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萱草园”真正的主人 ——现实版“李鬼”逼“李逵”


转载自2012年第6期《收藏与投资
水志清 2012/05

《前言》

本文转载自杂志《收藏与投资》关于上海陆峰状告笔者荣誉侵权案件的跟踪采访报道——《谁是“萱草园”真正的主人——现实版“李鬼”逼“李逵”》。文字:6160;照片:20枚。

《正文》

如今收藏市场鱼目混珠,这是常见现象,但是谁也不曾想到假冒人竟然状告被冒充人。这真是应了“恶人先告状”的古训。目前案件审判正在进行中 ……。

今年 3月20日的山东威海,春寒料峭,海风吹到行人脸上,有点冷冷的刺痛,卫晓非匆匆赶往威海环翠区法院,感觉比海风更冷的是此刻的心境。他今天是因为侵犯名誉权坐到被告席上,原告陆峰索赔16.5万元。20年前他就负笈东渡日本,专业是土木工程,业余时间几乎全部投入到对明清官窑瓷的鉴别、研究中,远离纷争的世界,潜心求学,一心向瓷,与陆峰素不相识,没想到因为网络而遭遇这场无妄之灾。

一.家学渊源

卫晓非,威海人。出身书香门第,父亲一生衷情收藏,家中字画、瓷器颇丰,并结交众多艺术家与藏家。卫晓非从小耳濡目染,也对瓷器着迷,几十年的浸淫,令卫晓非成为研究收藏明清官窑瓷的专家,先后在各类专业期刊发表论文 70余篇。卫氏父子与业内大家过从甚密,李可染、钱君匋、谢稚柳、陆俨少、唐云、陈佩秋、耿宝昌等人均为卫家藏瓷斋、藏画斋题词(图1-10)。

图1.李可染为卫父题墨宝堂。

图2.钱君匋为卫父题墨宝堂。

图3.谢稚柳为卫父题静趣斋藏磁。

图4.谢稚柳为卫父题墨宝堂。

图5.卫父(右)与画家亚明合影。

图6.卫父(右)与画家黎雄才合影。

图7.耿宝昌为卫晓非题萱草园。

图8.耿宝昌为卫晓非题萱草堂。

为了能与广大藏友交流,展示自己的研究成果,早在 2001年1月,卫晓非就创建了自己的网站“萱草园”,网址:www.xuancaoyuan.com。耿宝昌分别为他题写“萱草园”、“萱草堂”(图7、8)。此时的卫晓非十分低调,网站里只发自己研究、鉴定明清官瓷的论文,没有把自己真实姓名、照片发上去。在汪洋大海一般的互联网上,小小的“萱草园”并不起眼。2003年卫晓非在“萱草园”前言中称:“三年如梭, 文集小成。瓷界愈加荒诞,已无语。所幸自己讷言辞,贫交际,独拓一方乐土。”不管瓷界如何,卫晓非乐“萱草园”中。

卫晓非在业内的低调并未埋没他的才华,他的研究成果,引起了媒体的关注,《艺术市场》、《收藏界》特邀他在杂志上开辟专栏,每月发表一篇研究、鉴定明清官窑瓷的文章,《收藏》、《文物天地》、《中国收藏》等杂志相继向卫晓非约稿,所有发表的文章他均用笔名“萱草园主人”。这些文章后来收入《萱草园谈瓷》一书,耿宝昌为该书撰写前言,称其“学问严谨、功力扎实”。

雍乾时期,景德镇著名督陶官唐英写过一幅对联:未能随俗惟求己,除却读书都让人。卫晓非敬慕唐英的艺术造诣,改原句“读书”为“玩瓷”。书法家陈佩秋特为卫晓非题写这幅对联(图9),瓷器鉴定家耿宝昌也为他题写这句话(图10)。“未能随俗”和“玩瓷”是卫晓非激励自己在人生路上奋斗的座右铭,也是他做人做事的原则和理念。时间如平静的流水,这期间,卫晓非沉浸于明清官窑瓷和“萱草园”,生活中没有泛起一丝涟漪。

