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御厂“玉壶春”制作与发展


刊登于2007年第10期《收藏界》
萱草园主人 初稿时间 2007/06/28
最后修改时间 2007/08/14

《前言》

关于玉壶春的小补充,内容不多,比较简单。

文字:2369;照片:17枚。

《正文》

一.“玉壶春”的命名及由来

“玉壶春”是我国工艺制作中的传统造型之一,自古被广泛应用于金银器、陶瓷、珐琅等各类产品制作中。据古代资料介绍,人们在春天饮酒最多,所以出现以春代酒的用词习惯。例如:唐代诗人司空图曾作《诗品二十四则·典雅》,其中有“玉壶买春,赏雨茆屋。”即是“提壶买酒”之意。同时代诗人李白为怀念宣城酿酒名人纪叟曾作《哭宣城善酿纪叟》,写到:“纪叟黄泉里,还应酿老春。夜台无李白,沽酒与何人?”句中的“老春”即“老酒”。他在《寄韦南陵冰,余江上乘兴访之遇寻颜尚书笑有此赠》中也曾提到:“堂上三千珠履客,瓮中百斛金陵春。”诗圣杜甫客居巴蜀时,曾作过赞颂“曲米春”的诗句:“闻道云安曲米春,才倾一盏即醺人”。

中唐时期李肇整理《国史补》时曾记载:“酒则有郢州之富水,乌程之若下,荥阳之土窟春,富平之石冻春,剑南之烧春,河东之乾和蒲桃,......。”这一历史文献更能叫我们感受到唐人以春代酒的浓厚风气。

“玉壶”直译为玉做的壶,因古人崇玉,这里代指酒壶,类似李白在《客中行》提到的“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里的“玉碗”。直白一些说,“玉壶春”本应指酒壶里的酒,因时过境迁,字义才发生改变。明代文人施耐庵在《水浒传》第三十七回“及时雨会神行太保,黑旋风斗浪里白条”中写过:“戴宗便拣一付干净座头,让宋江坐了头位,戴宗坐在对席,肩下便是李逵。三个坐定,便叫酒保铺下菜蔬果品海鲜按酒之类。酒保取过两樽玉壶春酒,此是江州有名的上色好酒,开了泥头。”这段文字中的“玉壶春”显然已是容器,脱离了本意。

二.玉壶春的结构特点

“玉壶春”与“梅瓶”类似,都是我国古典实用装饰性器物。根据二者造型特点,人们将其比喻为男女,即宽肩窄腰的梅瓶为男、狭肩丰腰的玉壶春为女。从结构上看,“玉壶春”上细下粗,重心比梅瓶低许多,因此更具稳定性,比梅瓶适合盛放液体。

三.明代之前的瓷器玉壶春制作

至少宋代,玉壶春造型就被广泛运用到瓷器制作中,定、汝、官窑(图1)都出现过该制品。到了元代,玉壶春更是成为景德镇的主要瓷器造型之一。从遗留下来的元代玉壶春制品看,不论造型还是数量都相当可观。通过中东地区的绘画资料(图2),能够使人了解到玉壶春制品在该地区使用相当广泛,这也可能是造成当时景德镇青花玉壶春器物大量制作、出口伊斯兰地区的主要原因之一。

简单说,元代玉壶春除造型大致分为圆形、八方棱形外,底足也存在无釉(图3)与施釉(图4)两大类。根据这些不同情况,既能反映出当时的底足没有形成统一规范、制作处于发展阶段,又能说明不同瓷窑间的工艺差距。

