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雍正、乾隆朝瓷胎画珐琅历史档案资料

萱草园主人 初稿时间:2004/01/19
最后修改时间:2007/09/11

《正文》

初制,养心殿设造办处,其管理大臣无定额,设监造四人,笔帖式一人。(《大清会典事例.卷一一七三》)

康煕二十八年,戸部广儲司、在原来的銀库、緞库、皮库、衣库之外、加茶库、瓷库成六库。

康熙二十九年增设笔帖式一人。(《大清会典事例.卷一一七三》)

三十年奉旨东暖阁裱作移在南裱房,......其余別項匠作俱移出,在慈宁宮茶饭房做造办处。(《大清会典事例.卷一一七三》)

三十二年,造办处设立作房。(《大清会典事例.卷一一七三》)

三十五年奉旨设立玻璃厂,隶于养心殿造办处,设兼管司员一人。(《大清会典事例.卷一一七三》)

康煕三十六年增设监造二人。唐英供奉养心殿。

四十二年增设笔帖式一人。(《大清会典事例.卷一一七三》)

康煕四十七年奉旨养心殿匠役人等俱移于造办处。(《大清会典事例.卷一一七三》)

康煕五十一年,郎廷極改任两江总督,又改漕運总督,五十四年亡。

康煕五十五年九月十一日,广西巡抚陳元龙奏摺帝赐「御赐珐琅五彩红玻璃鼻烟壺一个」,「愓感涙零」。

康煕五十五年九月二十八日,广東巡抚楊琳上奏摺:广東人潘淳能烧法藍物件,奴才業经具摺奏明,今又査有能烧法藍楊士奇一名,験其伎藝,較之潘淳次等,亦可相幇潘淳製造。奴才並捐給安家盘費,于九月二十六日,......法藍匠二名、徒弟二名,俱随烏林大李秉忠起程赴京讫。再、奴才覓有法藍錶、金剛石戒指、法藍銅片画、儀器、洋法藍料、並潘淳所製法桃红顔色的金子攙红銅料等件,交李秉忠代进。尚有已打成底子未画、未烧金鈕杯,亦交李秉忠収帯,預備到日便于试験。

康煕五十六年三月,皇上开始非常喜歓欧洲珐琅画,尽力介紹珐琅画到宮中造办处。......命欧洲画家来画珐琅,......。(馬国賢信中)。

康煕五十七年奏准武英殿珐琅作改归养心殿,増设监造一人。(《大清会典事例.卷一一七三》)

康煕五十七年六月,广西提督総兵官左世永得到御赐珐琅鼻烟壺一个,「精工无匹、華美非常」。

康煕五十八年六月二十四日,(两广总督楊琳上奏摺)本年五月十二日到,有法藍西行医外科一名安泰,又会烧画珐琅技芸一名陳忠信。奴才業会同巡抚公折奏聞,于六月十八日遣人伴送赴京在案。......。

康煕五十九年二月初二日,曹頫曹寅之子)報两水摺内硃批,谕曹寅“近来你家差事甚多,如珐琅磁器之類先還有旨意件数、到京之后送至御前览完才烧。今不知骗了多少磁器,朕总不知...。”

康煕五十九年十二月初五日,康熙帝赐西洋使臣嘉楽,珐琅碗及其他。

康熙六十一年,进"鼻烟四瓶"(《宮中·进单》)

+++++++++++++++++++++++++++++++++++++++++++++++++++++++++++++++++++++++++++++++++++++++

+++++++++++++++++++++++++++++++++++++++++++++++++++++++++++++++++++++++++++++++++++++++


雍正元年

雍正元年,管理造办处大臣:怡亲王庄亲王。管理官员:郎中保德李常,员外郎海望,司库常保,画样唐英。下设珐琅作,附大器作、镀金作。......漆作。.....。

「设六品库掌一人、奏准造办处立库...増设六品库掌三人、八品催総九人、筆帖式八人。」和碩怡亲王、交理総理事務...「軍務機宜度支出納與修水利督领禁軍凡宮内府中、巨細皆王一人经尽料理。」

雍正元年正月初九日怡亲王谕:尔等照金星五彩玻璃鼻烟壶样式烧珐琅鼻烟壶几件。遵此。
正月十四日怡亲王交来大小腰圆长方珐琅片二十七片。王谕:或配做紫檀木方匣,或做大小盒子,上俱嵌珐琅片,要做秀气些。遵此。
于九月初八日做得嵌珐琅片紫檀木盒一件。
于二月初四日做得铜胎画红蝠万寿黑珐琅鼻烟壶一件、铜胎玉兔秋香珐琅鼻烟壶一件。
三月十五日又一件铜胎画红蝠万寿黑珐琅鼻烟壶一件。
四月十一日做得铜胎岁寒三友法郎鼻烟壶一件、铜胎节节双喜珐琅鼻烟壶一件。
四月十八日做得金胎鑋花五彩鼻烟壶一件。怡亲王呈进讫。
四月廿九日做得铜胎黑地五彩瑶池王母珐琅鼻烟壶一件、红福百安珐琅鼻烟壶一件、莲艾中心珐琅鼻烟壶一件。
八月初四日做得铜胎节节双喜珐琅鼻烟壶一件。郎中保德呈进讫。
九月十二日做得秋英十锦珐琅鼻烟壶一件、福寿长春鼻烟壶一件。郎中保德呈进讫。
九月廿二日做得铜胎画珐琅西番花鼻烟壶一件、莲瑞同心珐琅鼻烟壶一件。
九月廿七日做得黑地画西番花铜胎珐琅鼻烟壶一件、黄地画西番花铜胎珐琅鼻烟壶一件。怡亲王呈进讫。《珐琅作,附大器作,镀金作》

雍正元年正月初九日怡亲王金星五彩玻璃鼻烟壶二件,王谕:照此样烧玻璃的,亦烧珐琅的。遵此。
至二年二月卅日共做得玻璃鼻烟壶三十六件、花玻璃鼻烟壶十四件、顶圆紫青玻璃鼻烟壶二件、各色玻璃鼻烟壶六十六件,都是镀金盖、象牙匙,怡亲王呈进讫。《杂活作》

雍正元年正月十四日奉怡亲王谕:尔等总理造办处钱粮事,各作有柏唐阿、拨什库等精察匠役、督催活计等。再拨什库达亦系匠役出身,因手巧常命他们成造活计。嗣后尔等俱要各尽职分,不可怵忽,如匠人有迟来、早散、懒惰、狡猾、肆行争斗、喧哗高声、不遵礼法应该重责者,令该人员告诉尔管理官,启我知道再行责处。不许该作柏唐阿等假借公务以忌私仇,擅自私责匠役。遵此。《记事杂录》


二月二十三日:郎中保德珐琅红磁锺大小十六件,奉怡亲王谕:著暂且放著。遵此。《珐琅作》

十一月二十六日:六品官阿蓝泰来说,为慈宁宫画画人等散懒滑随事,启怡亲王。奉王谕:著沈瑜,照唐英例,每日稽查伊等,如有不来者即行启我知道。《记事杂录》


雍正二年

二月初四日怡亲王填白脱胎磁酒杯五件,内二件有暗龙。奉旨:此杯烧珐琅。钦此。
于二月二十三日烧破二件。总管太监启知怡亲王,奉王谕:其余三件尔等小心烧造。遵此。
于五月十八日做得白磁画珐琅酒杯三件。怡亲王呈进讫。《珐琅作》

二月初五日总管太监张起麟奉怡亲王谕:着员外朗海望管理造办处事务。遵此。《杂记》

二月初九日:新製珐琅管雙眼翎二枝、单眼翎十枝。

二月十二日:「...臣伏覩珐琅翎管製作精致、如有新製珐琅物件、赏赐一二、以満臣之貪念。」(年羮尭奏謝珐琅雙眼翎摺); 硃批:「珐琅之物、尚未暇精製、将来必造可観、今将現有数件赐你...」。

二月三十日:「由驛斎到...又蒙恩赐各种珐琅器具一匣、臣...雍正二年三月初三日具(年羮尭奏摺)。

四月初二日:太监刘玉珐琅霁青盅二件、珐琅霁红盅四件(撇口二件,馨口二件)。珐琅霁红有圆光团花盅二件、珐琅霁红碗(台北故宫藏品 高:4.6厘米;口径:9.1厘米;足径:3.8厘米;)二件。传旨:配匣,钦此。于四月初五日,将原交锺碗等十件配做的糊铈合牌匣四个盛装。首领程国用持去交太监刘玉收。《画作》

四月十一日:「由驛斎到御赐臣四団龙補掛蟒袍一襲、珐琅磁器五对...内製精品、人所不敢仰邀...」(年羮尭奏摺)。

四月二十二日:御赐臣珐琅茶杯两匣,臣叩頭祇领讫,伏覩此种窯器,顔色清麗、製作精雅,實不譲前代之五彩佳品也!雍正二年四月二十四日。(年羮尭奏摺)。

五月十五日:奉事太监刘玉红地五彩花珐琅碗十件。传旨:配做合牌匣二个,钦此。
本日将珐琅碗十件配做合牌锦匣二个。钦此。《匣作》

六月:赏雲貴总督高其倬珐琅烟壺

七月:赏福建巡抚黄国材雍正年製珐琅鼻烟壺

十月十一日:年羮尭入京覲見「于十月十一日舞踏稽首于御座之下...」。

十一月二十八日:总管太监刘忠磁胎烧金珐琅有靶盖碗六件配匣,又六件。《匣作》

十二月初五日:怡亲王磁胎烧金珐琅有靶盖碗六件......《木作》


雍正三年

雍正正月初五日怡亲王奉旨:着裕亲王管理造办处事务。钦此。《杂记》

正月十九日郎中保徳、員外郎海望交成窰五彩罐一件、黒玻璃用泥銀合烧鼻烟壺一件。传旨:嗣后烧珐琅并磁器俱照五彩罐上花样画。尔仿此样亦烧做几对。再照此黑玻璃用银合烧鼻烟壶样式亦烧做几件。钦此。
于四月十三日做得仿宣窑青花白地罐一对、五彩花白地罐一对,怡亲王呈进。
于八年十月三十日照样做得珐琅鼻烟壶四件,海望呈进。《珐琅作》

正月二十日:郎中保徳交定窰甜瓜壷一件,奉怡亲王谕:俟我来時再説。遵此。
于二十二日,海望将此壷交珐琅作催総张自成持去,着倣此壷样做木样。记此。
八月十五日做得一对并原样一件,海望呈进讫。《珐琅作》

九月初五日:郎中保德等奉怡亲王谕:凡有交下来的活计只写交活计人名,不可写上“交下”字样。遵此。《珐琅作》

九月十三日:員外郎海望启知怡亲王:八月内做磁器匠人俱送回江西,惟画磁器人宋三吉情愿在里边効力当差,我等着他在珐琅处画珐琅活計,试手芸甚好。奉王谕:尓等即着宋三吉在珐琅处行走,以後俟得閑之時,将宋三吉帯来見我。如其果然手芸精工、行走勤慎,不独此处給他銭糧食用,并行文該地方給他养家銀两。谨此。《珐琅作》

九月十五日首领太监程国用来说怡亲王谕:着郎中赵元管理圆明园造办处事务。遵此。《杂记》

十二月廿一日郎中赵元奉怡亲王谕:着穆森管理圆明园造办处事务。
《杂记》

雍正四年

正月初二日:郎中保德、员外郎海望怡亲王谕:著员外郎沈瑜管理造办事务。遵此。《记事录》

三月十三日:员外郎海望持进黑釉金龙洋瓷靶杯一件。奉旨:将此靶杯照都盛式做西洋栏杆,将靶杯或十二只一盘,足子俱要下稳,盘子或做漆的,或做棕木的亦可。钦此。

四月十六日:员外郎海望奉旨:著照九洲清宴陈设的磁插款式烧做珐琅花插几件。钦此。《珐琅作》

五月:西洋国遣使貢各色珐琅彩料十四塊。

七月十六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太监杜寿交来珐琅花抹红地头等酒圆二十四个(随紫檀木盘二个)、珐琅花抹红地二等酒圆二十四个。传旨:著配匣子。钦此。《木作》

