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英年表及其时官窑制作历史档案资料(康熙二十一年至雍正十三年)

康熙二十一年(出生)——雍正十三年(五十四岁)

萱草园主人 初稿时间 2004/01/07
最后修改时间 2004/01/07

《前言》

唐英,字俊公,汉军旗人。官内务府员外郎,直养心殿。雍正六年,命监江西 景德镇窑务,历监粤海关、淮安关。乾隆初,调九江关,复监督窑务,先后在事十馀年。明以中官督造,后改巡道,督府佐司其事,清初因之。顺治中,巡抚郎廷佐所督造,精美有名,世称“郎窑”。其后御窑兴工,每命工部或内务府司官往,专任其事。年希尧曾奉使造器甚夥,世称“年窑”。

继其后,任事最久,讲求陶法,於泥土、釉料、坯胎、火候,具有心得,躬自指挥。又能恤工慎帑,撰陶成纪事碑,备载经费、工匠解额,胪列诸色赩釉,仿古采今,凡五十七种。自宋大观,明永乐、宣德、成化、嘉靖、万历诸官窑,及哥 窑、定窑、均窑、龙泉窑、宜兴窑、西洋、东洋诸器,皆有仿制。其釉色,有白粉 青、大绿、米色、玫瑰紫、海棠红、茄花紫、梅子青、骡肝、马肺、天蓝、霁红、 霁青、鳝鱼黄、蛇皮绿、油绿、欧红、欧蓝、月白、翡翠、乌金、紫金诸种。又有浇黄、浇紫、浇绿、填白、描金、青花、水墨、五彩、锥花、拱花、抹金、抹银诸 名。

奉敕编陶冶图,为图二十:曰采石制泥,曰淘炼泥土,曰炼灰配釉,曰制造匣钵,曰圆器修模,曰圆器拉坯,曰琢器做坯,曰采取青料,曰炼选青料,曰印坯乳料,曰圆器青花,曰制画琢器,曰蘸釉吹釉,曰镟坯挖足,曰成坯入窑,曰烧坯开窑,曰圆琢洋采,曰明炉暗炉,曰束草装桶,曰祀神酬原。各附详说,备著工作次第,后之治陶政者取法焉。
所造者,世称“唐窑”。 《清史稿 列传二百九十二 艺术四》

《正文》

顺治十一年:“奉旨烧造龙缸,自十一年至十四年,造二百余口,无一成器,经饶守道董献忠王天眷,王鍈...巡抚部院郎廷佐张朝璘俱亲临监督终克不成。”(康熙二十二年《浮梁县志.卷四.陶政》)

顺治十六年:“奉旨烧造栏板...亦不成,官民咸惧。”(康熙二十二年《浮梁县志.卷四.陶政》)

顺治十七年:“巡抚部院张朝璘等具疏题请奉旨停免。”(康熙二十二年《浮梁县志.卷四.陶政》)

康煕元年:圣祖八岁即位。

康煕二年(1663):曹玺曹寅之父)任江宁理事官,进呈单内:“...宋磁菱花瓶一座,窑变葫芦瓶一座,哥窑花插一座,定窑水注一个,窑变水注一个。”《江宁织造进物单》

康煕五年四月(乙亥):工部题文庙器物,皆刊刻前明年号,应诸改造,得旨,坛庙旧用琴,炉等件,俱不必换照,俟其损坏补造时,写本朝年号。

康煕六年:康煕亲政。《圣祖仁皇帝实录卷十八》

康煕九年闰二月丁巳日:为诣顺治帝陵,命礼部准备各项器皿,皇考升遐倏经十载...敬遵慈命,躬恃前往应行典礼,及需用各项尔部详俱奏。《圣祖仁皇帝实录卷三十二》

康煕十年:烧造祭器等项,俱估值销币,正项钱粮并未派徵,陶成分限解京。《雍正十年 江西通志》

康煕十年九月(庚戌):圣祖诣太祖,太宗山陵。《圣祖仁皇帝实录卷三十六》

康煕十三年十月(辛丑):吴三桂三王乱延江西,总督董卫国报告:“湖口,彭泽相继被陷,浮梁,鄱阳诸贼,啸聚日众”。“康熙十三年,吴造煽乱,景德镇居民被(火+敫),窑基尽圯,大定后无从烧造。”《圣祖仁皇帝实录卷五十》《 江西通志》

康煕十九年三月:三王平定,康熙于芦沟桥二十里外亲迎凯旋大军。《圣祖仁皇帝实录卷八十九》

康煕十九年九月:奉旨烧造御器,差广储司郎中徐廷弼,主事李延禧,工部虞衡司郎中臧应选,笔帖式车尔德;于二十年二月内驻厂督造。《雍正十年 江西通志 卷二十七》
十九年命内务府工部司,员各一人,在江西烧造瓷器。《大清会典事例 卷九百》

康煕二十年二月(1681):臧应选等人驻厂督造...每制成器,实估价值,陆续进呈,凡工匠物料动支正项钱粮,按项给发,至于运费等项,毫不牵累地方,官民称便。

康煕二十一年元月(壬戌 1682):御乾清宫宴,内宴大学士...道科掌印,管九十三员,...传谕曰:向来内殿筵宴,诸臣未兴,今因海内又安,时当今序,特于乾清宫赐宴,君臣一体,共乐升平,同昭上下,泰交之盛。《圣祖仁皇帝实录卷一百》

康煕二十一年 唐英

夏历五月初五日(壬戌 1682):唐英生。“端午日為予誕辰”

