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伊斯兰文化与元、明景德镇御厂瓷间的相互联系

刊登于2006年第10期《收藏界》
萱草园主人 初稿时间 2006/03/04
最后修改时间 2006/08/20

《前言》

最近阅览日本小学馆的《世界美术大全集.东洋篇》,发现里面有不少资料很有参考价值,因此借用其中部分资料整理成文,供大家借鉴。

2006/08/17定稿,文字3747个,照片25枚。

《正文》

公元前139年,西汉著名外交家张骞带领副手从长安出使西域,到达楼兰、龟兹、于阗,其副手甚至到达安息(伊朗)、身毒(印度)等国,开辟了闻名古今中外的“丝绸之路”。随后,公元73年班固又与其三十六名随从再次出使各国,恢复并扩展了因战争所阻的贸易往来。在各国使臣不断回访、商人贸易下,“丝绸之路”形成“沙漠”、“草原”、“海上”三条主要贸易路线。其中,与波斯等伊斯兰国家交流主要依靠最南端的“海上丝绸之路”,这条航线把伊斯兰与中原紧密联系在一起。逐渐,“丝绸之路”的概念也扩大为整个古代中外经济及文化交流。

一.伊斯兰绘画中的瓷器

十三世纪,蒙古游牧部落从草原上迅速崛起,在成吉思汗的带领下如同狂风扫落叶般席卷欧亚大陆,将中原、中亚、波斯等国纳入版图,建立起一个史无前例的强大王朝。在这段“蒙元时期”,不少地区被蒙古人控制长达百年之久,无意间形成一个更加自由、广阔的贸易圈。明初,政府对海外各国交流也相当重视,特别是永宣朝三宝太监郑和七次下西洋使相互贸易、文化交流愈加密切。

在这种大环境影响下,带有浓郁中原风格的青花瓷在伊斯兰地区开始流行,并从遗留至今的各地馆藏绘画中得到展现。绘画中可以观察到瓷器除了主要用于日常饮食器外(图1—图4),还被用来插花装饰(图5),令人耳目一新。

图1:《诗选集》第40页:庭院筵席局部。1396年制品,伦敦大英图书馆藏。图中木桌上摆设着做为容器使用的玉壶春瓶。

图2:《画册》第130页:队列图局部。15世纪作品,Topkapi宫殿博物馆藏。路上有蓝衣老者手持白地蓝花执壶做饮状,车中盖罐上的龙纹具有浓郁的伊斯兰绘画风格。

图3:《树下游乐图》局部。1425-50年作品,波士顿美术馆藏。图中有做为饮料容器的白地蓝花罐以及盛满饭食的碗。

图4:1660年代的伊朗壁画局部。图中有盛满水果的白地蓝花碗以及饮料容器陶瓷瓶。

图5:《五部作》第110页:madrasa里的情景。1494年作品,大英博物馆藏。图中有做为插花容器使用的陶瓷罐,使用方法甚为独特。

二.永宣景德镇御厂的伊斯兰造型器制作

为配合郑和下西洋,永宣景德镇御厂制作了很多仿伊斯兰铜器造型(图6、7)的赏赉、贸易瓷,这些官窑瓷既被用于对外交流,也用于宫廷日常生活。同时,御厂瓷工在仿制这些铜制品时还进一步丰富了产品造型,对御厂后来的发展制作起到很大积极作用。

图6:扁壶。1250-1260年制作,高23厘米,大英博物馆藏品。

图7:铜器。13世纪初期制作,高10.5厘米,口径16.5厘米。The Cleveland Museum of Art藏品。

三.伊斯兰绘画中的烛台与景德镇御厂制品

1.普通造型的烛台

伊斯兰铜器中烛台比较多,因为蜡烛是当时最主要的照明用品(图8),使用频率与数量可想而知。为此,工匠需要根据使用场所、蜡烛粗细等多种因素制作出不同规格、形状的烛台。就传世品整体看,器9(图9)、10(图10)两种造型较器11(图11)更加典型、主流。