八月:年希尭之弟赐死八个月。年希尭奉命淮安関税管理官兼管景徳鎮、十二月到任。

八月十九日:司库常保持出有鎖青玉壷一件,奉旨;着照此壷样式烧珐琅壷一对,再比此壷収小些,做金壷一对。此壷把甚大,収小些,盖子做安簧的,鎖不必用。
于五年十月二十九日做得珐琅壷
于七年十二月做得金壷。奉旨:先前做過的三足珐琅馬蹄炉与通身花样对的不准,今改做四足与通身花样,其花样改画些亦可。

八月十九日:据圆明园来贴内称郎中海望奉旨:此時烧的珐琅活计粗糙,花紋亦甚俗,嗣后尓等務必精細成造。钦此。《记事录》

九月二十五日:郎中海望持出珐琅盘一件。奉旨:此盘外面淡红地深红色花样画得好。嗣後造珐琅器皿,照此盘套画顔色,不拘深浅,黄、藍、红、緑烧造几件。钦此。

十一月初一日:郎中海望持出四色珐琅四块,重一百十六两。奉旨:著配珐琅用。钦此。《珐琅作》

十一月初三日:怡亲王交......。五彩蟠桃宫碗(苏富比1988 口径:14厘米)十四件,,,,,珐琅炉瓶盖合(台北故宫藏品 画珐琅包袱纹盖罐 高12.1厘米 口径3.6厘米)一分,,,,,。奉旨:收拾妥当,赏琉球国。钦此。《记事录》

十二月二十九日:太监陈璜交来红地珐琅碗十件。传旨:著做杉木匣盛装。钦此。《记事录》


雍正五年 

闰二月初三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郎中海望奉上谕:从前着做过的活计等项,尔等都该存留式样,若不存留样式,恐其日后再做便不得其原样。看从前造办处所造的活计好的虽少,还是内廷恭造式样。近来虽甚巧妙,大有外造之气。尔等再做时不要失其内廷恭造之式。钦此。《记事录》

三月二十八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本月初一日,郎中海望黑退光漆画洋金金銭花磁碗一对、紫退光漆画喜相逢洋金蝴蝶磁碗一对呈进。奉旨:此晚款式不好、碗里釉水亦不好,著传给江西烧造磁器处,将无釉水好款式的碗烧造些来,以便漆做。钦此。
八月二十九日张玉柱交来无釉瓷碗八十件。传旨:此碗系年希尧烧造的,着交海望。交柏唐阿苏七格持去漆做,讫。《油漆作》

三月初五日:太监张玉柱交来青花白地梵书靶碗二件、霁红靶碗二件、红地蓝花珐琅碗十六件、红地黄花珐琅碗八件。传旨:著配匣盛装。《木作》

闰三月:做玻璃珐琅鼻烟壶十六个。《珐琅作》

八月三十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郎中海望为造办处无写篆字的人启知怡亲王:今有写宋字人徐国正会写篆字,人亦老実,欲給徐国正工食食用,今其在造办处効力行走等語。奉王谕:尓等酌量料理。遵此。
本日郎中海望、員外郎沈瑜,全議得毎月給徐国正工食銀五两。记此。《记事录》

十一月廿七日:郎中海望、員外郎沈瑜、为画珐琅人、并南匠告假回南一事写得汉字啓摺一件。内开:画珐琅人张琦告假六个月,为省亲搬取家眷来京事,系广東巡抚楊文乾养赡。画珐琅人鄺麗南、告假六个月为省亲定姻事,系两广总督孔毓珣养赡。《记事录》

雍正六年

正月初四日:各种匠人中珐琅匠石六等。????????

正月初九日:应招募匠艺人十三名。内务府员外郎沈瑜唐英怡亲王,拟定每月所食钱粮银一两,再月米折银一两,每月每人共给银二两,用造办处银两发给。怡亲王谕:准行。《记事杂录》

正月十六日:郎中海望启称:为造办处成造活计行取钱粮等事,关系甚重。奴才若往圆明园去时,京内造办处惟有沈喻一人画押办事,祈再派官员帮着沈喻画押办事等语。奉怡亲王谕:著员外郎唐英画押办事。《记事杂录》

二月二十七日:郎中海望奉旨:照先做的珐琅画九寿字托碟样(台北故宫藏品 画珐琅子孙万代福寿杯盘 此为八寿,疑为雍正中后期、杯高:6.7厘米;口径:5.2厘米;盘高:1.1厘米;长:13.4厘米 ;宽:18厘米)再烧造二份、将腰圆形的亦烧造二份。尔等近来烧造珐琅器皿花样粗俗、材料亦不好,再烧造時務要精心細致,其花样著賀金昆画。钦此。《珐琅作》

二月十八日:太监王太平交来黄磁暗龙奶茶碗一件。传旨:照此碗口面做珐琅碗盖四件。钦此。
于本月二十八日,做得珐琅碗盖四件,并原交来黄磁暗龙奶茶碗一件,郎中海望交太监王太平讫。《珐琅作》

二月二十二日:栢唐阿宋七格等奉怡亲王谕:著烧炼珐琅,遵此。
于本日員外郎沈瑜唐英:説此系怡亲王著试烧珐琅料所用銭糧物料,叧记一档,以待试炼完時再行啓明入档。本日送交柏唐阿宋七格。《珐琅作》

三月十九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郎中海望怡亲王谕:著传催总刘三九、领催白老格带好手艺铜匠,各带小式家伙,珐琅处太监张廷贵、画珐琅人谭荣、好手艺家内大器匠一名,带铜叶珐琅材料赴圆明园来。遵此。《杂录》

三月二十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正月二十六日,太监王太平交来大号磁茶圆一百八十件,小号磁茶圆一百六十件,大号磁盖圆一百二十件,大号磁酒圆六十件,小号磁酒圆六十件,磁盖圆五十五件,大号磁盖碗八十九件,俱系黑子挂釉,外无挂釉色。传旨:著交海望选好的漆做。钦此。《漆作》

四月十二日:太监胡全忠交来珐琅色磁锺碗二十件。说太监张玉柱传旨:著做有隔断木匣二个,一匣内盛十二件,一匣内盛八件。钦此。《木作》

五月二十六日:太监刘希文,王太平,王常贵交来.....。珐琅胭脂釉纸槌瓶四件,......钦此。《漆作》

六月二十九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本月二十八日,海望持出黄磁茶圆一件。传旨:此茶圆釉水,颜色甚好,但款式不好,尔造办处有朕交出去的无釉水磁锺,碗,茶圆等件,内有好款式的可照此釉水,颜色烧造珐琅几件。钦此。
于八月初十日照样烧得珐琅酒圆二件,并原样一件,怡亲王呈进,讫。
于九月十七日照样烧得珐琅酒圆四件,郎中海望呈进,讫。《珐琅作》

七月十一日:員外郎唐英怡亲王、为郎世宁徒弟林朝楷身有癆病、已逓過呈子数次、求回广调养、俟病好時再来京当差、今病漸至沈重,不能行走当差等语。奉王谕:着他回去吧!遵此。《杂录》

七月十二日:做得玻璃胎烧珐琅节节双喜烟壶(台北故宫藏品 高:6.3厘米)一件。

七月十二日:郎中海望怡亲王谕:将此料収在造办处做样,俟烧玻璃時照此样着宋七格到玻璃厂毎样烧三百斤用,再烧珐琅片時背后俱落记号。聞得西洋人説:珐琅调色用多尓门油,尓着人到武英殿露房去査,如有,俟画‘上用′小珐琅片时用此油.造办处収貯的料内,月白色、松花色有多少数目?尓等査明回我知道,給年希尭烧瓷用。

七月十二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本月初十日怡亲王
西洋珐琅料:月白色、白色、黄色、緑色、深亮緑色、浅藍色、松黄色、浅亮緑色、黒色以上共九样。
旧有西洋珐琅料:月白色、黄色、緑色、深亮藍色、浅藍色、松黄色、深亮緑色、黒色以上共八样。
新炼珐琅料:月白色、白色、黄色、浅緑色、亮青色、藍色、松緑色、亮緑色、黒色,共九样。
新増珐琅料:軟白色、香色、淡松黄色、藕荷色、浅緑色、醤色、深葡萄色、青銅色、松黄色,以上共九样。
郎中海望奉怡亲王谕:将此料收在造办处做样,俟烧珐琅片时背后俱落记号。闻得西洋人说:烧珐琅调色用多尔那们油,尔着人到武英殿露房去查,如有,俟画上用小珐琅片时用此油。造办处收贮的料内月白色、松花色有多少数目?尔等查明回我知道,給年希尭烧瓷用。遵此。
于七月十四日、査得武英殿露房旧存収貯多尓门油十六斤十两二銭。西洋国来使麦徳罗进的多尓那门油四半瓶,連瓶浄重十二斤四两。从蒋家房抄来的多尓门那油一瓶,連瓶浄重一斤四两、共三十斤二两二銭。于七月十七日写摺啓知怡亲王。奉王谕:着拿一小瓶试看。遵此。《珐琅作》

七月十五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柏唐阿黒达子持来,画珐琅人南匠譚榮具呈红紙摺一件、奉怡亲王谕:着照红紙摺内所开房屋数目査明、向房库人員説租給譚榮居住。遵此。
于八月十九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郎中海望传、着西華门外平常人官房一所、行文給南匠譚榮住。记此。《杂录》

七月二十四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柏唐阿邓八格来说怡亲王谕:将造办处收贮的里外素白釉或茶圆或酒圆选薄些的拿四、五件来。遵此。
于二十七日,将珐琅处收贮的填白暗寿字茶圆五十一件内选得六件、填白暗龙酒圆四十一件内选得六件,柏唐阿赵老格持赴怡亲王花园交柏唐阿宋七格收讫。《珐琅作》

七月二十六日:郎中海望怡亲王谕:造办处收贮的白磁有釉无釉锺碗有多少件,再磁器库里收贮的有多少件,俱将数目查明送来。遵此。《记事录》

秋八月:怡亲王宣圣命,唐英著内务府员外郎衔,驻景德镇御窑厂,佐理陶务,充驻厂协理官。十月抵景徳鎮。督理淮安板闸关年希尭总理陶务。《陶人心语》 置題幕友画诗「雨窓題吴尭圃画山水歌」。

八月二十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八月十九日,郎中海望启称珐琅处画珐琅人林朝楷因身病告假回广,前六月内已经回明。奉王谕:准其回广在案,今又据呈称:林朝楷来时,原系广东总督送来之人,蒙皇上赏赐伊本地安家银两。今若不知会总督,惟恐林朝楷在广难以居住。故此求转启王爷知会总督将林朝楷在广所食安家银两停止,俟林朝楷病好来内廷效力时再行知会等语。奉怡亲王谕:不必行文知会,而等将总督家人传来,说我的话,带信与总督知道:今造办处画珐琅人林朝楷系有用之人,因身病告假回广养病,将伊送回广东。到广之日,将伊本地所食安家银两暂行停止,俟伊病好,照旧著人将伊送上京,来时将伊所食安家银两再行发给。遵此。《杂录》

八月二十日:郎中海望画得‘太平如意慶長春'瓶花祥一张,随桃式掛瓶样一张,呈览。奉旨:尓等酌量造辧。钦此。于九月二十七日,做得珐琅桃式掛瓶一件,随象牙茜色長春花一束。

八月二十三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本月二十一日首领太监董自贵交来里有釉外无釉磁碗大小一百二十九件。说太监刘希文,王太平传:著漆做。记此。《漆作》

