座富余一件,以成一对。谨将前项各件,差人一并赍进,恭呈御览。所有奉到各瓷木原样,与象牙座一同恭交。
    再,奴才在厂拟造新样轿瓶与陈设小件数种,谨随折恭进,伏祈皇上教导指示。应否照此新样再行制造,恭候圣裁鉴定,以便钦遵。谨奏。

    朱批:览。

四月二十九日:司庫白世秀,副催达子来说太監胡世杰青花白地壮罐一件。传旨:著交唐英照此花样烧造盖罐一件。欽此。
于本月三十日,司庫白世秀将镟得青花白地壮罐木样一件持进,交太監胡世杰呈览。奉旨:照样准做。欽此。《江西烧造磁器处》

四月二十九日,太監赵玉到内务府说,奏事太监王常贵等传旨:赏两广总督策楞大分锭子药一分。再赏内务府员外郎管理九江关税务唐英中分锭子药一分。
于本日太監赵玉将大分锭子药一分,中分锭子药一分持去赏讫。《记事录》

五月初一日:七品首領薩木哈来说太監胡世杰汝釉猫食盆一件(随嵌红牙座,一面玻璃楠木匣子)。传旨:将猫食盆另配一紫檀木座,落矮些,足子下深些,座内安抽屉。再将此牙座照猫盆样款,颜色,大小烫一合牌,著色样发给江西唐英烧造一件送来。欽此。
于本月初十日,司庫白世秀汝釉猫食盆色木样一件持进,交太監胡世杰呈览。奉旨:准交江西烧造。欽此。《江西烧造磁器处》

五月十二日:司庫白世秀将江西唐英烧造得上色尊,碗,碟等五千二百八十九件,上色洋彩锦上添花尊,瓶,碗,鹤鹿等七十六件持进,交太監胡世杰呈覧。奉旨:嗣后鹤鹿不必烧造了。欽此。(注:此条有为八月十二日者)

五月:唐英捐修新桥,桥距景德镇十里,是巡视景德镇御厂要道。十五日:唐英作《重修新桥碑记》。《陶人心语.重修新桥碑记》

七月:于烟水亭望秋。作《乙丑七月烟水亭望秋,有怀王观四秀才湖上新居,口占二律归而并补,以图志兴会也》。《陶人心语续卷七》

九月初三日:唐英呈《奏销乾隆九年任内自用动支银两折》。奉朱批:览,欽此。

九月初六日:于江州官舍题友人画册。作《题友人画册》,“...时余受业于娄江王麓台夫子,...以故四十年来...。时乾隆乙丑,重阳前三日,题于江州官舍”。《陶人心语续卷七》

十月初二日:唐英作《题自画菊花四截句》。《陶人心语.题自画菊花四截句》

十月初八日:巡视景德镇御厂途中作五言诗。《陶人心语.巡视陶工朝发舟中有作》

仲冬:唐英作《汪汇川十年契阔,近登贤书,乙丑仲冬至自都门访余于浔阳官署,以诗见赠,浔阳婺州,次其原韵送之》。《陶人心语》

十载曾先贡举之,相逢互认旧须眉。期君宁止科名贵,慰我无虚抱负奇。
献策金门来日下,旧帆花信好风吹。骚歌未尽平原兴,潭水深留去后思。


十二月乙卯:海望以精力渐衰罢(官)。

十二月初一日:司庫白世秀,七品首領薩木哈将江西唐英烧造得洋彩锦上添花尊,瓶等二千件,上色尊,瓶,盘,碗,盅,碟等五千二百六十四件,六年分次色黄器盘,碗,盅,碟等二千三百二十一件,俱持进,交太監胡世杰呈覧。奉旨:洋彩锦上添花尊,瓶等二千件,内廷留下,其余著送往圆明园,交刘沧州。欽此。《记事录》

*****************************************************************************************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信息资料均为萱草园官窑瓷网站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

Copyright 2001-www.XuanCaoYu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