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明清官窑中的高士图

 

刊登于2007年第11期《收藏界》
萱草园主人 初稿时间2007/09/05
最后修改时间2007/09/11

《前言》

文章内容不多,感觉有些地方太孤单,特别是图片方面,仍然有不少资料暂时不便公开,争取以后补充。

文字:3344,照片:13张。

《正文》

人物绘画是明清官窑瓷图案装饰领域里的一个重要分野,涉及到淑女高士、神仙罗汉,以及传说演义里的各类人物等。在这些题材中,以隐士为主的“高士图”清新高雅,构图简练,对提升御厂瓷绘画格调、品味起到不可低估的作用。

一.“高士”

汉语辞典中,“高士”解释为“志行高尚之士,古代多指隐士。”《史记.鲁仲连邹阳列传》中有“吾闻鲁仲连先生,齐国之高士也。”这里的“高士”一般可以理解为志行高尚、目光高远、高雅博学的人。他们往往清高不仕、隐居山野,所以“高士”极易与“隐士”紧密联系。

二.历代高士图的主要内容

历来文人都向往志高博学,反映在他们书画中的高士题材也不少,最终影响到景德镇的瓷器绘画、制作。总体来看,明清官窑瓷中出现的高士图主要有以下几种:

1.王羲之爱鹅

王羲之的书法被历代大家推崇,其爱鹅的故事也家喻户晓,世间流传他曾“写字换鹅”,《晋书·王羲之传》记载:“性爱鹅,会稽有孤居姥养一鹅,善鸣,求市未能得,遂携亲友命驾就观。姥闻羲之将至,烹以待之,羲之叹惜弥日。又山阴有一道士,养好鹅,羲之往观焉,意甚悦,固求市之。道士云:为写《道德经》,当举群相赠耳。羲之欣然写毕,笼鹅而归,甚以为乐。”由于王羲之在书法界的知名度,他与鹅为中心题材的图案在明代官窑瓷中时常可见,称得上是当时高士图的主要代表之一。另外,因为他写过《兰亭序》,所以也有“王羲之爱兰”一说。

2.周茂叔爱莲

周茂叔即周敦颐,原名敦实,为避宋英宗之讳改名敦颐,字茂叔,道县久佳乡楼田村人,出生于一个世代书香家庭。后筑室于庐山莲花峰下的小溪上,取故乡营道的濂溪来命名,世称濂溪先生。周敦颐的政绩、易学造诣都比较突出,他的散文名篇《爱莲说》脍炙人口,文中作者借物抒情、托物言志,显示出他的高远志趣,在社会上流传深广,影响较大。

3.林和靖爱梅鹤

宋代林和靖痴迷梅鹤,传说他以梅为妻,以鹤为子。在《山园小梅》中曾经写过经典的“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诗中作者借咏梅表达出“弗趋荣利”、“趣向博远”的中心思想。难怪苏轼评价他说:“先生可是绝伦人,神清骨冷无尘俗。”读书人身旁点缀鹤、梅,也是一副生动别致的高士图。

4.孟浩然爱梅

古代爱梅的文人墨客很多,除了上述的林和靖之外,孟浩然也是其中之一。他曾头戴浩然巾,于风雪中骑驴过灞桥踏雪寻梅,后世经常绘画引用。“孟浩然爱梅”与“林和靖爱梅”比较类似,容易混淆,绘者多用驴、鹤来区分彼此。

5.陶渊明爱菊

《归去来兮辞》是东晋陶渊明的著名代表作之一,他一生深受老庄思想影响,企慕隐逸,放弃仕途,归隐田园,是中国最具代表性的田园诗人。他同情农民疾苦,幻想平等幸福,创作了世人皆知的《桃花园记》寄托乌托邦式的幻想生活。“陶渊明爱菊”引申自其《饮酒》诗中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周敦颐在《爱莲说》中也写过“晋陶渊明独爱菊”,因此世人多将该人物并列为四爱之一。

6.伯牙携琴访友(或“俞伯牙爱琴”)

俞伯牙是春秋时人,善弹琴,被后人推崇为“琴仙”,据传《高山》、《流水》、《水仙操》都是他的代表作。伯牙所奏《高山》、《流水》曲意皆被钟子期悟出,誉为“知音”。后来他携琴拜访子期,闻知已死,痛心之余摔琴绝弦以谢知音,并言道:“摔碎瑶琴凤尾寒,子期不在对谁弹?春风满面皆朋友,欲觅知音难上难。”其实,喜欢弹琴的文人很多,自古都说“知音难求”,因此携琴访友也是墨客人生的一大幸事。

7.操琴吹萧与对弈图

“操琴吹萧”在成化官窑中经常使用,易与“携琴访友”联系在一起。历史上钟子期的最大特点是“擅听”,不曾闻过与俞伯牙合奏,所以该图人物与俞、钟无关,应是普通文人悠闲生活的写照。对弈也是古人消遣、娱乐的常见方式,明清瓷中使用也较多。设计者为烘托气氛,经常让对弈者端坐青松之下,构成“松下对弈图”。

8.其它

除了以上这些题材外,“竹林七贤”、“米芾拜石”等也比较有名。“竹林七贤”大多描写晋代七位名士(阮籍、嵇康、山涛、刘伶、阮咸、向秀和王戎)放旷不羁,在竹林下酣歌纵酒的情景;“米芾拜石”源自《宋史·米芾传》中记载的:“无为州治有巨石,状奇丑,芾见大喜日:‘此足以当吾拜!’具衣冠拜之,呼之为兄。”