九月初二日:首领太监吴书来説、奉怡亲王谕:今配烧珐琅用的红料,将玻璃柏唐阿着吴书挑選二名学配红料。遵此。《珐琅作》

雍正七年

正月初四:郎中海望怡亲王谕:着员外郎满毗管理造办处事务(因唐英去景德镇督陶)。再,赵元到时管一作房事务效力。遵此。《杂录》

二月十九日:怡亲王交有釉水磁器四百六十件、系年希尭烧造。郎中海望奉王谕:著収起。遵此。
于本日将磁器四百六十件交柏唐阿宋七格讫。
于七年八月十四日、烧造得画珐琅磁碗三对、磁碟二对、酒圆四对。
九月初六日烧造得画珐琅碗二对、一对、二对、茶圆二对。
十二月二十八日烧造得画珐琅碗四对、二对、二对、二对。
八年四月廿九日烧造得画珐琅五对、六对、茶圆三对、酒圆四对。
八年六月烧造得画珐琅碟一对、茶圆一对、二对。
九年八月烧造得画珐琅碗六对、茶圆三对、酒圆三对、二对、五对。
九年九月烧造得画珐琅碗五对、三对、四对。
十月烧造得画珐琅碗四对、茶圆二对、四对、一对。
十二月烧造得画珐琅碗六对、三对、茶圆二对、酒圆二对、三对、二对。
十年四月烧造得画珐琅碗五对、三对、一对、茶圆三对、酒圆五对。
十年五月烧造得画珐琅碗十七件。
五月廿九日烧造得画珐琅碗一对、三对。
闰五月烧造得画珐琅碗二对、二对、茶圆二对、一对。
六月烧造得画珐琅碗一对、二对、茶圆一对、一对。
七月烧造得画珐琅碟二对、二对、一对、茶圆一对、酒圆一对。
八月初八日烧造得画珐琅一对、茶圆一对、酒圆一对、一对。
八月十三日烧造得画珐琅碟二对、一对。
八月十四日烧造得画珐琅碗四对、一对、一对、茶圆二对、酒圆二对。
九月烧造得画珐琅碗二对、一对、三对、茶圆二对、酒圆二对。
十月烧造得画珐琅碗八对、六对、茶圆一对、酒圆二对、一对。
十一月烧造得画珐琅碟一对、茶圆一对、酒圆一对。
十二月烧造得画珐琅碗六对、四对、酒圆四对、茶圆三件。
十三年十月烧造得画珐琅碗大小六对、一对、三对、酒圆五对。
(于八年四月十四日至十三年十月二十日。共烧造画珐琅碗等五百余件。)《珐琅作》

四月初二日:据圆明园来帖:郎中海望持出洋漆万字錦绦結式盒一件。奉旨:照样烧造黒珐琅盒(台北故宫藏品 高:13.3厘米;口径8.3x3.8厘米)。钦此。
于十月二十八日做得。十七日持出青銅小瓶一件。奉旨:此瓶样式甚好、着照此瓶做木样,烧造珐琅瓶一件,口线、腰线俱鍍金。钦此。
于八月十九日做得。又持出大些古銅瓶。奉旨:此瓶款式好,尓照此款式烧造珐琅的几件。钦此。
于八月十四日烧造得一件,进呈。奉旨:此瓶釉水比先虽好,其瓶淡红地、深红花、淡緑地、深緑花、太砕太小,不好看。嗣后不必烧此等样。或錦地,或大些枝叶花祥,用心烧造。钦此。
于八年十月三十日,做得珐琅瓶一对呈进,讫。

四月十七日:据圆明园来帖:郎中海望持出呆白玻璃半地瓶一件。传旨:此玻璃瓶顔色甚好,底子不要浑楞,砣平。其身上画珐琅緑竹,写黒珐琅字,酌量落款章法,画样呈览過烧造。着玻璃厂照此瓶烧些。照此瓶顔色用別样款式的亦烧些,上面或画緑竹,或画红花、或如何落款之处、酌量配合烧些。钦此。......郎中海望、将呆白玻璃半地瓶上画得緑竹,并字款、图章、呈览。奉旨:竹子甚好,但竹叶略多些,先照此样烧造几件。钦此。本日交玻璃厂柏唐阿石美玉讫。于六月十二日烧造得呆白玻璃画珐琅竹瓶二件,呈进讫。《珐琅作》

六月二十八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本月二十七日太监张玉株,王常贵交来珐琅牡丹玉兰花卉破白磁瓶一件(紫檀木座)。传旨:将此瓶交年希尭照样烧造几件送来,其珐琅花卉著造办处照样烧造,得时送进,仍补在原陈设处。钦此。
于十月初六日,年希尭家人郑旺送来白磁瓶三十件,内有破的九件,并原样一件,交柏唐阿邓八格持去,讫。
于八年二月二十九日,做得珐琅瓶一对并原样一件,首领李久明持去交太监刘希文,讫。《珐琅作》

閏七月初九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本月初八日怡亲王年希尭送来画珐琅人周岳吴大琦二名。吹釉炼珐琅人胡大有一名,并三人籍贯小摺一件。细竹画笔二百枝,土黄料三斤十二两,雪白料三斤四两,大绿一斤,白(自)炼樊红一斤,白(自)炼黑钧料八两(随小摺一件)。郎中海望奉王谕:著将珐琅料收著有用处用,其周岳等三人著在珐琅处行走。遵此。《珐琅作》
于本月初十日、将年希尭送来画珐琅人三名所食工銀一事,郎中海望怡亲王,奉王谕:暫且着年希尭家养着、俟试准時再定。遵此。《珐琅作》

十月初三日:怡亲王府总管太监张瑞、交来年希尭处送来匠人摺一件、内开画画人湯振基、戴恒、余秀、焦国兪等四名...。《记事录》

十一月初二日:郎中海望,员外郎满毗传:为陆续烧造珐琅活计,著炼珐琅料三十四斤备用。记此。
于本月二十日烧炼得各色珐琅料三十四斤,陆续画活计用讫。《珐琅作》

十一月二十六日:又传:为陆续烧造珐琅活计,著配珐琅料广白二十斤,月白二十斤,松绿五斤,大绿五斤,水黄十斤。记此。《珐琅作》
十二月二十日炼得,陆续画活计用讫。《珐琅作》

雍正八年

本年郎中海望升任内务府总管。怡亲王逝世。庄亲王仍管理造办处。

正月二十五日:柏唐阿邓八格持来包袱葫芦式瓶样一张。说郎中海望传:著照样做珐琅瓶一件备用。记此。
于十月二十八日,做得包袱葫芦式珐琅瓶(台北故宫藏品 画珐琅包袱纹盖罐 高12.1厘米 口径3.6厘米)一件。内务府总管海望呈进,讫。《珐琅作》

三月初六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郎中海望持进画飛鳴宿食芦雁珐琅鼻烟壺一对呈进。奉旨:此鼻烟壺画得甚好!烧造得亦甚好!画此珐琅是何人?烧造是何人?钦此。
郎中海望随奏称:此鼻烟壺系譚榮画的,炼珐琅料是邓八格、還有太监几名、匠役几名幇助办理烧造等语。奏闻,奉旨:赏給邓八格銀二十两、譚榮二十两、其余其余匠役人等,尓酌量毎人赏給銀十两。钦此。
本日,用本库銀赏邓八格二十两、譚榮二十两、首领太监吴书、太监张景貴、喬玉毎人十两。催総张自成、柏唐阿李六十、毎人十两。胡保住、徐尚英、张进忠、王二格、陳得、鍍金匠王老格,毎人五两。记此。《珐琅作》

五月:唐英作「龙缸记」。

五月:怡亲王允祥逝,雍正帝亲临其丧,谥曰“贤”,配享太庙。诏令怡亲王名仍书原“胤”祥。诚亲王允祉怡亲王允祥之丧,迟到早散,面无戚容,交宗人府议处。议削王爵监禁景山永安亭,得旨削爵拘禁。晋封贝子允禧为亲王,复允祹郡王,封理郡王弘晳为亲王,公弘景为贝子。

十月二十六日:据圆明园来帖称:首领太监萨木哈持来高足红瑪瑙杯一件,有靶红瑪瑙杯一件。传旨:着内務府总管海望照高足杯样、足矮些的、做金胎珐琅杯一份、亦随盖随托碟。著郎世宁画好些的花样...。钦此。
于雍正九年十月二十八日做得二份、内大臣海望呈进讫。

十一月二十四日:内務府总管海望持出,黑地琺琅五彩流云画玉兔秋香鼻烟壺(台北故宫藏品)一件。奉旨:玉兔不好,其余照样烧造。钦此。
同日,内務府总管海望持出,桃红地琺琅画牡丹花卉鼻烟壺一件。奉旨:上下云肩与山子不甚好,其余花样照样烧造。钦此。

雍正九年

四月十七日:内務府总管海望持出白磁碗一对、奉旨:著将此碗上多半面画緑竹、少半面著戴临選诗句題写。地章或本色,或配緑竹,或淡红色、或何色,酎量配合烧珐琅。钦此。
于八月十四日画得有诗句绿竹磁碗(台北故宫藏品;高:6.9厘米;口径:14.7厘米;足径;6.1厘米)一件,司库常保呈进,讫。《珐琅作》
传:着画梅花、或本色、或红色地章烧珐琅。记此。
于八月十四日画得有诗句红梅花磁碗一对,司库常保呈进,讫。《珐琅作》

十九日:内務府总管海望奉上谕:著将有釉无釉白磁器上画久安长治(台北故宫藏品高:7.5厘米;口径:16厘米;足径;6.6厘米),芦雁等花样,烧珐琅。钦此。《珐琅作》

四月二十六日:内務府总管海望持出无釉白磁碗四件。奉上谕:著将无釉白磁器上做洋漆,半辺或画寸龙,或画梅,或竹,或山水。半辺着戴临写诗句。钦此。
于五月初三日画得久安长治碗(台北故宫藏品 高:7.5厘米;口径:16厘米;足径;6.6厘米))一件,飛鳴食宿芦雁碗(1989年苏富比拍品,现鸿禧美术馆藏品 高:8.1厘米)一件,緑竹漪漪碗一件,梅花木样小酒圆六件、红梅碗一件呈览。奉旨:准照样烧珐琅的。钦此。
于十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做得牡丹花大碗一对、九莲献瑞大碗一对、天竹腊梅大碗一对、红地白梅花大碗一对、绿竹长春大碗一对、杏林春燕大碗一对、节节双喜大碗一对、孔雀饭碗一对、水墨竹子茶碗一对、玉兰花茶碗一对、黄地菊花茶碗一对、长春花大茶碗一对、浅黄蟠桃九熟茶圆一对、深黄六寸盘一对、水墨梅花六寸盘一对、萱花五寸碟一对、寿竹长春四寸碟一对、玉兰花四寸碟一对、绿竹大酒圆一件、梅花喜鹊酒圆一件、黑地蕃花大酒圆一件、红龙玉壶春二件。司库常保、首领太监萨木哈呈进,讫。《珐琅作》

四月二十七日:柏唐阿邓八格来説:内務府总管海望传、著在圆明园造办处做備用磁器上烧珐琅各色器皿等件。记此。《珐琅作》

四月二十七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二十五日柏唐阿馬維祺、为烧珐琅活計立窰、用高二尺八寸、寛二尺五寸木卓六张,高五尺、宽三尺立櫃一件,板凳六条,水缸二口、長七尺、寛六尺鉄頂火一份。回過内務府总管海望,‘着用造办处库内无用木頭做給'。记此。《记事录》

七月初二日:员外郎满毗因催总常保升为司库,减却伊每月原恩赏马银二两事回明。奉总管海望谕:原系恩赏不必减却,仍照例发给。记此。海望奉旨:将胡常保名字从今免去此胡字,叫常保。钦此。《记事录》