图9.陈佩秋为卫晓非题对联。

图10.耿宝昌为卫晓非题座右铭。

二.冒出一个李鬼

这种平静的生活到 2007年因网友的一封电子邮件被打破。正应了俗话说:树大招风。卫晓非想不随俗都难。有网友发邮件来说,有人假冒“萱草园主人”行骗。起初,卫晓非并不在意,也无暇顾及。他侨居日本20年,对国内社会和收藏界情况知之甚少。他想,网络就是一个虚拟世界,宝贝在自己手里,骗子能骗到什么呢?

当网友发来质疑“萱草园主人”的电子邮件越来越多,所有的质疑都指向上海的一个叫陆峰的人时,他坐不住了,但他又不知如何捕捉那个像影子一样紧贴着自己、摸不到看不见的假冒“萱草园主人”。

远在福建的李文在邮件中说,他通过上海的同学张华在一次饭局上认识了陆峰。当时,陆峰自称笔名“萱草园主人”出身古董世家,毕业于南京大学,持有日本国籍,叔叔是上海博物馆副馆长陆明华。陆峰给了李文一张名片,上面印有“萱草园”网址: www.xuancaoyuan.com。李文还说,甫一见面,陆峰就竭力鼓动李文买他推荐的古董。李文对古董一无所知,并未动心。回到福建后,李文打开“萱草园”网页,他仔细阅读了网站里的论文,开始对陆峰佩服而且信任。陆峰又不失时机地给李文打来电话说有一尊佛像,价值几十万元,可以10万卖给他,转手就能赚钱。李文都没有想想,天上难道真有这等掉馅饼的好事落到他头上?是陆峰的巧舌如簧迷惑住了李文,陆峰还一再声称,他在上海裕宝和艺术有限公司工作,佛像是公司卖给李文,而不是他个人出售,可以到上海市文联鉴定。不知陷阱有多深的李文一脚踏了进去,从此万劫不复。当李文发现佛像是假的之后,不断地奔波于沪闽两地,投诉、鉴定、报案.......买佛像包括手续费总共花了12.6万元,他不知再花十几万是否能为自己讨回公道。这是后话了。

被骗的当然不止李文一人,陆陆续续不断有网友发邮件来询问“萱草园主人”是否叫陆峰,是否在上海。

卫晓非想,茫茫人海到哪里去找陆峰?也不知还有多少网友会再被他骗,只有寄希望在网站上发公告,提醒网友不要上当了。于是, 2009年2月4日,卫晓非在“萱草园”发了一个公告 :“ 最近屡传有人冒充“萱草园网站(或萱草园主人)”名义进行瓷器买卖,受骗者损失不轻。 希望大家不要轻信陌生人,若与在下有人情往来,请务必来信、来电确认!!!”

这时的卫晓非还没有想到把自己的个人资料和照片发到“萱草园”网站,以便网友辨认。

三.李鬼很招摇

公告的作用不大,还是有人陆续发邮件来咨询“萱草园主人”的姓名,告知受骗上当。更过分的是,卫晓非发现 2010年3月之后,网上各大论坛先后出现转载 “《亚洲艺术》 128期 《江山代有人才出-专访瑕春居士 萱草园主人陆峰》” 的帖子。内容极尽吹捧陆峰。陆峰居然堂而皇之地以“萱草园主人”自居。卫晓非忍无可忍,在“萱草园”发了自己的基本资料和照片(图 11),并称 :“ 自己是一个不喜欢招摇的人,总把自己封闭在套子里。要在社会上行走,却想叫人毫不了解自己,说来的确过于脱离现实。为此,整理了这份简单介绍,以便诸位藏友对自己稍有了解。”

图11.卫晓非与唐英题隶书中堂合影。

图12.“萱草园”网站公告。

这份声明措词委婉,文人的善良使他还不想让陆峰太难堪,只想提醒更多网友知道谁是真正的“萱草园主人”。卫晓非还天真地想,陆峰如能看到这个帖子或许就该收敛一点,不会再以“萱草园主人”去骗人,自己也可以安心做学问了 。

这份帖子发出来的结果是,更多的受陆峰骗的人明白了真相之后给他发邮件,诉说受骗经过。 2011年11月14日,张华给卫晓非发来邮件称:

萱草园主人:

您好!

