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天民楼藏品再看元青花(中)

刊登于2006年第2期《艺术市场》
萱草园主人 初稿时间:2005/11/06
最后修改时间 2005/12/12

《前言》

去年(2004年11月)此时,笔者整理过《由东京松冈美术馆藏品看元青花的时代特征》,因当时资料所限,笔者在元青花的器物釉料、底部上釉以及胎土等方面没有足够涉及,至今仍感遗憾。此次整理《由天民楼藏品再看元青花》主要为弥补《松冈》文中欠缺,因此本文着重偏向于上述遗漏问题。

由于笔者见识浅陋,因此关于元青花的许多问题还需要在今后不断探索。

(所用照片:上19枚;中22枚;下21枚。)。

《正文》

四:青花瓷中的青料沉浮问题

在瓷器入窑烧制时,青花钴料与胎土、釉水之间都会发生一系列复杂的化学反应,形成各种硅酸盐。就整体变化而言,钴料与胎土、釉水之间会出现不同程度的相互渗透、结合(图8),使青花呈色层变厚,甚至晕散、暴露外界形成青花铁锈斑等。通常,这些效果往往在青花料涂抹浓厚处表现的最为明显。

图8:胎土、钴料、表面釉层在烧制前后的大致变化图。由于各时期钴料厚薄不同等原因,该图主要表现钴料较厚的青花器。

人们透过表面釉看青花发色时会感觉到青花料或沉或浮,这里进一步分析导致釉下青花在视觉中产生不同程度“沉浮”效果的主要原因。古往今来,青花瓷制作的工艺没有太大变化,除了不同时期的釉料或钴料有些许改变外,大致都是在瓷胎表面先使用钴料绘画装饰,然后覆盖一层玻璃釉进行烧制。在钴料、釉料主要成分基本不变的情况下,导致青料产生视觉“沉浮”的主要因素有“表面釉色”、“釉层厚薄程度”、“釉内气泡密度”以及“釉层表面的磨损、老化程度”等。

1.表面釉色

由于釉料是混合物,所以其呈色决定因素也就比较复杂。不仅不同配方的表面釉色各有特点,烧制火候、温度等其它因素也会导致釉面出现不同呈色。观察釉下青花首先要透过这层表面釉,如果釉层清澈,釉下青花发色就清晰;反之,釉层失透(图1-7、图7-3、图7-4、图9-2),则会在局部掩盖青花,使其模糊。清晰与模糊经常使人误认为青料浮沉,因此表面釉色成为影响青花料“沉浮”的主要因素之一。

2.釉层厚薄程度

因为技术原因,即使同时期制品也会出现施釉不同厚薄情况。表面釉层越厚,釉下钴料看起来就越不清楚,也会更加令人感觉青花“下沉”效果。因此,釉层厚薄也是影响钴料“沉浮”的一个重要因素。该类情况在明洪武、永宣青花上体现的尤其明显。

3.釉内气泡密度

釉内气泡的存量、密度会直接影响表面釉层的透明度,如果釉内气泡多且密集,则在光线下容易产生多重折射效果,使釉下青料在视觉上产生模糊感,形成青料“下沉”错觉。并且同种釉的釉层越厚,气泡也就越多,折射效果也越明显。清三代以后的青花制品中由于釉层内气泡较少,所以折射情况也就不太明显,相对明初时期制品容易有青料上浮感觉。

4.釉层表面的磨损、老化程度

一般情况下,同时期的观赏瓷釉面不会出现日常用瓷那样严重的磨损效果,且存世越久,磨损度也越大。这些釉面出现的磨损、老化情况会影响视觉中釉下青料的“沉浮”程度,即人们常说的“贼光”问题。因此,仿伪者通常使用化学物质腐蚀釉面,使其迅速老化,除掉“贼光”。相反,一些细心保护的明清瓷却会因磨损老化程度不大而釉面光亮,叫人误认为青料“上浮”。

总之,以上任意因素都可能直接影响到青花的“沉浮”效果。从历代制品看,元、明时期所受影响较大,人们观察时容易感觉青料“下沉”。而在釉料较透、气泡较少、磨损老化程度不大的清朝制品中,就容易表现不同程度的“上浮”效果(图11、图12)。

图1-7:元青花蕉石瓜果纹菱口大盘局部。由于表面釉层的鸭蛋青呈色,使人感觉部分釉下钴料模糊,有下沉效果。

图7-3: 元青花八宝纹菱形大盘盘心局部。表面釉水与釉下钴料的结合,使人感觉钴料上有遮挡层,导致青料“下沉”。

.

图7-4: 元青花八宝纹菱形大盘的局部特写。由于表面釉层的鸭蛋青效果,遮盖了部分釉下钴料发色,使人感觉青花“下沉”。

.

图9-1:元青花鱼藻纹罐。香港天民楼藏品。

图9-2:元青花鱼藻纹罐罐内特写。釉层呈现比较明显的鸭蛋青发色,如果该釉覆盖在钴料之上,青花自然会有“下沉”效果。

图9-3:元青花鱼藻纹罐侧部照片。可以观察鸭蛋青釉下的钴料较不透彻,有“下沉”效果。

图10-1:元青花鱼藻纹大盘。香港天民楼藏品。

图10-2:元青花鱼藻纹大盘盘心特写。虽然釉层较薄,但釉色明显偏青白,因此受釉色影响,视觉中还是有青花“下沉”效果。

.

图11:雍正青花龙纹天球瓶局部特写。东京松冈美术馆藏品。由于表面釉层清澈,磨损老化程度低,所以使人感觉青花钴料有“上浮”效果。

.