康煕二十七年(戊辰 七岁):臧应选等人离景德镇“二十七年,奏准停止江西烧造瓷器。唐英七歳入郷塾読書。《陶人語続選》“书法指南序”,“余七齢入郷塾、資性不敏。”

康煕二十八年:户部广储司,在原来的银库,缎库,皮库,衣库之外,加瓷库,茶库成六库。《清史》

康煕三十年:奉旨“东暖阁裱作,移在南裱房,...其余别项匠作俱移出,在慈宁宫茶饭房做造办处。”《大清会典事例 卷千一百七十三》

康煕三十二年:造办处设立作房。《大清会典事例 卷千一百七十三》

康煕三十六年(丁丑 十六岁):内廷供役,供奉養心殿。

康煕四十四年:郎廷極任江西巡撫。

康煕四十七年:奉旨養心殿匠役人等、倶移於造辧処。《大清会典事例 卷千一百七十三》

康煕四十九年:唐英丧元配赵淑人。继以淑人马氏相庄。“予年二十九丧元配赵淑人。继以今淑人马氏相庄十八载。”《陶人語.悼亡》


康煕五十一年 壬辰 (1712) 三十一岁

友人莽卓然唐英写三十四岁小照。

正月:命内外大臣具折陈事。奏折自此始。

郎廷極改任両江総督、又改漕運総督、五十四年亡。

康煕六十一年:

三月:至皇四子胤禛邸园饮酒赏花,命将其子弘历养育宫中。

十一月:康熙帝不豫,还驻畅春园。命皇四子胤禛恭代祀天。病逝。即夕移入大内发丧。遗诏皇四子胤禛继位,是谓雍正帝。遗诏真伪,引发继位之谜。以贝勒胤禩、皇十三子胤祥,大学士马齐、尚书隆科多为总理事务王大臣。召抚远大将军胤禵回京奔丧。诚亲王允祉上疏,援例陈请将诸皇子名中胤字改为允字。

十二月:封允禩廉亲王,授理藩院尚书,允祥怡亲王允祹履郡王,已废太子允礽之子弘皙理郡王,以隆科多为吏部尚书。宜太妃称病坐四人软榻见雍正帝而受训斥。始授太监官级,定五品总管一人,五品太监三人,六品太监二人。更定历代帝王庙祀典,诏《古今图书集成》一书尚为竣事,宜速举渊通之士编辑成书。

雍正元年 癸卯(1723) 四十二岁

唐英为内务府员外郎。(我皇上御极之元年,仰蒙高厚殊恩,拔置郎署。《陶人心语.陶务叙略》)

正月二十七日怡亲王交磁靶杯、大官窑碟,王谕:照样做出样子来,此杯仿下木样。《记事杂录》

二月十三日:怡親王定磁小瓶一件(乌木座),嘉窑小扁磁盒一件,官窑花瓶一件,竹节式磁壶一件,定磁炉一件。王谕:俱著唐英照样画样。遵此。《玉作,牙作》

二月十三日怡親王龙油珀葡萄式小盘一件,着唐英照样画样。遵此。
十六日画完,怡亲王呈进讫。《镶嵌作,附牙作,砚作》

二月十四日:怡親王假官窑磁瓶一件。王谕:交唐英画样。遵此。《玉作,牙作》

十一月二十六日:六品官阿蓝泰来说,为慈宁宫画画人等散懒滑随事,启怡親王。奉王谕:著沈瑜,照唐英例,每日稽查伊等,如有不来者即行启我知道。《记事杂录》

十二月十七日怡亲王交青花白地碗二件,王谕:着认看。遵此。
于二年正月初六日认看像弘治窑的。《杂活作》

雍正二年 甲辰(1724) 四十三岁

二月初四日怡親王交青花白地磁瓶一件,随紫檀木架。奉旨:着认看。钦此。
于二月初五日据南匠袁景(召+力)认看系宣窑瓶。《玉作》

雍正三年 乙巳(1725) 四十四岁

四月初三日:常德寿呈《查讯安尚义烧造瓷器折》。

江西布政使奴才常德寿谨奏,写据实奏明事,窃奴才前恭请训旨蒙:皇上面谕:着访查安尚义在景德镇烧磁有无招摇等因,钦此。钦尊。奴才到任之后,遵即密委经历王联劳至景德镇地方细查。据该员回称:安尚义之子现在扬州行盐,自康熙五十九年起,差伊家人马自弘、杨宗,伙计俞登朝三人,每年用银九千两,在景德镇置买材料,雇工烧磁。所烧磁器尽行载到扬州转送进京。历年以来所用材料以及工匠价值,俱预行给发,并无短少,亦无招摇生事等语。奴才犹恐所访未实,又调浮梁县知县吴邦基到省,细加面询,据称安姓家人,在镇烧磁,从前未知确实,自邦基到任,三年以来,并无招摇生事克扣窑户,亦无片纸到官,甚属安静等因。出具印结存案,为此据实缮摺奏以阅。
朱批:知道了。

十一月初二日:据圆明园来贴,内称郎中保德来说:九洲清宴上仙楼的楼梯北边贴的美人画一副。奉旨:画的款式甚好,尔仍着唐英画美人,其衣纹照先画的衣纹样画。欽此。《画作》
于四年正月十二日画得美人绢画一张,郎中保德呈进讫。

雍正四年 丙午(1726) 四十五岁

八月十七日:年希尭奉命淮安关税管理官兼管景德镇,十二月到任。(台北故宫档案资料 年希尭 雍正四年十二月二十日奏折)

雍正五年 丁未(1727) 四十六岁

正月:年希尭到景德镇御厂巡视。三月二日返署。(台北故宫档案资料)