我是陆峰的受害者之一,因为自己对收藏的知识和经验不足导致经济上受到了很大的损失,陆峰不但继续举着萱草园主人的幌子来骗人,而且现在还继续在世纪佳缘网上征婚,利用感情骗取金钱,可能会有更多的受害者,为了给自己讨回公道,也为了防止更多的人受骗,我想联合其他受骗者商量如何通过法律的途径去告他,增加胜诉的机会。如果您有其他受害者的联系方式,我想跟她们取得联系,能否告诉我或者把我的联系方式告诉他们?非常感谢!

张华还提供了一个陆峰网上征婚的网址,里面的内容称他自己未婚、有日本国籍、南京大学毕业等等。 张华是李文同学,年轻未婚,不谙世事,在遭遇骗子时肯定难逃一劫。只不过女孩子要面子,原想打落牙齿咽肚里。但是,她在陆峰的一次次忽悠下,花了 19万元买了一堆假瓷(图13—图19),想想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又不知该怎样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当她找到真正的‘萱草园主人'时,仿佛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陆峰网上征婚的网址确实很能迷惑人,相继又有马晓菲、许辉等多名女性上当受骗后给卫晓非发来电子邮件。卫晓非很想帮帮她们,可他远在日本,鞭长莫及,也不懂国内的法律,不知该怎么办。他能做到的就是祈祷爱好瓷器的网友在接到陆峰递过来的名片时,能上“萱草园”网站看一看,那里面有他的照片和揭露陆峰骗人的公告。

图13

图14

图15-1

图15-2

图16

图17

图18.佛像

图19.田黄

四.“李鬼”反咬一口

应该说卫晓非在“萱草园”再次发的公告和自己的个人资料和照片还是有效果的,李文、张华、马晓菲、许辉被骗都是发生在发布公告之前,之后,就没有人再来信说受骗了。卫晓非觉得接下来骗子应该销声匿迹了。没想到的是, 2011年12月14日,卫晓非竟然接到山东威海市环翠区法院的传票,陆峰以卫晓非在“萱草园”发的公告涉嫌侵犯他的名誉权为由将他告上法庭,索赔16.5万元。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李鬼”竟然还敢反咬一口“李逵”!卫晓非实在想不通这是怎么一回事。想不通归想不通,法律是严肃的,必须以严肃的态度应对,这也关系自己的名誉。他立刻放下手头的工作,从日本飞往上海,找证人录证词,然后去威海环翠区法院取传票。好在给他发电子邮件的几名受害人都给他写了证词,提供了受骗的证据。

卫晓非如果不在自己的网站发布自己的基本资料和照片,岂不是要替陆峰背黑锅?他发公告正是要维护自己的名誉权,怎么侵犯骗子的名誉权呢?他又查了有关侵犯名誉权的法律界定,对打赢官司信心十足。

名誉权,是指公民或法人保持并维护自己名誉的权利。它是 人格 权的一种。这些被维护的名誉是指具有 人格尊严 的名声,是人格的重要内容,受法律的保护。

法律界定的侵犯名誉权行为是指: 名誉侵权主要有下列几种方式:侮辱,诽谤,泄露他人隐私等。

  侮辱:是指用语言(包括书面和口头)或行动,公然损害他人人格、毁坏他人名誉的行为。如用大字报、小字报、漫画或极其下流,肮脏的语言等形式辱骂、嘲讽他人、使他人的心灵蒙受耻辱等。

  诽谤:是指捏造并散布某些虚假的事实,破坏他人名誉的行为。如毫无根据或捕风捉影地捏造他人作风不好,并四处张扬、损坏他人名誉,使他人精神受到很大痛苦。

  侮辱、诽谤是常见的名誉侵权行为,民法通则 101条明令禁止用侮辱、诽谤的方式损害他人名誉…… .