十月二十日:司库常保奉上谕:将珐琅葫芦做九个,画斑点烧葫芦色,盖子鍍金,葫芦上字照御筆、着戴临写。
于十月二十八日做得大些小些样各一件,呈览。奉旨:照大些样烧珐琅葫芦色、其字写時着戴临再放些、画样准做。钦此。
于十年三月初三呈进讫。

雍正十年

磁器珐琅配匣。《匣作》

正月二十九日:太监滄洲呆白玻璃胎泥金地画珐琅花卉水丞一件。伝旨:此水丞款式甚好、但口白线寛了,改画細些。其周身花卉改画好花卉,烧造几件。钦此。

二月十四日:首领萨木哈持出……。珐琅碗四件,……,菊花磁壶一件……。《木作》

三月初五日:敬事房笔帖式太监李玉持来珐琅瓶一件,珐琅盘一件,……。五彩酒圆四件,……。说宫殿监督陈福,副侍刘玉传:著用棉花塞垫配木箱盛装,包裹黑旄,发报赏琉球国。记此。《木作》

四月二十九日:内大臣海望传旨...画水墨珐琅甚好、将画画人戴恆、湯振基伊二人画珐琅活計,其所进之画持出。再唐岱所进之画亦持出、其餘活計俱好,著留下。钦此。于本日将呆白玻璃活计一事交骁骑校常禄抄去讫。画画人戴、湯二人改画珐琅。

闰五月初三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本月初三日首领太监萨木哈持出白磁地珐琅花酒圆二件。说太监沧州传旨:著配做糊锦面合牌匣盛装。钦此。(交匣作司库常保)《木作》

闰五月十五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本日太监王福隆持来画飛鳴宿食芦雁白磁碗(1989年苏富比拍品,现鸿禧美术馆藏品 高:8.1厘米)一对。说奏事太监王常贵传旨:著做糊黄绢合牌隔断匣盛装。钦此。(交匣作司库常保)。《木作》

闰五月二十一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本日首领萨木哈持出飛鳴宿食芦雁白磁碗(1989年苏富比拍品,现鸿禧美术馆藏品 高:8.1厘米)一对。说奏事太监王常贵传旨:著配做糊锦软里合牌匣一件盛装。钦此。(交匣作司库常保)《木作》

闰五月二十四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本日首领萨木哈持出画珐琅芙蓉四寸磁碟(台北故宫藏品)一件。说太监沧州传旨:照此碟尺寸画黄地梅花碟(台北故宫藏品)六件、写诗句。钦此。《木作》《珐琅作》
于闰五月二十五日,将原画珐琅芙蓉四寸磁碟(台北故宫藏品)一件,司库常保交太监吕进朝持进,交太监沧州呈进,讫。《珐琅作》
于六月二十九日做得画珐琅黄地红白梅花四寸碟(台北故宫藏品)六件、司库常保,首领萨木哈交太监沧州呈进,讫。又持出画珐琅葵花海棠蜜蜂磁酒圆一件,传旨:照此洒圆上花样,随大随小画百蝶茶圆几件。钦此。(交珐琅作柏唐阿邓八格)。《木作》《珐琅作》

六月十三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六月十一日首领萨木哈来说太监沧州传旨:今日呈进画珐琅藤萝花磁茶圆,再画珐琅时不必画此花,其百蝶碗画的甚不细致。钦此。(交珐琅作柏唐阿邓八格)。《木作》《珐琅作》

七月初一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六月二十九日首领萨木哈来说太监滄洲传旨:百花斗方山水大碗画得甚好,再百蝶膳碗不必画吧。钦此。《记事录》

七月初一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太监滄洲传旨:百花斗方山水大碗、画得甚好。钦此。内大臣海望谕:着将画珐琅百花斗方山水大碗之画珐琅人邹文玉、用本造办处库内銀赏伊五两。记此。《珐琅作》

七月初七日:宮殿监付侍李英交出白地红龙茶園一件、伝旨:此茶園款式、花样俱好、着烧造瓷器处照样烧造送来、再将翡翠色、黄色茶園俱烧造些。本日内大臣海望谕:俟烧造得时,一并将发去茶圆原样送来。遵此。《记事录》

七月初十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本日司库常保持出五彩花瓷果托一件、说宮殿监副侍李英传旨:着传与年希尭照样将填白釉果托烧造些送来,令造办处将黄色画珐琅烧些。钦此。《珐琅作》

七月二十四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本日司库常保,首领萨木哈持出白地红龙大玉壶春瓶一件(口上有缺处,随黑漆座),白磁玉壶春瓶一件(随黑漆座)。传旨:此白地红龙大玉壶春瓶上红龙画得甚好,但龙尾不甚爽利。上下花纹亦好,画得略混些。可将此小玉壶春瓶照大小瓶上龙形画下,酌量或画两条或画一条。其龙尾改画爽利些,上下花纹照样俱要画清楚,照(烧)珐琅。再,口上缺处著补好。钦此。《珐琅作》
于七月二十七日将原白地红龙大玉壶春瓶一件(口上缺处收拾妥),司库常保,首领萨木哈持进交太监沧州收,讫。《珐琅作》
于八月初六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本日司库常保,首领萨木哈来说太监滄洲白磁小玉壶春瓶二件。传旨:若前日交出小玉壶春瓶画不合式,可将此二件预画。钦此。《珐琅作》
于九月初一日,画得白地红龙小玉壶春瓶一件。司库常保,首领萨木哈持进交太监沧州呈进,讫。《珐琅作》
于九月初八日,画得白地红龙小玉壶春瓶一件。司库常保,首领萨木哈持进交太监沧州呈进,讫。《珐琅作》

七月廿七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本日司库常保,首领萨木哈来说太监滄洲传旨:着烧珐琅画黒地白梅花四寸磁盘(台北故宫藏品;口径:13.3厘米)一对,红地白梅花四寸磁盘一对、俱画好着些。钦此。《珐琅作》
于八月十二日做得。司库常保,首领萨木哈呈进,讫。《珐琅作》

七月三十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七月二十九日司库常保,首领李久明萨木哈来说太监滄洲传旨:着烧珐琅黒地白梅花鼻烟壶烧造二件,红地白梅花鼻烟壶烧造二件。钦此。《珐琅作》
于十一月二十七日,烧造得珐琅黒地白梅花鼻烟壶烧造二件,珐琅红地白梅花鼻烟壶烧造二件。司库常保,首领萨木哈李久明呈进,讫。随奉旨:此鼻烟壶上梅花画的太碎,不显地仗。嗣后,画大些花朵章法。钦此。《珐琅作》本日柏唐阿邓八格回明员外郎满毗三音保,拟作珐琅黒地白梅花鼻烟壶一对。记此。《珐琅作》

八月初六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本日司库常保,首领萨木哈来说太监滄洲传旨:着将二十四日交出白地画红龙大玉壶春瓶照样镟木样,交与年希尭烧填白釉几件。钦此。(本日交内务府总管年希尭家人郑天锡持去,讫。)《记事杂录》

八月初八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本日宫殿副侍李英交出白地青龙茶圆一件。传旨:着照此茶圆上龙形画娇黄地重黄色龙形珐琅的烧造几件,比此茶圆要小些,务画周正细致,再将有足小酒圆亦烧造几件。钦此。《珐琅作》
于十月二十八日,烧造得娇黄地重黄色龙磁茶圆一对。司库常保,首领萨木哈,李久明呈进,讫。随奉旨:此颜色画法俱不好,珐琅亦粗糙。钦此。《珐琅作》
于十二月二十八日,烧造得娇黄地重黄色龙磁茶圆三件。司库常保,首领萨木哈,李久明呈进,讫。《珐琅作》

八月初八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本日司库常保,首领萨木哈,李久明奉上谕:画黄地珐琅夔龙磁碟红色太浅,再吹時用西洋大红吹做。再,磁碗足嗣後不必画回纹錦。钦此。《珐琅作》

八月初八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本日司库常保,首领萨木哈,李久明奉上谕:将画珐琅黄菊花磁碟(台北故宫藏品;高:2.8厘米;口径:10.8厘米;足径;6.7厘米;画珐琅黄菊花磁碟二 台北故宫藏品 高:2.6厘米;口径:10.8厘米;足径;6.8厘米;),盘,茶圆(台北故宫藏品 高:5.2厘米;口径:10.1厘米;足径;4厘米),酒圆(台北故宫藏品 高:4.7厘米;口径:8.1厘米;足径;2.8厘米)每样各烧造些。钦此。《珐琅作》
本日柏唐阿邓八格回明内大臣海望,擬做画珐琅黄菊花磁碟,盘,碗,茶圆,酒圆,共九对。
于九月初八日做得、内白地黄菊(台北故宫藏品)六对、緑地黄菊(台北故宫藏品 估计为茶圆 高:4.6厘米;口径:8.1厘米;足径;2.9厘米)二对、白地墨菊一对,呈进,讫。《珐琅作》
十五日奉上谕、珐琅盘、碗、茶圆、酒圆、俱烧造得甚好、嗣後将水墨的多烧造些。钦此。《珐琅作》
九月初三日、宮殿监李英传旨:将彩漆寿字卓上応用的、着做淡緑珐琅盘十二个、画十二節花卉。钦此。于十一年八月初八日做得。《珐琅作》

八月初九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本日太监滄洲传旨:着雍和宮査有脱胎填白瓷小碗、碟、茶圆、酒圆拿些来画珐琅用。钦此。
于八月十一日,雍和宫匠人房官佛伦送来脱胎填白瓷酒圆四件,脱胎填白瓷茶圆二件。记此。于九月初一日、将脱胎填白瓷酒圆四件、上画珐琅墨菊花。司库常保,首领萨木哈,交太监滄洲呈进,讫。《珐琅作》
本日司库常保库掌持出填白釉橄欖式瓷瓶一件,奉旨:着画黄菊花、写诗句、配六腿座。钦此。
于九月初八日将填白釉橄欖式瓷瓶上着画珐琅黄菊,写诗,配紫檀木架。
九月初九日宫殿监副侍李英传旨:菊花瓣画单了,嗣后照千层叠落花瓣画。钦此。《珐琅作》

九月十一日、司库常保奉旨:緑地黄菊花盘子上山水青色甚好,再画珐琅水墨山水器皿俱用此青画。钦此。《珐琅作》

八月初九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八月初八日司库常保,首领萨木哈,李久明奉上谕:著将造办处库内并磁器库有脱胎磁盘,碟,茶圆,酒圆查些来。钦此。(即交广储司磁器库。据员外郎四十九称查库内并无此项脱胎盘器皿等语,又交本造办处库内查得脱胎填白五寸碟一件,即交珐琅作柏唐阿马维祺,持去,讫。)《记事杂录》


八月十五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本日笔帖式宝善来说内大臣海望谕:著将珐琅高足靶碗做六件,限二十日要得。遵此。《珐琅作》
于十月初四日,做得珐琅高足靶碗六件。柏唐阿邓八格交笔帖式亮玉,宝善持去,讫。《珐琅作》

八月十五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八月十四日司库常保首领萨木哈,李久明奉上谕:珐琅盘、碗、茶圆、酒圆、俱烧造得甚好、嗣後将画水墨的多烧造些。又月白珐琅乳炉一件、香盒一件钦此。《珐琅作》

八月十五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本日司库常保,首领萨木哈持来黄地暗龙茶圆一件。说宫殿监副侍李英传旨:着照此茶圆的款式,交年希尭将填白釉的烧些来底下不必落款。钦此。
于八月十七日,将黄地暗龙茶圆一件并上谕一道:司库常保交内务府总管年希尭家人郑天锡持去,讫。《记事杂录》