除夕:唐英禁中值宿。《陶人心语卷三》

雍正六年 戊申(1728) 四十七岁

正月初九日:应招募匠艺人十三名。内务府员外郎沈瑜,唐英怡親王,拟定每月所食钱粮银一两,再月米折银一两,每月每人共给银二两,用造办处银两发给。怡親王谕:准行。《记事杂录》

正月十二日:郎中海望启称:造办处承造活计领取银两等事,关系甚重,祈加派官员画押办事。怡親王谕:著员外郎唐英画押办事。《记事杂录》

二月二十二日:栢唐阿宋七格等奉怡親王諭:著焼煉琺瑯、遵此。
於本日員外郎沈瑜唐英:説此系怡親王著試焼琺瑯料所用銭糧物料、叧記一档,以待試煉完時,再行啓明入档。本日送交柏唐阿宋七格

...于三月初二日,員外郎沈瑜唐英传,为西洋人郎世宁画耕织轩处四方重檐亭内四面八字板墙隔断画八幅,著湖饰白虎殿。记此。《画作》

七月十一日:員外郎唐英怡親王、為郎世寧徒弟林朝楷有癆病、已逓過呈子数次、求回広調養、俟病好時再来京當差、今病漸至沈重。諭:着他回去吧!

秋八月:怡親王宣圣命,唐英著内务府员外郎衔,驻景德镇御窑厂,佐理陶务,充驻厂协理官。其时,总理陶务为督理淮安关板闸关年希尭

十月抵景徳鎮厂署,年希尭遥领御窑厂总理,但一切焼造事宜,俱系唐英一人经营。《陶人心语》

“予于雍正六年,奉差督陶江右。陶固细事,但为有生所未经见,而物料火候与五行丹贡同其功,兼之摹古酌今,侈弇崇庳之式,茫然不晓,日唯诺于工匠之意者,惴惴焉,惟辱命误公之是惧。用杜门,谢交游,聚精会神,苦心竭力与工匠同其食息者三年。”《瓷务事宜示谕稿序》

除夕:唐英作《戊申除夕偕幕中诸友守岁即席一首(时初莅署)》。《陶人心语卷三》

岁旧年新换物华,辛盘椒酒客为家。天涯良友团红烛,眼底寒梅放早花。
四十七番须发改,五千里外道途赊。官闲署冷穷方称,不必奴星缚柳车。


回忆去年除夕,作《忆客岁除夕禁中值宿,回首已隔一年,感而赋述》。《陶人心语卷三》

去岁岁除当此夕,紫微垣里列曹司。玉楼金胜迎年早,银箭铜龙驻景迟。
今夜臣心飞北闕,来朝春气上南枝。御厨犹记颁天膳,醉饱恩荣正纪诗。


雍正七年 己酉(1729) 四十八岁

于景德镇御厂协理陶务

正月十五日:己酉上元,吴尧圃赠尺幅山水,唐英作《雨窗题吴尧圃画山水歌》。《陶人心语卷一》

二月十九日:怡親王有釉水磁器四百六十件、系年希尭焼造。郎中海望奉王諭:著収起。遵此。
於本日将磁器四百六十件交柏唐阿宋七格訖。
於七年八月十四日、焼造得畫琺瑯磁碗三対、畫琺瑯磁碟二対、畫琺瑯磁酒圓四対。九月初六日焼造得畫琺瑯磁碗二対...。
于八年四月十四日至十三年十月二十日。共烧造画珐琅碗等五百余件。

三月:派厂署幕友吴尧圃调查钧窑釉料配制法。作《春暮送吴尧圃之钧州》。《陶人心语卷一》
《春暮送吴尧圃之钧州》
絮落花飞春已暮,几欲留春春不住。离筵黯黯趁春开,春风引客钧州路。
山山水水几许长,帆樯云树愁苍茫。毂城黄石峴首泪,酒材诗料携轻装。
丈夫出门各有道,知己情深在怀抱。此行陶冶赖成功,钟鼎尊(田*3+缶lei2)关国宝。
玫瑰翡翠倘流传,搜物探书寻故老。君不见,善游昔日太史公,名山大川收胸中。
陶熔一发天地秘,神工鬼斧惊才雄。文章制度各有别,以今仿古将毋同。
不惜骊驹三叠唱,内顾无忧行色壮。荆襄一水游有方,不比天涯成孟浪。
荷香蒲绿戳归舟,依闾白发(禺+页)(禺+页)望。

三月十三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四月十六日太监刘希文,王太平交来成窑五彩磁罐一件(无盖)。传旨:著做木样呈览。欽此。
于四月二十日,做得画五彩木样一件,郎中海望呈览。奉旨:将此罐交年希尭添一盖,照此样烧造几件,原样花纹不甚好,可说与年希尭往精细里改画。欽此。
于四月二十五日,将成窑五彩罐一件并木样一件,郎中海望年希尭家人郑旺持去,訖。《珐琅作》

三月二十日:郎中海望持出白定磁小瓶一件。奉旨:比此瓶大些的小些的,或官釉,或别样釉水,照此样交怡親王,著年希尭做些。欽此。《记事录》

三月二十日:郎中海望持出白地青龙嘉窑碗一件。奉旨:著查里边磁器,如有此样碗,即不必多烧造,如若无,将此碗交怡親王,著年希尭照此款式烧造些来。其花样不是甚好,著另改花样,碗底不必做腆心。欽此。《记事录》