本案的焦点在于:卫晓非在“萱草园”网上发布的公告内容是否侵犯陆峰名誉。

我们先来看看陆峰提到卫晓非在“萱草园”发的的公告:“关于传言中的上海陆峰与本站无关的紧急声明 !(2010/06/16)据网友多次反映,近年上海等地出现一名为陆峰(化名)的35岁前后男性,自称“萱草园主人”,骗财骗色........。本站再次声明,此人与本站毫无关系,希望广大网友注意。”

说陆峰骗财骗色一点都不夸张,怎么能算侵犯名誉权呢?真是恶人先告状。

法庭确定 3月20日开庭。于是就发生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奇怪的是,开庭那天,陆峰居然不到庭,只委托两名律师出庭应诉。

在法庭上,原告律师说:“很早以前了,因为原被告双方,大家互相认识。”

审判长问:“是朋友关系还是什么关系?”

原告律师:“对,朋友关系。”

审判长问:“那么,原告为什么要用萱草园主人的名义发表文章呢?”

原告律师:“这个其实他们当时是合作关系。”

当卫晓非要求原告律师举证说明是朋友关系时,原告律师在得到审判长的允许之后,走出法庭与陆峰联系,随后再进入法庭就改口说原告双方互不认识,也没有以“萱草园主人”的名义发表文章。原告律师的意图很明显,是想把这场官司的起因归咎为原被告双方合作发生矛盾,所以被告才在网站上发公告。既然双方根本不认识,原告的这一意图岂不落空?

被骗的受害人李文、许辉千里迢迢分别从福建、上海赶到威海出庭为卫晓非作证,向法庭证明他们在与陆峰的交往中 ,因为看到陆峰名片上“萱草园”的网址,出于对真正的“萱草园主人”的信任,误以为陆峰就是“萱草园”版主而购买陆峰的假瓷器。

法庭审理阶段,调查了原被告双方就“萱草园主人”名称的使用、www.xuancaoyuan.com 网址的所有权,陆峰的真实的个人资料等相关证据材料。还原了事情的真实情况。

资料显示,陆峰只有高中文化,中国籍, 2008年在上海金山区工商局注册成立上海裕宝和艺术品有限责任公司(名片上是裕宝和(中国)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汤婳,2009年3月11日,陆与汤登记结婚。

证人许辉证明,她是在国内某大型婚恋交友网站认识陆峰的,陆峰的 msn地址上显示他生于1975年,未婚,月薪2万,南京大学毕业,日本国籍。许辉跟陆峰在网上聊了几次后就约定见面。 见面后陆峰就问她对瓷器鉴定有没有兴趣,见面之后不久,许辉根据陆峰给她的msn上的网址登陆“萱草园”,发现“萱草园”的主人是1972年生的,而非陆峰所说的1975年生,于是,就打电话问陆峰。没想到陆峰支支吾吾搪塞,问多了,陆峰就极不耐烦地说,我对你没有什么兴趣,你不要打电话来了。偏偏许辉很执着,一定要弄清楚陆峰是什么人,一次次打电话问陆峰,最后得到的只能是骗子的恼羞成怒破口大骂。第二次开庭时,陆峰还恨恨地说许辉精神有问题。只能说许辉算是细心和幸运的,没有被陆峰骗财骗色。

张华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张华喜欢古玩,也想学些陶瓷知识,在交友网认识陆峰后,陆峰说,要买些东西在手上把玩,既能赚钱又能与藏友交流学到知识。陆峰推荐她8000元买了一件象牙雕老叟摆件,果真一个月后卖了1.6万元。张华根据陆峰提供的名片上的“萱草园”网址打开网页一看,觉得那些论文很有分量,对“萱草园”主人深信不疑,以为陆峰就是“萱草园”主人。在陆峰的大力推荐下,花了19万元从他手中买了很多藏品。

