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纹在明清官窑中的发展应用



刊登于2007年第8期《收藏界》
萱草园主人 初稿时间 2007/06/19
最后修改时间 2007/06/21

《前言》

关于明清官窑瓷中的菊纹整理。

文字:3138;照片:19枚。

《正文》

一.菊的栽培发展

菊是原产我国、栽培历史已有三千多年的传统花卉之一。由于它抗干耐寒,即使在环境恶劣的荒山野岭中也能茁壮成长。所以,菊比梅、莲更朴实可爱。

《礼记·月令篇》中记载:“季秋之月,鸿雁来宾,雀入大水为蛤,菊有黄花,豺乃祭兽。”简称“季秋之月,菊有黄花”,说明春秋战国时期,菊已是秋天的代表花卉。根据历史资料可知,汉代菊花已在家庭中大量栽培,甚至入药,并于唐代培育出黄、紫、白三色。宋代曾是菊花发展的鼎盛时期,出现过《菊谱》、《百集菊谱》等专著。

不仅在华夏大地演变发展,菊还被流传海外,在世界各地生根发芽。据称,菊花在唐宋时期经朝鲜传入日本。又在17世纪初传到欧美等地。经过古今中外诸多花匠的辛勤培育,菊花已由原始的黄色野菊发展为五彩缤纷、雅俗共赏的著名花卉。现在,菊已不再是简单的季秋花,而是包括夏菊、秋菊、寒菊等不同时期的花卉品种。花色方面更有黄、白、红、紫、墨、绿等,令人叹为观止,不少国家、地区每逢秋季都会举行菊花展览,供人游玩观赏,可见菊在世人心中之地位。

二.古代文人的影响

人们喜爱菊不仅是它色彩绚烂,更因为它具备傲霜斗雪、独立寒秋的不屈气节,犹如严冬前最后一道生命风景线。为此,唐代诗人元稹在《菊花》中曾经写到:“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宋代苏轼也曾在《赵昌寒菊》中说:“欲知却老延龄药,百草摧时始起花。”

感叹菊的傲霜气节,古人将它与“梅、兰、竹”同誉为“四君子”。在历代爱菊人士中,晋代陶渊明堪称其首,周敦颐在《爱莲说》中称:“菊,花之隐逸者也。”因此,菊总能使人联想到一种飘逸脱俗、放达清高的隐士生活。

与梅、兰、竹相比,菊在绘画中的应用相对较晚、也较少。据说五代的徐熙、黄筌都画过菊,宋人也偶尔将其入画。元明清时期,画菊作品依然不多。由此看来,菊在中国绘画中的影响没有“梅、兰、竹”突出,但不容忽视。

三.菊的用途

除观赏之外,人们还培育了许多其它用途的菊花,如药用、食用、饮用等。药用是因为菊花具有抗菌消炎、降压、防冠心病等作用,所以医药中经常使用它。食用是人们培育了一些食用菊,如茼蒿、食用山菊花等。饮用则是以菊泡酒、泡茶,据说浙江杭州的杭菊、河南怀菊、安徽滁菊和亳菊等都很有名气,泡茶不仅清热解暑,还有抗毒、养肝明目等功用。

四.菊纹在明代官窑中的应用

菊纹在明代官窑瓷中使用不及梅、莲频繁,但也可独成体系。根据已知菊纹资料,我们可以把当时的菊纹构图方式大致分为“做为主图案使用的菊纹”及“与其它图案结合的菊纹”两大类。

1.做为主图案使用的菊纹

明初官窑的菊纹绘画相对单调,主要在缠枝纹、折枝纹的基础上适当变形,形成缠枝菊(图1、2)、折枝菊(图3)等。该类纹饰多见于洪武时期的盘、碗、执壶等日用器,永、宣朝偶而制作,但数量减少。后来,随着团龙、团凤纹在明代御厂的大量应用,团菊纹也进入装饰领域,其中比较典型的菊纹代表应推成化朝的团菊纹饰(图4)。

图1.洪武青花缠枝菊纹碗 上海博物馆藏。

图2.洪武青花缠枝菊纹执壶 景德镇珠山御厂出土。

图3.永乐青花折枝菊纹执壶 景德镇珠山御厂出土。

图4.成化斗彩团菊纹碗 景德镇珠山御厂出土。

2.与其它图案结合的菊纹

总体讲,花卉纹饰在明初使用最多,所以菊做为秋季花卉代表经常与其它花卉组成四季花图案(图5、6),还与一些花草随意搭配(图7),于是菊纹在官窑瓷上出现的机会更多一些。

明代御厂流行绘画高士图,经常涉及四爱中的“陶渊明爱菊”(图8)。田园诗人陶渊明以爱菊闻名于世,据说他宅边遍植菊花,“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种脱离仕途回归田园的归隐生活以及恬淡人品给后代名人,如孟浩然、李白、杜甫、白居易、苏东坡、辛弃疾等带来很大影响。即使现今,人们对他的诗词、文化思想仍然评价很高,所以“爱菊图”在明代官窑瓷中经常出现。