四月初二日:太监刘希文交来大官窑瓶一件。传旨:著做木样交年希尭照样烧造几件。欽此。
于本月十四日,镟得木样一件,郎中海望年希尭家人郑旺持去,訖。《记事录》

四月十一日:郎中海望持出葫芦式磁壶一件。奉旨:尔将此壶交年希尭照其款式仿烧造几件,其釉水如不能十分像,些须深浅亦可,将原壶上添一盖,再著烧磁器人认看此壶是新磁是旧磁,俟磁器得时写明,一并奏闻。欽此。《记事录》
于四月十四日,将此壶交年希尭家人郑旺持去,訖。《记事录》
同日,持出洋瓷小圆盒一件。奉旨:著照此盒釉水烧造几件,其盒盖上的花纹不甚好,著另改花样。欽此。《记事录》
同日,持出青花白地小圆罐一件。奉旨:著照样烧造几件,再别款式小器皿每样烧造几件,配百事件用,不必多烧造。《记事录》

四月十四日:郎中海望持出古铜花囊一件。奉旨:著照样镟木样,将天盘口硬楞做软些,面上开三孔做样呈览后再做。欽此。
于四月二十日,做得木样一件呈览。奉旨:此边口再放圆些,胆开大些,交年希尭各样釉水烧造几件,比此样大些的亦烧造几件,《记事录》

四月二十七日:郎中海望奉旨:尔等将各样款式水盛,或腰圆,半壁形,鸡缸形或扁圆形,酌量做木样几件,不必呈览交年希尭或黄釉,或霁红釉,或脱胎,或冬青釉,务要精细每样烧造几件。欽此。

四月三十日:郎中海望持出成窑宝烧红龙白地碗一件,成窑红龙白地酒圆一件。奉上谕:(将)此二件交年希尭照样烧造。欽此。《记事录》
于五月十五日,将成窑原样磁碗,酒圆二件交年希尭家人郑旺持去,訖。《记事录》

六月二十八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本月二十七日太监张玉株,王常贵交来珐琅牡丹玉兰花卉破白磁瓶一件(紫檀木座)。传旨:将此瓶交年希尭照样烧造几件送来,其珐琅花卉著造办处照样烧造,得时送进,仍补在原陈设处。欽此。
于十月初六日,年希尭家人郑旺送来白磁瓶三十件,内有破的九件,并原样一件,交柏唐阿邓八格持去,讫。
于八年二月二十九日,做得珐琅瓶一对并原样一件,首領李久明持去交太监刘希文,讫。《珐琅作》

閏七月初九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本月初八日怡親王年希尭送来畫琺瑯人周岳呉大琦二名。吹釉煉琺瑯人胡大有一名(并二人籍贯小摺一件),细竹画笔二百枝,土黄料三斤十二两,雪白料三斤四两,大绿一斤,白炼樊红一斤,白炼黑钧料八两(随小摺一件)。郎中海望奉王諭:著将珐琅料收著有用处用,其周岳等三人著在珐琅处行走。遵此。
於本月初十日、将年希尭送来畫琺瑯人三名所食工銀一事,郎中海望怡親王,奉王諭:暫且着年希尭家養着、俟試准時再定。遵此。《珐琅作》

閏七月十四日:作《己酉閏七月十四日送同事汪秀峰督运北上》。《陶人心语卷三》

临岐酌酒不须辞,聚首人生未可期。今日送君旋锦处,去年忆我别家时。
江云燕树临风泪,古驿山城纪里诗。从此共劳南北梦,桃花潭水重相思。


閏七月十六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郎中海望持出鈞窰双管瓜稜瓶一件、奉旨:著将鳅耳乳耳三元炉木样镟做几件,并此瓶俱交年希尭,照此瓶上釉水焼造些来。欽此。《记事录》

八月初七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閏七月三十日郎中海望持出素宜兴壶一件、奉旨:此壶靶子大些,嘴子亦小,著做木样改准,交年希尭焼造。欽此。《记事录》
于八月初五日,将宜兴壶一件郎中海望年希尭家人郑旺持去,訖。《记事录》

八月初七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閏七月三十日郎中海望持出菊花瓣式宜兴壶一件、奉旨:做木样几件交给年希尭,照此款式做均窑,将霁红,霁青釉色焼造些来。欽此。《记事录》
于八月初五日,将原样宜兴壶一件交年希尭家人郑旺持去,訖。《记事录》

八月十七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本月十四日郎中海望持出碎霁红磁盘边五块。奉旨:此釉水甚厚,新烧的甚薄,不知是何原故,尔将此破磁发给年希尭去,著伊照此破磁釉水焼造。欽此。《记事录》

十月:赐汉大臣子蒋溥等十三人举人。以内外诸臣谨慎奉职,加怡亲王仪仗,张廷玉少保,蒋廷锡太子少傅,励廷仪太子少傅,傅尔丹、岳钟琪、鄂尔泰俱少保,田文镜太子太保,李卫、查郎阿、席伯俱太子少保。

十月初三日:怡親王府総管太監張瑞、交来年希尭処送来匠人摺一件、内開畫畫人湯振基、戴恒、余秀、焦国兪等四名...。《记事录》

十一月二十九日:内务府总管年希尭家人郑旺送来新烧各色磁器一百八十六件,上交做样磁器十一件。本日内郎中海望持进一百八十二件,并做样磁器十一件,摆在养心殿暖阁内,訖。《记事录》

注明:传旨烧造磁器,均由年希尧家人持样交景德镇御厂烧造办理。御厂总理年希尧住淮安官署,每岁只春秋两次去景德镇巡视窑厂;驻厂协理唐英亲自办理制造细事,每月于初二,十六日两期,解运磁样至淮关呈候总理签定后转而贡诸内廷。
雍正八年 庚戌(1730) 四十九岁

