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明清官窑中的金彩


刊登于2008年第2期《收藏
萱草园主人 初稿时间 2006/12/08
最后修改时间 2007/03/05

《前言》

感觉介绍《明清金彩》的文章不多,于是顺便整理一篇。内容方面暂时还有些欠缺,争取近期内扩展补充。2006/12/08;

小修,定稿。2007/01/16;

文字:2815;照片:15枚。

《正文》

一.“金彩”

金是一种存世量稀少、具有深黄色光泽的贵重金属。自古以来,人们经常使用它装饰各类器物,既可以增添美感,又显得富丽华贵,达到锦上添花的艺术效果。因此,人们在制瓷工艺中也常使用黄金制成彩料装饰器物,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金彩”。

二.明清之前的“金箔贴金”

古代人们经常使用“镀金”、“镶金”等方法装饰器物,唐代诗人李绅的《答章孝标》中有“假金方用真金镀,若是真金不镀金。”说明当时流行镀金工艺。“镀”的本义是“使一种金属附着在别的金属或物体表面上。”包括物理变化(如包金、贴金等)与化学变化(即电镀等)。由于镀金、镶金等工艺耗金量过大,让人难以接受,于是工匠利用黄金具有良好的延展性与可塑性特点,发明了金箔制作与贴金工艺,即“金箔贴金”。

明代的《天工开物》中记叙过金箔的制作过程:“凡色至于金,为人间华美贵重,故人工成箔而后施之。凡金箔,每金七厘造方寸金一千片,粘铺物面,可盖纵横三尺,凡造金箔,既成薄片后,包入乌金纸内,竭力挥推〔椎〕打成。”据说,现在人们制作的金箔厚度可达万分之一毫米,一克纯金可以制作成大约0.5平方米—1平方米的金箔。金箔具有很强的稳定性,不会被氧化变黑,能够永久不变色,并且还具有防潮、防腐、防虫等优点,适用于许多器物装饰。考古工作者在河南安阳殷墟、山东临淄郎家庄一号东周墓、以及湖南长沙马王堆的汉墓中都发现过与金箔有关的制品,足以证明其在我国制作、应用历史之悠久程度。

金箔的贴金工艺是在需要镀金的部位先涂刷一层胶液,然后将金箔用竹钳子等夹起,贴在黏底上,进行适当烘烤。贴金时所用胶液种类很多,包括鱼鳔胶、大蒜液、豆浆黏液、冰糖水等。这种装饰方法在古代镀金装饰中耗金量最低,经济实惠,所以历代器物制作、佛像以及建筑装饰中经常可以看到。

金箔贴金技术在唐、宋瓷中都有发现,元代更是习以为常,例如景德镇御厂发掘出土器的孔雀绿釉金彩龙纹砚盒、1954年河北保定窖藏出土的元代蓝釉金彩缠枝莲匜(图1),都称得上是现知较早的景德镇金彩瓷实例。

图1.元代蓝釉金彩缠枝莲匜 1954年河北保定窖藏出土。

三.明代御厂的“金箔贴金”

考古工作者在景德镇珠山御厂的永乐地层中发掘了数件装饰金彩的永乐官窑器(图2、3),可以证明明代早期御厂曾经尝试制作过金彩制品。除这些出土资料外,台北故宫也传世两件永宣无款红釉金彩器,一件因为金彩全部脱落(图4),只能看到当初制作贴金时的胶液遗痕。另外一件大部分金彩保存尚好(图5-1),仔细观察局部特写(图5-2),能够发现金彩纹饰的边角线条比较生硬,有些地方还存在明显的断接痕,显示出当时金箔贴金工艺的制作特征。

图2.永乐金彩棱口折沿盘 景德镇珠山出土。

图3.永乐金彩花卉纹敛口钵 景德镇珠山出土。

图4.无款祭红金彩双龙赶珠纹高足碗 台北故宫藏品。从工艺角度讲,该器应为贴金(台北故宫资料将其做为描金器),因为金箔粘贴在胶液上,脱落后会出现用笔流畅的胶液涂刷痕迹。

图5-1.无款红釉金彩双龙赶珠纹碗 台北故宫藏品。

图5-2.无款红釉金彩双龙赶珠纹碗局部特写。

另外,北京故宫也存世一件永乐时期的金彩缠枝花纹碗。总体讲,明代早期御厂的金彩器较少,很可能与该工艺不成熟有直接关系。嘉靖时期,御厂兴起制作金彩浪潮(图6、7),产量相当大,堪称明代金彩制作高峰,并波及到部分民窑领域中(图8)。