图8:《诗选集》第45页:婚礼后的早晨局部。伦敦大英图书馆藏。图中生动说明当时烛台的使用量极其惊人。

图9:圆形铜制烛台。1482-1483年埃及制作,埃及伊斯兰美术馆藏品。

图10:菱形铜制烛台。13世纪制作,高24.1厘米,最大径22厘米,Lran Bastan Museum藏品。

图11:铜制烛台。17世纪,高26.5厘米,最大径16.5厘米。巴黎装饰美术馆藏品。

2.特殊造型的烛台

一般情况下,人们对永宣时期的仿菱形铜制烛台瓷器制品比较熟悉,除了这些相对典型的蜡烛台外,绘画中还可以见到一种燃放巨烛的大型烛台(图12),这里可以联想到景德镇珠山御厂出土的曾被人误解为器盖的宣德制品(图13)。除了底盘高度较图中器物有所区别外,其它造型特征都十分相似,例如底盘宽大,具有良好稳定性,做为烛台使用应最贴切不过了。从御厂器的上部内径推测,适用的蜡烛直径应在10厘米左右,较一般规格粗大,与图中绘画并不矛盾。

图12:王书:亚历山大的棺架局部。1330-1336年作品,25×29厘米。Freer Gallery of Art藏品。

图13:宣德青花卷草纹烛台。1993年景德镇珠山东院出土,口径11.7厘米,低径34厘米,高17.7厘米。

3.“无当尊”式烛台

巴黎装饰美术馆中有件与永宣青花“无当尊”比较相似的伊斯兰铜制烛台,若同比例对照(图14),会发现二者具有惊人相似处。清朝乾隆帝因不明这种仿伊斯兰造型的永宣器制品用途,称其为“无当尊”,并屡次为之题诗。例如《御制诗四集卷之一》中有《詠宣德窑无當尊》一首,诗中记:“制与商父乙尊颇同,而两端皆坦似橐盘。畧如尊生八盏所云坐墩花囊者,其中孔无底,则又未尽合,因以韩非语名之,而系以诗。”

《詠宣德窑无當尊》其一

官汝之次称宣成,世代愈降制愈精。轮輅拙巧逓变更,欲返其初嗟孰能。
是器本拟尊罍瓶,胡为无當水难盛。抑别具义得试评,堂谿公对昭侯曾。
贱者瓦卮贵玉瑛,注浆漏或不可乘。则用瓦矣玉在屏,三复絜矩将毋驚。
瓷无款识留标名,中含铜胆生绿青。底书宣德贻大明,相依表里如弟兄。
阅数百岁犹联并,神物守之语信诚。可以貯水籫群英,掞辞繹义静六情。

乾隆在记中提到“无当”一词源于韩非语。韩非本着实用观点来判断事务,因此说过“虽有千金之玉卮,至贵而无当,漏不可盛水,则人孰注浆哉?”(《 韩非子·外储说右上》),后来被省略为“玉卮无当,不如瓦器”。“玉卮”是古代的一种玉制盛酒器,可以理解为玉杯。若仅从实用角度判断,韩非说得确有道理,但从其它角度看,世上还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一说(《北齐书·元景安传》)。

撇开无谓争议,对比二者可发现两器底部直径一致,其它主要部位、绘画图案也大致吻合,例如腰部内径均在10厘米左右,与永宣青花卷草纹烛台内口径仿佛,均可插放相同大型蜡烛。既然古代伊斯兰地区存在该造型的铜制烛台,笔者认为永宣时期御厂做为仿伊斯兰器一起烧制也并不意外。

图14:图左为伊斯兰铜制烛台,16世纪后期制作,高31.8厘米,最大径16.5厘米。巴黎装饰美术馆藏品。图右为永宣青花无当尊,高17.2厘米,口径17.2厘米,足径16.6厘米。北京故宫藏品。

乾隆帝还在《御制诗四集卷之二十一》中再次为“无当尊”题诗

《詠宣德窑无當尊》其二

一窑成器必不少,其式相同应亦多。铜胆置之诗詠彼,瓷尊肖也例从他。
两端皆坦云为簇,中孔惟穿月做窠。景泰兼资识宣德,韩非识语义无磨。


(原注:内府旧有宣窑,俗谓“杖鼓尊”者颇多。后得一尊,其中铜胆、底镌“宣德年”字,因名之曰“无当”,而系以诗,此尊正于同制而无胆,为之置,然铜胆岂可每尊随而有之?宣德铜胆既不可多得,因用景泰珐琅法为胆代之,以慎无当之消。)