于景德镇御厂协理陶务

是年,唐英妻室卒。《厂署珠山文昌阁碑记》,“越二年,内人某氏卒,继以地震,庐舍倾颓,产空人散,租俸所入,又为族之尊属所攘夺。所余二子,茕茕幼稚,艰于存活,不得已遣足往觅老羸仅存之男妇三五辈,携之南来,实就食耳,岂图团聚乎?此九年事也。”

正月:绘《陶成图》小照卷子为戴俊,戴景父子合作;方原博为之序;年希尭,钱陈群,秦蕙田,顾栋高,施延翰等三十余人题跋

正月十九日:据圓名園来帖称:本月十五日郎中海望奉旨:或黄色,或松石色乳炉做几件。鳅耳炉不用按耳,亦做几件,尔将炉样款式镟样呈览。青金绿苗石如有大些的可以做得炉的,将乳炉亦做一件。欽此。《记事录》
于二十八日,据圓名園来帖称:二月二十四日做得鳅耳炉木样一件,乳炉木样一件。郎中海望呈览。奉旨:乳炉做时耳子做窄些,鳅耳炉做时,做半圆耳。玻璃焼造幾件,再将此木样二件发给年希尭,均窑釉焼造些,不独照此一样尺寸,或大些,或小些亦可。欽此。《记事录》
于十月十八日,将年希尭焼造来的仿均窑磁炉大小十二件,(海望由内務府郎中升为内務府総管)内務府総管海望呈覧。奉旨:此炉焼造得甚好,传与年希尭,焼此様再多焼幾件。欽此。《记事录》
于本日内務府総管海望年希尭家人郑旺持去,訖。《记事录》

五月:唐英作《龙缸记》。

青龙缸,邑志载:前明神宗间造。先是累岁弗成,督者益力,火神童公悯同役之苦,激而舍生乃成。事详神小傅,此则成后落选之损器也。弃置僧寺墙隅,余见之,遣两舆夫舁至神祠堂西,饰高台与碑亭封峙。或者疑焉,以为先生好古耶,不完矣; 惜物耶,无用矣;于意何居?余曰:否,否!夫古之人之有心者之于物也,凡闻见所及,必考其时代,究其款识,追论其制造之原委,务与史传相合。而一切荒唐影响之说,不得而附和之。或以人贵,或以事传,或以良工见重,每不一致,要不敢亵呢云尔。故子胥之剑,陈之庙堂;杨雄之匜,置之墓口;甄邯之威斗,殉之寿藏;盖其人,生所服习,死(世?)所裁决,虽历久残缺,而灵所凭依,将在是矣。况此器之成,沾溢者,神膏血也;团结者,神骨肉也;清白翠璨者,神精忱猛气也。其人则神,其事则创,其工则往古奉御之,所遗留而可不加之珍重乎?由志所云,万历已亥到今雍正庚戊相去凡一百三十二年,其不沦于瓦砾者,必有物焉。实呵护之余,非有心人也,神或召之耳。故记之。缸径三尺,高二尺强,环以青龙。四下作潮水纹,墙口俱全,底脱。

五月:怡亲王允祥逝,雍正帝亲临其丧,谥曰“贤”,配享太庙。诏令怡亲王名仍书原“胤”祥。诚亲王允祉怡亲王允祥之丧,迟到早散,面无戚容,交宗人府议处。议削王爵监禁景山永安亭,得旨削爵拘禁。晋封贝子允禧为亲王,复允祹郡王,封理郡王弘晳为亲王,公弘景为贝子。

六月:赐怡贤亲王“忠敬诚直勤慎廉明”八字加于谥上。定太监四品至八品不分正从。

八月:命怡亲王弘晓袭封亲王弘皎别封郡王,均世袭。建贤良祠,以怡亲王允祥功勋卓著而奉为首位。设立军机处。

八月十一日:年希尭点翠盆景五件。传旨:五件内有一盆好的,其余俗气。再做盆景竹叶子要像紫竹林的款式。《记事录》

十月二十六日:年希尭呈進倣鈞窰瓷大小十二件呈覧。奉旨:以炉焼造甚好、傳與年希尭焼此様再多焼幾件。

十月三十日:内務府総管海望奉旨:照年希尭進的波羅漆卓様、将大案坑卓、琴卓画様交年希尭漆做些来。再将賞用瓷瓶亦画様交年希尭焼造来。

雍正九年 辛亥(1731) 五十岁

于景德镇御厂协理陶务

“抵九年辛亥,于物料火候生克变化之理,虽不敢谓全知,颇有得于抽添变通之道。向之唯诺于工匠意旨者,今可出其意旨唯诺夫工匠矣。因于泥土、釉料、坯胎、窑火诸务,研究探讨,往往得心应手。至于赏勤儆怠,矝老恤孤与夫医药棺槥拯灾济患之事,则又仰体皇仁寓赈贷于造作中之圣意,此微末小臣尽力宣劳之职也。更历五寒暑,器不苦窳,人不惮劳。”
《瓷务事宜示谕稿序》