图12:雍正青花釉里红龙纹天球瓶局部特写。上海博物馆藏品。由于釉层透明度高,磨损老化程度低,所以使人感觉青花钴料和釉里红铜料都有不同程度“上浮”错觉。

五:修胎不平痕迹

在欣赏元瓷中,有时还会发现一些因修胎不仔细而出现的线条痕迹。如果修胎痕出现在底足内,烧制后就会呈现明显的螺旋纹。如果上面有青花绘画,烧制后容易出现钴料厚薄线条纹(图6-4、图13-1)。这种修胎纹在制胎严谨的明清官窑中少见了许多,如果仿制者注意到类似情况,只要在仿制品修胎时稍做手脚,就会达到类似效果。

图6-4:元青花缠枝花果纹大盘盘心局部特写。在内圈线的内侧部有一条比较明显的潜在修胎遗痕,表明修胎时没有引起足够注意。

图13-1:元青花人物纹玉壶春瓶侧部局部特写。香港天民楼藏品。石纹处有修胎不平的潜在遗痕。

六:青花盘的圈足与胎

观察天民楼元青花大盘,主要发现有两种不同的胎底:一类是有明显修胎旋纹的制品(图5-5),一类是接近于明朝永宣修胎的制品(图1、图6、图7)。这两种盘底都被仿者熟知,有类似仿品流传。

烧制瓷器时,胎土中的铁渗透于胎土表面,氧化反应生成黑褐色四氧化三铁(图6-5),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火石红”与“铁锈斑”。器物出窑后,四氧化三铁在空气中还会慢慢吸收氧与水份形成带两个结晶水的三氧化二铁(褐铁矿的主要成分,分布在胎土上也呈“火石红”色)。胎土中含铁量越大,暴露在外界最终生成的“火石红”量就越多,因此现在景德镇制瓷者在淘澄胎土时大都使用磁铁进行吸附处理,避免含量过多影响瓷器烧制后的质量。

根据这个道理,仿古者会刻意提高胎土中的铁含量,并想方设法使表面部分氧化生成氧化铁,这样制成的“火石红”效果最自然。现在景德镇仿古者应用最广泛的是使用化学药水方法处理(图14、15),虽然制作简便,但多留有液体浸泡痕迹,效果也不理想,较易区别。 (注1:火石红的问题较多,需要专章探讨,因此这里无法详细涉及。)

图5-5:元青花莲池纹棱口大盘器底圈足特写。圈足内呈现极其明显得修胎旋纹。

图5-6:元青花莲池纹棱口大盘圈足处特写。破损处应为烧制前的旧伤,因此观察到的火石红与胎底基本一致。

图5-7:元青花莲池纹棱口大盘圈足处特写。破损处为新伤,可以观察到胎土发色。

图6-5:元青花缠枝花果纹大盘器底圈足特写。底部有不同形状的后世人工钻凿小孔,估计为曾经的所有者收藏标志。

图6-6:元青花缠枝花果纹大盘器底特写。有“♂”形状的人工钻凿小孔标志。

图7-5:元青花八宝纹菱形大盘器底特写。有若干氧化铁聚集处,即“铁锈斑”。

图9-4:元青花鱼藻纹罐罐内接口露胎处特写。可以观察胎土、接口以及釉层发色。

图14:景德镇仿元青花罐底足。使用药水处理的“火石红”,有明显液体浸泡痕迹,属于比较低劣水平的仿品,但是还是有许多藏友难分皂白。

图15:景德镇仿元釉里红罐底足。使用药水处理的“火石红”,有明显液体浸泡痕迹。初学藏友参考用。

七:现代景德镇的仿元青花制作情况

景德镇的元青花制品除了制作精美的“典型元青花”外,还存在不少粗糙的民窑器,令元青花的绘画风格、青料发色、胎土以及修胎等情况显得越发复杂,难以找到具体统一的鉴定标准。与制作严谨工整的仿明清官窑瓷相比,仿元青花瓷制作存在以下优势:

1.仿元青花制胎工艺要求低

仅就胎土方面而言,陶质感较强至瓷化程度较高的制品都大量存在,纯净度也从粗糙至细腻的都有存世,仿者可以几乎不加考虑胎质要求进行制作。元瓷在修胎等工艺方面不如明、清官窑严谨,于是仿古者可以在仿制过程中简化程序,降低成本。根据这些便利之处,无论景德镇的高、低仿瓷制作者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器材设备制作出不同层次的仿元青花制品。

2.仿元青花制品的供求量高

制作精美的元青花不论文物价值还是欣赏价值都不低,近年拍卖会中又频频亮相、屡创新高,导致该类瓷器在古董市场中的销路明显偏好,这些连锁反应都促使景德镇的仿元青花制作格外红火。

3.藏家对元青花的认识不足

无论是藏家还是专家,上手元青花的人都不多,这就造成对其认识不足。即使市场上出现赝品,也很难明确辨别,如果“专家”惟利是图,古董市场就显得越发混乱,促使混水摸鱼者有机可乘。

在活跃的仿元青花制作背后,景德镇制瓷发展现状并不令人欣慰,且不争论仿古生财是否令人称道,如果制瓷者目光不能开阔,始终靠仿古为生,无疑会导致景德镇制瓷业越发惨淡。

 

************************************************************************************************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信息资料均为萱草园官窑瓷网站(XuanCaoYuan)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

Copyright 2001-2006 www.XuanCaoYu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