图1.宋官窑玉壶春瓶 18cm,戴维德基金会藏。

图2:《诗选集》第40页:庭院筵席局部。1396年制品,伦敦大英图书馆藏。图中木桌上摆设着做为容器使用的玉壶春瓶。

图3:元青花人物纹玉壶春瓶器底局部。足底不施釉。天民楼藏品。

图4:元青花折枝花卉纹八角玉壶春瓶底足特写。足底施釉。香港天民楼藏品。

四.明代御厂玉壶春的制作特点

明代玉壶春主要继承了元代后期的制作特点。从造型方面看,它们(图5—图8)与以往产品没有太大差别。但是,明代御厂统一了元代制品内部、底足上釉混乱的情况,全部改为上釉(图6-2、7-2),为以后的产品制作确立了规范,就此而言,明代要比元代有所进步。进入成化时期后,玉壶春制品开始与其它器物一样,盛行底足内落款习惯,这一变革更加完善了明代官窑玉壶春的制作工艺。

图5.洪武釉里红松竹梅纹玉壶春瓶 高33cm,北京故宫藏。

图6-1.永乐青花竹石芭蕉纹玉壶春瓶 高32.8cm,北京故宫藏。

图7-1.宣德青花缠枝四季花纹玉壶春瓶 高26.7cm,北京故宫藏。

图6-2.永乐青花竹石芭蕉纹玉壶春瓶的底足 上釉问题已经稳定。

图7-2.宣德青花缠枝四季花纹玉壶春瓶的底足特写。

五.清代御厂的玉壶春制作

清代玉壶春的制作发展相对比较复杂。从现有资料看,主要可以分为仿古类、保守继承类、改革创新类三大部分。

1.仿古类

仿古类主要包括仿历代名品,尤以仿永宣器最为突出(图9)。鉴于类似问题以往笔者涉及太多,因此这里不做累赘。

图8.雍正青花山石花卉纹玉壶春瓶 高28cm,北京故宫藏。

2.保守继承类

保守继承类主要使用传统造型,在纹饰方面采用清代新兴的色彩与绘画题材(图9—图12),与仿古类相比,略有新意。

图9.康熙米色地五彩梅竹纹玉壶春瓶 高26.6cm,北京故宫藏。

图10.雍正霁红釉玉壶春瓶 高23.5cm,北京故宫藏。

图11.乾隆斗彩婴戏纹玉壶春瓶 高21.5cm,北京故宫藏。

图12.宣统粉彩花蝶纹玉壶春瓶 高30cm,北京故宫藏。

3.改革创新类

康熙时期,御厂制作过高约20厘米的玉壶春制品,与传统尺寸相比,小型化发展趋势已见端倪。到了乾隆时期,宫内珐琅作更是创意出高度不足10厘米的袖珍玉壶春器,令人很感意外。

不仅如此,雍乾时期还制作了一些称为“尊”、“瓶”的大型壶类制品(图13、14),这类器物经过景德镇督陶官的冥思苦想、花样翻新,进一步演变成鬼斧神工般的复杂器物,如转心瓶(图15)等。仔细观察这些器物,会发现它们的造型与传统玉壶春也相差不大,仅是尺寸惊人而已。

联系两类器物与玉壶春造型的紧密联系,不论它们被缩小还是扩大,都可以侧面反映出清代玉壶春造型的多样化发展。

图13.雍正青花云龙纹尊 高58.3cm,北京故宫藏。

图14.乾隆粉彩黄地缠枝花纹大瓶 高56.3cm,北京故宫藏。

图15.乾隆粉彩镂空开光花卉纹象耳转心瓶 高40.2cm,北京故宫藏。

六.综述

与同时期的梅瓶发展制作相比,明清官窑玉壶春要简单很多,除了清代康雍乾时期较为突出的一些变革外,其它很难找到振奋人心之处。

回头琢磨,玉壶春的造型应起源于壶,因此才有古代的“玉壶”之说。现在名称已经发生变化,对于尺寸普通的同类制品,人们喜欢用“瓶”来称呼它,即“玉壶春瓶”;而尺寸较大的,人们则喜欢用“大瓶”、“壶”、甚至“尊”称呼。不论如何,该类制品的造型始终没有脱离壶的影子。

*******************************************************************************************************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信息资料均为萱草园官窑瓷网站(XuanCaoYuan)版权所有,复制、转载时请注明版权及作者。

Copyright 2001-www.XuanCaoYu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