是年,唐英长子文保,次子寅保来景德镇。

作《火神童公传》。《浮梁县志.卷七》

 神,姓,字定新,饶之浮梁县人。性刚直,幼业儒,父母早丧,遂就艺。浮地利陶,自唐宋及前明,其役日益盛。万历间内监潘相奉御董造,派役于民。童氏应报火,族人惧,不敢往,神毅然执役。时造大器累不完工,或受鞭笙,或苦饥羸。神恻然伤之,愿以骨作薪,丐器之成,遽跃人火。翌日启窑,果得完器。自是器无弗成者。家人收其余骸,葬风凰山,相感其诚,立祠祀之,盖距今百数十年矣。
 雍正戊申,余衔命督理埏埴来厂,涓吉,谒神祠。顾瞻之下,求所为丽牲之碑,阙焉无辞。问神姓氏、封号,率无能知者;而《浮梁志》亦不复载。最后,神裔孙诸生
兆龙等,抱家牒来谒。牒称神曰“风火仙”,详死事一节。并载康熙庚申年臧、徐两部郎董制陶器,每见神指画呵护于窑火中,故饶守许拓祠地加修葺焉。牒首有沈太师三曾序曰“先朝嘉号而敕封之”,不知所封何号也,岂所谓风火仙耶?夫五行各有专司,陶司于火,而加以风,于义何取?且朝廷之封号,如金冶神,木、土、谷以及岳、渎、山、川,皆曰神,未闻仙也!岂相私称云尔耶?敕封之语殆不确耶,是皆莫可考也。当神之时,徭役繁兴,刑罚滋炽,孰不趑趄瑟缩于前,而涕泣狼狈于后?神闻役而趋,趋而尽其力,于工则已耳!物之成否,不关一人;器之美恶,非有专责。乃一旦身投烈焰,岂无妻子割值舍之痛与骨肉锻炼之苦?而皆在不顾,卒能上济国事而下贷百工之命也。何其壮乎!然则神之死也,可以作忠臣之气而坚义士之心矣。神娶于刘,生一子曰。神赴火后,刘苦节教子,寿八十有五。奉母以孝闻。

五月:唐英长子文保自京携八口,内次子寅保,孀女,稚女,乳妪,远来景德镇御厂。作《闻文儿有五月自京携家远来之信,夜坐赋以志感》。《陶人心语卷三》

就食全家出帝城,天涯传语喜还惊。三更灯火翻书信,万叠云山数驿程。
儿女计深忘短鬓,马牛力惫逐虚名。此身已叹浮萍寄,八口风尘又远行。


六月二十四日:唐英作《文儿携家远来,客有遇诸途者,还告,喜赋兼以志慨,时六月廿四日也》。《陶人心语卷三》

南指舟车信已真,初闻失喜忽沾巾。全家跋涉劳因我,半世功名苦累人。
儿女早筹团聚乐,梦魂先觉笑言亲。糊窗扫地安床席,离合方知最损神。


又作《八口远来,凄然相向。万绪千愁,付之一叹。始知黯然销魂,江郎不止为别离赋也》。《陶人心语卷三》
其八口为:长子文保,年十五;次子寅保,才八龄;孀女;稚女;乳妪;

七月二十四日:唐英作《庭前白莲盛开,适海棠亦放数枝。春花夏卉,偶尔相遭,亦因缘也,摘取伴注胆瓶,贻赠沈司马,并系以诗。时辛亥七月廿四日》。《陶人心语续选》

海棠菡萏漫相猜,春夏何妨偶并开。浓抹淡妆凭月旦,柔丝孤干异根荄。
霞侵素质清无恙,香压繁英势欲摧。玉立红飞须着眼,莫将同调问追陪。


仲冬:做“佑陶灵祠”青花瓷匾。唐英为“风火仙庙”所书,镶嵌在庙的西院墙门楣的上方。匾长135、宽43.5、厚6厘米;四周的缠枝番莲纹和中间的字为青花,印为釉里红,字、印都阳文凸出;字正楷,规整精工、清秀健俊;右上角腰园形引首印“古柏堂”“雍正九年仲冬”“督陶使沈阳唐英”下款两枚方栏篆书“唐英之印”、“俊公”章。

附:年希尧《重修风火神庙碑记》

器莫大于饮食之制,然率不外乎五行之寓质,而融凝以水火之齐。盖自汙尊杯饮之风邈,华而范金,简而髹木,礼之升降,亦与时相沿会者也。若陶之为用,则犹其朴焉者。而后世之以窑名自唐,人或始见之篇咏。洎乎宋代,方专其制,以奉太官之用。今可考而知者,于汴有汝,于杭有修内司,其他之规模乎此,与别出其奇以矜能者,殆未可以一二数。是皆致精于物力而成之,弗患苦窳,盖无所谓风火神者。有之,自明之季世始。考神实姓童氏,尝职窑为业。当前明神宗时,阉人督窑事弗就,数困辱操作者,神举身歼焉而后器成。如志,由是成神而举之。而镇民之尽心于肸蠁者,若有所默相焉。祠在官廨门内之东边,廨固前代所传也,则神尝祀之于官矣。余有丁未之岁,曾按行至镇,一过祠下。越明年,而员外郎唐侯衔命来,偕余董其事,工益举而制日精,一岁之成恒十数万器。而选择包匭,由江奏淮咸萃余之使院,转而贡诸内廷,悉中程式。唐侯节公财、惜人力, 以徼惠归美于神,时来修祀。则俯仰上下,叹其栋字戺级之弗葺也。因镇人之志,慨然倡以先焉,而请余文纪其略。余长其任,弗敢辞。余惟圣人在上,则器无奇诡,而物盛气厚,则百工之事咸精,其饶庶司群吏有所兴作,惟思宣泰上德以逮于下,若恐弗及。如今之镇人,所以趋赴于唐侯者,非有所督于前而绳于后也。而其事集,而功倍出于法所縆急者尝相什伯,宜其神之灵响,乐为昭答。而唐侯之汲汲于是,知非徒祀事之光,亦将有以风乎后也,是则可书也。已若神之谱系里居,兴夫建祠之缘起,或自有传记,余得而略焉者也。