九月初二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本日司库常保,首领萨木哈奏称雍和宫取来脱胎小酒圆甚好,欲向年希尭要些来烧造等语奏闻。奉旨:尔等寄信與年希尭、将脱胎小酒圆、茶圆、小碟烧造些、不要款。钦此。于本月初十日,交内务府总管年希尭家人郑天锡持去,讫。《记事杂录》

九月十三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本日司库常保,首领萨木哈奉上谕:著寄信與年希尭、将霽红、霽青、鈞窯、汝窯小花盆,水连烧造些来。先做木样呈览,朕看准时再发去烧造。再照玻璃菊花盘样,将玻璃盆做几件。钦此。
于十一月二十七日,做得小花盆木样(随水连)。司库常保、首领李久明,萨木哈呈览。奉旨:照样准烧造磁器。钦此。
本日将木样二件(随水连)并上谕二道:司库常保交内务府总管年希尭家人郑天锡持去,讫。《记事杂录》

十月二十六日:首领李久明来说太监王自立交黑珐琅料一块,白珐琅料一块。著交造办处有用处用。记此。《珐琅作》

十月廿八日:司库常保、首领李久明萨木哈奉上谕:里边有一面画花卉,一面写字磁壶,款式甚好,尔等可降旨与乾清宫总管要来镟做木样,呈览看准时,交年希尭将填白釉瓷壺烧造些送来,以备烧珐琅用。钦此。
本日乾清宫宫殿监督领侍苏培盛,副侍陈福,刘玉,李英:着向圆明园内总管查有一面画花卉,一面写字的磁壶,类此样有几样?俱交造办处人持来,俟看完样时仍送还等因。
于本月二十九日,员外郎满毗,三音保差柏唐阿富拉他赴圆明园去,向园内总管李德取来一面写黑色行书字,一面画玉堂春富贵花卉磁壶三把(内一把靶上有惊纹,系“大清雍正年制”)。一面写蓝色篆书楷书字,一面画松竹梅花卉磁壶一把,无款。员外郎满毗、三音保传:照样每样做一木样。记此。
于十一月二十七日,照十月二十八日交(一面写字,一面画画)磁壶样做得木样四件。司库常保、首领李久明,萨木哈呈览。奉旨:照样准烧造磁器。钦此。
本日将木样四件司库常保交内务府总管年希尭家人郑天锡持去,讫。随将磁壶四把著柏唐阿富拉他仍交总管太监李德收,讫。《珐琅作》《记事杂录》

十月二十八日:司库常保、首领李久明奉旨:珐琅画青山水甚好。钦此。
于十二月二十八日、柏唐阿邓八格、宋七格来説内大臣海望谕:邹文玉所画珐琅,数次皇上夸好,応遵旨用本造办处库銀赏給十两。遵此。(即将银十两赏画珐琅人邹文玉,讫。)《记事杂录》
本日奉旨:藍地珐琅碟画的甚好,顔色不好,嗣後往精細里做;画青山水甚好、嗣後照样烧造些。钦此。《记事杂录》

十一月十一日:司库常保、首领萨木哈来说太监沧州宜兴壶四件(外画洋金花纹)。传旨:此壶的款式略蠢些,收小些,做好样呈览。钦此。于十一月二十七日,做得木样四件,并原宜兴壶四件,司库常保、首领李久明萨木哈呈览。奉旨:改得好,照样准烧造磁器,宜兴壶著留下。钦此。《记事录》

十一月二十七日:司库常保、首领李久明萨木哈奉旨:今日呈进红黑地白梅花鼻烟壶上梅花太碎,不显地仗。嗣后,画大些花朵章法。钦此。交珐琅作柏唐阿邓八格
同日,司库常保、首领李久明,萨木哈奉旨:今日所进墨菊花碟(台北故宫藏品),嗣後少画些。青山水茶圆、酒圆俱好,再画些。其画青竹茶圆,但竹子不宜青色,嗣後青色竹子不必画。钦此。《珐琅作》《记事录》

十一月二十九日:司库常保、首领李久明,萨木哈持来宜兴胎红釉洋金葫芦花插一件(随洋金座)。说太监沧州传旨:座子不好,另配紫檀木架。钦此。《记事录》

十二月初八日:司库常保奉上谕:天地香桌上着做一架献供用,其架上陈设黄色珐琅碗,其碗边陈设花瓶,或珐琅、或磁、或漆俱可,做橄榄式插花用。钦此。
于十二月二十八日做得楠木献供架一件,随黄色珐琅瓷碗二件、黄色珐琅磁盘二件、珐琅梅花白磁橄榄式瓶一件。《珐琅作》

十二月二十八日:烧造得娇黄地重黄色龙磁茶圆一对。司库常保、首领萨木哈、李久明呈进讫。随奉旨:此颜色、画法俱不好,珐琅亦粗糙。钦此。《珐琅作》

雍正十一年

广東海軍监督毛克明、副监督鄭伍賽进貢"鼻烟伍箱"。(《宮中·进单》)

广東巡抚楊永斌进貢"洋鼻烟九瓶"。(《宮中·进单》)

正月二十日:司库常保持来磁胎画珐琅碟一对,磁胎画珐琅碗一对,磁炉一件.......。《木作》

正月二十五日:司库常保,首领太监萨木哈持来磁胎画珐琅山水橄榄式花瓶一对(紫檀木座)。说太监沧州传旨:著配象牙瓶花一对。钦此。《镶嵌作》

二月*日:司库常保、首领太监萨木哈奉旨:尔造办处先有怡亲王总理之时,凡事甚属严谨,亦无擅自传做活计等事,而出入人等亦不致混杂。即海望在京时亦甚严谨。近来看得总管太监等传做活计亦不奏明,往往擅自传做,尔等即应承做给,以致耗费钱粮。嗣后凡有一应传做活计等项不可即做,如有传旨着做,尔等亦宜请旨,准时再做。再造办处所管匠役不可私做活计,当严加申饬禁止。钦此。《记事录》

三月初八日:首领太监萨木哈持出瓷胎画珐琅孔雀碗(台北故宫藏品)一对,说太监沧州传旨:此碗花样画的甚好、著照样再画几对。钦此、于五月初二日画得孔雀尾磁胎珐琅碗(台北故宫藏品)一对并原样碗一件,司库常保,首领太监李久明萨木哈呈进,讫。《珐琅作》

三月三十日:内大臣海望传:嗣后本造办处所有行材料知帖,着司库常保画押。记此。《记事录》

五月初一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司库常保,首领太监萨木哈持来白磁胎画珐琅碧桃橄榄式花瓶一对(随象牙黄色梅花一对,金菊花一束)。白磁胎画珐琅霁红橄榄式花瓶一件(随楠木架一件)。说太监沧州传旨.......。《镶嵌作》

五月初一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司库常保,首领太监萨木哈持来白磁胎画珐琅青山水小酒圆一对,白磁胎画珐琅荷花饭碗一对,白磁胎画珐琅绿地长春花酒圆一对。传旨:著配锦匣盛装。钦此。《匣作》

五月初一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司库常保,首领太监萨木哈、奉旨:今日进的金鏨西洋番花水孟一件,白磁胎画珐琅青山水酒圆一对,俱做得甚好。钦此。司库常保随奏称:西洋番花水孟,系雍和宮随来的鏨花匠胡鈜所做,画珐琅山水酒圆系造办处画珐琅人邹文玉所画。此二人技艺甚好,当差亦勤慎,但伊等家道贫寒,所食钱粮不敷养赡家口之用等语具奏。奉旨:尔降旨与海望,应如何加赏钱粮之处,酌量加赏。钦此。本日海望遵旨,将胡鈜、邹文玉二人每月所食钱粮外加赏银一两,自本年六月起按月关领。记此。
二十四日内大臣海望奉旨:里辺做活汁的匠役着赏給好饭吃。钦此。《珐琅作》

六月十七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首领太监萨木哈持来白磁胎画珐琅黑牡丹酒圆一对,白磁胎画珐琅芍药花饭碗一对,白磁胎画珐琅青山水酒圆一对......。《木作》

九月初一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太监沧州黄地云龙磁茶碗一件。传旨:著配#纸盖三件。钦此。《匣作》

十月初六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首领太监萨木哈持来珐琅山水雪景酒圆一对。说太监沧州传旨:著配锦匣盛装。钦此。《匣作》

十月二十八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司库常保,首领太监萨木哈奉旨:今日进的御制珐琅表盒,烧造甚好,其表盒墙子上画花卉亦好,但盒底不宜画人物,嗣后不必画。再黑珐琅地画斗方磁碗烧画的俱好!再画时添些青花。尔等可传旨与海望,将烧画珐琅人并做表人等,应赏者议赏。钦此。《记事录》

十二月十三日:茶房筆帖式金大鵬送来黄瓷碗样二件、黄瓷鐘一件、内大臣海望看過。着将黄瓷碗、鐘交内務府总管年希尭家人鄭天赐転发江西烧造瓷器处、照样烧造一百件、限一百天内送来。《记事录》

十二月二十七日:内務府总管年希尭家人鄭天赐送来各色瓷花盆十二样。司库常保,首领太监萨木哈呈览。奉旨:著送往圆明园交园内总管太监,有陈设处陈设。钦此。同日、送来各式菊花式瓷盘十二色(内毎色一件)司库常保,首领太监萨木哈呈览。奉旨:着交江西烧造瓷器处、照此样每式烧造四十件。钦此。《记事录》

十二月二十七日:内务府总管年希尭家人郑天锡送来洋红磁五供一分,五彩磁五供一分。司库常保,首领太监萨木哈呈进,讫。《珐琅作》

雍正十二年

二月初八日:首领太监萨木哈持来磁胎画珐琅孔雀碗一对,传旨:此碗花样画的甚好,著照样再画几对。钦此。
于五月初二日画得孔雀尾磁胎珐琅碗一对,呈进,讫。《珐琅作》

六月十一日:太监沧州传旨:从前进的红地黄菊花无诗句小碟甚好,照样烧造几对。钦此。
于七月廿七日烧得三对。《珐琅作》

雍正十三年
陶成记事碑、记五十七种釉色。

正月初十日:司库常保,首领太监萨木哈持来画珐琅大玉壷春瓶一件,说宫殿监副侍李英传旨:此瓶上龙身画的罢了,但龙須甚短,足下花紋与蕉叶亦画的糊涂,嗣后再往清楚里画。钦此。《珐琅作》

八月二十三日:雍正帝于圆明园病危,诏庄亲王允禄、果亲王允礼,大学士鄂尔泰、张廷玉,领侍卫内大臣丰盛额、讷亲,内大臣户部侍郎海望入内受命,宣旨传位皇四子宝亲王弘历。子刻、雍正帝崩逝于円明園,年五十八。奉大行皇帝遗命,以允禄、允礼、鄂尔泰、张廷玉辅政。以遗命尊奉弘历生母熹贵妃钮祜禄氏为皇太后。奉皇太后懿旨,册立弘历嫡福晋富察氏为皇后。


十一月二十三日:...上旨 皇太后宫请安,是日总理事务王大臣奉谕旨:年希尭已经革职,其淮关税务,著员外郎唐英前往暂行管理,唐英原管制造磁器事务著停止。《起居录.实录》

+++++++++++++++++++++++++++++++++++++++++++++++++++++++++++++++++++++++++++++++++++++++

+++++++++++++++++++++++++++++++++++++++++++++++++++++++++++++++++++++++++++++++++++++++

乾隆元年

夏日:御製诗筆筒。

正月初七日:太监毛団交青玉双管瓶一件、传旨:照此双管瓶样式,烧造珐琅双管瓶(台北故宫藏 锦地开光西洋人物图贯耳瓶 高:14.8厘米;口径:1.8厘米;足径:3.8厘米)一件、画吉言花卉、先画样呈览。钦此。
于本月十四日画得双管瓶紙样一张,一辺画青花百福蓮、一辺画黄地西番花样、呈览。奉旨:准做黄地西番花样。钦此。

