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明清官窑中的桃纹


刊登于2007年第8期《收藏
萱草园主人 初稿时间 2006/11/29
最后修改时间 2007/01/20

《前言》

《桃纹》是以前就想整理的明清福寿纹饰,因为内容较多,所以拖延至今才着笔。2006/11/29;

文字:2991;照片:26枚。

《正文》

一.“桃”简介

桃是我国除黑龙江外,其他各省、市、自治区都可广泛栽培的常见水果。它味道鲜美、营养丰富、老少皆宜,民间素有“宁尝鲜桃一口,不吃烂杏一筐”的俗语。其实,桃不仅可供食用,中医里桃仁、桃花、桃叶、桃树胶均能入药,说明桃对人类日常生活很有贡献。

二.关于桃的传说

由于桃类栽培历史久远,所以自古流传许多关于桃的神话传说。《山海经》中有“沧海之中有度朔之山,上有大桃木。其屈蟠三千里,其枝间东北曰鬼门,万鬼所出入也。上有二神人,一曰神荼,一曰郁垒,主阅万鬼。恶害之鬼,执以苇索而以食虎。于是黄帝乃作礼,以时驱之,立大桃人,门户画神荼、郁垒与虎,悬苇索,以御凶魅。”根据该传说,民间迷信桃木可以避邪治鬼,桃木剑更能镇宅、纳福等。在后来流行的道教神话中,主宰人寿命的南极仙翁经常手托鲜桃,寓意幸福长寿。

在历史传记与古代小说中,桃也经常出现,班固的《汉武内传》记载:“西王母七夕降武帝阙庭。东方朔于朱雀窗中窥之,时王母以桃七枚献帝,帝欲留核种之。王母笑曰:‘此桃千年生花,千年结实。’指方朔曰:‘此儿三偷桃矣!’”该典故就是至今颇为知名的“东方朔偷桃”。东晋陶渊明曾把自己的理想社会写做世外桃源,《三国演义》中的刘、关、张结义在桃园。还有明代吴承恩在《西游记》、吴元泰在《东游记》里也各以蟠桃为题做过不少文章,甚至《红楼梦》中也不忘添加一段“黛玉葬花”。总之,与桃相关的文献、故事不胜枚举。

三.明代官窑中的桃纹发展

在明清御厂的桃纹发展变化中,明代尤其简单。洪武时期的官窑纹饰以缠枝花、折枝花为主,尚且没有发现桃纹制品资料,因此本文暂把该时期列为桃纹空白期。进入永乐后,御厂绘制了大量瓜果纹,其中包括折枝桃。当时的折枝桃纹结构简单,果实数量以偶数“二”为主(即“折枝双桃”,图1、2),极少使用“折枝三桃”情况(图3)。随后,这一风格被延续至宣朝时期(图4、5)。宣德官窑纹饰发展很迅速,变化也大,唯独桃纹不见明显进展。所以,宣德时期的桃纹制品数量较少、花样简单。

图1.永乐青花开光双桃纹执壶。景德镇珠山出土。

图2.永乐青花双桃纹棱口大盘。口径:35.2cm,1988年苏富比拍卖品。

图3.永乐青花折枝花纹碗。口径:20.7cm,北京故宫藏品。该碗内部绘画了永宣时期少见的“折枝三桃纹”。

图4.宣德青花双桃纹盘。景德镇珠山出土。

图5.宣德青花鹦鹉桃纹大盘。口径:76.5cm,1987年苏富比拍卖。当时御厂还制作了该器的宣德款制品。

避开正统、景泰、天顺三朝,成化时期大量制作过青花、斗彩瓷,但御厂也没有把创作重点置于桃纹方面,导致其变化不足、种类不多(图6)。在成化桃纹中,开光折枝桃算的上一种创新(图7)。从枝上桃数看,该时期与以往略有变化,即由永宣时期的二、四、六为主改为三、六为主。

图6.成化斗彩折枝花果纹碗。1987年景德镇珠山成化地层出土,器壁绘画了折枝三桃纹。

图7.成化斗彩开光瑞果纹碗。1987年珠山成化地层出土,器壁开光中的折枝桃纹上绘画了六桃。

嘉靖时期道教思潮尤其盛行,福寿康宁纹饰源源不断进入官窑制品。除一些仿宣、仿成器物牵扯到部分桃纹外,御厂设计者为博取统治者欢喜,还特意将树干弯曲变形,构成“寿”字以示庆贺(图8)。器中桃数为“八”,很可能隐约含有“八仙祝寿”的寓意。

图8.嘉靖娇黄绿彩花果寿字盘。口径14.6cm,台北故宫藏品。

四.清代官窑中的桃纹发展

清代官窑桃纹的发展变化主要体现在康、雍、乾三朝,按照不同造型特点,可以将它们大致分为折枝桃纹、桃树纹以及其它桃纹三大类。

1.折枝桃纹

首先,清代御厂制作仿明器时折枝桃纹经常可见。这类器物在造型、局部纹饰等方面都与明初官窑存在许多相似处,所以这里不做涉及。

其次,随着明末福寿思想的不断深化,康熙御厂将桃、佛手与荔枝三种折枝花果组合在一起,构成“三多纹”,寓意多寿、多福、多子(有时也用石榴代替荔枝)。这种图案使用粉彩绘画后显得尤其漂亮,所以后代使用较多(图9、10)。