除夕:唐英作《辛亥除夕雨窗口占》。《陶人心语续选》

渔滨四度易干支,坐惜流光逐漏移。后夜寒霖新雨露,频年游子老须眉。
辛盘已惯天涯味,爆竹偏惊世路脾。万里春风来上苑,明朝检点向南枝。


雍正十年 壬子(1732) 五十一岁

唐英于景德镇御厂协理陶务

正月五日:唐英作《壬子五日初度口占,时寓西江陶署,马齿五十又一》。《陶人心语》

二月二十二日:海望上諭:将霽紅、霽青、黄色、白色高足靶碗毎様焼造些。厚的亦焼造些、以備賞蒙古王用。年希尭家人鄭天賜交景徳鎮御窯厂焼造辧理。

七月初七日:宮殿監付侍李英交出白地紅龍茶園一件、伝旨:此茶園款式、花様倶好、着焼造瓷器処照様焼造送来、再将翡翠色、黄色茶園倶焼造些。
本日内大臣海望谕:俟烧造得时,一并将发去茶圆原样送来。遵此。《记事录》

七月初十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本日司庫常保持出五彩花瓷果托一件、说宮殿監副侍李英传旨:着传与年希尭照様将填白釉果托焼造些送来,令造办处将黄色畫琺瑯焼些。欽此。《珐琅作》

八月初六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本日司庫常保,首領薩木哈来说太監滄洲傳旨:着将二十四日交出白地画红龙大玉壶春瓶照样镟木样,交与年希尭烧填白釉几件。欽此。(本日交内务府总管年希尭家人郑天锡持去,讫。)《记事杂录》

八月十五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本日司庫常保,首領薩木哈持来黄地暗龍茶圓一件。说宫殿监副侍李英傳旨:着照此茶圓的款式,交年希尭将填白釉的烧些来底下不必落款。欽此。
于八月十七日,将黄地暗龍茶圓一件并上諭一道:司庫常保交内务府总管年希尭家人郑天锡持去,讫。《记事杂录》

九月初二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本日司庫常保,首領薩木哈奏称雍和宫取来脱胎小酒圓甚好,欲向年希尭要些来烧造等语奏闻。奉旨:尔等寄信與年希尭、将脱胎小酒圓、茶圓、小碟焼造些、不要款。欽此。于本月初十日,交内务府总管年希尭家人郑天锡持去,讫。《记事杂录》

九月十三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本日司庫常保,首領薩木哈奉上諭:著寄信與年希尭、将霽紅、霽青、鈞窯、汝窯小花盆,水连焼造些来。先做木样呈览,看准时再发去烧造。再照玻璃菊花盘样,将玻璃盆做几件。欽此。
于十一月二十七日,做得小花盆木样(随水连)。司庫常保、首領李久明,薩木哈呈览。奉旨:照样准烧造磁器。欽此。
本日将木样二件(随水连)并上諭二道:司庫常保交内务府总管年希尭家人郑天锡持去,讫。《记事杂录》

十月二十八日:司庫常保、首領李久明薩木哈奉上諭:里边有一面画花卉,一面写字磁壶款式甚好,尔等可降旨与乾清宫总管要来镟做木样呈览,看准时交年希尭填白釉瓷壺焼造些送来,以备烧珐琅用。欽此。《记事录》
本日乾清宫宫殿监督领侍苏培盛,副侍陈福,刘玉,李英著向圓名園内总管查有一面画花卉,一面写字的磁壶,类此样有几样俱交造辧処人持来,俟看样完时仍送还等因。
于本月二十九日,员外郎满毗,三音保差柏唐阿富拉他赴圓名園去向园内总管李德取来一面写黑色行书字,一面画玉堂春富贵花卉磁壶三把(内一把靶上有惊纹,系[大清雍正年制]),一面写蓝色篆书楷书字,一面画松竹梅花卉磁壶一把(无款)。员外郎满毗,三音保传:照样每样做一木样。记此。
于十一月二十七日,照十月二十八日交(一面写字,一面画画)磁壶样做得木样四件。司庫常保、首領李久明,薩木哈呈览。奉旨:照样准烧造磁器。欽此。本日将木样四件司庫常保交内务府总管年希尭家人郑天锡持去,讫。随将磁壶四把著柏唐阿富拉他仍交总管太监李德收,讫。《记事杂录》

十一月十一日:司庫常保,首領薩木哈来说太監滄洲宜兴壶件(外画洋金花纹)。傳旨:此壶画的款式略蠢些,收小些,做好样,呈览。欽此。
于十一月二十七日,做得木样四件,并原宜兴壶四件,司庫常保、首領薩木哈,李久明呈览。奉旨:改做的好样准烧造磁器,宜兴壶著留下。欽此。《记事录》

雍正十一年 癸丑(1733) 五十二岁

唐英于景德镇御厂协理陶务

正月二十一日:司庫常保、首領太监薩木哈奉旨:著照宜兴钵样式另寻宜兴钵一件,交年希尭烧造磁器处仿样,将均窑,官窑,霽青,霽紅钵各烧造些送来,其均窑的要紧。欽此。
于十二月二十三日,内务府总管年希尭家人郑天锡送来均釉磁钵十一件,官窑磁钵七件,霽青磁钵十一件,霽紅磁钵七件,呈进,讫。《记事录》