图6.嘉靖蓝釉地金彩龙纹爵 The Baur Collection。

图7.嘉靖素三彩孔雀蓝应龙纹执壶 东京国立博物馆。

图8.民窑红地金彩缠枝花纹碗 英国大维德基金会藏品。可以观察到明显的贴金痕迹,即边线生硬,没有描金绘画那样的圆滑曲线。

四.清代御厂的“金粉绘画”

清代康熙时期,御厂开始运用一种新兴金彩工艺,把金粉溶于胶水中,然后用绘笔描画瓷器纹饰,俗称“描金”。康熙五十一年(1712 ),耶稣教传教士昂特雷科莱(殷弘绪)给奥日神父信件中曾提到景德镇金彩的调制方法:“要想上金彩,就将金子磨碎,倒入瓷钵内,使之与水混合直至水底出现一层金为止。平时将其保持干燥,使用时取其一部份,溶于适量的橡胶水里,然后掺入铅粉。金子和铅粉的配比为三十比三。在瓷胎上上金彩的方法同上色料的方法一样。”这种使用金粉绘制的金彩经低温烘烤,然后用玛瑙棒或石英砂磨擦,能够发出金灿光泽(图9),达到镀金效果。与以往的金箔贴金相比,描金图案更加细致生动,金粉与器物结合越发紧密,不易脱落。

按照清代御厂金彩的装饰特点,我们可以把当时的金彩官窑器分为两大类:一类为金彩绘画不精的仿金或仿古铜彩器;另一类为金彩构图细致的描金器。

1.仿金器或仿古铜彩器

该类器物是御厂工匠使用金彩对器物整体或局部进行金粉涂抹,达到仿纯金器(图9)或仿古代青铜器效果(图10),属于具有创新思维的仿古器。

图9.康熙描金地蓝团寿字纹盅 北京故宫藏品。金粉绘画烘烤后,使用玛瑙棒或石英砂磨擦,发出灿烂光泽。

图10.乾隆仿古铜彩夔纹兽耳活环尊 北京故宫藏品。

2.描金器

使用金粉调制金彩,然后细笔绘画要比金箔贴金简便灵活许多。绘制者可以根据自己的绘画造诣随心所欲描绘出各种不同纹饰,不仅使器物典雅华贵,而且图案线条流畅,称得上是金彩工艺史中的一大进步革新。雍正后期至乾隆中后期的珐琅彩、粉彩、斗彩高峰时期,描金工艺与各类彩釉相互搭配,其运用显得更加广泛、突出(图11、12、13、14、15)。

图11.康熙红彩描金龙凤纹盘 北京故宫藏品。

图12.康熙洒蓝地描金开光竹梅秋葵纹笔筒 北京故宫藏品。

图13.雍正黑地描金龙戏珠高足杯 北京故宫藏品。

图14.乾隆珐琅彩锦上添花纹双耳尊 北京故宫藏品。

图15.乾隆斗彩勾莲纹双耳瓶 北京故宫藏品。

3.其它

除以上各类金彩制作外,胭脂红等新兴彩釉中也使用了微量金做为呈色剂,因为笔者曾有专章提及(即《浅谈情三代的胭脂红》),所以这里不做牵扯。

五.清代后期的“金水绘画”

1830年,德国人居恩创制出“金水”,即将黄金溶解于王水(浓硝酸与浓盐酸按体积比1∶3配制的混合物),然后绘画。这种金彩制作方法大约在1840年鸦片战争时传入中国,并应用到景德镇瓷器制作中。“金水绘画”要比“金粉绘画”耗金量更低,效果更好,能够呈现出艳丽光泽,所以在近代制品中应用较多。

.现代景德镇的金彩仿古

现代科学技术中镀金方法虽然五花八门,但仿古者为达到逼真效果,主要使用传统工艺制作金彩。明代贴金制品较少,重点被集中到清三代描金官窑上。不少制瓷者不惜本钱,使用金粉调制成金彩摹画。因为成本很高,所以多被具有竞争优势的高仿者利用。一旦制成,仅就局部金彩的发色、工艺特征方面很难区分,其杀伤力不言而喻。为此,鉴定者只能从其它环节寻找突破口。对于一些势力较弱、资金不足的仿古者,也存在使用金水绘画等情况,这类仿品一般破绽较多,容易鉴别。

.总结

根据明清御厂金彩器制作特点,可以发现其变革的分水岭,即明代之前为金箔贴金,康熙始用金粉描画,鸦片战争后流行金水绘制,它们的制作特点及呈色特征为我们在金彩器断代上提供了重要依据。也不能否认,各种金彩工艺早已被仿古者掌握,运用到不同层次的仿古瓷中,充斥着古董市场,所以,我们的鉴别断代仍需小心谨慎。

*******************************************************************************************************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信息资料均为萱草园官窑瓷网站(XuanCaoYuan)版权所有,复制、转载时请注明版权及作者。

Copyright 2001-www.XuanCaoYu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