总之,随着瓷器绘画需求的不断扩大,历史中的名人逸事都可能成为高士图题材,装饰在官窑器表面。

三.高士图在元代景德镇制瓷中的应用

湖北省武汉市文物管理处所藏一件元青花梅瓶(图1)使用了“王羲之爱兰”、“陶渊明爱菊”、“周茂叔爱莲”、“林和靖爱梅鹤”,即人们常说的“四爱图”。类似纹饰在明代成化、嘉靖、万历等时期都被御厂使用过,虽然“四爱”内容略有变化,但多少能够反映出元代高士图对明清两代御厂绘画的影响。

图1:元青花四爱图梅瓶中的“高士图”。湖北省武汉市文物管理处藏。

四.高士图在明代官窑中的应用

据笔者掌握的资料看,明代永乐时期御厂最初使用人物图案,以侍女、婴戏为主,偶尔出现胡人舞蹈,高士题材暂时未见。宣德制品继承永乐遗风,最终形成常说的永宣朝“女多男少”装饰特点。高士图在天顺官窑中已经出现,因为资料太少,所以本文不去深入,估计正统、景泰、天顺三朝为明代高士图制作的初期阶段。成化朝的高士图出现较多(图2、3),内容仍以“四爱”为主,加上携琴访友、合奏、对弈等,让人感觉当时的高士图创作已经相当成熟、活跃。

高士图在成化朝的大量制作及迅速发展与统治者的思想意识有很大关系。宪宗朱见深是明英宗长子,不满两岁时,其父皇亲征瓦剌被俘,即“土木之变”。叔父(景泰帝)监国,见深随后被立为皇太子,但景泰三年(1452年),被叔父废为沂王,赶出太子东宫。后来“南宫复辟”,于天顺元年三月再次被立为皇太子。他幼时深受叔父排挤打击,早年受尽坎坷磨难,经历数次大起大落,这些世态炎凉无疑使他对悠闲、恬静的田园生活产生无限向往,后来反映在官窑瓷绘画上,带动了御厂高士图的兴起。

这里顺便提及一下,成化时期的天字罐极为有名,有些学者指出成化天字罐只有斗彩器,而没有青花制品,其实该观点略带片面,笔者至少接触过两种传世成化青花天字罐,相信随着景德镇考古工作的不断进展,将来会有相关证据在御厂遗址中发掘出土。

四爱题材在嘉万时期制作也不少(图4—8),因为道教意识浓,所以人物的衣着打扮经常带些道家色彩。比较明代各时期制品,让人明显感受到成化朝不论造型、绘画水准,还是制作工艺都很讲究,因此可以推举为明代高士图制作的黄金期与顶峰。

图2.成化青花高士图罐 北京故宫藏。

图3:成化款点彩赏菊图杯中的“周茂叔爱莲”。台北故宫藏。

图4.嘉靖青花山水人物带盖梅瓶 台北故宫藏。

图5.嘉靖青花四爱图碗 北京故宫藏。

图6.嘉靖青花四爱图罐 北京故宫藏。

图7.万历青花四爱图盖罐 北京故宫藏。

图8.万历青花六棱提梁壶 台北故宫藏。

五.高士图在清代官窑中的应用

康、雍、乾三朝,御厂瓷制作更加讲究,官窑瓷在绘画水准、制胎精细等方面更加挑剔,于是制品表现出来的文人气息也更浓,促使高士图制作再次进步。与明代相比,清代高士图制品的发展主要突出在造型、绘画内容以及彩料等方面。

1.造型方面

明代高士图制品主要有梅瓶、罐、碗、杯等。相比之下,清代御厂因为发展创新,造型也比以往复杂许多,比如高士图在花盆、笔筒等中都被大量应用(图9、10)。

2.绘画内容方面

清代高士图的绘画内容与明代相差不大,仍以四爱、弹琴、对弈等题材为主。“竹林七贤”、“米芾拜石”出现较晚,算是较有清代特色的高士图代表。

3.彩料方面

明代高士图的官窑瓷代表作主要以青花、斗彩、五彩为主,清代彩瓷发展壮大后,粉彩(图10、13)、珐琅彩(图11、12)、又成为主流被大量制作。

图9.康熙青花人物六方花盆 台北故宫藏

图10.雍正粉彩梅鹊纹笔筒 北京故宫藏。

图11.乾隆珐琅彩山水人物茶锺 台北故宫藏。

图12.乾隆珐琅彩人物天球瓶 上海故宫藏。

图13.道光粉彩绿地开光人物图兽耳扁瓶 北京故宫藏。

六.总结

从明清官窑的纹饰发展看,高士图可以说是各时期人物画制作的突出代表,极具文气的绘画给御厂瓷增添了很多书卷气息。在这些制品中,成化朝最有作为,其绘画文饰被后世大量沿用、继承,为以后的高士图发展打下坚实基础。康、雍、乾三朝官窑瓷的再次奋起又为高士图制作带来生机,不少隐士重现官窑瓷表面,用名人逸事来记录、描述那些动人的历史。

*******************************************************************************************************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信息资料均为萱草园官窑瓷网站(XuanCaoYuan)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

Copyright 2001- www.XuanCaoYu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