六月十五日:据圓名園来帖内称本日司庫常保,首領薩木哈来说宫殿监副侍李英傳旨:著烧造磁器处,嗣后宝月瓶不必烧造欽此。《记事录》

十二月十二日:茶房笔帖式常宁送来散秩大臣伯茶饭房总管马哈达等清文咨称,本房奏称茶饭房黄磁碗黄磁盅现不足用,饭房欲添二等黄磁碗三十件,三等黄磁碗二十件,黄磁盅三十件,茶房欲添黄磁盅二十件,共添一百件。请交海望与该处烧造等语,缮写摺片于雍正十一年十二月交太监王常贵等转奏。奉旨:改交该总管取用。欽此。相应移咨前去等因。记此。《记事录》
于十三日,茶房笔帖式金大鹏送来黄磁碗样二件,黄磁盅一件。内大臣海望著将原黄磁碗,盅交内务府总管年希尭家人郑天锡转发江西烧造磁器处,照样烧造一百件送来。到京之日,即交茶饭房。记此。《记事录》

十二月二十七日:内务府总管年希尭家人郑天锡送来各色磁花盆十二样。司庫常保,首領太监薩木哈呈览。奉旨:著送往圆明园交园内总管太监,有陈设处陈设。欽此。《记事录》

十二月二十七日:内务府总管年希尭家人郑天锡送来各色菊花式盘十二色,内每色一件。司庫常保,首領太监薩木哈呈览。奉旨:著交与烧造磁器处,照此样每式烧造四十件。欽此。《记事录》

十二月二十七日:内务府总管年希尭家人郑天锡送来洋红磁五供一分,五彩磁五供一分。司庫常保,首領太监薩木哈呈进,讫。《珐琅作》

除夕:作《癸丑除夕与二子守岁口占》。《陶人心语续选》

八口天涯聚,团圆且放眉。岁残多旧梦,春近少新诗。
志苦甘形役,恩深拗数奇。屠苏酌稚子,珍重白驹时。


雍正十二年 甲寅(1734) 五十三岁

于景德镇御厂协理陶务

四月;禁广东进象牙席,并禁止民间使用。

五月五日:制唐英款青花缠枝莲纹灯座(藏上海博物馆,高:10厘米;口径:7.3厘米;底径:11.6厘米),底书:“雍正甲寅五月五日沈阳唐英敬制”。

图:唐英款青花缠枝莲纹灯座
五月十五日:浮梁水灾。
作《甲寅五月望日,浮梁北乡淫霖起蛟,昌水泛溢,两岸田庐漂没殆尽。越十有二日,予入城经过旧处,断草黄沙,不胜今昔沧桑之感,赋此志之。》《陶人心语》


昌江经泛滥,风景惨交加。草挂高岩树,村堆激浪沙。
空山啼水鸟,断岸失人家。利济惭身世,徒深袖手嗟。


七月二十日:唐英张氏产子于珠山,命名珠山。《陶人心语.可姬小传》

七月二十五日:唐英张氏可姬殁,年二十有三。。《陶人心语.可姬小传》

除夕:夜来同儿女守岁。作《甲寅除夕雨窗守岁》。《陶人心语续卷一》

雍正十三年 乙卯(1735) 五十四岁

海望以内大臣、户部左侍郎办理军机事务。

二月七日:何澹庵乘篮舆至江干泊舟访唐英,为阍者拒。《陶人心语.茅山梦赠何澹庵

三月:雍正帝亲耕耤田。诏曰:“地方编立保甲,必须俯顺舆情,徐为劝导。若过于严急,则善良受累矣。为政以得人为要,不得其人,虽良法美意,徒美观听,于民无济也。”

七月十九日:郎中苏合讷,司庫常保,交霽紅高足茶圆木样一件。傳旨:著交年希尭照木样烧造一百三十件送来。欽此。
本日将木样一件交内务府总管年希尭家人郑天锡持去,讫。《记事录》

八月二十三日:雍正帝于圆明园病危,诏庄亲王允禄、果亲王允礼,大学士鄂尔泰、张廷玉,领侍卫内大臣丰盛额、讷亲,内大臣户部侍郎海望入内受命,宣旨传位皇四子宝亲王弘历。子刻、雍正帝崩逝于円明園,年五十八。奉大行皇帝遗命,以允禄、允礼、鄂尔泰、张廷玉辅政。以遗命尊奉弘历生母熹贵妃钮祜禄氏为皇太后。奉皇太后懿旨,册立弘历嫡福晋富察氏为皇后。

九月:初三日,弘历即位于太和殿,以明年为乾隆元年。严禁太监传播宫内外消息,驱逐内廷行走僧人及炼丹道士。大行皇帝梓宫奉安于雍和宫。颁乾隆元年时宪书。铸乾隆通宝。赏庄亲王允礼、果亲王允禄双俸,鄂尔泰、张廷玉袭一等轻车都尉。开乡会试恩科。

冬月:作《陶成记事》落款:雍正十三年次乙卯冬月督陶使者沈阳唐英

十一月:上雍正帝谥号为敬天昌运建中表正文武英明宽仁信毅睿圣大孝诚宪皇帝,庙号世宗。十一月辛巳,海望仍以户部尚书为办理军机大臣。《清史稿》

十一月二日:年希尭高其倬告発庇僕縦役、乱用職権、革職。《起居录.实录》

十一月二十三日:...上旨 皇太后宫请安,是日总理事务王大臣奉谕旨:年希尭已经革职,其淮关税务,著员外郎唐英前往暂行管理,唐英原管制造磁器事务著停止。《起居录.实录》

“迄雍正十三年,计费帑金数万两,制进圆琢等器,不下三四十万件。其间幸免糜帑误公之咎者,上沐圣明之宽恤,下矢驽骀之心耳。”《瓷务事宜示谕稿序》

*****************************************************************************************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信息资料均为萱草园官窑瓷网站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

Copyright 2001-www.XuanCaoYu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