十九日太监毛団交春秋万紀絹画一张,系吴域画、上画流云架、三友瓶。传旨:照画三友瓶样式做珐琅瓶一件、能随銅架。钦此。
于三月十一日,将撥得蝋座,画得合牌三友瓶样,呈览。奉旨:准做。钦此。于八月二十日做得。

三月十七日:首领吴书来説、乾清宮总管蘇培盛、交小太监何徳禄王成祥、楊如福、魏青奇四名、传旨:著給珐琅作、與烧珐琅、钦此。

四月十四日:催総黙参峨为画珐琅人不足用、叧欲将画珐琅画人张維奇情商进内当差、照例行取銭糧、毎月工食銀五两、二八月衣服銀十八两、回明内大臣海望、监察御史沈嵛,員外郎三音保准行。钦此。

四月十七日:胡世杰交来洋漆二層子母盒一对,传旨:照样烧珐琅子母盒(台北故宫藏 牧羊图长方盒 盒身高:2.3厘米;通盖高:3.8厘米;盒长:7.7厘米;盒宽:6.1厘米)一对,其托泥腿放高些。钦此。于二年八月十二日做得。

五月初二日:太监毛団传旨:着海望寄信与員外郎唐英叧将造珐琅之白磁器烧造些来。钦此。

十二月十八日:七品首领萨木哈来说太监胡世杰毛团传白磁七寸盘一件,白磁五寸盘一件。传旨:著镟木样二件,将七寸盘画吉言供献花样,五寸盘画红花样,呈览,准时再做。钦此。
于本月二十二日,七品首领萨木哈将镟得画各样花卉木样四件并原样盘二件持进交太监毛团呈览。奉旨:准造画佛日长明字黄地青番花盘样式做七寸盘,五寸盘,大碗,小碗俱照此花卉样做。钦此。《记事录》

乾隆二年

二月初一:催総黙尓森額到厂之後、于二月初一日大开工。

四月十四日:首领吴书来说太监毛団交青花白地磁碗一件。伝旨:著做木样呈览,俟准时交江西烧造瓷器处,将填白釉烧造些,脱胎釉亦烧造些。钦此。
于本月二十日,做得填白釉木样一件,首领吴书交太监毛団胡世杰高玉呈览。奉旨:照样烧造填白釉,不必脱胎。钦此。
于本月二十日,首领吴书将交出青花白地磁碗一件交太监毛団。收讫。《江西烧造磁器处》

四月二十六日:交磁画珐琅百花献瑞壷盖一件,传旨:着照此盖花样烧造玉壷春一对。钦此。五月十一日,首领吴书画得白磁玉壷春瓶样,呈览。奉旨:准烧。钦此。于九月初九日,烧造得画珐琅红龙玉壷春二件。

五月十一日:首领吴书来说太监毛団胡世杰传旨:著做瓶样画些呈览,准时交与唐英,将填白瓶烧造些来。钦此。
于本月十三日,画得胆瓶纸样一张,双環蒜頭瓶纸样一张,玉環天然口紙錘瓶纸样一张,花觚瓶纸样一张,天盘口梅瓶纸样一张,双鳳耳尊纸样一张,玉環紙錘瓶纸样一张,小胆瓶纸样一张,天盘口紙錘瓶紙样一张,首领吴书持进,交太监毛団胡世杰,高玉呈览。奉旨:准照样发去烧造。
于本年十月二十二日,照画样烧造得填白胆瓶四件,填白双環蒜頭瓶五件,填白玉環天然紙錘瓶三件,填白双鳳耳尊瓶(台北故宫藏 锦地开光西洋人物母子图凤耳瓶 高:18.9厘米;口径:5.4厘米;足径:6.3厘米 台北故宫藏 锦地开光花鸟图凤耳瓶 高:18.8厘米;口径:5.5厘米;足径:6.5厘米)四件,填白天盘口梅瓶三件,填白小胆瓶二件,填白玉環紙錘瓶三件,填白天盘口梅瓶四件,每样持进一件,七品首领萨木哈交太监毛団胡世杰,高玉呈览。奉旨:著将直口胆瓶唐英嗣后不必烧造,再嗣后烧造此八样填白釉瓶时,著唐英令窑上人随意画各样画样烧造些,随填白瓶一同送来。钦此。《江西烧造磁器处》

五月二十一日:首领吴书来说太监高玉传旨:著照红玻璃双管瓶画瓶样一张放大些,双管瓶样一张交与唐英,将填白釉双管瓶烧造些送来。钦此。
于本月二十二日,画得双管瓶纸样二张,首领吴书交太监毛団高玉呈览。奉旨:准照样将填白釉双管瓶烧造些来。钦此。《江西烧造磁器处》
于本年八月初十日,将唐英送到磁瓶等件俱呈进讫。

七月初五日:司库劉山久、七品首领萨木哈,催总白世秀来説、太监毛団珐琅福寿天球尊(拍卖会)一件...。

八月十一日:首领吴书来説、太监毛団胡世杰传旨:照今日呈进六辧珐琅梅花盒珐琅蒜頭瓶百花献瑞鼻烟壶节节喜相逢鼻烟壶再各烧造一件,再将鼻烟壶样画些呈览。钦此。
于本年九月十八日,首领吴书画得荔枝式鼻烟壶样一件,佛手式鼻烟壶样一件,葫芦式鼻烟壶样一件,桃式鼻烟壶样一件,交太监胡世杰呈览。奉旨:著准照样烧造,再照样现做六辧珐琅梅花盒,上顶子改安珊瑚顶,钦此。
于本年九月二十日,首领吴书画得木瓜式鼻烟壶样一件,苹果式鼻烟壶样一件,甜瓜式鼻烟壶样一件,水茄子鼻烟壶样一件,赖瓜式鼻烟壶样一件,交太监胡世杰呈览。奉旨:著准照样烧造。钦此。
于本年九月二十四日,首领吴书画得西洋狮头鼻烟壶样一件,岁岁双安圆鼻烟壶样一件,黄地西番花鼻烟壶样一件,交太监毛团,胡世杰,高玉呈览。奉旨:著准照样烧造。钦此。
于本年闰九月初六日,首领吴书画得杏式鼻烟壶样一件,八方鼻烟壶样一件,芦雁式鼻烟壶样一件,梅鹿同春鼻烟壶样一件,双狗鼻烟壶样一件,交太监毛团,胡世杰,高玉呈览。奉旨:此七件照样准做,再将另样式鼻烟壶样再画些呈览。钦此。
于本年十月十一日,烧造得百花献瑞鼻烟壶一件,节节喜相逢鼻烟壶一件,首领吴书持进交太监毛団胡世杰呈进。讫。
于本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烧造得六辧珐琅梅花盒一件,原样一件,首领吴书交太监毛団高玉呈进。讫。
于乾隆三年正月初十日,烧造得杏式鼻烟壶一件,甜瓜式鼻烟壶一件,桃式鼻烟壶一件,首领吴书持进交太监毛団呈进。奉旨:著照此三件样式再烧造三件,果子上著花款。钦此。
于乾隆三年三月十五日,烧造得梅鹿珐琅鼻烟壶一件,首领吴书持进交太监毛団高玉呈进。奉旨:著照此样式再烧造一件。钦此。
于乾隆三年三月十八日,烧造得芦雁珐琅鼻烟壶一件,首领吴书持进交太监毛団高玉呈进。奉旨:将此一件留下,著照此样再烧造一件。钦此。
于乾隆三年九月二十五日,首领吴书将烧造得铜胆珐琅各式鼻烟壶六件持进,交太监胡世杰呈览。奉旨:留下铜胆珐琅佛手鼻烟壶一件,其余持出,再画几件预备呈览,准时再造。钦此。
于乾隆三年十月初一日,将画得各样鼻烟壶四件呈览。奉旨:照样准做。钦此。
于乾隆三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将做得铜胆珐琅鼻烟壶四件,首领吴书持进,呈览。讫。

十月十三日:...再烧造青龙海水梅瓶時、其青花白地不必改烧、青龙改烧釉里红龙;...。

十月十六日:太监高玉交篆字款紙样一张、传旨以後烧造尊、瓶、罐、盘、鐘、碗、碟磁器等、俱照此篆字款式軽重成造。

十月二十二日:司库劉山久、七品首领萨木哈来説、太监毛団胡世杰高玉传旨:著将唐英烧造送来填白釉瓶烧珐琅,趕年節務要全完、钦此。
于本年十二月二十二日,首领吴书将烧造得祝仙捧寿胆瓶一对交太监毛団呈进,讫。《珐琅作》

十一月二十八日:太监高玉持来黄磁宫碗一件。传旨:著唐英照此样式,大小,照先进过洋彩宫碗花样烧造些。钦此。
于本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将唐英烧得送到洋彩宫碗呈进,讫。

乾隆三年

五月初十日:催总白世秀来説太监胡世杰瓷胎珐琅小玉壺春一件。传旨:著照此瓶大小尺寸、改款式,多画样几件呈览,准时再烧造磁器。钦此。
于本月十五日,司库劉山久、七品首领萨木哈,催总白世秀将画得各款式瓶子二十八件,纸样一张,各款式水盛,笔洗,盖罐等二十三件,纸样一张交太监毛団胡世杰、高玉呈览、奉旨:挑选得十一件瓶样著烧造填白釉水,其余不准烧造。再水盛,笔洗,盖罐等件亦酌量烧造花样,釉水。钦此。
于乾隆四年十一月十八日,七品首领萨木哈、催総白世秀唐英交出画样十一张内烧造得:白釉双耳瓶七件、白釉長嘴瓶十二件、白釉双管瓶十四件、白釉葫芦瓶(台北故宫藏 福寿双耳瓶 高:16.5厘米;口径:3.9厘米;足径:4.4厘米)八件、白釉蒜頭瓶二十三件、白釉観音瓶十二件、白釉長圆瓶四件、白釉三級瓶十二件、白釉胆瓶(台北故宫藏,高:20.1厘米;口径:3.8厘米;足径:4.3厘米)二十一件。...。奉旨:将填白釉水瓶俱烧珐琅;...。于本日将填白瓶共一百十二件,水盛,笔洗,等共一百三十八件,交柏唐阿六十送赴圆明园,讫。于本日催総邓八格填白瓶共一百十二件领去烧造珐琅用。讫。《江西》

六月二十五日:太监高玉交磁器一百七十四件。传旨交與烧造磁器处唐英...再五彩珐琅五寸碟一件、五彩珐琅暗八仙撓碗一件、収小些,照样亦烧造。(注意:景徳鎮烧造珐琅彩瓷)。《江西》

九月二十五日:七品首领萨木哈来说太监胡世杰磁胎外黄内白五彩珐琅碗(台北故宫藏,高:7.7厘米;口径:15.2厘米;足径:6.3厘米)十件(内二件有璺),磁胎五彩珐琅碗二件,磁胎五彩红地珐琅茶盅二件,磁胎珐琅大盘口紙槌瓶一件,磁胎珐琅五彩菱花盘(台北故宫藏,高:3厘米;口径:19.6厘米;足径:11.6厘米)一件(有璺),磁胎珐琅红叶大瓶一件,宜兴画珐琅包袱式茶壶一件(壶盖透璺),宜兴四方画珐琅四季茶壶一件,宜兴画珐琅海棠式茶壶(台北故宫藏,高:6厘米;通盖高:8.6厘米;口径:7.5*7厘米)一件,...传旨:著按对配楠木匣盛装,将各色年号刻在匣盖上。钦此。《乾清宫》

