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乾隆的缠枝纹(与勾莲纹)

刊登于2005年第11期《艺术市场》
萱草园主人 初稿时间2005/08/26
最后修改时间2005/11/13

《前言》

文章内容不多,.......。(字数:2800字 图片:11 )

《正文》

从历史角度看,雍正后期和乾隆前期的御厂制瓷种类、技术以及督陶官同属一脉,因此可将两者看成为同一时期的前后发展阶段,即后者属前者的发展壮大时期。

一:乾隆缠枝纹的形成

乾隆初期制品与雍正后期制品比较相似,因此乾隆早期单色釉、青花方面制品与雍正后期的没有明显区别。但在洋彩方面,乾隆初期开始出现使用锦上添花这一装饰风格,表现出自己独特的时代气息,器物装饰显得愈来愈豪华、甚至达到奢侈的地步。造成乾隆这种繁缛风格的主要因素有:

1、制瓷发展的必然过程。

制瓷总是由简单趋向复杂,装饰纹也不例外。进入历史新时期后,社会各方各面都会积极去体现一种变革新风采,因此装饰变革、趋于繁华应是历史必然性。此处主要归于督陶官唐英的功绩,随着乾隆二十一年唐英的去世,御厂再没有出现得力督陶官,导致官窑瓷质量迅速下滑,难有创新。

2、统治者向往国泰民安的直接体现。

做为一国统治者,追求国家富庶、安定团结是其必然心愿。瓷器装饰在某种程度上是国家经济发展的高度体现,因此豪华的瓷器装饰对统治者来说可产生一定心理安慰。

3、乾隆时期经济富庶的体现。

经过康、雍的发展,乾隆前期是整个清王朝中最稳定、富庶时期,因此清政府有足够的经济财力来支持这种豪华装饰瓷器的制作。后来,随着种种腐败现象增多、加重,官窑瓷的装饰也逐渐出现显得力不从心。
乾隆御厂瓷的发展至乾隆二十年左右应属于高峰时期,之后,历史上出现种种负面因素,导致御厂瓷的衰败,也直接影响了缠枝纹的发展。

二.乾隆缠枝纹的分类

乾隆时期的缠枝纹与历代基本一样,主要分传统类型与创新类型。与以往所不同的是:乾隆时期大量使用勾莲纹代替缠枝纹,导致缠枝纹制品数量减少。

1.传统类型的缠枝纹

乾隆时期的创意多体现在粉彩瓷上,青花、单色釉制品与雍正后期基本一致,因此该类瓷的缠枝纹也变化不大(图1、2)。由于乾隆时期粉彩瓷制作还在飞跃时期,因此,使用艳丽的粉彩釉制作的创意缠枝纹(图3)也成为该时期一大特色。

图1:乾隆粉青镂空六角套瓶。《中国历代陶瓷选集·鸿禧美术馆》 P344 器153。

图2:乾隆青花缠枝莲纹大尊。1989 苏富比拍卖。

图3:乾隆粉彩花蝶纹碗。《故宫珍藏康雍乾瓷器图录》P342,器23。

2.创新类型的缠枝纹

乾隆时期的创新类型缠枝纹种类并不多,比较典型的创新制品应是唐英为迎接甲子年而制作的“锦上添花万年甲子笔筒”
“乾隆八年六月二十一日,员外郎常保 ,司库白世秀 ,七品首领萨木哈 ,副催总达子将唐英烧造得……奉旨:照从前进过的锦上添花万年甲子笔筒再烧造几件送来。钦此。”(《江西》)
“于八月十九日,将唐英烧造笔筒五件持进,交讫。”(《江西》)
十二月初一日:唐英呈《恭进万年甲子笔筒折》。
“内务府员外郎管理九江关务奴才唐英谨奏:为奏闻事。
窃奴才于十月内在窑厂办理瓷务,因是时工匠尚皆齐集,复敬谨造得万年甲子笔筒一对,循环如意,辐辏连绵,工匠人等以开春正当甲子万年之始,悉皆欢腾踊跃。更逢天气晴和,坯胎、窑火、设色、书、画各皆顺遂,不日告成。奴才即于十一月初二日回关办事,今专差奴才家人赍捧笔筒恭进,伏祈皇上睿鉴。谨奏。
朱批:览。”

根据以上历史资料看,乾隆八年制作的万年甲子笔筒至少有三次以上,时间分别为乾隆八年六月二十一日之前(数目不祥)、八月十九日(五件)以及十月(一对),总数量应多于七件。可惜现在北京故宫与台北故宫仅各有传世品一件(图4、5)。

从文献中可知,现在遗留下的两件笔筒应代表了乾隆八年的制作工艺,使用色地锦上添花、描金的装饰手法,使器物不留丝毫空白。器4还使用了“暗八仙”、群鹤、红蝠、祥云等纹饰,将器物装饰的密密麻麻。

