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康熙的缠枝纹

刊登于2005年第8期《艺术市场》
萱草园主人 初稿时间2005/07/05
最后修改时间2005/11/13

 

(字数:2400字 图片:20 )

正文》

一:顺治朝的缠枝纹

明清政权交替时期,虽然明御厂退出历史舞台,但御厂工匠流散民间,极大促进了官窑制作技术在民间的推广流传。同时,由于没有以往的国法制约,民窑制作出现很大自由空间,无论是以往严禁的色釉还是绘画题材都可以无拘无束的发展制作。在民窑业呈现一片欣欣向荣景象时,缠枝纹也被顺治民窑制瓷者自由灵活运用到各类制品中(图1、2)。

图1:顺治青花婴戏图炉。顺治民窑制品,北京故宫藏品。

图2:顺治青花飞凤麒麟纹花觚。顺治民窑制品,北京故宫藏品。

顺治一朝,未见确凿御厂制瓷资料,康熙二十二年的《浮梁县志·卷四·陶政》中简单记载了顺治朝烧制龙缸和栏板不成之事:“奉旨烧造龙缸,自(顺治)十一年至十四年,缸造二百余口,无一成器,经饶守道董献忠、王天眷、王?……巡抚部院郎廷佐,张朝?俱亲临监督终克不成。”顺治十六年:“奉旨烧造栏板……亦不成,官民咸惧。”顺治十七年:“巡抚部院张朝?等具疏题请奉旨停免。”以上史料中均只字未提“御厂”一词,是否因清政府入主中原后忙于战事、无暇顾及设立御厂制瓷,还需日后考证。

二:康熙景德镇御厂的设立

有关康熙朝制瓷的历史资料可见雍正十年的《江西通志》,“康熙十年,烧造祭器等项,俱估值销币,正项钱粮并未派徵,陶成分限解京。”资料中所提祭器也没有标明御厂所制。康熙十三年十月,以吴三桂为首的“三藩之乱”蔓延至江西,景德镇窑基尽圯,导致数年中无法正常进行瓷器烧造。平定吴三桂叛乱后,朝廷在景德镇设置御厂制瓷,派遣官员督造。“康熙十九年九月,奉旨烧造御器,差广储司郎中徐廷弼、主事李延禧、工部虞衡司郎中臧应选、笔帖式车尔德,于二十年二月内驻厂督造(雍正十年《江西通志》卷二十七)。观察该朝现有历史记录,这是最早的康熙朝在景德镇设立御厂史料。

三:康熙景德镇御厂制瓷的发展

清朝御厂是在明政府垮台相当长时间后才重新建立起来,因此,无论是御厂工匠还是设施设备都无法形成明代御厂规模。初建时期的硬件、软件必然显得空白、匮乏,仅以康熙初期官窑制品为例,其御器造型、常用纹饰等方面都比较杂乱,没有形成本朝的宫廷风格。随着御厂制瓷经验的不断积累,康熙官窑制品显得越来越严谨、成熟,康熙末期的制品与雍正早期制品同一水准,表现出极高的制瓷造诣。同时,图案纹饰、器物造型等方面也已经形成自己的风格。

四:康熙的缠枝纹制品

1.传统的缠枝纹

与以往各朝官窑制品一样,康熙缠枝纹制品也存在使用传统缠枝纹饰的器物和创新缠枝纹饰的器物。康熙朝使用传统缠枝纹饰器中,有些制作带有极大仿古意义,其一丝不苟的模仿作风甚至可与现代景德镇仿古瓷相提并论。其仿制重点也以明代官窑精品为主,例如仿明初、明中制品(图3—图8)。

图3:康熙釉里红缠枝牡丹纹玉壶春瓶。仿洪武制品,北京故宫藏品。

图4:康熙青花缠枝莲托八宝纹碗。仿宣德制品,北京故宫藏品。

图5:康熙青花缠枝莲小盘。仿宣德制品,北京故宫藏品。

图6:康熙青花缠枝花纹鱼篓尊。仿宣德制品,北京故宫藏品。

图7:康熙青花转枝花纹碗。仿成化制品,北京故宫藏品。

图8:康熙青花缠枝莲托八宝纹碗。仿成化制品,北京故宫藏品。

康熙朝制品中的仿古瓷所占比例不小,分析起来可能有以下两点主要原因:

1)、因为御厂初建,内府及御厂都没有本朝器物造型、图案纹饰的积累,在一片空白的基础上,统治者及制瓷者只能借鉴以往成功制品来学习发展自己的产品。清宫所遗留的明朝官窑中,宣、成制品最为丰富精美,借鉴中无意间将之视为典范。

2)、撇开康熙,雍正乾隆两朝也制作了许多仿古瓷,但是雍乾制品中创新器较多,仿古瓷所占比例不大,康熙朝则因创新器太少,致使仿古瓷所占比例相对增大。

除以上完全克隆的缠枝纹制品外,康熙朝还有许多局部克隆以及与单色釉装饰相结合的缠枝纹制品(图9)。

图9:康熙豆青釉印缠枝纹碗。北京故宫藏品。

2.创新缠枝纹

康熙时期的创新缠枝纹有许多较有创意色彩,其中有根据明初转枝牵牛花(又称喇叭花、朝颜)纹(图10)转化、演变而成的缠枝牵牛花纹(图11),还有将蝙蝠、葫芦和缠枝纹结合在一起,构成缠枝葫芦蝙蝠纹(图12)的制品。由于“蝠”与“福”谐音,葫芦除表示子孙绵延外,还与“禄”谐音,两者再与缠枝纹结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多层寓意的吉祥纹饰。其它创新纹饰中还出现将缠枝纹与桃纹结合,甚至与桃纹、如意纹结合的复杂缠枝纹(图14)。

图10:明初无款青花牵牛花纹折方瓶。台北故宫藏品。

图11:康熙青花缠枝牵牛花纹碗。北京故宫藏品。根据图10中的转枝纹转变、演化而来。

图12:无款青花缠枝葫芦蝙蝠纹长颈瓶。北京故宫藏品。代表“福”、“禄”、子孙绵延等多层寓意。

图13:康熙青花转枝花纹墩式碗。北京故宫藏品。比较新颖的缠枝花纹,具有一定代表性。

图14:康熙青花转枝桃纹盘。北京故宫藏品。康熙朝以转枝桃纹为装饰的制品还有斗彩碗制品等,都是康熙首创的缠枝纹饰。

图15:康熙青花缠枝菊花纹碗。北京故宫藏品,是以往少有的缠枝纹饰。

图16:康熙青花缠枝莲纹盘。北京故宫藏品,是以往少有的缠枝纹饰。

康熙初创的瓷胎画珐琅因为图案内容较少,更突出了缠枝纹的含量。在各种色地渲染下,缠枝纹绘画显得绚丽多彩。除了采用相对较传统的缠枝牡丹纹外(图17、18),甚至有些器物(图19)在花卉中书写了篆体“福”、“寿”字,将喜庆、祝福和愿望进一步综合表达出来。

图17:康熙黄地珐琅彩牡丹纹碗。北京故宫藏品。

图18:康熙蓝地珐琅彩牡丹纹碗。北京故宫藏品。

图19:康熙蓝地珐琅彩牡丹纹碗。《中国历代陶瓷选集》鸿禧美术馆 P285,器123。

图20:康熙粉红地珐琅彩花卉纹碗。 苏富比拍卖1989年拍品。

五:小结

与以往官窑器相比,康熙朝缠枝纹显得有些杂乱,主要原因可以理解为:清代御厂是建立在民窑基础上,初期必然带有极浓的民窑色彩。随后,该朝官窑风格从无至有,制瓷者在实践中不断探索、逐渐走向成熟。在这些不同时期、不同文化底蕴的制品中,很容易因时代不同形成鲜明对比,特别是后期制瓷者根据本朝需要,在各方面采用新颖款式,最终制作出体现本朝风格特征的代表器,为以后各朝缠枝纹饰发展打下深厚基础。

 

*******************************************************************************************************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信息资料均为萱草园官窑瓷网站(XuanCaoYuan)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

Copyright 2001-2006 www.XuanCaoYu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