九月二十五日:司库劉山久、七品首领萨木哈来说太监胡世杰磁胎珐琅大碗三十一对,磁胎珐琅盘十一对(内一件有透璺),磁胎珐琅茶碗十五件(三件有璺),磁胎珐琅茶圆十对,磁胎珐琅碟二十四对(内一件有璺),磁胎珐琅酒圆十九件(内二件有毛),磁胎珐琅茶壶四件(内一件有璺)。传旨:著配楠木匣盛装,将各色年号刻在匣盖上。钦此。(貯蔵保管、器物上原始標箋都写做:磁胎画珐琅。匣面刻有品名。)《乾清宫》

九月二十六日:司库劉山久、七品首领萨木哈,催总白世秀来说太监毛団胡世杰黄地珐琅盘二件,红地珐琅盘二件。传旨:著入配匣盛装珐琅磁器内。钦此。《乾清宫》

九月二十六日:七品首领萨木哈,交康熙款铜胎珐琅盖碗三件...乾隆款磁胎珐琅宫碗一对,乾隆款磁胎珐琅膳碗一对,乾隆款磁胎珐琅茶碗一对,乾隆款磁胎珐琅画梅花膳碗一件,乾隆款磁胎珐琅杯七件。传旨:俱各配匣盛装。钦此。《乾清宫》

九月二十九日:七品首领萨木哈,催总白世秀来说太监胡世杰宜兴烧珐琅盖碗十件,宜兴烧珐琅茶圆四件,宜兴烧珐琅茶吊一件(俱系康熙年款),传旨:俱各配匣盛装。钦此。《乾清宫》

乾隆四年

唐英由淮安関调到九江関。

一月十七日:催总白世秀来说太监毛団磁胎画珐琅碗一对,磁胎画珐琅六寸盘一对,磁胎画珐琅茶碗一件。传旨:著配匣入重华宫雍正款磁器内。钦此。《重华宫》

二月初五日:七品首领萨木哈来说太监毛団填白磁菱花洗(台北故宫藏,永乐白釉暗花纹菱花式盘 高:2.4厘米;口径:18.8厘米;足径:11.9厘米)十件。传旨:著认看等次,入在乾清宫磁器内,配匣盛装。钦此。《乾清宫》

八月初九日:七品首领萨木哈来说太监高玉磁胎画珐琅碗一对。传旨:著入乾清宫配匣磁器内。钦此。《乾清宫》

八月二十日:首领卢全义来说太监胡世杰传旨:将乾隆刻款珐琅器皿送进呈览。钦此。
于本日,首领吴书、催总管邓八格白世秀将...磁胎珐琅大碗一对、磁胎珐琅膳碗一对、磁胎珐琅茶碗一对、磁胎珐琅盘一对、磁胎珐琅碟一对、磁胎珐琅单膳碗一件、磁胎珐琅酒盅七件、持太监胡世杰呈览。《珐琅作》

八月二十二日:司库劉山久、七品首领萨木哈来说太监高玉等交磁胎珐琅酒圆一对。传旨:著入乾清宫配匣磁器内。钦此。《乾清宫》

九月十七日:太监程进贵来说太监高玉等交磁胎久安长治莲子壶一对,磁胎飞鸣宿食元壶一对,磁胎山水橄榄瓶一对,磁胎花卉橄榄瓶一对,磁胎花卉六寸盘二对,磁胎黄面暗花鱼草四寸碟一对,磁胎黄面暗花山水四寸碟一对,磁胎红山水四寸碟一对,磁胎红面暗花花卉四寸碟一对,磁胎五彩楼台殿阁宫碗(台北故宫藏 仙山楼阁图碗,高:6.3厘米;口径:15.1厘米;足径:5.5厘米 台北故宫藏 仙山楼阁图碗,高:6.8厘米;口径:14.6厘米;足径:6.1厘米)一对,磁胎黄地面暗花蓝山水四寸碟一对,磁胎节节双喜果碗一对,磁胎黄地蓝花茶圆一对,磁胎白地山水茶圆一对,磁胎白地八哥茶圆(台北故宫藏 八哥秋光图小碗,高:5.3厘米;口径:10.3厘米;足径:4厘米)一对,磁胎白地番花茶圆一对,磁胎黄地番花茶圆一对,磁胎*地绿竹酒圆一对,磁胎**地番花三寸碟一对,磁胎蓝地五彩花卉三寸碟一对,磁胎红面钩花墨梅三寸碟一对,磁胎黄地葫芦小花插一对,磁胎白地五彩小蒜头瓶二对,磁胎白地楼台殿阁胆瓶(台北故宫藏,高:20.1厘米;口径:3.5厘米;足径:4.4厘米)一对,磁胎五彩花卉双管小瓶一对,磁胎五彩小装管小瓶一对,磁胎人物三多瓶一对,磁胎五彩花卉双耳瓶二对,磁胎白地五彩花卉小梅瓶一对,磁胎白地五彩花卉茶圆二对,磁胎五彩钩花三寸碟一对。传旨:入乾清宫配匣等次磁器内。配匣盛装。《乾清宫》

十一月十八日:七品首领萨木哈,催总白世秀唐英照画样烧造得填白小瓶一百十二件,照发去盅样烧造得填白盅四件,青花白地盅四件并原样盅二件,酌量釉水烧造得笔洗,水盛等样一百三十九件持进,交八品官高玉,太监毛団、胡世杰呈览。奉旨:将填白釉水瓶俱烧珐琅,填白盅二件,青花白地盅二件,原样盅二件,洋漆洋花小方罐一件留用。其余俱送到圆明园内总管,俟大运新磁器到时一同挑选等次。钦此。《珐琅作》

烧造得填白磁盅二件,青花白地盅二件,洋彩方罐一件,此系乾隆四年四月发去样烧,内庭留下。《珐琅作》

烧造得填白小瓶十二件,此系乾隆三年五月照画样烧,交邓八格领去烧造。《珐琅作》

十一月十八日:太监张喜来说太监高玉等交白地画珐琅双管瓶一对,白地画珐琅红山水四寸碟一对。传旨:著入乾清宫配匣珐琅器皿内。钦此。《乾清宫》

十二月十七日:太监李深张喜来说太监张明磁胎画珐琅合欢瓶(北京故宫藏 紫地轧道戏婴纹双联盖瓶,高:21.5厘米;口径:9厘米;足径:9.8厘米)一对,磁胎红地画珐琅观音瓶一对,磁胎红地画珐琅家雀,八哥胆瓶一对,磁胎画珐琅锦堂富贵橄榄瓶一对,磁胎画珐琅莲花玉壶春小瓶一对,磁胎红地锦上添花珐琅碗一对,磁胎绿地锦上添花珐琅六寸盘一对,磁胎黄地锦上添花珐琅五寸盘一对,磁胎白地锦上添花珐琅酒圆一对,磁胎月白地锦上添花珐琅酒圆一对,磁胎白地锦上添花珐琅小酒圆一对。传旨:著配匣入乾清宫珐琅器皿内。钦此。《乾清宫》

乾隆五年

五月初二日:七品首领萨木哈将做得...珐琅五寸磁盘一对,珐琅葫芦磁瓶(台北故宫藏 福寿双耳瓶 高:16.5厘米;口径:3.9厘米;足径:4.4厘米)一对,...珐琅磁花斛一对,俱持进交八品官高玉呈进,讫。《记事录》

秋:催総黙尓森額为御窰厂监造。

十一月:唐英奏请派御窰厂協造。「因江西瓷厂监造乏員、具奏摺、请派員前往烧造。」

乾隆六年

正月:江西烧造瓷器著員外郎六十三去。

正月初八日:太监王柄来説太监高玉等交磁胎珐琅红地锦上添花茶碗一对、磁胎珐琅黄地錦地添花五寸碟一对。传旨:著配匣入乾清宮珐琅器库内。钦此。《乾清宫》

正月十九日:太监张喜来説太监高玉等交磁胎珐琅梅瓶(Baur收藏,高:17.5厘米;据说阪神地震时被毁)一对、传旨:著配匣入乾清宮。钦此。《乾清宫》

正月二十七日:太监程敬贵来説太监高玉等交磁胎画珐琅花卉玉壶春瓶(现在所知,有两种图形;其一:台北故宫藏品,高:16.1厘米;口径:3.9厘米:足径:5厘米。其二 台北故宫藏品,高:16.2厘米;口径:4厘米:足径:5.2厘米。)一对,磁胎画珐琅太极纸槌蓝枝花小瓶一对。传旨:著交造办处配匣盛装入乾清宮珐琅器皿内。钦此。《乾清宫》

二月初四日:太监王柄来説太监高玉等交磁胎画珐琅花卉蒜头瓶(台北故宫藏品,高:17.2厘米;口径:2.3厘米:足径:4.6厘米。)一对。传旨:著入乾清宮一处配匣。钦此。《乾清宫》

二月十六日:太监程敬贵来説太监高玉等交磁胎珐琅碗二件。传旨:著配匣入乾清宮。钦此。《乾清宫》

二月十六日:太监张喜来説太监高玉等交磁胎画珐琅黄地锦上添花碗一对。传旨:著配入乾清宮配匣盛装珐琅器皿内。钦此。《乾清宫》

二月十八日:太监程敬贵来説太监高玉等交磁胎画珐琅绿地锦上添花碗一对。传旨:著配匣入乾清宮。钦此。《乾清宫》

二月二十九日:太监程福来説太监高玉等交磁胎画珐琅人物双管瓶,(现在所知,有两种图形;其一:台北故宫藏品,高:14.8厘米;口径:1.8厘米:足径:3.8厘米。其二 台北故宫藏品,高:14.8厘米;口径:1.6厘米:足径:4厘米。)一对,画珐琅呆白玻璃胆瓶一件。传旨:著配匣入乾清宮。钦此。《乾清宫》

三月初一日:太监张喜来説太监高玉等交磁胎画珐琅双耳胆瓶二件,磁胎珐琅红地锦上添花花碟一对、珐琅呆白玻璃龙凤酒盅一件。传旨:著配匣入乾清宮。钦此。《乾清宫》

三月初五日:太监高玉传旨:著向江西烧造磁器唐英处将会画磁器,会吹釉水兼会炼料烧造磁器之匠役选一名送进京来应差。钦此。《记事录》
于本年十一月十八日,内大臣海望将江西烧造磁器监督唐英著家人送到会画磁器,会吹釉水兼炼料烧造磁器匠役胡信侯一名,缮写摺片,交太监高玉等转著交与邓八格。钦此。《记事录》
于本年十一月二十日,已知会过珐琅处,讫。《记事录》

三月初六日:太监王柄来説太监高玉等交磁胎画珐琅黄地花锦团花盅一对。传旨:著配匣入乾清宮珐琅器皿。钦此。《乾清宫》

五月十五日:「内務府員外郎六十三来至九江関、奴才(唐英)将烧造一切事宜與伊細行講究、随于十八日自九江起程前赴厂署、除俟嗣後、烧造瓷器或有未尽妥辧处...。再以講究。」

五月二十日:怡亲王谕字、闻四月十二日奉旨:唐英烧造上色瓷器、甚糙、釉水不好、瓷器内亦有破的...伏査上年秋間正値监造催総黙尓森額抱病之時、奴才又距厂三百余里、不能逐件指点、以致所得瓷器不无粗糙...自当與六十三協尽心力、钦遵恩旨、小心敬謹辧理烧造。

十二月:派内務府、七品库掌老格、駐景徳鎮御窰厂、十二月御厂協造員、催総老格、初到厂管理瓷務、毎年用銀一万四千余两、一万一千一百两不等。

乾隆七年

六月初六日:司库白世秀,副催总达子来説太监高玉等传旨:将烧磁器处进来之填白磁器三百九十件,著交珐琅处画珐琅用。钦此。《珐琅处》
于本月初七日,司库白世秀将填白磁器三百九十件,交柏唐阿双柱文保领去,讫。《珐琅作》