图5.洪武青花折枝花纹盘 景德镇珠山御厂出土。

图6.宣德青花转枝花纹玉壶春瓶 北京故宫藏。

图7.成化青花山石花卉纹盖罐 北京故宫藏。

图8.成化点彩赏菊图杯 台北故宫藏。

五.菊纹在清代官窑中的应用

前后相比,清代菊纹制品不论在绘画,还是构图质量上都较明代显著提高,这主要归功于历代纹饰积累及制瓷工艺的不断发展。根据清代菊纹绘画特点,笔者暂且将当时的制品分为仿古类与创新类两大部分。

1.仿古类菊纹

仿古类菊纹制品是统治者对以往官窑器心存爱慕,命令景德镇御厂督陶官完全或局部仿制的官窑产品(图9)。该类器物在康、雍、乾时期出现较多,主要为仿永宣、成化朝的官窑名品。

图9.雍正青花菊花盖罐 台北故宫藏。

2.创新类菊纹

清代创新菊纹制品种类丰富多彩,甚至有些显得雍容华贵。根据它们的制作地点,又可分为造办处珐琅作菊纹制品与景德镇御窑厂菊纹制品两大类。

1).造办处珐琅作菊纹制品

造办处珐琅作菊纹制品即珐琅彩瓷,由于它们不论用彩、构图、绘画、书法均属上乘,所以决定了这些器物的制作格调与质量。清档中曾记载了雍正十年的一条珐琅作档案:

“雍正十年八月初八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本日司库常保、首领萨木哈、李久明奉上谕:将画珐琅黄菊花磁碟、盘、茶圆(图10)、酒圆每样各烧造些。钦此。本日柏唐阿邓八格回明内大臣海望,擬做画珐琅黄菊花磁碟、盘、碗、茶圆、酒圆共九对。于九月初八日做得:内白地黄菊六对、緑地黄菊二对、白地墨菊一对,呈进,讫。十五日奉上谕、珐琅盘、碗、茶圆、酒圆、俱烧造得甚好、嗣后将水墨的多烧造些。钦此。

本日司库常保库掌持出填白釉橄欖式瓷瓶一件,奉旨:着画黄菊花、写诗句、配六腿座。钦此。于九月初八日将填白釉橄榄式瓷瓶上着画珐琅黄菊,写诗,配紫檀木架。九月初九日宫殿监副侍李英传旨:菊花瓣画单了,嗣后照千层叠落花瓣画。钦此。九月十一日,司库常保奉旨:緑地黄菊花盘子上山水青色甚好,再画珐琅水墨山水器皿俱用此青画。钦此。”

根据这条档案,我们可以了解到如下情况:首先,雍正帝对菊纹相当喜好,所以才令珐琅作一次性烧制如此数量、种类的菊纹制品。其次,当时珐琅作曾经绘制过单瓣菊纹制品(图11),最终因统治者不满才改画千层菊(图12)。也因此推断,现在台北故宫存世的乾隆千层菊纹橄榄瓶(图13)应是在雍正单瓣菊纹橄榄瓶基础上,发展进化所得。

菊纹珐琅彩瓷所用的历代诗词也比较多,主要有:唐代诗人骆宾王《秋晨同淄川毛司马秋九咏·秋菊》中的“分黄俱笑日,含翠共摇风”、唐代诗人广宣《九月菊花咏应制》中的“细枝青玉润,繁蕊碎金香”、明代申時行《菊》中的“秀擢三秋幹,奇分五色葩”、还有根据明代诗人陆深《题画诗》中“黄花得意香”改写的“露浥黄花得意香”以及笔者暂未查明出处的“翠蕊开长夏,佳音报好秋”。

图10.雍正珐琅彩黄菊纹茶圆 台北故宫藏。

图11.雍正珐琅彩黄地菊花蝈蝈纹盘 台北故宫藏。

图12.雍正珐琅彩菊花碗 台北故宫藏。

图13.乾隆珐琅彩菊花橄榄瓶 台北故宫藏。

2).景德镇御窑厂的菊纹制品

景德镇御厂是清代官窑的主要生产地,这里制作了除内务府造办处珐琅作产品以外的所有菊纹瓷。因为制瓷设施远比京城珐琅作完整、齐备,所以烧制的菊纹器釉色丰富、造型灵活。特别是菊与蝴蝶(图14)、鹌鹑(图15)的结合,既能体现真实生动的自然情趣,又能把长寿、平安等吉祥寓意融入绘画中,达到装饰、祝福双重目的。至于其它以菊为装饰图案的官窑瓷更是不胜枚举(图16-19),这里不多深入。

图14.雍正黄釉粉彩花蝶纹盘 The Baur Collection。

图15.乾隆粉彩秋菊鹌鹑盖罐 台北故宫藏。

图16.雍正粉彩洞石菊竹纹碗 北京故宫藏。

图17.雍正粉彩菊花盘 台北故宫藏。

图18.乾隆绿地粉彩开光菊花纹茶壶。北京故宫藏。

图19.道光蓝地轧道粉彩开光花卉纹碗 北京故宫藏

六.总结

菊纹制品在明清两朝经常制作,对比发现明代菊纹官窑器色彩、画意都相当简单,清代则复杂许多,明显感受到前后菊纹特征的变化差距。从该纹饰在珐琅彩瓷领域的大量制作与图案翻新,还能领略到清初统治者对菊花纹饰所倾注的热情与期望。

*******************************************************************************************************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信息资料均为萱草园官窑瓷网站(XuanCaoYuan)版权所有,复制、转载时请注明版权及作者。

Copyright 2001-www.XuanCaoYu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