根据弘历诗中的原注可知,乾隆时期的宫内永宣“无当尊”仅有一件自带铜胆,其余都是乾隆帝“以慎无当之消”陆续添加的,并将其做为插花容器使用。如果没有伊斯兰存世铜烛台相互比较,后人很难想该制品造型的真实用途。

根据史料可考,清宫不仅收藏永宣青花“无当尊”,还存在龙泉“无当尊”,相关资料可参考乾隆的《詠宋龙泉无當尊》(御制诗四集卷之四十二)

《詠宋龙泉无當尊》

忆经无当詠宣窑,谁识龙泉肖宋朝。铁足周围非半器,絃纹层疊在中腰。
玉卮漏水消恒凛,铜胆插花韵自饶。屡见旧瓷屡有什,愧哉太保训曾昭。


(原注:宋瓷既有此,则宣德乃仿为也。或见无底,疑为折其半,兹铁具存,知为旧制也。当仿景泰珐琅制胆于宣窑,无当尊中此器亦制胆其中。)

此处需要修正乾隆帝的断代错误,这种烛台造型的中原瓷制品应始于明永乐朝,文中“宋龙泉无當尊”极有可能是当事者对明代处州龙泉窑制品了解不足而产生的历史性认识错误。尽管如此,这并不妨碍弘历对“无当尊”的热情,因此至今世上仍传世乾隆仿永宣青花无当尊制品。

四.玉器、铜器、瓷器造型的相互借鉴

伊斯兰地区的玉器加工相当发达,不少造型与铜器一致,永宣御厂在制作仿伊斯兰器时难免不涉及到相关造型。这种情况与我国不少瓷器造型来源于古代玉器、铜器等实属一个道理。甚至可以说,在整个世界工艺制作中,各地的玉器(图15)、铜器(图16)、陶瓷器(图17)等造型相互借鉴、取长补短、共同发展,很难找到根本。

图15:龙头形把手玉制水浇。高14.5厘米,1420-50年制品。

图16:铜制水浇。1461-1462制作,高13厘米,最大径12.8厘米。伦敦Victoria Albert Museum藏品。

图17:宣德青花缠枝花纹水浇。1426-1435年,高14厘米,伦敦大英博物馆藏品。

五.伊斯兰地区的仿元、明青花瓷

元明时期,不仅景德镇御厂制作过大量仿伊斯兰造型制品,当这些贸易、赏赉瓷到达伊斯兰地区后,深受当地人们喜爱,同样形成一定仿制浪潮与规模,不少作坊凭借原有陶瓷技艺进一步探索,参与了大量的仿景德镇瓷制作。从传世品看,不少器物维妙维肖,例如白地蓝花笔盒(图18与19)、怪兽纹盘(图20与21)、葡萄纹盘(图22与23),以及常见的莲塘纹盘(图24)等,无不显示出当地工匠高超的制作水平与绘画工艺。

图18-1:宣德青花笔盒。7.4×31.6厘米,山形掬粋工艺馆藏品。

图18-2:宣德青花笔盒。

图19:16时期土耳其制作的白地蓝花笔盒。6×29.6×6.3厘米,伦敦大英博物馆藏品。

图20:元青花缠枝牡丹怪兽纹大盘。高8.0厘米,口径47.5厘米,底径27.0厘米。法国 Limoges陶瓷美术馆藏品。

图21:1515-1530年土耳其制的白地蓝花怪兽纹盘。直径40.2厘米,柏林国立博物馆伊斯兰美术馆藏品。

图22:永乐青花葡萄纹盘。高3.7厘米,径37.7厘米,日本松冈美术馆藏。

图23:16世纪中期土耳其制作的白地蓝花葡萄纹盘。口径34.3厘米,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藏。

图24:1401年以前叙利亚制作的白地蓝花莲池纹大盘。高7.5厘米,口径35.5厘米,National Museum,Damascus Syria藏。

六.总结

综合上文,既可以了解到伊斯兰文化对景德镇瓷器造型的深刻影响,也体会出御厂制品给中东瓷器制作带来的新鲜气息。两地文化在不断交流中,相互交融、促进,共同繁荣发展。

*****************************************************************************************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信息资料均为萱草园官窑瓷网站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

Copyright 2001-www.XuanCaoYu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