乾隆八年

沈源画十八罗汉图(手巻)。

正月十九日:司库白世秀,副催総达子来説太监高玉胡世杰交珐琅料四匣。传旨:著交造办处収貯、俟有用处用、钦此。珐琅料重三百七十七斤。《库贮》

閏四月:...與協造之催総老格料理开工将奉发製得各器、敬謹辧理...今自三月初二日开工以後...又新擬得夾層玲瓏交泰瓶等九种。謹恭摺送京呈进、其新擬各种系奴才之愚昧。

五月:唐英編造得「陶冶图編次」。

五月十七日:司库白世秀、副催総达子唐英烧造得...冬青有座转旋靶碗。

乾隆九年

七月十九日:司库白世秀,副催総达子来説首领开其里交白磁红鱼靶杯一件(随铜架)。传旨:著交邓八格照样烧造一件。钦此。
于八月初十日,将做得杯一件持进,交太监胡世杰讫。《珐琅作》

乾隆十年

二月初十日:司库白世秀来説太监胡世杰磁胎画珐琅茶盅一件,成化红龙高装杯一件。传旨:照珐琅茶盅的口面,按红龙高装杯的花样并底足字款一样,著江西仿旧烧造高装盅二十件送来。钦此。
于本月十一日,司库白世秀将镟得高装茶盅木样一件持进,交太监胡世杰呈览。奉旨:照样准做。钦此。
于二月十三日,司库白世秀说太监胡世杰传旨:向江西烧造红龙盅二十件不必烧造,钦此。《江西》

十一月初五日:取来瓶六件,盅碗四十件。《与锦地开光十八罗汉图胆瓶(台北故宫藏品,高:23.2厘米;口径:3.2厘米:足径:6.1厘米。)一起的瓶内纸条。》

乾隆十一年

四月:...再广珐琅活计,嗣后不必多烧造,寻觅西洋珐琅器皿呈进。钦此。《粤海关》

乾隆十四年


十二月二十六日:員外郎白世秀,司库达子来説,太监胡世杰传旨:所进珐琅瓶、罐俱名无款,嗣後再作瓶罐送来、必要刻款。钦此。《粤海関》

乾隆十五年

五月十七日:七品首领萨木哈来说太监胡世杰传旨:配匣珐琅磁器为何不做?查明回奏。钦此。
于本日七品首领萨木哈将查得原交出珐琅器皿磁器并已完,未完匣子目单一件持进,交太监胡世杰奏闻。奉旨:知道了...。《记事录》

乾隆十八年

十一月十二日:員外郎白世秀来说太监胡世杰白磁盘一件(有透璺),白磁暗龙盘一件(二等,无款)。传旨:著交珐琅处烧珐琅,烧的烧不得的,将小些的试用。钦此。《珐琅作》

十一月二十日:員外郎白世秀来说太监胡世杰填白磁碟大小一百三十件(二等)。传旨:著交珐琅处烧珐琅。钦此。《珐琅作》

十一月二十二日:員外郎白世秀来说太监胡世杰,首领张玉填白碗大小八十四件。传旨:著交珐琅处烧珐琅。钦此。《珐琅作》

十一月二十二日:員外郎白世秀来说太监胡世杰填白磁碗大小二十八件(头等)。传旨:著交珐琅处烧珐琅。钦此。《珐琅作》

十一月二十五日:員外郎白世秀来说太监胡世杰填白磁碗大小五十件。传旨:著交珐琅处烧珐琅。钦此。《珐琅作》

十一月二十七日:員外郎白世秀来说太监胡世杰填白磁碗大小八十件。传旨:著交珐琅处烧珐琅。钦此。《珐琅作》

十一月二十八日:員外郎白世秀来说太监胡世杰填白靶碗大小九十七件(有款)。传旨:著交珐琅处烧珐琅,不要露明款。钦此。《珐琅作》

十一月二十九日:員外郎白世秀来说总管潘凤填白磁靶碗四件(宣德暗款,二等)。传旨:著交珐琅处烧珐琅。钦此。《珐琅作》

十二月初一日:員外郎白世秀来说太监胡世杰白磁暗龙酒盅一件,白磁靶盏二件(俱系头等,俱无款)。传旨:俱著烧珐琅,要急得。钦此。《珐琅作》

十二月初六日:員外郎白世秀来说总管潘凤白磁盘大小十四件。传旨:著交珐琅作烧珐琅。钦此。《珐琅作》

乾隆十九年

三月...二十八日:員外郎白世秀来说总管潘凤嘉靖明款白磁茶盅八件(二等),永乐暗款白磁茶盅八件(二等),无款白磁茶盅八件(二等),无款白磁茶盅六件(三等),无款白磁盘八件(头等),无款白磁盘大小七件(二等)。传旨:著交珐琅处烧珐琅。钦此。《珐琅作》

乾隆二十年

正月十一日:員外郎达子,白世秀来说,太监胡世杰传旨:京内造办处各作,著搬挪圆明园去。钦此。《记事录》

乾隆二十一年

下半年,唐英卒。

十二月十二日:于本月十二日郎中白世秀、員外郎金辉将写得「大清乾隆年製」篆字長方並横款紙样一张持进,太监胡世杰呈览、奉旨:照样准做发往钦此。于十二月十五日发往粤海関行文知会讫。

乾隆二十二年

八月...二十八日:郎中白世秀、員外郎金辉来说太监胡世杰传旨:著画瓶,罐等纸样呈览,准时发往粤海関烧造,西洋珐琅的要乾隆年款。钦此。
于二十三年二月初七日,郎中白世秀、員外郎金辉将画得瓶,罐纸样大小四十张持进,交太监胡世杰呈览。奉旨:准得瓶,罐纸样二十九张,著粤海関按样自配花纹,做西洋珐琅的要乾隆年制款,随贡陆续呈进,俟有传旨不必烧造时,再行停止烧造。钦此。《行文》

乾隆二十三年

乾隆二十四年


闰六月...十七日:郎中白世秀、員外郎金辉来说太监胡世杰传旨:著画五供,六供,七供,八供,并七珍,八宝样呈进,发往粤海関做珐琅的。钦此。《行文》

闰六月十八日:郎中白世秀、員外郎金辉来说太监胡世杰交铜掐丝珐琅五供(台北故宫藏 内填珐琅番莲纹五供 款一组 觚高22.5厘米 口径12.2厘米 烛台高26.7厘米 足径9.6厘米)一分,铜...传旨:著照交出供器俱各画样,再将五供养,七供,七珍,八宝亦画样呈览。准时俱交舒善做木样带往江西烧造磁塔,磁宝瓶,磁奔巴壶,磁甘露瓶,磁轮各一对,余者供器照样各烧造一分,其五供照样烧造一分,放大烧造一分,收小烧造一分,瓶内俱随磁花。再令舒善传与尤拔士亦照各样烧造珐琅的成对的一二对,成分的一二分,其五供亦照样烧造一分,放大做一分,收小做一分,瓶内俱随珐琅花,陆续进。嗣后,从前烧造珐琅瓶,罐不必呈进,钦此。《行文》

十月二十七日:郎中白世秀、員外郎金辉来说太监胡世杰西洋珐琅双兽面炉一件(随座)。传旨:著照此炉上五彩花样做磁书灯一对,先画样呈览,准时发往江西烧造。得时,在香山物外超然供。钦此。《行文》
于十二月十四日,郎中白世秀,員外郎金辉将做得书灯木样一件呈览。奉旨:著照样准烧造铜胎珐琅书灯一对。钦此。《行文》

乾隆二十五年


八月初八日:郎中白世秀、員外郎金辉来说太监胡世杰传旨:著传尤拔士,嗣后烧造七珍,八宝,八吉祥,八供,五供养等,俱各刻款。钦此。《行文》

乾隆二十七年


九月...十七日:催长海陛持来...磁珐琅小瓶一件,玻璃水盛一件...,黄磁牡丹瓶一件...白磁五彩珐琅双耳瓶一件...彩釉磁白鹿桃椿花插一件...。传旨:著交造办处带进京内交进。钦此。
于本月二十一日,郎中白世秀磁珐琅小瓶二十三件,持进,交讫。《记事录》

乾隆三十三年

正月...二十六日:催长四德,五德,笔帖式富呢呀汉来说太监胡世杰交紫檀木转盘格一件,记四十五格,随古玩二十五件。传旨:将空格二十处内配做珐琅,古铜,磁器陈设,先呈样,准时磁器交江西烧造,铜器交苏州成做,珐琅著珐琅处做。钦此。
于三月初四日,催长四德,五德将转盘格一件内配得小插屏样一件,珐琅器木样五件,古铜器木样五件,磁器木样九件(各随木座样),交太监胡世杰呈览。奉旨:俱照样准做,其磁器交江西烧造,铜器交苏州成做,珐琅著交珐琅处烧造,插屏著如意馆成做。钦此。《行文》
于十一月二十四日,库掌四德等将紫檀木转盘格一座,内盛玉器,铜器等,并九江关送到小磁器九件交太监胡世杰呈览。奉旨:著在同乐园柜内安设。钦此。随交讫。《行文》

乾隆四十三年

七月...初八日:将粤海関送到广珐琅盖碗一对,广珐琅金胎鼻烟壶十二个,广珐琅仿磁胎鼻烟壶十件,...。《记事录》

乾隆四十七年

五月初四日:催长大达色金江,舒兴将粤海关送到洋珐琅盖罐一件,洋珐琅銚一对,洋珐琅瓶一对,洋珐琅提梁壶一对,洋珐琅小圆盒一对(随原样珐琅器五件),蚌珠背云一件(随玉珠坠角一颗)持进,交太监常宁呈览。奉旨:将珐琅盖罐珐琅銚交乾清宫,珐琅小圆盒,瓶交宁寿宫做样,珐琅器交原处。再传与粤海关监督李质颖照此珐琅器花纹,样款,每逢贡内烧造几对呈进。《行文》

乾隆四十八年

四月二十八日:司库劉山久、催总白世秀来説、太监毛団胡世杰高玉传旨:今日所进磁胎珐琅碗,盅,碟花样烧造甚好,有从前交出磁瓶,亦照此盘,碗盅碟花样烧造。钦此。《行文》

八月...十八日:接得热河寄来信帖,内开八月十四日太监常宁传旨:著行文与粤海关监督李质颖。嗣后将小式洋珐琅器皿进些件,要好,无蜡补处,如大瓶,不必进。钦此。《盛京随围》
于四十八年十二月十九日,粤海关送到西洋珐琅钵一对,西洋珐琅提梁壶一对,西洋珐琅卣一对,西洋珐琅双面挂片四副,呈进。,交宁寿宫,交乾清宫,挂片上留讫。《盛京随围》

乾隆五十四年

十月十三日:因珐琅处現无活計、分別将官員匠役等人、俱归併造办处、画珐琅人归如意館、首领太监归乾清宮等处当差。

至一九二四年

珐琅彩瓷与景徳鎮官窰瓷器分开、選択了内廷乾清宮東廡、端凝殿北小库、设立专门帖冊、专库貯蔵、一直延続到1924年。此期間不曽大動過、凡属皇帝赏赐給外国使臣及蒙古王公、达頼、班禅等皆有准確日期和具体件数可査。嘉道以後、历朝皇帝也不曽軽易動。

一九二四年初

一九二四年初:故宮博物院开放的前一年、请专门家进行一次審定和整理(见《点查故宫物品报告》,或者本网站的《1924年故宫物品点查报告(瓷胎画珐琅类摘录)》 )、并于此後移至東路承乾宮陳列展出。

一九三三年

(待査):古物南遷、輾転運至台湾。大部分収蔵于台湾故宮博物院、只有一小部分収蔵于北京故宮博物院。

现在

全世界収蔵的清宮珐琅彩瓷器约五百余件、二百多个品种。

 

*******************************************************************************************************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信息资料均为萱草园官窑瓷网站(XuanCaoYuan)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

Copyright 2001-2006 www.XuanCaoYu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