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明清官窑中的仕女画

 

刊登于2007年第12期《收藏界》
萱草园主人 初稿时间2007/10/17
最后修改时间2007/10/24

《前言》

《高士图》整理完后,顺便把《仕女画》也整理一下。内容简单很多,争取以后随时补充。

文字:2197,照片:19张。

《正文》

一.古代“仕女画”

“仕”在古代的本义为“做官”,所以“仕女”主要指古代宫女、贵族官僚家庭的妇女。现今语义有所进化,“仕女”基本成为古代美丽、聪慧女子的代名词。“仕女画”是指传统国画中的女性题材作品。从历史发展的角度讲,它出现较早。两汉至魏晋南北朝时期,传统仕女画风格已经初步形成,东晋顾恺之就是当时仕女画家的杰出代表。发展到唐代,仕女画进一步繁荣,尤其是中唐朱景玄的《唐朝名画录》中首次出现仕女画科,标志着该分野的成熟与独立,还出现了张萱、周昉等代表性仕女画家。宋代不仅继承了晋唐题材,还出现许多故事化、生活世俗化仕女图,代表者有李嵩、王居正、李公麟等人。元代王振鹏、张渥,明代仇英、唐寅、陈洪绶、崔子忠,以及清代的余集、董琪、改琦、费丹旭等人都是世人熟知的仕女画能手,他们的大量创作让元明清仕女画更加蓬勃、壮大。

二.仕女画在元代景德镇青花瓷中的应用

瓷胎表面绘画不同于纸绢,只有元代景德镇青花瓷成功烧制,解决并证明瓷胎绘画也可以达到类似纸绢的艺术效果,才促使人物画大量应用于景德镇制瓷业中。在这种情况下,仕女图也顺理成章跨入青花瓷装饰舞台。

现今传世仕女图题材的元青花中,藏于日本出光美术馆的昭君出塞图盖罐(图1)绘画最为精妙,不仅反映出高超的绘画技术,也体现了当时景德镇的青花制作水准,可以说是当时青花仕女画中的顶峰杰作。另外,通过拍卖公司辗转藏家手中的元青花庭苑人物大罐(图2)也是当时的典型代表之一,其绘画布局在永宣时期一直被视为典范。

图1.元青花昭君出塞图盖罐 日本出光美术馆藏。

图2.元青花庭苑人物大罐 1989年5月16日香港苏富比拍卖。

三.明代仕女图官窑器的制作

就官窑器而言,我们暂时还没有发现洪武时期的人物图制品,所以明代景德镇御厂瓷的仕女画器物主要集中在永宣两朝,以宫廷、闺阁妇女为主。对比先前元代仕女图布局,永宣构图与其存在很多相似处,说明明代御厂制品很大程度借鉴了元代青花装饰,二者的紧密关系对深入研究两代仕女画瓷器发展提供了有力证据。

永乐时期的仕女画制品(图3、4)不是太多,无论器型、图案都没有宣德朝丰富。可以说,在整个明代御厂瓷中,宣朝的仕女器制作最鼎盛,不论造型、构图都为明代之首,较为人们熟悉的图案有吹萧引凤、仙女乘鹤(图5)、亭榭纳凉(图6)、蕉叶题诗(图7)、秉烛夜游、焚香拜月(图8)、乘辇驾鹿等,基本都是根据古代神话传说、历代诗词意境描绘所得。

宣朝之后仕女图器物制作锐减,例如官窑制作二度兴起的成化朝也罕见仕女制品。相反,曾经难得一见的高士图开始流行,代替了仕女画位置,这些变化都隐约能够让人感受到统治者的不同喜好给御厂瓷文饰发展带来的侧面影响。

图3.永乐青花园林婴戏图碗 《中国历代陶瓷选集》P194,图78。

图4.永乐青花庭苑仕女图碗 1982年5月18日香港苏富比拍卖。

图5.宣德青花仙女承鹤图碗 台北故宫藏。

图6.宣德青花庭园仕女图碗 台北故宫藏。

图7.宣德青花三友仕女蕉叶题诗图盘 台北故宫藏。

图8.宣德青花秉烛夜游仕女图凸节高足杯 台北故宫藏。

四.清代仕女图官窑器的制作

根据绘画史看,传统仕女画在晚明至清初曾经出现创作较为繁荣局面,并影响到了景德镇瓷器制作。清代康熙时期仕女图在御厂中再受重视,人物内容仍以宫廷、闺阁妇女为主(图9-10)。为迎接康熙帝寿辰,御厂还制作了不少例如麻姑献寿之类的仙女图案制品(图11-12),将其称之为仕女图可能因不严谨而存在争议,所以笔者不多涉及。康熙朝仕女图对雍正朝影响比较大,雍正时期基本沿袭了前朝制作、绘画风格(图13-14),较少出现代表性新突破。

图9.康熙五彩庭苑仕女图盘 1978年5月23日香港苏富比拍卖。

图10.康熙五彩仕女雅集图瓶 《徐氏艺术馆.清代》图93。

图11.康熙五彩麻姑献寿图碟 《徐氏艺术馆.清代》图102。

图12.康熙五彩麻姑献寿图碟 北京故宫藏。

图13.雍正粉彩仕女对弈图瓶 北京故宫藏。

图14.雍正粉彩仕女纹盘 北京故宫藏。

清初内府除了制作仿永宣仕女制品外,还在乾隆时期出现两大突出变化。首先,清宫内务府造办处珐琅作开始制作珐琅彩仕女画制品(图15-16),该变化将仕女画提升到当时官窑瓷制作的最高档,可以明显看出乾隆帝对仕女画的热衷与喜爱。其次,采用西方绘画风格的西洋仕女在瓷胎画珐琅(图17)中大量使用,这与该朝金属胎画珐琅制作一致(图18),相关制品不胜枚举,成为西洋文化进入清宫、西画影响中国传统画的重要标志。

图15.乾隆珐琅彩红地母子游园图碟 台北故宫藏。

图16.乾隆珐琅彩紫地课子图碟 台北故宫藏。

图17.乾隆珐琅彩西洋仕女图器物 台北故宫藏。

图18.乾隆掐丝珐琅西洋仕女图螭耳罐 台北故宫藏。

图19.乾隆粉彩仕女图盘口瓶 北京故宫藏。

除了造办处珐琅作绘制的仕女制品外,传统风格器物并没有停滞,古代故事(图19)、宫女(图20)等绘画仍有很大进步。借助于新兴各类彩釉,它们比康雍时期更自然、生动。直到嘉庆时期,景德镇的官窑仕女图制品依然一丝不苟、可圈可点。

五.总结

简单整理并对比明清两代官窑中的仕女画,能够发现两个时期的一些仕女差异。明代永宣青花易于渲染,因此显示的线条有时不太理想,总体风格倾向于唐代仕女画特征。清代官窑器中的中国仕女注重线条,使用夸张的削肩、尖脸、柳腰,体态比元、明时期纤弱许多,具备浓厚的清代气息。西洋仕女则以西洋画法为主,侧重明暗,仕女们也丰胸宽肩,与中国传统仕女存在极大差异。根据这些不同特点,我们能够进一步了解明清官窑仕女绘画存在的各自差异,为瓷器断代提供更多有利信息。

*******************************************************************************************************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信息资料均为萱草园官窑瓷网站(XuanCaoYuan)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

Copyright 2001- www.XuanCaoYu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