图9.乾隆粉彩折枝三果纹灯笼瓶 高38.2cm,北京故宫藏品。

图10.乾隆粉彩三多纹扁瓶 高31.5cm,徐氏艺术馆藏品。

御厂在彩瓷方面的不断进步促使桃纹能够独挡一面,于是,折枝桃纹粉彩(有时也称“过枝桃”)开始流行。为弥补无“福”遗憾,设计者常绘画五只蝙蝠寓意“五福”。工匠们运用娴熟的施彩技术,使胭脂红产生浓淡不一的立体感,效果极其逼真。从传世品看,雍、乾时期的粉彩折枝桃纹种类很多,以直径50厘米左右的粉彩大盘为例,至少可以找到四种不同纹饰(图11、12)。这些纹饰又被御厂运用至其它尺寸、造型中(图13),很大程度扩展了御厂桃纹器生产。

图11.雍正粉彩八桃纹大盘。口径:51cm,徐氏艺术馆藏品。

图12.雍正粉彩过枝九桃纹盘。口径50.6cm,北京故宫藏品。

图13.雍正粉彩五蝠九桃纹橄榄瓶 上海博物馆藏品。

雍乾时期出现过造型、绘画基本一致的折枝桃纹天球瓶,雍正器中绘画八桃、乾隆器中绘画九桃,所以令不少人产生“雍八乾九”的说法。实际并非如此,雍正折枝桃纹的确以八桃为主,但不排除九桃情况(图12、13),仅是相比之下九桃纹饰所占比例较小。同样,乾隆制品也不皆为九桃(图14),八桃情况时而有之(图15)。根据这些实例看,常说的“雍八乾九”具有很大片面性。除八、九桃之外,御厂还制作了不少“折枝五桃纹”(图16)或“折枝六桃纹”器。

图14.乾隆黄地青花九桃纹盘。口径27cm, 徐氏艺术馆藏品。使用折枝九桃纹的乾隆制品。

图15.乾隆粉彩过枝八桃纹盘。口径20.5cm,北京故宫藏品。该器为乾隆仿雍正制品,器内绘画三蝠五桃,器壁二蝠三桃,总体构成“五福八寿”图。

图16.雍正粉彩五桃纹碗。口径:14.0cm,高7cm,The Baur Collection。

2.桃树纹

桃树纹是受明末嘉靖纹饰(图8)影响而发展来的,只是表现方式没有当初那样直白,设计者用累累的桃果来寓示吉祥长寿(图17、18)。通常,桃纹数量较少时也会采用九桃(图19、20),产生“九寿”效果。

图17.康熙釉里红桃竹梅纹瓶。北京故宫藏品。

图18.雍正青花釉里红桃纹玉壶春瓶。高31.5cm,北京故宫藏品。

图19.雍正青花五蝠九桃纹橄榄瓶。高39.3cm,北京故宫藏品。该时期还制作过同造型的折枝桃纹器(图13)。

图20.雍正斗彩寿山福海桃纹盘。绘九桃,桃纹果实用彩方面有种仿成化斗彩的味道。

3.其它桃纹

清代其它桃纹内容相当繁琐,整理起来甚为杂乱。当时较为典型的制品绘画有康熙的“万寿”桃(图21)、“寿”桃(图22)等,根据这类器物的绘画特点可以判断出它们属于特意为寿诞者制作的庆寿制品。类似情况在雍正时期也可见到,台北故宫还存世一件以桃纹为落款边框的珐琅彩茶圆,也应是造办处为雍正帝寿诞特意制作的生日礼物。

除以上介绍的各种桃纹外,雍、乾时期还有不少独具特色的桃类制品(图23、24),因为内容过多,这里不再一一列举。

图21.康熙五彩桃纹盘。口径:28.6cm,英国大维德基金会藏品。

图22.康熙斗彩团寿纹盘。徐氏艺术馆藏品。该纹饰在雍正御厂也有制作,属于仿康熙制品。

图23.雍正粉彩五福寿桃碗。口径:9.3cm。《中国历代陶瓷选集》P330,图146。

图24.乾隆粉彩酱地描金雕桃瓶。北京故宫藏品。使用独特的雕塑方式制作桃类器物在清代御厂中并不常见。

清三代的官窑桃纹制作极具规模,随后历朝虽然偶有创新(图25、26),但都远不及康雍乾制品产生的影响巨大、深远。

图25.同治粉彩黄地蓝料彩桃蝠纹花口花盆。北京故宫藏品。

图26.光绪粉彩桃蝠纹笔筒。北京故宫藏品。

.总结

由上文可以了解到清代桃纹制品在明清两朝中所占比例尤其惊人,景德镇御厂将其与寿山、福海、灵芝、蝙蝠、竹纹等合理搭配,得到更多福寿图,为当时官窑发展带来新鲜空气。

*******************************************************************************************************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信息资料均为萱草园官窑瓷网站(XuanCaoYuan)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

Copyright 2001- www.XuanCaoYu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