其中有一对青花瓶底部落有陆峰的署名和“萱草园主人制”(图 13-15),这对瓷瓶陆峰卖给张华是1万元人民币。稍有点瓷器知识的人都懂得,这种现代青花瓷在一般的窑场花点小钱都能制出来。

在法庭上,张华气愤地说,陆峰现在依然在交友网上以未婚为名结交未婚女性,然后自称“萱草园主人”骗取女人的感情,再以裕宝和堂艺术品有限公司的名义卖假古董。请注意,“裕宝和”和“裕宝和堂”是不一样的名称,受害人被骗之后无法去告陆峰,这也是骗子的高明之处。

第一次开庭没有审理完,审判长宣布休庭,并要求第二次开庭,陆峰、张华必须到庭。

4 月5日下午,环翠区法庭再次开庭,陆峰到庭,张华是在丈夫的陪同下到庭的。

陆峰面对审判长的询问,表示“萱草园主人”是他的朋友瞿俊让他用的。后来就干脆否认曾经用过“萱草园主人”,对他散出去的印有“萱草园主人”的名片,他一概否认,说不是他的(图 20);对于《亚洲艺术》的那篇专访,他说:“没有经过我同意,就排版了,然后他妈的说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当时也挺恼火的。然后就到了网上,没有经过我授权。”

图20.陆峰名片

审判长再次发问:“当时《亚洲艺术》采访你的时候,因为采访的是你个人的访谈,你个人的资料与素材是你提供给这个《亚洲艺术》吗?

陆峰答:“我不知道。”

问到陆峰学历证书时,陆峰说“我的学历证书丢了。我到南大补了一份,他不给原份。只给学习成绩单。”陆峰又提供一个劳动手册,说上面写着他是大学毕业。

审判长说:“这个劳动手册也没有说你是南京大学毕业啊。”

被告律师问陆峰:你是哪一年登记结婚的?

陆峰答:2009年两月,我估计。

被告律师问:你那个裕宝和堂艺术品有限公司,是在结婚之前成立呢?还是结婚之后成立的?

陆峰答:我记不清楚了。

对于陆峰推荐给张华买的器物,他都推给裕宝和堂公司,并说“公司不负责任的担保。她(张华)签过一个契约上面写着‘赝品不赝品,你自己去鉴定。”也就是说,买他推荐的古玩器物,要自己小心鉴别,买了赝品活该倒霉,这不是一副骗子和无赖的嘴脸吗?

庭审快结束时,陆峰又说:“就算我有错,你被告,通过第三渠道,跟我说一声,跟我打个招呼,大家都可以。”都可以什么?陆峰没有说。法庭审理结束时,按照法定程序,予以调解。审判长征求双方意见。陆峰表示愿意按受调解。卫晓非表示:原告必须撤诉。

休庭之后,卫晓非觉得意犹未尽,又用挂号信寄给法庭自己的 9条意见,其中有:要求原告陆峰带瞿俊到庭作证。要求原告陆峰,提交《亚洲艺术》杂志的原件,证明该专访属实。要求《亚洲艺术》杂志当时采访陆峰的记者到庭作证,并出具陆峰所接受该杂志发表专访文章 通知的陆峰签字证明材料。 证明陆峰所言,即“ 文章里面的一些资料与他的个人资料不相符。就是有报道不实的地方 ”以及所说证词中的记者确实存在,所述事情属实。 要求陆峰提交南京大学毕业的相关书面正式材料(需南京大学盖章)等内容。这些内容大约能掐住陆峰的死穴,那么陆峰胜诉的把握有几分呢?我们不得而知,且拭目以待吧!相信法律会给每人一个公正与清白。

(注:文中受害人为化名)

 

*******************************************************************************************************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信息资料均为萱草园官窑瓷网站(XuanCaoYuan)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

Copyright 2001-2006 www.XuanCaoYu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