“暗八仙”又可称为“道家八宝”,区别于佛家的“佛家八宝”,它是指八仙所持的八种法器,用其代表八仙,既有吉祥寓意,也代表万能的法术。应该说主要功能与“佛家八宝”大同小异,代表了佛道两家的各自不同境界与追求。
在长期的民间流传及民间艺人的演绎中,现在的暗八仙主要有如下功能与特点:

鱼鼓,张果老所持宝物,“鱼鼓频敲有梵音”,能占卜人生;
宝剑,吕洞宾所持宝物,“剑现灵光魑魅惊”,可镇邪驱魔;
笛子,韩湘子所持宝物,“紫箫吹度千波静”,使万物滋生;
荷花,何仙姑所持宝物,“手执荷花不染尘”,能修身养性;
葫芦,李铁拐所持宝物,“葫芦岂只存五福”,可救济众生;
扇子,钟离权所持宝物,“轻摇小扇乐陶然”,能起死回生;
玉板,曹国舅所持宝物,“玉板和声万籁清”,可静化环境;
花篮,蓝采和所持宝物,“花篮内蓄无凡品”,能广通神明。

图4-1:乾隆粉彩天蓝地轧道缠枝葫芦纹干支笔筒。《珐琅彩、粉彩》P162,器144。

图4-2:乾隆粉彩天蓝地轧道缠枝葫芦纹干支笔筒局部特写。《珐琅彩、粉彩》P163,器144。

图5:乾隆粉彩干支转心笔筒。《清康雍乾名瓷》P167,器140。高:12.4厘米;口径:9.8厘米;足径:9.9厘米。

这种缠枝葫芦纹的制作比较新颖,在一定程度上借鉴了康熙缠枝葫芦纹的特点,发挥洋彩绚丽多彩的优点,制作出寓意世代连绵的缠枝葫芦纹。并在葫芦纹上书写干支纪年。除此之外,乾隆时期的瓷雕工艺也相当发达,一些器物(图6)除了造型新颖别致外,使用的缠枝纹也不多见,该纹的主花纹甚至有些类似于日本的传统葵纹。

图6:乾隆酱地描金粉彩凸雕灵桃瓶。《故宫珍藏康雍乾瓷器图录》P363,器44。

除了上面这些制品外,也有些稍有改观,但变化不大的缠枝纹制品(图7、8)。

图7:乾隆斗彩番莲缠枝纹大壶。《中国历代陶瓷选集.鸿禧美术馆》 P360 器161。

图8:乾隆粉彩绿地缠枝莲纹螭耳瓶。《珐琅彩、粉彩》P136,器119。

三:乾隆时期的勾莲纹

乾隆时期缠枝纹减少的主要原因是该时期制品在很多以往使用缠枝纹的位置改用了勾莲纹。勾莲纹在乾隆时期制作极其广泛,且与缠枝纹极其类似,比较容易混淆。从造型特征看,两者主要有如下区别:

1.连接方式

从绘画连接方式上看,缠枝纹主要体现根脉相连、缠绕不断的整体特征;而勾莲纹多体现根脉不接、相互勾搭的核体特征(图9-1、9-2);应该说,后者在衔接时较前者更加灵活。

2.发展空间

“缠枝纹”一般善于横向绵延,在高度不大、横向围绕连接的平面中具有较大优势。若纵向空间过大,则需要数次分段绘画,使整体造成分散、隔区的零乱感觉;“勾莲纹”在纵横两方向都不受约束,可以四面八方延伸、随心所欲,因此在横向区间受局限时使用“勾莲纹”会更加便利、谐调。这一优点弥补了“缠枝纹”的不足。例如器10(图10),勾莲纹可以在纵向宽广、横向变化的器物上绘画一个整体图案装饰,绝非“缠枝纹”所能胜任。

图9-1:乾隆黄地粉彩福寿活环双耳瓶。《福寿康宁吉祥图案瓷器特展图录》P103,器29。

图9-2:乾隆黄地粉彩福寿活环双耳瓶局部特写。

图10:乾隆粉彩花卉橄榄瓶。《清康雍乾名瓷》P144,器117。勾莲纹可以使器物上下构成一个整体空间,进行绘画装饰。

图11:乾隆珐琅彩花卉寿字碗。《福寿康宁吉祥图案瓷器特展图录》P95,器21。极其容易与缠枝纹混淆。

四.总结

御厂缠枝纹使用至乾隆初期基本达到发展顶峰,随后,由于种种历史原因,包括唐英的去世、之后督陶官的不力、新兴勾莲纹的发展扩大,以及经济的衰弱等因素,使缠枝纹的创新显得停滞不前。慢慢,勾莲纹在与缠枝纹相互并存、取长补短中占据上风,逐渐替代缠枝纹,走向“勾莲纹”的发展高潮。

无论是“缠枝纹”还是“勾莲纹”,正是这些看似无足轻重的简单纹饰才使得历代官窑绘画装饰显得丰富多彩、魅力无穷。

 

*******************************************************************************************************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信息资料均为萱草园官窑瓷网站(XuanCaoYuan)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

Copyright 2001-2006 www.XuanCaoYu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